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之后 世界需要怎么办?

2018-08-09 00:00:0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之后,世界需要怎么办?)

王晓东(知险数据顾问)

美国当地时间8月7日零时,根据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命令,美国对伊朗的首轮制裁重新生效,这是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即伊核协议)后挥出的第一记重拳。此次首轮制裁主要针对伊朗的金融系统,打击伊朗政府对美元的购买、黄金交易以及主权债券销售等,此外还将矛头对准汽车、飞机、航运等非能源工业领域,甚至于伊朗特产的地毯和开心果等食品也不得对美出口,以期广泛干扰伊朗的金融和工业体系。至于对伊朗油气行业的打击则是11月5日即将生效的次轮制裁重点目标。

特朗普为此在推特上发文宣称,重新实施制裁意味着,“任何与伊朗做生意的人今后都不要和美国做生意了。我要寻求实现的目标是世界和平,在这一点上决不妥协!”

美国缘何重启对伊制裁

特朗普一直坚决反对2015年奥巴马政府暂停对伊制裁的《JCPOA》,认为其是“灾难性的”,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协议”。他认为,“《JCPOA》是一项可怕的、一边倒的协议,未能实现彻底阻止伊朗发展核弹的根本目标。它为一个残暴的独裁政权保留了现金来源,这个政权还在继续制造流血、暴力和混乱。”

因此,美方要求伊朗必须在“要么改变其威胁地区稳定的行为,要么继续走经济隔离之路”之间做出选择,而最终目的就是通过“极限施压”迫使德黑兰方面重回谈判桌,与美方达成一个更为严苛的伊核新协议。

但毫无疑问,华盛顿方面关注的焦点是伊朗近年来在中东地区事务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并非伊朗是否严格履行《JCPOA》。因为无论是伊朗还是包括美国在内的《JCPOA》其他缔约方,再或是国际原子能机构,均无证据表明德黑兰方面违反了该协议,但伊朗近些年在叙利亚、也门、伊拉克、黎巴嫩等地区热点问题中不断扩张的影响力引发了白宫的担忧,而2015年签署的协议中却并未包含与之相关的内容。特朗普在本周一发布的推文中称,“在我们继续对伊朗政权施加最大限度经济压力之际,我仍愿达成一项更全面的协议,以遏制伊朗政权的各种恶意活动,包括弹道导弹计划和对恐怖主义的支持。”

同时,另有分析称特朗普反对《JCPOA》实际上有私心,只是因为后者姓“奥巴马”。如果在其任期内,美国能与伊朗达成新的全面协议,特朗普本人或不会在意具体条款的细节内容。

伊朗或难以承受美国政治经济“极限施压”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周一接受电视直播采访时直言,这一方面是美国退出《JCPOA》后发动的“心理战”,旨在使伊朗人民内部产生分歧;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美国国内中期选举的政治需要。虽然德黑兰方面刻意淡化制裁的影响,但实际处境却不容乐观。

在经济上,伊朗本币里亚尔接近崩盘,自4月以来大幅贬值50%,一度跌穿1美元兑11.9万里亚尔关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其外储总额为978亿美元,仅满足13个月进口所需;美国《福布斯》杂志报道当地实际通胀率已高达203%;国内失业率居高不下,逾35%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持续不断自然灾害导致生活物资短缺等,引发民众不满情绪高涨,社会不安定因素累积增多。

出于避险考虑,伊朗黄金需求创2014年以来新高,仅今年2季度,当地金条与金币销量就同比增加200%至15.2吨,上半年黄金需求量较2017年全年增长28%。

虽然伊朗执政者努力通过查补政策漏洞、整顿金融秩序、满足民生关切等方式化解矛盾,但美国此次对伊制裁落地后,伊朗外贸外资面对的内外环境越发恶劣,国际评级机构惠誉预计其今明两年经济出现负增长,国内外形势料将进一步吃紧。

欧盟反制美国“长臂管辖”成色待检验

欧盟“三驾马车”的英法德三国外长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于8月6日发表联合声明,对美国重启对伊制裁深表遗憾,并宣布根据欧盟法律和联合国安理会策2231号决议正式启动“阻断法规”,警告欧盟企业不得遵守相关的美国域外制裁法规,并允许企业在因制裁遭受利益损害时通过诉讼索赔。同时,欧盟各国拟重新激活伊朗央行账户,寻求与其直接转账和用欧元结算的可能性;允许欧洲投资银行对中小企业在伊投资继续提供融资支持。这一系列反制举措显示出,美国此次制裁已触及欧方的利益红线,双方意见分歧越发突出。

但需要看到的是,欧盟此次官方回应之“强硬”有别以往,但企业层面的反应却有较大落差。就在美方制裁生效后不足6小时,戴姆勒奔驰集团就宣布中止在伊朗增产计划。此前,法国道达尔、标致雪铁龙汽车集团、达飞航运公司、德国安联保险公司、丹麦马士基航运公司、荷兰皇家航空、奥地利航空等十余家欧企宣布暂停或减少与伊业务往来,以求自保,掀起退出伊朗市场的高潮。

