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号外|何大勇: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已经见底

2018-04-13 12:31:33 来源: 网易号外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号外|何大勇: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已经见底)

网易财经4月13日讯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于4月8日至4月11日在海南博鳌召开。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何大勇在接受网易财经专访时表示,整个银行的不良贷款在我们看来已经见底了,不良贷款以后不会继续恶化。这种情况下,对银行来讲是迎来了一个发展的另外一个契机。

何大勇提到,过去一段时间,银行因为不良的冲击,节约成本、审慎发展等等,未来一段时间,可以增加一些领域,探索进一步去发展,并且可以加大一些投资。“我们看到过去有一些银行在成本收入比上控制的比较厉害,现在来讲,如果是说不良的承压降低了,可以进一步加大这些能力建设,这个往往是说为了长远的发展非常有益处。”

“中国金融风险里面最核心的风险还是高杠杆率。” 何大勇谈到,整个的杠杆里面要抓住主要的矛盾,最主要的一个是国有企业的杠杆率,第二个是地方政府的杠杆率。其中国有企业里面最主要要解决的是僵尸企业的高杠杆率的问题。“高杠杆率并没有问题,核心是说这些高杠杆率的企业不产生价值。”

以下为专访实录:

网易财经:何总,欢迎您做客我们网易财经。我们先谈一谈防范金融风险,因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也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您觉得对降低金融杠杆这一块有什么建议,中国应该怎么样稳步地去降低这个金融杠杆?

网易财经:整个中国的金融风险里面,我们说六大风险,八大风险,其实最核心的风险还是高杠杆率。你看整个美国的杠杆率在2007年达到历史的顶峰,中国的高杠杆率在2017年达到顶峰,2017年四季度开始逐渐有一些下降。整个的杠杆里面要抓住主要的矛盾,最主要的一个是国有企业的杠杆率,第二个是地方政府的杠杆率。国有企业怎么去抑制它的投资,提升整个的角色水平等等,这些都是重点要去决定的。其中国有企业里面最主要要解决的是僵尸企业的高杠杆率的问题。高杠杆率并没有问题,核心是说这些高杠杆率的企业不产生价值,这个是主要的问题。所以重点还是在抓住这个关键。

网易财经:今年金融业稳步扩大开放也是政府重要的一个要务,而且政府也同时在对金融业外资持股比例在放宽,您觉得这样会不会促进跨国企业来中国投资?

何大勇:我想这个是一定的,整个的金融行业进一步开放,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外资的银行、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都非常踊跃,希望能够在中国尽快的扩大他们的业务规模,扩大他们的业务范围,甚至说扩大他们的股权比例,甚至有的是想能够拿到一张独资的牌照。我想中国整个的金融体系走到今天来讲,已经是非常的稳健,更多外国的金融机构参与进来,使我们的竞争更加良性,使整个市场的活力能够凸显出来。

网易财经: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在中国现在发展是很迅猛的,您觉得这一点,因为传统银行业也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您如何看待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的新生态,包括在这种鲶鱼效应下,传统的银行业应该做出哪些改变去应对?

何大勇:第一来讲,怎么去看待互联网金融,或者是金融科技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应该说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在全球是领先了的。第一就是整个市场结构的匹配,中国有大量的没有服务到的,没有服务好的这些客户,有的是在三四线城市,有的是中低收入群体,这块的市场其实是蛮大的,但是我们现在的基础体系并没有服务好。正是因为这种结构性的矛盾,导致了整个互联网金融也好,金融科技也好,出现了一个爆发性的增长,当然现在也正在整治。

第二个来讲是技术的进步,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这样的技术,一方面改变金融机构的运作,还有一方面是改变了我们这些金融机构的客户。每天我们用手机跟银行去打交道的时候,这种客户行为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所以银行对于网点的依赖减少了,但是对于手机,对于App等等这些的依赖是增加了的。所以客户行为的改变,技术的进步,这些都是促进了中国金融科技的一个快速发展。对银行来讲,我想这个东西是零和一的问题,整个的数字化已经是形成了一个趋势,它的根源是在于你的客户已经是数字化了,所以客户要求你用数字化的手段跟他去打交道,你用数字化的手段对他营销,你用数字化的手段对他进行服务。所有的这些银行只有改变,否则的话现在来讲,70后、80后、90后基本都是数字化的一代,他们已经非常习惯使用手机银行、使用微信等等。

