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外交官"安南:没阻止伊拉克战争是最大的遗憾

2018-08-19 10:49:00 来源: 华尔街见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首席外交官”安南:没能阻止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

“如今这个世界愿意花上百亿美元来筹备战争,我们为什么不能花10亿或20亿来筹备和平?”

“首席外交官”安南:没能阻止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第一位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非洲黑人、在任期间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科菲·安南见证了改变世界格局的流血争端:巴以冲突、“9.11事件”、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

性情温和、以联合国工作人员身份成为“世界秘书长”的安南把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争端奉为圭臬。对他而言,在任期间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伊拉克战争,“我身体里的每个纤维都认为这是错的,但我们却无力阻止”。

安南享年80岁,有过两段婚姻,抚养有三个子女。虽然因儿子卷入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贪腐丑闻遭到美国的攻击,安南在卸任联合国秘书长职务后依然没有退出外交舞台。

在8月18日病逝前不久,安南还曾担任缅甸若开邦问题咨询委员会主席,为解决罗兴亚人问题奔走斡旋。一个月前,他还前往南非参加了曼德拉百年诞辰纪念活动。

自加入联合国后就开始见证流血冲突的安南认为自己是“乐观主义者”,他坚信如果战争代表外交的失败的话,那么“外交就是国家的第一防线”。

“首席外交官”安南:没能阻止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

2016年9月5日,安南与昂山素季在缅甸会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国际外交公务员

1938年4月8日,安南出生于加纳第二大城市库马西。父母都来自当地部落首领家族,父亲是当地芳蒂人的酋长,也是阿散蒂省省长。在传统和现代文化影响下长大的安南把自己称为“部落世界中的非部落人”。

早年,安南曾就读于库马西理工大学;获得奖学金后,20岁的他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州麦卡莱斯特学院学习经济;毕业后又前往瑞士日内瓦大学图册国际高等教育学院攻读经济学硕士。在参加工作后,他还获得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硕士学位。

从瑞士毕业后,安南于1962年加入联合国成为世界卫生组织(WHO)日内瓦总部的一名行政预算员,从此开启联合国生涯。安南先后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联合国紧急部队、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总部各部门工作。

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后,安南负责与伊拉克谈判释放西方各国人质,处理900多名国际组织工作人员的遣送回国问题。此后,安南率首个联合国小组与伊拉克进行了“石油换食品”谈判。

在1996年被任命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之前,安南还曾担任联合国维和行动副秘书长及联合国秘书长驻前南斯拉夫特使。这些经历使他获得了美国政府的青睐,也促使了安南后来在担任秘书长期间提出扩大维和行动的方案。

安南于1997年正式出任联合国秘书长,开启了为期10年的两届任期之旅,也成为了第一位以联合国工作人员出身的秘书长。除了安南,迄今联合国历任秘书长均由各国退休领导人或外交官被推举担任。

“首席外交官”安南:没能阻止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

2001年12月10日,挪威奥斯陆,诺贝尔委员会举行颁奖仪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改革、伊拉克、诺贝尔

在任期间,安南被称为最具改革精神的联合国秘书长。他刚上任后六个月就提出了“振兴联合国”的改革计划,加强成员国之间的合作;随后又提出了促进非洲和平发展计划,促使国际社会关注非洲发展。

扩大联合国维和行动;设立“建设和平委员会”、人权理事会、全球防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全球契约组织;联合国通过首个全球反恐战略;成员国同意承担起保护其人民免遭种族灭绝、战争罪行、种族清洗和反人类罪的责任——这些都是安南推行改革的成果。

在外交上,让安南备受赞誉的是1998年赴巴格达,化解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当时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再次拒绝联合国观察员进入该国部分地区,对伊拉克政府是否持有化学武器进行检查。随后,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强烈暗示要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以让联合国观察员进入相关地区。

1998年2月,安南前往巴格达与萨达姆会谈,试图说服萨达姆与美英达成协议。最终,萨达姆同意让联合国观察员不受限进入八个封闭区进行检查;此次斡旋也推迟了伊拉克战争的爆发。

从1998年到2000年,安南先后参与推动了尼日利亚民选政府过渡;利比亚与联合国安理会就1988年洛克比空难达成协议;国际社会对东帝汶暴乱做出反应;见证了以色列从黎巴嫩撤军并试图解决巴以之间的暴力冲突。

