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银行艰难回A路:IPO战线拉长 净利增速滑坡

2018-03-29 00:00:00 来源: 北京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浙商银行艰难回A路)

a1

去年启动A股IPO浙商银行遭遇银行股上市“小年”,不得已拉长A股发行计划有效期。日前,浙商银行发布公告,拟将A股发行期限延长12个月。在过去数年间,浙商银行维持了快速增长态势,随之而来的资本金“缺血”、多地分行业务违规问题也引发市场关注。另一方面,虽然浙商银行身为股份制银行,但其营收、贷款约有六成来自于长三角地区,贷款集中问题也成为其上市路上的隐忧。

A股IPO战线拉长

港漂银行回“娘家”浪潮下,浙商银行也加入A股IPO大军。不过,浙商银行回归A股的船票何时能够落地,目前来看难以准确预估,面对这一境况,该行决定延长A股发行计划有效期。

公告指出,鉴于浙商银行A股发行方案及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授权的12个月有效期将于2018年5月30日届满,为确保A股发行工作能够继续开展,建议将有效期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18年5月31日起至2019年5月30日止。

上述有关延长A股发行方案有效期的议案及延长股东大会授权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有效期的议案,将提交2017年度股东大会及类别股东大会,以供股东批准。

浙商银行A股上市要追溯到去年3月。彼时,浙商银行公布了A股上市计划,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不超过44.9亿股A股。不过,自去年以来,A股银行IPO速度明显放缓,浙商银行冲刺A股的愿望短期内难以成功。

为了补充资本金,浙商银行日前启动配售计划。3月23日,该行发布公告表示,拟配售7.59亿股新H股,配售价为每股H股4.8港元。配售所得款项净额总额预计约为36.15亿港元,拟将配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A股IPO与H股配售的背后,反映了浙商银行对资本金的渴求。北京商报记者查阅浙商银行年报发现,近三年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呈现出下滑趋势,2015年,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35%,随着银行业务规模的扩张,2016年这一指标下滑至9.28%,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浙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跌破9%,仅有8.29%。在招股书中,浙商银行也表示,会将IPO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在过去几年,浙商银行发展的势头非常迅猛,资产规模迅速扩张,2015年浙商银行资产规模暴增54%,总资产跨入万亿的行列。2016年规模增速放缓至31%。截至2017年末,浙商银行的总资产规模达15367.52万亿元,规模增速减缓至13%。快速扩张的步伐消耗了浙商银行的资本,或许是导致其如此“缺钱”的原因。

一位不愿具名分析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浙商银行A股发行上市时在审核过程中存在着资本充足率审核方面的一些问题,这些阻碍可能是增发延长的原因。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也指出,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可能是源于经济周期低迷和贷款质量相对下降等因素,反向来看,延长上市有效期也是为了使资本充足率达到上市要求。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向浙商银行发去采访问题,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应。

多地分行吃监管罚单

浙商银行业务拓展带来的边际效应,除了资本金的大量消耗造成资金承压外,公司内控问题也在加速暴露。今年以来,浙商银行频频因为分支行违规操作行为领到罚单。从整理数据来看,涉及处罚的银行遍布于浙商银行天津分行、济南分行、深圳分行、杭州分行、义乌分行。

5家分行处罚原因分别为向融资企业转嫁成本、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表外业务、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向资本金不到位的住房项目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等。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浙商银行杭州分行、义乌分行的处罚事实发生在去年底,处罚决定的日期分别为2017年12月29日、2017年12月26日。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频频收到监管罚单一定程度上暴露出浙商银行在经营管理方面存在漏洞。值得一提的是,贷款业务也是整个银行业的“重灾区”,既有贷款业务在银行业务中占比高的原因,也有部分银行过度追求规模的原因。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银行应该是把控制风险放在第一位的,但有时确实会受到一些利益驱动,为了达到一定业绩,可能会扩大放贷规模以及对贷款审核放松等。

如果说分支行风控疏漏导致违规操作在银行业近一年多遭遇的大规模罚款中还不算起眼,今年3月,浙商银行原董秘落马事件将公司风控漏洞推至风口浪尖。据悉,浙商银行原董秘张淑卿利用职务之便,在代表浙商银行联系、办理存款业务和负责董事会办公室日常工作过程中,以假借营销费用名义、利用虚假发票虚列开支等手段,骗取、侵吞公共财务共计1479万余元。该案二审结果日前披露,二审维持原判: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作为中小银行转型风口,近年来多家银行争抢网贷存管业务,不过,在日前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举办的广东省网贷机构整改验收政策宣讲会上,广东银监局相关人士在会议当场点名浙商银行等多家银行存管因账户系统设置问题不符合规定,需要进行调整。对此,浙商银行也未予以回应。

净利润增速滑坡

事实上,目前正值浙商银行回归A股IPO的关键时期,除了违规经营致使银行信誉受损外,浙商银行自身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也在不断暴露。

年报数据显示,2012-2016年的五年时间里,浙商银行不良率呈现连年走高态势,不良率分别为0.46%、0.64%、0.88%、1.23%、1.33%,2017年出现回落,但可能给资产质量埋雷的现象也依然存在。浙商银行虽是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但其大部分营收和利润来自于长三角地区,2017年该行长三角地区营业收入达207.09亿元,在总营业收入中占比超六成;在长三角地区投放贷款额度为4027.45亿元,占比也近六成。

一位国有银行金融研究所人士指出,如果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银行面临的风险就会增大,比如一些企业、行业、区域由于经济周期、产能过剩、技术替代、泡沫破灭或者一些突发事件等导致盈利能力和还款意愿出现极端变化,就会给银行带来较大损失。

此外,浙商银行2017年净利润增速由两位数锐减至个位数,年内实现净利润109.73亿元,增长8.07%。而在过去的2015年和2016年,浙商银行实现净利同比猛增分别为38%和44%的超速发展。有分析指出,2017年浙商银行净利润增速从过去两位数的高增长逐渐回归正常水平,主要是受银行业资产扩张趋缓和息差收窄等影响。

综合上述不利因素,王剑辉表示,不论是哪家银行,出现违规违法肯定对上市有影响,因为相关监管部门肯定会出具监管措施,有监管措施在的话,通常对公司审批来说是负面因素,这一因素再和业绩不如预期联系到一起,可能会造成上市的障碍。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王晗 程维妙/文 张彬/制表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