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园林应收账款回款率不足40%短期资金或缺50亿

2018-05-28 08:59:03 来源: 财经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东方园林应收账款回款率不足40% 短期资金或缺50亿)

白手起家的北京富豪何巧女遭遇债券发行史上“最惨失败”。受此拖累,其实际控制的东方园林(002310.SZ)股价连续呈现“笔直下跌”。短短4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超百亿,公司无奈紧急停牌筹划资产重组避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顶着中国园林第一股光环,东方园林上市仅3年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公司借助并购向水环境综合治理领域转型,发力PPP项目。

转型后的东方园林交出了一份看上去十分亮丽的财务报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呈现出高速增长之势。

然而,业绩高速增长的背后是公司债台高筑。W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公司累计募资近200亿元。

针对发债风波,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从未发生过债券和银行贷款到期不能兑付问题,年内需兑付尚未到期的债券29亿元,回款可以覆盖。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表面光鲜的东方园林,应收账款和存货急剧攀升,而其周转速度慢、回款率不足40%,短期或存在超50亿元资金缺口。

上周,长江商报记者向东方园林发去采访函,并多次致电。然而,截至发稿时止,仍未收到具体回复。

短期资金尚存缺口,今年需还债务约90.22亿

5月21日,全球景观上市公司龙头企业东方园林股价突然“闪崩”,大跌9.36%,虽然尾盘有巨量资金托底,但仍收跌4.01%。

上周4个交易日,虽然公司两次公告称经营、债券兑付正常,但仍未止住股价大幅下跌势头。至5月25日停牌筹划重组,股价周跌幅19.58%,市值蒸发102亿元。

股价大跌与公司发债失败密切相关。公开信息显示,5月21日,东方园林原本计划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公司债券,结果只发行0.5亿元。而发行这笔债券用于偿还5月22日到期的8亿元的超短融债。

东方园林为此次债券发行筹备了一年多。去年4月,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发行总额不超过15亿元的公司债议案,今年1月19日,获得证监会核准,分期发行。

东方园林“借新怀旧”引发市场对其偿债能力质疑。公司针对质疑发布的公告称,从未发生过债券和银行贷款到期不能兑付问题,年内需兑付尚未到期的债券29亿元,今年6月及四季度回款可以覆盖,意为公司不差钱。

那么,公司到底差不差钱呢?

今年一季报数据显示,流动资产247.56亿元,货币资金28.99亿元、应收账款87.17亿元、存货123.32亿元,流动负债241.15亿元。公司有息负债56.23亿元,提出应付账款、应付票据、预收账款等经营性负债外,今年需偿还的债务约为90.22亿元。

一般而言,一家公司的资金缺口,以存量资金+预计流入资金—预计流出资金来计算。

2017年报显示,东方园林的34.03亿元货币资金,有12.59亿元受限,实际可用资金为21.44亿元。

一名财务人员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正常运营的公司还债,大多依靠经营活动净流入的资金。

2017年,东方园林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29.24亿元。如果按照40%的增速,今年理想状态下达到40亿元,剔除一季度10亿元,剩下30亿元。

综上,在不考虑大规模对外投资的情况下,结合2017年资金流出状况,预计今年的资金缺口或超过50亿元。

应收账款超总资产两成,回款较慢财务承压

短期存在较大规模资金缺口,而应收账款回款较慢或将加剧东方园林财务压力。

上市之初,东方园林以市政园林为主业,但上市3年后经营业绩下滑。从2014年开始,公司筹划转型,进军水环境综合治理领域。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年至2017年,公司相继收购了杭州富阳申能固废、苏州固体废弃物、中山环保产业、上海立源水处理、湖北顺达建设、南通九州环保等7家公司,合计耗资38.05亿元。同时,公司商 誉也从2014年的1亿元猛增至今年一季度的21.18亿元。

