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短租陈驰:共享住宿行业进入快速渗透和增长期

2018-04-12 08:36:32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4月11日讯 在2018博鳌亚洲论坛期间,小猪短租CEO、联合创始人陈驰接受了网易财经的专访。陈驰表示,目前,共享住宿进入一个快速地渗透和增长期,但是并没有像网约车、共享单车一样爆发。共享住宿低频、资本杠杆没有共享单车高,服务链条长等特点,都决定了行业的发展现状。

国内短租行业目前有两个模式,一种是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平台型的模式;另外一种是B2C的模式,类似于酒店的标准化管理。小猪短租属于第一种。资本的力量和互联网的特点共同助力了共享住宿的发展,陈驰表示,借力于资本的杠杆,今天的创业者可以用比较短的时间,去构建一个大规模的商业领域,此外,网络效应的加强,也导致用户的渗透在增强。2017年11月1日,小猪短租宣布完成1.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对于接下来的融资需求,陈驰表示,因为去年刚刚融完资,手里仍有很多现金支持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所以新的融资需求在董事会内部还在讨论。

去年以来,共享经济领域创业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在陈驰看来,未来分享篮球、分享雨伞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但是它会变成社区的行为,不一定有商业模式。他对创业者建议,每次分享获得的价值比付出的价值低的话,就很难变成商业模式。

(网易财经郭瑞超guoruichao@corp.netease.com)

以下为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共享住宿行业目前的发展状况是什么样的?是否迎来了爆发?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陈驰:我可能不用爆发(来形容),因为现在互联网产业对爆发这个词的定义其实发生很大的变化,特别是这几年在一些高频的领域,资本的杠杆非常非常高。所以大家看到比如像网约车,像共享单车,大家需要重新用这种现象去描述一个所谓互联网爆发的概念。但是共享出租并非如此。第一是低频,第二资本的杠杆没那么高,第三是服务链条特别长,需要比较长的时间逐渐的去进入一个体验逐渐进化的一个阶段。所以我觉得共享住宿进入一个快速地渗透和增长期,但是不是以一种爆发的方式在发展。

共享住宿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个主要是住宿的需求在推动。住宿需求跟十年、二十年前有很大的区别。十年、二十年前中国人刚开始出行的时候,无论是商旅还是旅行,需求其实蛮简单,有一个酒店能满足出行的需求,性价比不错就可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二十年中国的便捷式酒店快速发展。

但是过去的几年,中国的消费的场景其实在发生很大的变化,特别是进入千禧年以后,80后、90后、千禧后变成主要的消费人群过后,大家对住宿的要求不只是一个房间可以住宿,大家需要有特色的房间,有不同场景的住宿需求,包括多人入住、小团体入住、家庭式需求,制式化的酒店逐渐不能满足消费升级,所以更多的消费需求,推动了类似像小猪这样非标的住宿的这种供给的快速的出现。

第二个是中国整个房地产发展的结果,它的一个重大的结果就是,我们从以前人均住房面积,或者人均拥有房产的套数非常低的水平,到了今天一个相对过剩的阶段,特别是在一些一线和二线的城市,有大量剩余的房源,变成可以分享的物质的基础。在这些房源的基础上,就可以产生大量的去满足非标住宿这种需求的供给。

第三个原因得益于中国过去二十年整个基于公民个人身份系统的信用体系的建设,比如我们从第一代身份证系统,过渡到第二代身份证系统,银行的实名制,电信的实名制,推动了整个实名制体系的不断的发展。过去大概十年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实名制的基础上,形成了很多很多场景的闭环、交易的闭环,最后形成了所谓的信用的闭环。所以在整个社会发展的阶段,我们进入另外一个信用体系的阶段,就是陌生人和陌生人,可以依赖于这一套全新的信用体系,去构建一个交易的信用的闭环,让人和人之间的交易和分享可以发生。

比如说大家看到的网约车,你可以用这个支付闭环和信用闭环,去使用陌生人提供的网约车,也可以在小猪这样的平台上,租用一个陌生人的房间。反之,你可以把自己的车借给陌生人使用,或者当陌生人的司机,也可以打开房门,让陌生人住到你的家里来。所以第三个原因是所谓的需求和物质基础上一个更重要的改变,就是中国社会逐渐进入了新的信用社会,让人和人之间从去中心化的交易,可以在一个有信用的闭环里很安全的发生。

网易财经:近两年,共享住宿行业国外玩家高调进入中国市场,国内独角兽相继出现。在您看来目前国内市场的竞争格局是什么样的?

