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对标蛇口 吉布提:东非,从这里入海

2017-07-05 05:36:4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对标蛇口 吉布提:东非,从这里入海)

对标蛇口  吉布提:东非,从这里入海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吉布提报道

编者按

有着“沸腾的蒸锅”之称的吉布提,全国90%的土地都是戈壁荒漠。倘若从首都吉布提市驱车往西,沿途尽是覆盖着黑灰的岩石,满是贫瘠荒凉,只有稀疏的骆驼刺在石砾之间顽强生长。若不是偶遇几只在公路上悠然散步的骆驼和山羊,你一定会恍若置身某个外星世界。这里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度之一:41%的人口处于贫困中,23%的人口处于极端贫苦中,失业率达到39%。即便如此,改革开放的号角正响彻这片贫瘠的土地,并因此惊醒吉布提人的“大国梦”。随着大批中国人的涌入,这梦想变得并非遥不可及。在亚吉铁路2016年11月通车后,吉布提到亚的斯亚贝巴的旅行时间从3天变成不足十个小时;在多哈雷多功能港2017年5月开港后,吉布提似乎正成为整个非洲内陆国家的出海口;吉布提还在谋求合作建立丝路国际银行,意欲成为东非的金融中心……本期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一带一路”大型跨境采访报道,我们的记者将带你探访这个未来的“东非蛇口”。(赵海建)

导读

随着中国人大批涌入非洲,吉布提正悄然酝酿着变化。在中国企业参与建设的吉布提国际自贸区大门前,一块宣传牌在烈日之下格外显眼,上面用中法英三种语言写了同一句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中国在30多年前奏响的改革开放号角,回荡在吉布提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五月初的吉布提市,气温直逼40摄氏度,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开车驶离市中心,无边的荒漠立时映入眼帘,红色的土壤上散布着零星的低矮灌木。临近正午,几乎没有人在街上行走,只有骆驼和山羊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歇脚。

有人说,领土面积仅有2.3万平方公里的吉布提,就像一块从火星上掰下、硬拼到“东非之角”上的饼干。与邻国埃塞俄比亚不同,这里没有茂密的树林,只有无尽的岩石、沙子和盐湖,全国仅有0.04%的土地适合耕种。吉布提的工业基础也很薄弱,仅有一家水泥厂和零散的几座沙场。

不过,随着中国人大批涌入非洲,吉布提正悄然酝酿着变化。在中国企业参与建设的吉布提国际自贸区大门前,一块宣传牌在烈日之下格外显眼,上面用中法英三种语言写了同一句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中国在30多年前奏响的改革开放号角,如今也回荡在吉布提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近年来,中国企业参与了一批吉布提国家重点工程,其中已有不少完工,包括2016年11月通车的亚吉铁路,2017年5月举行开港仪式的多哈雷多功能港。目前,占地48平方公里的吉布提国际自贸区正在建设之中,初期投资3.47亿美元,由吉布提港口与自贸区管理局和多家中国企业共同投资及运营。

近年来,吉布提经济一直保持较快增长,2014和2015年的增速分别为6%和6.7%,据IMF今年4月预测,2016年达到了6.5%,2017年将增加到7%。目前,港口、物流和相关服务业构成了该国经济总量的80%,雇佣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70%。

但另一方面,传统的港口贸易对吉布提的经济拉动作用十分有限,该国仍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IMF今年4月发布的第四条磋商报告显示,吉布提41%的人口处于贫困中,23%的人口处于极端贫困中,失业率达到39%。

面对严峻的贫困和失业挑战,吉布提财政部部长伊利亚斯·穆萨·达瓦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吉布提对于中国的脱贫致富经验非常感兴趣,希望能把本国打造成某种程度上的“东非蛇口”,充当整个东非的物流、贸易和金融中心。

“吉布提扼守红海南部入口,位于通往苏伊士运河的航道上,连接亚非欧三大洲,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吉布提港口和自贸区管理局主席哈迪(Aboubaker Omar Hadi)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强调,“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让我们处在世界海洋贸易的中心,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基石。”

哈迪透露,很多吉布提高级官员都曾多次前往蛇口考察,并认真研究过中国改革开放的模式。“我们跟招商局接触后发现,他们对于如何帮我们成为另一个蛇口有很完整的规划。我觉得,吉布提具有跟蛇口一样的成功要素。”

中国全面参与吉布提基础设施发展

吉布提位于非洲东北部的亚丁湾西岸,面对红海南大门的曼德海峡,扼守红海入印度洋的咽喉。凡是北上穿过苏伊士运河驶往欧洲或由红海南下印度洋绕道好望角的船只,都要停靠在吉布提港上加油,因此,该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被西方称为“石油通道上的哨兵”。

