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勒好友朱宁:“他因性格尖锐而敢于挑战传统”

2017-10-10 16:45:35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10月10日讯 昨日下午17时45分,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理查德·H·塞勒(Richard H.Thaler),表彰其在行为经济学上的贡献。

网易财经今日专访了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朱宁曾赴美留学,2003年获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博士学位,是此届诺奖得主塞勒的好友,与塞勒同为行为经济学领域的研究者。他以一个好友的身份,向网易财经讲述了塞勒的学术造诣和生活趣事。

“塞勒是一个非常风趣,有点冷幽默,又相对比较尖锐的学者,具有非常鲜明的性格。” 朱宁提到,在行为经济学圈中,大家都觉得塞勒迟早会得奖。在行为经济学发展初期,他提出对传统经济学一些假说的质疑和批评,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比较尖刻的性格。“原来有人觉得他离经叛道,或者觉得他是异端,但他自己并不介意,他对自己做的事情有非常强的信念。”

谈及塞勒的学术贡献,朱宁将塞勒与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罗伯特·席勒相比,他表示,塞勒最早提出关于人类理性假设的局限,同时提出具体的人类行为的普遍偏差。与席勒相比,塞勒的研究更偏微观,他更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够切实帮助到消费者和投资者。

以下是专访实录:

网易财经:朱教授,塞勒昨天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您作为他的朋友,应该挺为他高兴的吧?

朱宁:肯定是,无论是作为一个朋友,还是作为我们都是在行为金融领域研究的研究者,肯定是非常高兴的。

网易财经:您觉得行为经济学这个学科在整个经济学的学术领域,目前的地位是怎样的?

朱宁:其实我在回国之前,包括现在,我主要的研究领域是行为金融学。我觉得在过去三十年有非常快的发展,而且受到越来越多学术界内外的关注。我和塞勒很熟,因为他是和席勒教授两个人在80年代末期,最开始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创建了行为经济和行为金融的一个研究小组。我当年在耶鲁学习和在加拿大任教的时候,很积极地参与了。

这个小组最开始全美大概就是二三十个比较规律地参与的教授,但是在这之后我们看到,无论是2002年的时候卡内曼教授得奖,2013年席勒教授得奖,2017年塞勒教授得奖,在过去的十几年中行为经济在整个经济研究的领域,通过诺贝尔奖作为一个反映,我觉得影响非常大。

我特别想讲塞勒教授十多年前讲过一句话,他觉得行为经济和行为金融最大的成功,就是在于有一天大家不再讲有一个领域叫做行为经济或者行为金融,而是所有的人都开始用行为经济和行为金融这种思路来思考,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来讲,这个领域发展得非常快,我个人觉得其实也是对于新古典经济学一个有力的挑战,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补充。

网易财经:您跟塞勒教授做朋友这么多年,您对他的学术风格怎么评价,或者说您对他在这个领域中做出的贡献和影响怎么评价?

朱宁:他开创了整个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的这种范式和方向。我觉得塞勒教授更多的是,他很早对于人类的行为理性假设的这种质疑,采用了大量的经济实验的研究来证明这个假设是有问题的,这个是他非常重大的一个贡献。

第二方面的贡献是他让经济学更加广泛,无论是从金融的角度,从消费行为的角度,从社会团体行为的角度。他过去十年做了很多关于人的持续行为(的研究),关于养老金跟投资,就是在他研究之前大家都没有足够关注的,在社会里面有非常重要的影响的决策和行为,这也是他让经济学研究变得和真实生活之间的距离更紧密。

在我们的朋友交流圈子里面,大家都觉得他迟早会得奖。我对他的感觉就是他和席勒教授不同,席勒教授是一个比较腼腆、比较绅士的一个学者,而塞勒是一个非常风趣、有点冷幽默,又相对比较尖锐的这么一个学者。他提问题提得也很尖锐,跟人讲话,讨论问题也很尖刻。所以他是具有非常鲜明的性格。

网易财经:他是那种比较冷幽默,相对来说比较尖刻的风格?

朱宁:对。你一上来认识他,并不一定觉得会特别喜欢他,其实他这人是很好的人,同时也有很多非常好的想法。再一点我觉得,他和席勒教授可能是一个挺好的组合,席勒教授是相对比较平和,而塞勒教授是比较尖锐的,所以他在最开始的时候提出对传统经济学的一些假说的质疑和批评,我觉得提得也是非常的尖锐。我们有行为经济学圈的朋友,就说正是因为他这种比较尖刻的性格,或者这种相对比较脸皮厚的性格,他在行为经济学发展的初期,非常勇于去挑战传统的经济理论。原来可能有人觉得他离经叛道,或者觉得他是异端,但是我觉得他有非常强的性格,所以他其实并不介意,而是进步地推动行为经济学的发展。

网易财经:看到一些媒体报道,有人说他早年其实是饱受质疑的,还一度被认为是庸碌者,他的职业生涯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是吗?

