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巴西驻华大使马尚: 期待金砖峰会重申自由贸易 巴西经济复苏利好中巴贸易

2017-09-05 05:36:2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专访巴西驻华大使马尚: 期待金砖峰会重申自由贸易 巴西经济复苏利好中巴贸易)

专访巴西驻华大使马尚: 期待金砖峰会重申自由贸易 巴西经济复苏利好中巴贸易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导读

谈到中巴两国的经济合作,马尚表示,“所有的合作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在贸易方面,中巴之间的贸易增速要明显高于巴西整体贸易增速;而在投资方面,中国对巴西的投资已经扩展到各个领域,“在巴西公布第二批私有化项目后,中国的投资将进一步增加。”

对巴西驻华大使马尚来说,今年的8月格外忙碌,因为巴西总统特梅尔不仅要前往厦门参加金砖领导人会晤,还要在此前前往北京进行国事访问。就在刚刚过去的9月1日,中巴两国元首共同见证了产能、电子商务、质检、电力、旅游、卫生、融资、文化体育等领域共10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8月25日下午5时,在原本将要下班的时间,马尚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对于金砖合作的成果,他认为,金砖新开发银行等新机构将弥补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对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欠账”。他认为,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因为中国成功地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拉动了经济发展。

谈到中巴两国的经济合作,他表示,“所有的合作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在贸易方面,中巴之间的贸易增速要明显高于巴西整体贸易增速;而在投资方面,中国对巴西的投资已经扩展到各个领域,“在巴西公布第二批私有化项目后,中国的投资将进一步增加。”

马尚不仅有多年驻外的外交经验,而且深谙经济和金融事务,担任过巴西财政部金融管控委员会主席及主管国际事务的副部长,还负责过巴西驻世界银行的工作。

金砖峰会应该重申多边主义的价值

《21世纪》:对于今年的金砖峰会有什么期待?

马尚:首先,我们非常期待金砖在宏观政策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世界已经并仍在发生快速变化,国际关系出现了新的趋势。即使是G20也无法在自由贸易和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一致,这是前所未有的。有的国家对多边主义的力量和价值产生了怀疑。希望金砖国家可以在重大问题上发出明确的信号,比如,支持多边主义,拥护国际合作,倡导自由贸易和投资。在这些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

同时,中国在担任金砖轮值主席国期间举办了一系列的活动,在很多方面让金砖机制向前发展,比较突出的成就包括:在贸易领域倡导加强服务贸易合作、在基础设施领域鼓励开展港口合作、在金融领域讨论了新开发银行的发展方向、在教育领域鼓励各国高校开展学术交流、在文化领域号召各国的电影制作人合作拍片。

《21世纪》:在全球治理方面,金砖国家是否应该发出更多声音?

马尚:作为金砖合作成果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在国际机构中争取了更多的份额,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为了更好地应对这些机构,我们也在金砖内部加强了合作。我觉得,我们当然应该更多地参与全球治理。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做我们当前正在做的事情,也就是着眼于新的机制。看看世界银行的历史就会发现,它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减少了对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造成了这方面的资金短缺,导致了某种程度上的市场失灵,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不利影响。现在,这个市场失灵正在被新的倡议所补救和改正,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新开发银行等,因为这些机构更关注基础设施的投资。

现在,过去被错过的增长正在逐步恢复。我觉得,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因为中国在国家政策中强调增长必须是优先议题,是世界上唯一有增长目标的国家。我并不是建议其他国家也制定增长目标,因为完全照搬中国的经验可能也会犯错。但是,对增长的重视以及通过投资基建拉动增长的做法,正在全球范围内得到重视。

《21世纪》:在巴西的外交政策中,金砖机制有怎样的重要性?巴西从金砖合作中获得了哪些好处?

马尚:金砖机制对巴西来讲很重要。首先,它让我们能够贴近世界的这一部分,特别是中国和印度所在的亚洲,并跟俄罗斯和南非展开交流。第二,它让我们可以分享各个领域的经验,包括教育、文化、健康等,寻找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方案。第三,它让我们参与到为应对当前国际形势而成立的新的国际机制,如新开发银行。最后,它让我们与跟我们发展水平类似的国家开展国际交流和合作。

在以上这些方面,巴西都从金砖合作中受益匪浅。可能很难给这种合作贴上一个“价签”。如果非要用数字衡量,那么好吧,新开发银行向巴西提供了3亿美元贷款,用于支持投资项目。但金砖机制对我们的重要性远不止于此。

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意义重大

《21世纪》:你称赞了新开发银行,但没有提到应急储备安排。

马尚: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安排。我没有提到它的原因是,目前没有国际收支危机,至少巴西今年没有,其他金砖国家应该也没有。这个安排的目的是,当一个国家遭遇国际收支危机没有办法获得外汇时,为该国提供一个获取外汇的“窗口”。

我觉得它的成立是出于对历史的反思。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发生的危机均与国际收支困难有关。巴西就经历过多次,如1982年的债务危机,之后又受到亚洲危机、俄罗斯危机、墨西哥危机的波及。

但最近,我们没有再看到这样的危机,部分是因为2008年危机后的国际市场存在巨大的流动性,但人们对风险的厌恶程度要比之前高得多。所以,当前的情况是,全世界有非常多的闲钱,但投资回报率却非常低,仅有1%甚至是负的,这样的环境是不容易带来国际收支危机的。

那么,我们又为什么要成立紧急储备机制?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这个机制就像是一个保险政策。我们不会因为买了保险就肆无忌惮地撞车,最好还是别去医院。它是一个很重要的机制,但当前来看没有启动它的必要。

《21世纪》:既然不缺乏流动性,那么新开发银行的作用是什么?

