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业绩分化加剧: 上游“亮眼”下游“惨淡”

2018-03-02 00:00:0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报记者 杨悦祺 深圳报道

过半数的锂电相关企业都赶在2月的最后两天公布了业绩快报。

得益于新能源产业的政策红利、市场需求持续扩张等影响,主流锂电相关企业2017年业绩获得预期中的增长。其中,以赣锋锂业(002460.SZ)、寒锐钴业(300618.SZ)为代表的手握上游资源的企业更是获得了成倍增长。

年后市场,作为上游材料的钴还在继续一路高涨,市场大呼“钴爷”“钴奶奶”。但锂市行情却继续保持观望状态,新政之后,锂价格在过渡期后或将迎来变动。

业绩差异

交出高分成绩单的依旧是几家业内龙头。

三元动力电池的兴起带来钴价暴涨,2017年,钴价暴涨超过一倍,直接利好A股“双钴”。寒锐钴业2017年公司营收14.65亿元,同比增长97.16%;净利润4.49亿元,同比增长575.04%。华友钴业(603799.SH)预计2017年净利润在16.5亿元至19亿元之间,同比增加2283%到2644%。

锂市虽不如钴市疯狂,锂电池需求的持续增加也为业绩增长提供了空间。直接拥有矿产资源或材料资源的企业明显受益。

赣锋锂业在报告期内实现营收43.83亿元,同比增长54.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4.58亿元,同比增长213.95%,暴增超过2倍。

天齐锂业(002466.SZ)则实现了净利润在行业的绝对领先。2017年,天齐锂业实现营收54.70亿元,同比增长40.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到了21.52亿元,同比增长42.35%。

通过采用废弃资源循环再造锂电材料的格林美(002340.SZ)净利也增长了128.56%。业绩的增长主要源于电池材料板块、钴镍钨板块销售规模增长。

总体来说,业绩增幅较大的锂电企业主要集中在产业上游。2017年新能源汽车市场进入后补贴时代,新能源市场的需求增大,刺激了上游锂电材料企业的需求,对上游拥有相关金属矿产资源的企业形成利好。

虽然赣锋锂业等开始逐步布局全产业链,但材料依旧是眼下最“赚钱”的业务。这样一来,主要业务为动力电池生产的企业需要承压。

坚瑞沃能(300116.SZ)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01.81亿元,同比增长166.55%,远高于上游材料企业,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相对较少,为5.22亿元,同比增长22.71%。

南都电源(300068.SZ)虽然预计2017年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及归母净利润分别为分别同比增长20.94%及17.63%,但已经接近修正后的预告下限。而且,增长动力源于铅业务,锂电池收入预计同比增长3.28%,而动力锂电业务同比下降84.31%。

国轩高科(002074.SZ)则没能实现净利润的正增长。国轩高科2017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50.48亿元,增长幅度为6.1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2亿元,同比减少10.73%。这个下滑幅度超过了国轩高科此前三季报中预计的-2.81%至-8.25%。

电解液和其他材料环节则更为惨淡。

天赐材料(002709.SZ)受到市场供求关系影响,锂离子电池电解液销售价格下降,毛利率下降,净利润同比减少23.02%。星源材质(300568.SZ)的营业利润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双双减少,幅度超过30%。

价格拐点?

针对业绩差异,卓创资讯锂电行业分析师周天宇告诉记者,实际上,有些上游企业的毛利过高导致了整个产业链环节利润分配不均衡。

从不同的细分环节角度看,以处于较被动环节的电解液为例,其实电解液也曾经“风光”。

制备电解液的材料之一的六氟磷酸锂,在几年前价格一度在短期内从10万元/吨涨到40万元/吨。这样的幅度飙升让很多厂家趋之若鹜,进而造成行业供应过剩,现在价格也回落到15万元/吨左右。这造成其在产业链中议价能力较弱。

另一方面,即使是同样生产碳酸锂的企业也可能业绩两极分化。并不是所有的厂家利润都很高,只有真正掌握资源的企业才能实现较高的利润。

“有的企业是以粗制原料加工成电池级的碳酸锂,利润微薄。” 周天宇说,比如以90%的碳酸锂或工业级碳酸锂去加工成电池级碳酸锂销售,一吨工业级碳酸锂价格在14万元左右,要加工成一吨电池级碳酸锂,其间损耗就在1万元左右,电池级碳酸锂即使按高价计算在15.5万元/吨,毛利非常低。但拥有卤水资源的企业,毛利可以达到10万元/吨甚至以上,拥有矿山资源的企业毛利也可以达到6-8万元/吨。

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都属于毛利较高的生产环节。而两者对比,从矿石的角度来看,天齐锂业更占优势。

周天宇介绍,从用矿的角度来看,天齐锂业的矿是价格相对低且相对优质的。实际上赣锋锂业的矿还没有达到最优质的标准。

但从业绩来看,赣锋锂业的净利增长速度远远超过天齐锂业。

“两公司存在销售策略的差别。天齐锂业的销售以长单为主,一方面对于市场的价格变化不能及时反映,另一方面,长单本身以量换价,价格相对较低。赣锋锂业则以接短单为主,基本不接长单,销售价格有差别。” 周天宇说。

而对于未来的碳酸锂价格走势,年前新政发布后,目前整个市场在观望状态,下游很多车企甚至电池企业都会进入技改期、技术研发期,后续还有产线的改进期,以适应新政的技术门槛要求。

申银万国证券研报预计2018年锂价格前高后低,全年电池级碳酸锂均价预计与2017年持平,为15万元/吨(含税价)。由于新能源补贴退坡对商用车及能量密度较低的车型影响最大,因此磷酸铁锂电池车型三四五月预计将迎来一波抢装,同时中游去库存结束后开工率回升,需求端将环比改善。同时锂供给端三四月没有大量新增供给,供需错配预计三四月碳酸锂价格将强势,价格将至少企稳,甚至有可能出现上涨。到了6月,随着新补贴政策正式施行,新能源汽车销量预计将出现明显下滑,锂需求端边际向下,同时赣锋、国内盐湖等供给端开始出现增量,预计锂价格6 月份开始将较弱。

“今年确实是业内比较担心的一年,供应会大幅增加。”周天宇说。

他表示,今年在矿上是爆发年,很多新矿山会选择在今年出矿,而且一些已经有的矿山产量提升幅度很大。例如赣锋锂业等矿山达产,天齐锂业的泰利森锂精矿产能在2019年将增加至134万吨/年,“虽然新增供应不能在第一时间进入锂电产业链,但是也会对市场造成一定的冲击。”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