朱宁:对,这就是我刚才讲的,其实他是对自己做的事情有非常强的信心和信念。他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比较长的任教是在康乃尔大学。康乃尔大学有一个对于行为经济学相对比较友好的环境,这个其实也是他早年选择康乃尔的一个原因。但是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当年没有更好的学校认识到他的研究价值,所以你要说他可能不受重视,或许有一点,不会很强烈,但是在当时的经济圈里可能他确实不是主流。

网易财经:当时是哪一个年代?

朱宁: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因为塞勒教授比席勒教授的年纪大,所以他出道其实比较早,他是70年代末期已经毕业了。即使是在芝加哥这个加州学派的重镇,他仍然不是被经济学圈所广泛的认可。我觉得这些也反映了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经过过去二三十年的发展,是处在一个逐渐颠覆传统理论的阶段。

网易财经:您从一个朋友或者他的相同领域的研究者的角度来看,您觉得他的哪些理论贡献比较大,或者印象比较深刻的?

朱宁:他做了很多很有趣的研究,但是我觉得从贡献来讲,还是对于最传统的经济学领域关于效用的假设。他做的很多领域,最核心的还是质疑或者挑战关于人类的这种效用理论,效用函数是如何形成的,或者是什么样的一种假说。而这个假说其实是经济学最基本的一个奠基石,如果你动摇它的话,其实所有我们新古典的理论或者数学这种模型就完全都不能成立。

网易财经:您觉得塞勒教授是比较希望他的这些理论应用在哪些领域?他是更希望他的这些理论应用在普通人的日常决策上,还是金融资管,或者说政府的政策制定?

朱宁:我觉得塞勒教授和席勒教授相比可能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席勒教授偏宏观,塞勒教授更偏微观,他更希望他的一些研究能够切实地帮助到消费者、投资者,或者是企业家。他做了几个比较有社会影响力的研究,一个是如何能够帮助美国的居民能够增加存款,因为美国有几年,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前,存款率特别低。他就设计了一个项目,叫做“save more for tomorrow”,就是社会保障方面。他也很关注关于养老金的投资,因为在美国是有养老金的个人账户,他们就做了很多的研究,来研究人在退休养老金,就是退休金投资里面有很多的非理性的行为,怎么能够改善这种行为,能够帮助美国人们能更好的管理自己退休的财富。

网易财经:您之前也提到卡内曼教授,他也是提出行为经济学,包括塞勒教授可能有很多论文就是跟他合写的。其实卡内曼教授2002年也曾得过诺贝尔奖,这次塞勒教授再得诺奖,而且是独得的,您会不会觉得有些意外?像塞勒教授的理论,跟之前卡内曼教授的理论是一脉相承吗,还是他有更多自己的创新点?

朱宁:我昨天也有点意外,虽然我很高兴,但是我也有点意外。他和卡内曼教授早年有很多的一些合作。所以一定是受了卡内曼教授很多的研究启发,这一点是毫无质疑的。但是卡内曼教授还是更多地关注于人最基本行为的一些范式或者偏差,而塞勒教授可能更多地讲,这种行为在经济活动领域,或者在企业运营或者资本市场里面,究竟会对经济活动和市场运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从这点来讲,我觉得他会更致力于整个经济学研究的一些范畴,借用的更多的是心理学或者是决策科学的一些方法。

网易财经: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个他生活上的趣事?

朱宁:我们以前在美国经济研究局开会的时候,一般会在一起吃个晚餐,不是在美国波士顿,就是在芝加哥。晚餐的时候他基本上都会去,而且会致个开场词或者致酒词。大家如果是想吃饭吃得比较轻松,就去跟塞勒教授一起吃,在塞勒教授附近就一定欢声笑语比较多。如果大家想更多地谈研究的话,就会坐得跟席勒教授比较近,因为席勒会谈各种各样跟研究有关的话题。

其实过去了十几年了,但是我一直还是记得很清晰,当时参加这个行为经济和行为金融的研讨小组这个会议的过程当中,确实他们两个人又相互支持,同时又有各自的性格,各自都对这个领域里面的年轻的学者和教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和帮助。我印象中跟塞勒教授吃饭就属于你根本什么都不用说,就听他讲就可以了,一顿饭就会吃得很开心。他还是比较健谈的,有非常非常有趣的例子。而且我也不吃惊他在《大空头》里面出演这个角色,他生活中有非常广泛的兴趣和爱好。

网易财经:您印象中他比较大的爱好有哪些?

朱宁:我的印象中他很喜欢红酒,喜欢骑车,喜欢野外走路,他的儿子也在旧金山管理一个对冲基金。他一般夏天在芝加哥,也会去旧金山,经常在全球参加各种会议,反正是非常丰富的生活。

(网易财经 李兆元bjlizhaoyuan@corp.netease.com)

王晓武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