长期以来,伊朗一直将维持《JCPOA》的主要希望寄托在欧盟身上,但欧方忌惮美方“长臂管辖”,时常临阵退缩,在维持《JCPOA》方面的承诺往往口惠而实不至。总的来看,欧盟与美国在遏制伊朗不断扩张的地区影响上并无原则冲突,且欧伊贸易额仅占到欧盟全球贸易总额的0.6%,因此,欧盟未来在实际操作层面愿付出多少代价去与美方“掰手腕”,尚有待观察,在伊的欧企动向或可成为观测的“风向标”。

伊朗政权释放出团结对外的信号

特朗普曾暗示他希望支持建立一个不同的政府来取代伊朗的神权统治者,但他没有直接呼吁更迭政权,因为美方明白,如果鲁哈尼政府垮台,未来伊朗新一届领导层对美抗拒心理只会强而不会弱。

对伊朗而言,避免伊核问题“硬着陆”是其现阶段重要利益,而从长远来看,保持伊斯兰政权稳定不仅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核心关切,也是凝聚国内改革派和保守派的最大公约数。虽然有分析称,以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强硬保守势力或借美国此次制裁生效再次向鲁哈尼总统等改革人士发难,但在维护执政地位的大前提下,保守派亦深知,如无鲁哈尼而是类似内贾德一样的人选上台,则可能招致美方更为严厉的制裁打压。因此可以看到,近一段时间以来,伊朗保守派对政府批评态度软化,同时鲁哈尼发表威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等激进言论亦向保守派靠拢,这释放出伊朗内部寻求团结、抱团取暖、一致对外的信号。

“特金会”成真后,鲁哈尼会否成为下一个

特朗普前不久引用他于今年6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成功会面作为先例,声称愿与鲁哈尼在“不预设前提的情况下”举行会晤。但鲁哈尼回应称美国已失去了国际信誉,并表示“制裁之下的谈判没有任何意义”,而特朗普呼吁直接谈判的举动,无非是为了继续制造伊朗国内的分裂。因此,各方普遍认为双方面对面会晤几无可能。

但实际上,美伊双方接触一直没有中断。

近日,科威特媒体《al-Jarida》援引来自以色列情报机构的消息称,鲁哈尼或于今年9月赴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与特朗普举行直接会晤,联合国方面亦在积极协调力争促成此次会面。据悉,早在鲁哈尼今年6月启程访欧前,伊朗外长扎里夫就通过即将访美的阿曼外交事务主管大臣向华盛顿方面提交了1份会晤前提条件清单。据了解,这份清单中共包含7项条件,分别是:1)美国重返《JCPOA》并完全遵守有关承诺;2)停止军事威胁;3)保证不再煽动颠覆伊朗政府;4)不再挑拨离间伊朗与周边阿拉伯国家间的关系;5)停止实施新的经济制裁;6)停止经济施压;7)停止向欧洲企业施压,以便其可以重返伊朗。与此对应的则是,伊朗愿在叙利亚、也门问题解决上与美方合作,并在伊拉克、阿富汗等问题上提供必要协调配合。

该报道还指出,出乎伊朗方面的预料,美方回应十分积极并立刻接受了其中两项要求。此后不久,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及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先后表示,美方不寻求在伊朗推动政权更迭,更无意对其发动军事打击。紧接着,特朗普就作出了希与伊朗总统会面的表态。

前不久,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与伊朗外长扎里夫在新加坡共同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还举行了秘密会晤。

虽然上述报道的真实性及其预测的事件未来走向仍有待核实,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美国还是伊朗,在领导人之间打嘴仗放狠话的同时,都给自己留下了足够的回旋余地。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大开大合”的行事风格来看,美伊关系突然走向缓和的可能性始终不能排除。

中方怎么办

伊朗是中方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支点国家,是在中东地区的最主要贸易伙伴之一,不仅是中国在全球的第六大原油进口来源地(2017年进口量达3115万吨,占我进口总量的7.4%),同时也是中资企业在海外的重要工程承包市场(目前在伊跟踪和商谈的大项目累计金额逾1500亿美元)和机电产品的重要出口目的地(占我汽车对外出口总量的1/4)。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制裁,让德黑兰方面越发清楚地认清美国对其孤立打压的现实,在一定程度上为深化中伊合作提供了机遇。鲁哈尼前不久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表明其在美国重压之下加快向中方靠拢并寻求政治经济支持的强烈意愿。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特朗普政府此次对伊制裁力度远胜以往、不容低估,中兴通讯因其对伊业务遭受美方天价重罚,亦给中资企业今后同伊朗方面合作制造了很大的现实挑战和心理障碍,需要对美国“长臂管辖”下的二级制裁保持高度警惕并研定对策。

对此,中方可积极联络欧盟、俄罗斯等《JCPOA》攸关方,就如何规避美国单边制裁加强经验交流。同时,利用欧盟与美国在对伊问题上的分歧,打造利益共同体,加强涉伊金融合作,探讨共同建立独立于美元之外的国际支付结算体系。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谭章慧_NBJ693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