2014年开始,PPP模式兴起,东方园林也一头扎了进去。仅在2017年,其中标的PPP订单金额达到了715.71亿元。

转型传导至市场的是东方园林好看的财报。2014年至2017年3年间,公司资产总额增长了220亿元,增长了1.69倍。同期,营业收入增长了2.26倍、净利润增长了2.36倍。

期间,公司的应收账款从33.70亿元增长至74.71亿元,翻了一倍。存货从55.35亿元增长至124.33亿元,增长了近70亿元。而增幅最大的年度为2017年,当年,应收账款增加了23.47亿元,增幅为45.80%。存货增加了36.50亿元,增幅为41.56%。

今年一季度,存货规模有小幅收缩,但应收账款依然在增长,今年前三个月增加了12.46亿元。截至今年3月底,应收账款余额占公司总资产的22.72%。

应收账款高企,而PPP模式下应收账款的回款率偏低。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底,东方园林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7.89亿元、51.24亿元、74.71亿元,其增幅略低于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速。但从应收账款质量看,存在着回款偏慢从而拖累公司现金流问题。

2015年至2017年,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龄情况为,一年以内的分别为19.87亿元、30.45亿元、51.90亿元,1至2年的为9.53亿元、12.47亿元、13.81亿元,2至3年的为9.55亿元、6.87亿元、8.92亿元,3至4年的为2.02亿元、5.84亿元、3.97亿元,4至5年的为0.86亿元、1.64亿元、4.31亿元,5年以上的为1亿元、1.23亿元、2.41亿元。

以2015年1年以内应收账款19.87亿元为例来看其回款率,2016年、2017年,其1至2年、2至3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2.47亿元、8.92亿元,由此可计算出,1至2年的回款率为37.4%、2至3年的回款率为28.47%。2017年,一年内的回款率有所上升,但账龄超过一年的应 收账款回款率依旧很低。

PPP念“紧箍咒”,借新还旧模式存风险

东方园林高企的应收账款主要发生在PPP项目上,项目周期长、回款慢,占压现金流。显然,依靠自身盈利无法支撑数百亿的PPP项目,因此,公司必须依托PPP项目不断融资,通过新项目融资来偿还旧项目的负债。如此一来,不断上项目、不断融资的循环就不能停止。

有投行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近年来,PPP项目快速膨胀,借道PPP变相融资、注重短期利益轻视长期运营等各种乱象开始浮现。于是,在去杠杆背景下,PPP项目开始念“紧箍咒”,同时银行也收紧了信贷支持。

“东方园林发债失败,可能也与银行的信贷支持收紧有一定关系。”上述投行人士说。

PPP项目念“紧箍咒”,地方政府融资也将受到一定约束,这会进一步影响到应收账款按期回收问题。如此一来,供货商的存货将面临减值风险。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东方园林的存货为123.32亿元,较2014年增加了70亿元。

此外,东方园林的应付款项高达150亿元,而其应收款项月内90亿元。应付款项高出应收款项60亿元。这说明公司的市场话语权较高,但一旦公司资金紧张,供应商会蜂拥而至,纷纷讨要货款。

东方园林曾披露,公司财务状况和资信情况良好,与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保持长期合作关系,授信额度充足,直接与间接债务融资能力较强。截至2018年3月31日,东方园林获得各银行综合授信额度总额为111.87亿元,其中已使用授信额度50.12亿元,未使用的授 信额度为61.75亿元。

对此,有银行人士称,银行授信额度可以随着市场环境、公司经营状况等进行调整,市场资金紧张或者借贷风险增加的情况下,授信额度将相应减少。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PPP项目“借新还旧”较为频繁,这对运营方的融资能力有较高要求,一旦融资不顺、无足够的垫付资金,公司就面临资金链风险。

对于遭遇发债失利后的资金短缺等问题,东方园林负责人公开表示,目前超短期融资债券25亿正在报交易商协会,未来会对金融产品创新,通过ABS等方式进行融资,也不排除定增的可能性。

netease 本文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初硕涵_NBJS63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