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产经 > 正文

胡景晖出走 资本操盘下的我爱我家变局

2018-08-20 00:00:00 来源: 北京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胡景晖出走 资本操盘下的我爱我家变局)

活动预告:2018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将于8月26日在北京举行,届时,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在内的经济学大咖将共议中国及世界经济问题。快来免费报名,与他们面对面。

诺奖得主萨金特将出席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

免费报名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向经济学家提问

黄渤导演的处女作《一出好戏》正在电影院热映,而我爱我家的“一出好戏”也正在房地产中介圈愈演愈烈。8月19日上午10点,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举办个人媒体沟通会,集中回应了对长租公寓的看法以及近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被辞职”事件。这场离职风波,源于8月17日临时召开的以“房租上涨问题”电话会,时任我爱我家副总裁、集团研究院院长胡景晖,矛头指向以自如、蛋壳公寓等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然而,在资本推涨房租的舆论还未平息之际,我爱我家“后院起火”,在官方就“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发布澄清声明以及约谈胡景晖后,这个为我爱我家工作近18年也的老将选择了离开。然而,出走我爱我家的胡景晖没能跳出话题中心,反而因“职权切割、被迫离职”再被围观,为这场舆论再添波澜。

清洗老将?

我爱我家的胡景晖和链家的左晖被看做北京存量房市场的两个代表人物,不同的是,后者是自己公司的实控人,而被媒体称为老胡的胡景晖则一直是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存在于我爱我家,不同的角色造就了资本进驻之后不同的境遇。

公开资料显示,胡景晖毕业于北京大学,在进入我爱我家之前,曾先后于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美国IDG、ABB中国公司、北京博雅阁广告公司等公司任职。2001年12月,不到30岁的胡景晖入职我爱我家,主要负责公司市场与战略研究、企划与品牌、业务推广及企业文化建设等工作,被离职前,已经服役18年。

8月17日上午,一通关于“房租上涨问题”的新闻媒体电话会议成为胡景晖职业生涯的一道重要分水岭。在此之前,胡景晖还以我爱我家副总裁、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院长的身份接受各家媒体采访,将近期租赁市场价格波动的矛头指向竞争对手链家的自如和蛋壳等。

但在电话会议几个小时后的17日晚间,我爱我家官方发布的声明却撇清了胡景晖相关言论与我爱我家的关系称,所有言论系胡景晖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我爱我家的观点。并表示,导致近期房租上涨的原因是多样的,CPI、供需矛盾、人口对租住品质需求提升、传统的暑期租赁旺季等是近两个月来房租上涨的重要原因。9月暑假租房旺季过去之后,随着供需矛盾的缓解,房租会逐步回落。

8月18日上午9点,胡景晖突然在朋友圈发布辞职信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辞去在我爱我家的所有职务,并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左晖(链家董事长)给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打了个电话,他被迫被公司“切割”。”

几个小时后,8月18日午间,链家董事长、总裁左晖发布声明,澄清是谢勇主动联系他,至于让我爱我家切割胡景晖,是谢勇自身选择。此外左晖还强调,“同意大家要一起为行业发展努力,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情没有任何观点”。自此,胡景晖被我爱我家限制职权以及“被切割”的表述成为媒体的专注点。

向资本的低头?

“胡景晖辞职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被资本抛弃了。资本是嗜血的,在房地产存量时代,租赁是唯一对于中介还有巨大想象力的市场。”在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看来,过去的我爱我家即便考虑行业和链家的感受,也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映。

张大伟所提到的“过去的我爱我家”,指的正是未曾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前的我爱我家。

胡景晖在8月19日回应离职风波的直播中表示:“去年10月第一次见谢勇,温文尔雅是资本市场的老司机。我爱我家登陆资本市场是要感谢谢勇先生的”。

2015年4月,谢勇旗下的太和先机通过定向增发进入到昆百大A,成为昆百大A小股东;同年11月,昆百大A的原实际控制人何道峰将其间接持有的1亿股昆百大A股权,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给了富安达资产-宁波银行-富安达-昆百大资产管理计划,后者也恰恰由谢勇控制。至此,谢勇成为了昆百大A的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达27.88%。

在这里不得不说的,就是谢勇入主昆百大前后,这家公司出现的高管离职潮。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6月10日,昆百大副总裁苏涛辞职;2015年8月31日,昆百大执行总裁唐毅蓉离职;2015年9月11日,昆百大副总裁龚伟民离职;2015年10月23日,昆百大常务副总裁黎洁离职;2016年3月8日,昆百大高级顾问蔡昆生离职;2016年4月8日,昆百大副总裁达甄玉离职……

在经历了一系列调整后,昆百大终于变身优秀的壳资源。2017年10月13日,昆百大A发布公告称,经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其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获得无条件通过,共计持有我爱我家90.44%股权,作价59.09亿元;今年4月9日晚间,昆百大A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拟将公司中文名称由“昆明百货大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我爱我家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0560保持不变。

上市为我爱我家带来了更大的融资空间,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后的我爱我家在享受融资便利的同时也将受到资本市场的压力,三年超高利润的承诺,让这家企业不得不向资本低头。

胡景晖在离职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我爱我家上市有上市的好处,但不好的地方是容易被资本所绑架。”同时胡景晖称,我爱我家通过官方声明与其进行切割,同时还计划调整其职权,正是因链家董事长左晖向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进行施压。虽然胡景晖上述言论内容的真实性有待验证,不过从中足以窥见上市公司股价对于企业的意义。

资本操盘下的变局

随着胡景晖的出走,资本新势力操盘下的我爱我家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联系事件牵涉方——我爱我家及链家进行采访。我爱我家方面回应称,目前暂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未来集团会统一回复。而链家方面则表示,董事长左晖此前已就“电话施压”一事予以否认,对此事无最新回应。

事件至此,我爱我家和链家两个中介大佬间的电话内容似乎陷入了罗生门。但市场层面的争论并未休止,关于资本操盘下的租赁行业边界已经成为热点。

张大伟指出,当前租赁市场交易分成两类,一类是普通租赁,简单来说就是租户和业主可以直接交易;另外一类是长租公寓类型,这一类的典型特点是中间有一个转租方,转租方参与出租并获得差价。

张大伟分析称,当下资本大量进入租赁市场,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是增量供应。“因为盖房子出租在现在的租售比下是不可能赚钱的。这种情况下,大量资本进入的是存量改造,存量改造本身并不新增供应,只是通过升级或者分割获得投资溢价。”张大伟如是补充道。

但张大伟同时也强调,将租金波动的黑锅甩给长租公寓,同样是不公平的。“租赁供需结构本来就紧张,加之租售比太低,房主有上涨预期,这从根本上不是中介的错。”但是在张大伟看来,租赁市场有资本必然会暴涨,中介虽然不能生产恐慌,却能放大恐慌并利用恐慌多赚钱。

就资本与长租公寓的关系问题,胡景晖在8月19日举办的个人媒体沟通会上表示,资本介入长租公寓是好事情,但是不能为所欲为,政府也应该加强立法、设置指导价、实施监管。胡景晖表示,政府如果听取上述三点建议并行动起来,长租公寓存在的潜在风险是一定会被化解的。

张大伟也认同“租金是要约束的”这一观点。张大伟称,政府应掌握一定的房源来做房租的调节,不能完全推向市场。此外,政府应鼓励长租公寓运营商做房源的“增量”而不是“存量”,做“存量”“吃差价”的行为应该受到约束,不能无限制的让长租公寓企业成为吃租金差价的源头。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