陈驰:从不同的纬度去看,大概模式是两种,一种是像小猪一样,平台的模式,建立一个双边的交易市场,这个市场的特点是去中心化的,它赋能于个人,依托于存量的房产,来提供有特色的、有多样性的,有别于酒店的住宿服务,这是一个平台模式。另一种模式是类似像分散式酒店管理的模式,这个公司或者这个主体,它把闲置的低产物业拿到自己手里,把它按类似酒店的这种管理的方式,把它统一装修、统一管理,统一预订的服务,还是一个类酒店式的管理方式,我们叫做B2C,所以目前主要是两种,一个平台,一个非平台的模式。

另外从市场的定位来看,有国外来的一些公司,武装专注于吸引中国人境外旅行的时候,使用国外的短租和民宿,也有像小猪这样的平台,主要是满足盘活中国存量的地产,给中国的房东和其他的城市里的这些白领、保洁阿姨、摄影师,提供一个去中心化的场景,他可以依托于存量的房产,要不然做房东,要不然做摄影师,要不然做管家和服务,创造一种新的就业和经营的方式,满足中国人在境内使用各种短租和民宿的场景,主要做境内的。所以从需求场景是两种,境外和境内的。

网易财经:行业还面临哪些挑战和问题?

陈驰:说到挑战,第一个当然是时间的问题。其实酒店行业工业化用了一百多年,而且还在不断的进化。回到整个短租和民宿的模式,我觉得它也需要时间,因为整个服务链条特别长,它需要很多时间去进化,去沉淀,需要耐心。这跟其他行业不一样,这个是对服务依赖非常非常高的一个行业。

第二个就是用户的需求,我认为用户的需求,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来看,我觉得一直会在变化当中,它会对酒店行业更多的行业提出不断的一个挑战和新的需要。所以这些都是需要因时而变,因时而动,有足够的耐心去逐渐的成长。

第三个挑战主要是监管和法律上的一些挑战。整个共享经济其实是一个去工业化的一种新的模式,那按照我们现有的法律和监管的体系,监管的能力基本上是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发展起来的,它是满足了这种规模化、中心化、标准化的趋势,去制定的一套法律和监管的体系。但是今天的共享经济,它的主旨是去中心化,让个人可以自由的参与到新的市场里面,去和原有的工业化的模式竞争。那意味着原有的法律和监管的体系,某种意义上会失效。但带来的进步的同时也带来挑战,监管就会落空,监管就不知道从何监管,就会带来新的一些社会、法律等等的问题。因此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整个工业化后期的一些新的立法上的挑战,监管上的挑战都会接踵而来,共享经济就是其中的一个。

网易财经:作为短租市场的早期进入者,您怎么看待小猪短租现在的发展速度?

陈驰: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觉得速度还是蛮快的,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作为互联网的创业者,其实蛮幸运,今天我们不会像过去的一些商业模式,没有互联网,没有VC没有PE之前,他没有杠杆,一些发展周期是非常非常长的,比如刚刚谈的那些酒店集团的发展,五十年、一百年可能才能走到今天的规模,今天的品牌影响力。但是今天的互联网有两个杠杆,一个是刚才谈的资本的杠杆,我们早期可以不依赖于自己的长期的积累,可以用股权投资的方式,吸引到VC和PV的投资,帮助我们解决前期资金使用的问题,可以用VC和PV的资金渠构建基础设施,教育用户等等。第二个是我们可以用互联网的杠杆,特别是像我们平台,有它的网络效应,整个传播的效应,用户渗透的速度,其实还是蛮快的。尽管在一个低频的领域里面。

所以整体上我觉得还是比较幸运,今天的创业者可以用比较短的时间,去构建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商业领域。所以到今天,我们其实不过五年多的时间,已经有30多万套房子在我们的平台上供大家分享,这个规模其实是原有的一些商业模式不能想象的,在一些重点的城市,比如在北京,我们其实已经比任何一个酒店集团的房间数量要多,而且预定的间夜也要多很多。这个速度其实还是很快的。

网易财经:用户增长方面处于什么样的发展速度?

陈驰:我们现在是比早期要快的,有网络效应的问题,这种商业模式在中间的阶段是逐渐的加速的,因为网络效应在加强,用户的渗透也会增强,我们现在在一个加速期。

网易财经:从用户的角度来看,用户复购率现在是什么样的?