马尚:是的,当前并不缺钱。新开发银行可以发挥的作用是:首先,用当地货币发债,推动当地资本市场发展。第二,挑选出适合当地发展的好项目。长期来看,新开发银行可以帮助金砖国家更好地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目前来看,新开发银行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但未来五到十年的表现将十分关键。

《21世纪》:新开发银行还没有用巴西雷亚尔发债吧?

马尚:没有。我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债券市场。当然,政府可以发债。但企业很少通过发债融资,基本都是短期的。我觉得,新开发银行可以让巴西获得在金融市场上的操作经验,帮助我们建立自己的债券市场,就像中国的债券市场一样。

《21世纪》:你觉得金砖国家有必要建立自己的评级机构吗?

马尚:如果是为了健全国内的金融市场并用本币发债,那么当然是需要评级机构的。长期来看,我们可能会朝着这个方向走。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件紧迫的事情,这是需要谨慎对待的。另外,我不觉得建立自己的评级机构是为了要与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对抗。

巴西经济复苏给中国的红利超过其他国家

《21世纪》:请介绍一下中巴近年来的经济合作。

马尚:所有合作都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今年1到7月,巴西总出口增长18%,对华出口增长33%;巴西总进口增长7%,从中国进口增长超过11%。这意味着两国的经济合作很有活力,两国的贸易关系比其他国家更加健康。换句话说,巴西正在恢复增长,中国从中获得的好处将比其他国家更多。巴西对华贸易一直是顺差,在经济复苏的前景下,我们将可以从中国进口更多的设备。

在投资领域,两国也做得很好。有很多中国企业对巴西经济进行了重要的投资,它们在巴西布局要远远超过在其他地方。我们也给中国企业提供了大量的投资机会。这是一种双赢的合作关系。两国的合作前景非常光明。

《21世纪》:中国在巴西的投资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马尚:中国在巴西的投资从矿业、农业起步,向工业、初代银行业(工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扩展,随后又延伸到能源投资、工程承包,接下来是金融业的兼并收购(复星集团、交通银行)。这是很大的变化,最突出的特点是,两国的合作关系是动态的,不论是在量的方面,还是在质的方面。现在,中国投资的触角已经伸向各个行业,滴滴出行已经进入巴西市场。

我觉得,中国企业对巴西的投资会越来越多,它们背后有中国金融机构的支持。我相信两国的合作方式也会不断更新。随着我们私有化政策的推进,双方可能会有更多PPP项目,特别是在基础设施领域。巴西政府最近发布了第二批私有化项目,包括石油开采、电力、公路、机场、港口等。有很多中国企业准备要参与拍卖,参与更多巴西的大型投资项目。

《21世纪》:中国企业在巴西投资了大量电力项目,从发电到输电到配电。这在其他国家好像不太常见。

马尚:我觉得这很自然。第一,我们早就有外国企业投资巴西电力行业的传统,并不是由中国企业开始的。有一家中国企业只是从西班牙企业手中买下了巴西的一个电力项目。巴西是一个储蓄率非常低的国家,只有16%,需要吸引外资拉动增长。第二,巴西就像中国一样,需要进行远距离电力输送。没有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有足够的经验和设备,因为基本上只有中国才有这样的需求。不仅仅是资金,中国还有巴西需要的技术。

《21世纪》:200亿美元的中巴扩大产能合作基金目前运作情况如何?

马尚:这是我们首次与另一个国家的政府成立联合投资基金。现在一切准备就绪,正在积极寻找投资机会。这个基金的好处在于既可以提供贷款,也可以进行股权投资。它倾向于支持中国企业的项目,但并不是必要条件。首批项目可能与基础设施有关。当前,巴西政府优先推进的基础设施项目是从中部到北部港口的货运铁路项目。对基金的管理团队来说,一定要考虑项目的收益。这是中国动用外汇储备进行的投资,所以一定会追求比美国国债更高的回报率,同时,还要确保项目的安全性。

《21世纪》:怎么看巴西今年的经济前景?

马尚:市场预测,今年巴西的增长为0.3%、0.4%。这是一个很好的数字,因为过去两年我们都是超过3%的负增长。过去两年,我们的经济萎缩超过了10%。明年的增长可能是2.5%。这些判断基于这些因素:第一,通胀率在巴西非常低,只有3.5%。第二,基准利率将会下调,大概在7.5%,这将鼓励企业投资房地产等有助于带动增长的行业。我认为,我们将从低谷沿着上升曲线向上爬。如果政府可以继续推进改革,控制好财政账户,管理好预算支出,那么增长将会持续下去。

(编辑:赵海建)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