2001年,诺贝尔评选委员会将当年的和平奖颁发给联合国和安南,作为对安南推进联合国关注人权问题以及他本人为反对国际恐怖主义、遏制艾滋病在非洲蔓延做出贡献的认可。

但对于安南而言,让他赢得赞誉的联合国改革和伊拉克问题也是他在任期间的最大遗憾。

卸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安南在2011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没能阻止美国入侵伊拉克是他最后悔的事。

“我身体里的每条纤维都认为这是错的。我跟国家元首们谈,我们跟各种人谈,我们试了各种方法,但我们无力阻止。之后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结果。”

对于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和国务卿鲍威尔个人,安南并不记恨,表示私下与两人都是朋友。但对于美国,安南认为正是他们让伊拉克陷入混乱,“我强烈谴责他们,就是他们推动了这场战争,他们领导了这场战争”。

安南认为伊拉克战争打碎了冷战结束后很多人对联合国的期待,“大家当时还觉得太好了,联合国终于能在没有大国分裂的情况下,做这个机构本应该做的事”。

联合国改革未能完成,是安南的另一大遗憾。他对于没能推动安理会改革、打破二战后形成的格局,让非洲、拉丁美洲国家、印度等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感到后悔。

“世界在变化,而且在迅速变化。但我觉得联合国依然受困于一些古老的条规。”

“首席外交官”安南:没能阻止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

2006年,小布什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安南举行会晤。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与美国关系恶化

安南给同事留下的印象大多为性格温和,从不发脾气,为人随和。

采访过他的记者说,安南说话很柔和,音量不大;据同事回忆,安南在担任秘书长时从来没有提高过嗓门或者说刻薄话。但“没有人怀疑谁是老板”,因为安南生气时的表情非常严厉,“能瞬间让人石化”。

媒体对安南的这种性格特征有不同评价,有的认为他温文尔雅,有的则认为他过于软弱,特别是在面对美国时。

无论是哪种情况,从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开始到安南卸任前,他与美国的关系都开始急剧恶化。

从2004年到2005年,联合国维和部队接连曝出性丑闻,而“石油换食品”计划也被指存在严重贪腐。“石油换食品”计划从1995年开始运行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该计划允许萨达姆政府通过出口石油来换取包括食品在内的人道主义物资。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联合国就对伊拉克实行了包括石油禁运在内的经济制裁。“石油换食品”计划的初衷是为缓解制裁给伊拉克民众生活造成的影响。

而安南的儿子科乔(Kojo Annan)被指卷入“石油换食品”贪腐案,通过其所在的瑞士科特克纳公司获得计划合同并非法获利。科乔随后接受了调查,安南也一度被质疑协助其子获得合同,甚至被要求辞去秘书长一职。

2005年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没有充分证据表明安南与科乔所在公司的合同有关,也没有证据显示科乔非法获利。但报告批评安南未能查明科乔与科特克纳公司的关系,并指责科乔试图隐瞒与该公司的雇佣关系。

调查发现,在参与“石油换食品”计划的4500多家公司中,有来自60多个国家的2200多家公司通过非法渠道向萨达姆政权行贿或支付回扣以换取伊拉克的石油合同,其中包括戴姆勒·克莱斯勒、西门子和沃尔沃等大型跨国公司。

调查结果公布后,虽然安南得以继续留任到2006年12月31日按期卸任,但此案一度让他备受质疑。

对于当年这起公案,性格温和的安南在2015年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依然愤愤不平,直言“当时那个针对我的运动是由在华盛顿的黑暗势力支持的”。

安南表示,是美国和英国在伊拉克设立禁飞区,偷偷从伊拉克走私了数十亿美元石油到约旦和土耳其,但联合国却设立了“石油换食品”计划,妨碍了美国的利益。

“所以他们为诋毁我和联合国的形象而把这个计划变成对联合国不利的行为,这是不可饶恕的。”

虽然这场风波一度危及安南多年来的名望,他在卸任后依然没有退出外交舞台。退休后的安南相继担任联合国和阿盟叙利亚危机特使、非洲绿色革命联盟主席、非洲进步小组主席等角色,并于2007年设立科菲·安南基金会,研究和平发展问题。

此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安南曾表示虽然见证并经历了各种流血和争斗,自己依然是个“乐观主义者”。

“如果战争代表外交的失败,那么外交就是国家的第一防线。如今这个世界愿意花上百亿美元来筹备战争,我们为什么不能花10亿或20亿来筹备和平?”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尔街见闻 责任编辑:胡崇源_NF608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