陈驰:我们看复购的指标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复购率,一个复购的频次。其实复购率应该和两年前比,差不多是提高了一倍多。复购的频次也是提高了一倍多。

我们现在复购的频次,应该比一般的酒店集团要高。比如说某些酒店集团大概一个用户一年的复购频次大概可能是两次,我们大概已经接近三次了。短租复购使用的场景,比单一的酒店集团要高很多。比如我们一个典型用户,一个北京的用户有可能出差的时候会用,比如他出差到上海会用,他旅行到云南会用,但是他在北京也会用,他在北京周末的聚会会用,然后他部门周三、周四有一次部门会议,他也可以在北京找个四合院,或者在北京周边找个院子来开这个会议。其实我们使用的场景和频次比单一的酒店要高很多。而且我看这个频次和复购率提高的空间还蛮大的。

网易财经:您刚刚提到,现在这个发展是有资本的杠杆推动快速的发展,去年下半年,小猪宣布了新一轮的融资,现在在融资方面有没有新的计划?

陈驰:因为我们去年下半年才完成新一轮的融资,所以目前我们对资金的需求还没有, (关于)今年的融资的计划,现在我们内部和董事会在做一些讨论,因为去年刚融完资,手里的现金还蛮多,还能支持我们下一步的发展计划,所以新的融资需求我们内部还在做一些讨论。

网易财经:在过去一年,共享经济一直是一个讨论非常火热的话题,您对过去一年来看,印象最深刻,觉得共享经济领域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

陈驰:我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段时间讨论的过于,太多太热,甚至把共享经济当做无所不能的一种商业模式。我觉得还是缺乏一些冷静的思考,但是我觉得现在好像逐渐的冷静下来了。

网易财经:您怎么理解共享经济的边界和商业模式?

陈驰:我想共享和共享经济要分开来谈,我认为共享从长远来看,随着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和物质的丰富程度越来越高的话,共享的发生会越来越容易,就是因为分享的摩擦越来越低,分享的闭环越来越小,所以很多分享,以前在熟人社会才能发生的,因为熟人社会分享个篮球很容易。但是未来我觉得分享一个篮球,分享一个雨伞它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但是要在实际里面去看它。第二个,如果用商业模式来看,有些不一定会变成商业模式,它会变成社区的行为,它不一定有商业模式。

所以这里面给创业者提供两个思考,第一个是在什么时间点去做你认为可以发生的那个分享,这是什么意思呢?当这个分享的摩擦很大的时候,障碍很大的时候,如果分享的这个东西或者物资,它的价值不是很高,每次分享的获得的那个价值,比这个付出的价值还要低的话,它变成一个商业模式其实是很难,甚至变成一个有意义的分享行为或者共享行为它也很难,因为摩擦太大了。你得到的动能比摩擦,那这个事情就推动不了,所以时机。第二个就是这个有没有商业价值,你还是要在里面做算术题的,就是每次分享的价值,减去产生的摩擦,乘以它的规模,会不会变成有价值的商业模式,这要去做计算。

今天为什么房和车会变成两个分享经济里比较典型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即使前面的分享摩擦很大,但是每次分享成功,它产生的价值很大。所以这个模式就能不断地被创业者和资本去推动,其实原理很简单。

网易财经:近期摩拜入主美团,引发了广泛的市场关注,您怎么看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

陈驰:共享单车的这个商业模式涉及到概念的问题,如果回到纯概念来说,它到底是不是共享,现在还是有些争议的。它更像一个租赁的业务。但是它有共享的一个特性,比如说公共的属性,大概比如我们公共的设施,比如说城市的公共的卫生间,公共的交通,到现在公共的单车,只不过今天不是政府提供的,是一个商业企业提供的。它有社会价值,也有一些绿色的价值,但是它离区中心化的,基于存量资产的所谓的共享,概念还是有一些偏差的。

这里面带来的问题也是这样,在做共享时还是需要产生很多增量,就是发现很多大量的单车被生产出来,造成浪费,在网上经常传这些照片,它就会出现这些问题。当然也会出现分享经济中出现的典型问题,比如说和原有的法律法规,比如城市管理的一些规章制度会出现冲突,比如大家可能乱停乱放,这些车东倒西歪,影响市容等等。所以如果不管它是不是分享经济,作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的话,它会带来好处,也会带来坏处,这个都是要辩证地去看。

王晓武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郭瑞超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