所以对于银行来讲,问题是说如何改变。我想第一点来讲,首先是要加大投资,恰逢中国整个银行业不良见底,有一部分的空间在数字化上进行投资。第二点来讲,过去的数字化是一个自底向上的点状的一个创新,未来更应该是银行范围内全行的董事长驱动的这种数字化转型。第三个来讲,我们整个的开展其实可以从三个方面去开展银行的数字化转型,第一个就是传统业务的数字化。比如我们的零售银行,我们的信用卡业务完全可以做到端到端的数字化,我们的零售银行里面有大量的环节,包括营销、客户服务、产品定价,都可以用大数据、数字化的手段去改造。我们的后台运营流量,有大量的可以用RP技术去改造。整个端到端的这些公司银行业务,零售银行业务,都可以做数字化的改造。所以传统业务的数字化改造有很多的空间。

还有像公司业务,一直以为对于企业来讲,它的数字化水平要求低,但实际上来讲,今天企业整个的营销模式、服务模式,完全都可以数字化。你从社会上获取了关于企业这些基本的信息、财务的信息,完全可以根据这些信息,对企业进行诊断,它应该使用哪些金融产品,可以使我们整个的营销更加有针对性,营销的建议不止是提供一个简单的贷款,而是包括了整个的分析、治理解决方案,和相应的金融产品。过去来讲很多银行关注零售银行的数字化,未来公司银行的数字化仍然大有可为。所以第一块来讲就是整个传统业务的数字化这块空间还很大,很多银行基本还没有起步。

第二块就是在银行之外的体外创新。比如我们说光大云富,比如说像兴业数金,这个都是利用银行的金融知识,结合科技在银行业务之外又开创出一块新的业务,这一块我们叫做体外创新。这些来讲银行其实是可以去探索的。你可以去投资,你可以去并购,你可以去合资,你可以去战略联盟。当你母体很难去改变的时候,体外创新可以加速,最后带动母体的数字化转型。

第三点数字化一定是标本兼治,当我们改变渠道改变产品改变客户服务的时候,这个我们叫做标,但本是什么,本是我们的互联网思维。我们是不是以客户价值为中心,我们是不是对市场反应很敏捷,我们是不是对整个的客户体验极度的关注,这些其实都是核心。所以当我们的组织真正的树立以客户为中心的文化,树立起敏捷的工作方式,以客户体验为我们最后考核的一些指标,这些其实都是互联网文化、互联网思维在一个银行中扎根落地,这个是根本。一个银行来讲很容易做出一两项数字化的创新,根儿上是说我们能不能推动全行的数字化创新,能够从基因上改变一个银行,这就是我们说的第三块,互联网思维这块。

所以无论是传统业务的数字化转型、体外创新,还是整个企业互联网思维的改造,这些推动起来可以分步骤去开展,但是三大块,对一些大中型银行应该是齐头并进的。所以整个来讲对银行我们是觉得,互联网的整个的转型是大势所趋,是零和一的游戏。而且互联网这个行业有说721的这么一个规律,就是第一名拿到七成的份额,第二名拿到二成的份额,第三名拿到一成的份额,所以这是一个马太效应,规模致胜。过去来讲中国有上千家的银行都能存在,因为它是依靠区域,依靠人和人的,依靠物理的。但是未来当银行完全数字化,可能很多的银行会消失掉。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说,银行其实不是做与不做的问题,而是应该以多快的速度、多大的规模去推动这场数字化的转型。

网易财经:关于前一段时间银监会下调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您觉得这一点对我们整个银行业会有一个怎样的影响?

何大勇:其实这个里面是跟银行的不良贷款密切相关的。整个银行的不良贷款在我们看来已经见底了,该暴露的,该释放的都已经暴露完了,都已经释放完了。不良贷款不会以后继续的恶化。所以这种情况下,对银行来讲是迎来了一个发展的另外一个契机。过去一段时间,银行因为不良的冲击,节约成本、审慎发展等等,未来一段时间,可以增加一些领域,探索进一步的去发展。而且可以加大一些投资。

我们看到过去有一些银行在成本收入比上控制的比较厉害,现在来讲,如果是说不良的承压降低了,可以进一步加大这些能力建设,这个往往是说为了长远的发展非常有益处。

网易财经:您刚才提到我们银行整体来说的不良都有一个下降,这个主要是得益于一个什么样的原因?

何大勇:这个有很多的因素,比如过去一段时间供给侧结构改革,很多国有企业,很多去产能的行业这些企业盈利性提高,还有像过去一段时间居民加杠杆,整个消费相关的这些业务盈利性比较好一些,也导致了很多的房价的一个上升,很多的以土地和房屋为抵押物的,这些抵押品的价值的上升,这些都是导致了银行不良率的一个降低的原因。当然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整个的经济来讲是企稳了,不像过去是一个下行的,或者是波动的比较距离的,所以对新的不良的产生来讲应该算是很乐观了。

网易财经: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还有英国这些国家对外资银行都有一个监管趋严的趋势,您觉得这对我们国家的商业银行会有一定的影响吗?

