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4省份违规举债被问责:贷款基本归还城投负责人撤职

2018-07-19 00:00:0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四省份违规举债被问责: 贷款基本归还城投负责人撤职)

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行为的最新一批整改处理结果出炉。

7月18日,财政部通报了广西、云南、宁波、安徽个别地区整改处理结果。地方违规举债担保的手段花样繁多,包括以没有收益的公益性资产如防洪堤、市政道路等融资,违规出具承诺函,以建设-移交(BT)方式举债,虚构政府购买服务协议融资等。

整改情况来看,变相举债所借资金基本退还金融机构,违规出具的承诺函被撤回,签署的回购协议被终止。

人员问责来看,负有直接责任的主要为城投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还有部分财政局局长、水务局局长等基本被撤职,个别被降级;负有主要领导责任、重要领导责任的包括政府官员、人大负责人等,给予降级、记过、党内严重警告、通报等处分。

“整改处理结果是地方政府视具体情况做出的,追责依据包括预算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等,各地实际问责处理力度未必相同”,有地方财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除了追责地方政府部门,金融机构、中介机构等也难逃问责处罚。7月5日,银保监会公布了池州银监分局的行政处罚信息,针对交通银行池州分行“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并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的事实,给予机构、相关人员处以罚款、警告等处罚。

以防洪堤违规抵押融资

广西来宾市、贺州市存在以无收益的公益性资产违规融资的行为,两地操作手法类似。

2016年10月份,来宾市政府批复同意来宾交投公司与国银租赁开展融资租赁项目,包括同意将市政道路、防洪堤等50项公益性资产无偿划入来宾交投公司,来宾交投公司以此为租赁物开展融资租赁项目,市政府授权来宾市工业区管委会与来宾交投公司签署购买服务协议,并同意来宾交投公司以政府购买服务的采购资金来偿还融资租赁项下的租金。2017年3月,来宾交投公司从国银金融租赁融资15亿元,以购买服务采购款作为租金还款来源。

早在2018年2月,对于地方城投以行政办公楼、市民广场、绿化广场作为资产抵押担保、发行企业债券的行为,个别会计师事务所未履行相应审计责任,被处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中介机构存在一定合谋行为,地方政府需要钱、金融机构想赚利息、中介机构想要业务,在资产抵押担保融资方面,有时候游走在灰色地带。”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赵全厚指出,有无现金流是很重要的区分标准。像污水处理厂这类有现金收益的公益资产,有公允市场价值,可以进行融资担保。若以无收益的公益资产抵押贷款,还款来源还得另找。不过,有无收益存在一定操作空间,比如一条二级公路没有收费来源,但公路沿线的一些加油站、休闲区等有租金收益来源。

虚构政府购买服务协议

云南的保山市、昆明市宜良县、楚雄州禄丰县、普洱市景东县,主要存在违规出具承诺函的问题。比如保山市永昌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地方城投之一)与国民信托签订协议,进行信托融资。保山市财政局向国民信托出具承诺函,若永昌投资不能按时足额偿还本息,由保山市财政局统筹资金偿还。

宁波鄞州区财政局与鄞州城投签订回购协议以建设-移交(BT)方式举债,分别在2015、2016年签订多份回购协议,约定回购鄞州城投委托建设的市政道路和公租房。

安徽池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变相举债,经过城投公司与其子公司的来回运作:池州市天平湖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天平湖公司)将其拥有的22条市政道路资产,以6.3亿元转让给其子公司池州金达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金达公司);池州经开区财政局与金达公司签订这22条道路的购买服务协议,购买道路运营服务,总价款7.8亿元;金达公司以该协议向交通银行池州分行贷款5亿元,贷款交给天平湖公司,用于支付经开区土地闲置费、土地竞买保证金及园区建设支出。

通报指出,金达公司没有提供道路运营服务的相关资质,也未提供相关服务——即政府购买服务协议为虚构的。

“地方变相举债从法律上很好认定,因为根据预算法的规定,地方政府只能采用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的方式融资,地方债规模纳入限额管理,地方政府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直接责任人多数被撤职

地方违规举债,问责到个人,开始于2017年3月份。从最新公布的四省追责情况来看,违法违规举债担保行为基本都是通过城投公司,城投公司负责人负有直接责任,直接负责人被撤职的居多。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云南禄丰县涉及的禄丰水务投资公司从中江国际信托融资2亿元,负有直接责任的禄丰县金融办主任丁某,以及负有直接责任的禄丰县水务局党委副书记、局长杨某,都给予撤职处分,该县问责处理并没有城投公司负责人。

根据预算法第九十四条,“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违反本法规定举借债务或者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撤职、开除的处分”。

比如广西来宾违规举债案例中,负有直接责任的时任来宾交投公司董事长卓某给予撤职处分。其他被追责的,包括负有领导责任的时任来宾市常务副市长余某、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的时任来宾市国资委副主任李某、来宾市财政局总会计师韦某等,分别给予通报问责、记过处分、党内警告等。

广西贺州的案例中,负有直接责任的城投公司董事长给予降级处分,另还有相关负责人进入司法程序。

“在查处地方违法违规举债过程中,可能还会发现其他问题,比如贪腐等,这些会转入司法程序”,有地方财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云南四个市县的违规担保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有多位城投公司负责人,以及财政局局长、金融办主任、水务局局长,这些人多被予以撤职,一位行政记大过。

宁波处理了两位责任人,两位均负有直接责任,分别是鄞州区财政局国资办副主任江某、鄞州区城投公司董事长张某,分别给予行政降级、撤职处分。

安徽池州案例中,负有直接负责的金达公司董事长方某给予撤职处分。其他负有主要领导责任、重要领导责任的开发区党工委委员方某、经开区财政局局长盛某则分别给予降级、记大过处分等。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周潇枭 责任编辑:谭章慧_NBJ693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0天学会别人学了10年的漫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