何大勇:我觉得两重,第一重就是我们在外经营的这些机构,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我们很多的大型银行都被美国的OCC罚款,有的还罚的不少,所以这个可以看到对我们整个的海外经营来讲其实是有很大的影响。我自己曾经在国内金融机构在美国的分支机构工作,这种处罚的力度是很严厉,金额也是很大的。而且往往说是这些分支机构几年的时间都在解决这些合规的问题,而无暇去顾及业务发展,所以对这些国内金融机构的海外分支业务应该还是蛮剧烈的。

第二个来讲,海外这些监管机构的处罚措施,这些严监管的措施,各国的监管机构来讲是会互相感染,互相学习的,所以某种程度上也会影响国内监管的一些措施、手段、力度,这是第二个影响。

网易财经:您认为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我们国家银行业的海外经营还面临着哪些挑战,比较突出的问题有哪些?

何大勇:整个的海外经营,坦白讲,中国的银行业在海外的经营,整个来讲规模还是很小的,除了中国银行在海外的经营网络比较大之外,其他的都相对来讲比较小一些。海外经营一共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模式就是追随中国人,中国企业,我的阶级在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这里第一种,跟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模式。第二个就是在国际金融中心上从事国际金融市场的交易,典型的像香港、伦敦、纽约,我们很多的银行都在那里有交易室,这是第二个模式。第三种模式是真正做成当地的银行,比如说中金香港,在香港它是第二大银行,这种是成为一个当地银行,沉淀一个本土银行,这是第三种模式。

未来中国的银行业在海外的经营也无非是沿着这三条路径,其中前两条路径是比较容易的,第三条路径是比较困难的。金融危机之后,你可以看到很多欧美大型银行都有一个回撤的趋势,所以这里面我们看出来,海外的经营是需要一定规模的。比如像中金香港的香港市场,它的市场份额二十多,它有一定的规模,但是如果你要是在一个当地市场上连1%的份额都没有,其实你是没有竞争力的,你的成本收入也是划不来的。所以未来的话不存在着说,至少是在可预见的五到十年内,我们觉得中国银行业的海外经营部存在着全球化、四处布点,更多是一个几个区域化。比如我们在东南亚,这些是我们影响力比较大的地方,我们可能是有很多的机构,而且我们在当地的业务的规模、力度会很大,那可能沿着一带一路国家某一个地区,我们有很多的业务,更多的是说在几个区域上,我们有一个相对来讲有规模的经营,更多的是这种国际化的道路。

反思你去看汇丰,金融危机之后收缩的都是在当地市场上份额很小的这些国家,但是在一些区域重要的市场,英国、法国、香港等等,它是加大投资的。我们借鉴这些经验,中国的银行业走出去,很重要的其实你是要把战略、地域、模式选择清楚。

网易财经:您对这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还有ICO引起的市场振动,您觉得这些,像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它们未来的前景是怎样的,政府到底应该怎么样监管和协调它?

何大勇:比特币各国政府的态度是很明显的,不鼓励,你是有点危及到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了。但是我们把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要分开来看,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区块链技术是比特币一个底层的技术。虽然说比特币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但是区块链的技术仍然有它一定的存在的道理。某种程度上来讲,区块链技术是因为整个存储资源的成本大幅降低导致的,那我可以同样一个信息在很多节点上都去做存储,然后去校验,找到虚拟世界中的信任,这种是因为整个的存储成本大幅降低导致的。

这种技术来讲有它一定的合理性,也有它的优越性。比起中央整个存储的技术来讲,在于多边、复杂的这些交易上,区块链技术是有它的合理性,有它的优势。典型的应用,比如像证券的清算,比如国际贸易里面的供应链的融资,国际贸易结算,这种凡是涉及到多边、复杂的这种长流程的交易,区块链还是有它的合理性的。所以我们对区块链的技术来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五到十年逐渐成熟,在一些合适的应用场景上,它还是很有前途的。

对金融机构来讲,不存在区块链技术和它的应用场景会颠覆现有的金融机构的模式,但是很多这些应用会逐渐替代掉金融机构中的某一部分的运营、操作和系统,所以对金融机构来讲,更应该提早了解、接触、参与这些创新模式的孵化,以及思考怎么跟银行现有的这些流程系统之间的连接。

(网易财经 李兆元bjlizhaoyuan@corp.netease.com)

席文超 本文来源:网易号外 责任编辑:席文超_NF549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