“除了地理位置,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资源,无论是矿产资源,还是农业资源。”吉布提港有限公司总经理萨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除了重点发展港口经济,我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的选择。”

2012年,中国招商局国际入股吉布提港,以1.85亿美元获取23.5%的股份,开始以股东身份开展经营,中方经理担任CEO之职。招商局国际主持开展吉布提新多功能码头的设计与建设,项目总投资达6亿美元。2017年4月建成试运行,设计年吞吐散杂货708万吨、集装箱20万标准箱,是亚吉铁路的终点和出海口。

近年来,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但东非经济增长却保持在4.9%左右,远高于非洲平均经济增速的1.5%。受此影响,索马里、肯尼亚等东非沿海国家也在加大对港口的投资,这让吉布提感受到了竞争压力。“我们必须要全面提升各项基础设施,包括机场、铁路、公路、电信、光纤等,以满足人们对港口的新需求。”萨德说。

如今,吉布提方方面面的基建项目几乎都有中国企业的身影。在铁路方面,全长760公里的亚吉铁路总投资40亿美元,将把吉布提至亚的斯亚贝巴的运输时间从7天降至10个小时。在能源方面,全长700公里的埃塞-吉布提天然气输送项目总投资40亿美元,建成后可向吉布提每年输送120亿立方米天然气,并向中国出口1000万立方米液化天然气。在水利方面,埃塞-吉布提跨境供水项目建成后,可为吉布提每天提供10万立方米的优质饮用水,让61万当地人直接受益。

在萨德看来,中国正展现出投资非洲的强烈意愿。“中国在大力推动 一带一路 建设,想要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比如,已在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参与了港口建设。”他说,“吉布提港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可以在 一带一路 建议中发挥连接亚欧非的枢纽作用。”

对于吉布提来说,萨德认为,中国也是非常理想而可靠的合作伙伴,因为中国不仅有丰富的基础设施建设经验,而且握有充足的资金,是数一数二的投资大国。

“近年来,随着铁路、港口等大型项目的展开,中国在吉布提的影响力明显提升。这些民生工程让吉布提的政府和民众都对中国留下了好印象。”在吉布提扎根八年之久的中土吉布提公司副总经理耿道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吉布提总统多次在公开和半公开场合说,要保护中国人的利益。他还曾经脱稿说, 西方人来了100多年,我们国家还这么穷,中国人才来了几年,就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大的变化。 ”

据了解,光是在港口方面,中国企业就在吉布提参与了四个码头的建设,除了多哈雷多功能码头外,还包括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盐码头、由中国湖北宝业集团承建的塔朱拉港、由招商港口承建的接近索马里边境的小型多功能码头Damerjog。

吉布提希望充当非洲内陆国的出海口

近年来,吉布提货运量逐年上升,平均年增长量达到6%-8%,逐渐成为了红海地区最为繁忙的港口。据吉布提港口和自贸区统计,集装箱总量从2007年的294,902标准箱到2016年增长到987,189,而集装箱吨数从29.5万吨增加到98.7万吨。

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邻国埃塞的快速发展。这个内陆国家90%的产品要从吉布提运往海外。按照IMF的预测,埃塞在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6.5%和7%。这意味着埃塞对吉布提港的需求将进一步增加。

与非洲很多国家一样,埃塞的快速增长与中国有紧密关系。2016年,中非贸易达到1491亿美元,中国继续保持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中国对非洲新增直接投资达到32亿美元。2015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非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宣布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并承诺未来三年对非洲投资600亿美元。

越来越紧密的中非关系,让吉布提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在过去很长时间,由于缺乏国际视野,吉布提的发展几乎停滞。但现在,我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吉布提总统盖莱曾对牛津商业集团调研团队说道。

盖莱称,“我们正在推进的大项目都强调了这个逻辑。比如,亚吉铁路不仅可以加强对埃塞的贸易,而且可以成为从吉布提到达喀尔的泛非洲铁路网的一环。”

“我们未来经济的发展绝不会完全依赖埃塞,我们要成为整个非洲内陆国家的出海口。”哈迪指着办公室墙上的非洲地图说,“未来,南苏丹、卢旺达、乌干达、刚果(金)等国家也将接入这条运输通道。这就是吉布提的未来!”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广袤大地上,吉布提背靠十多个没有出海口的国家。

泛非洲铁路网是非洲如今最宏大的梦想之一,但考虑到资金、技术、装备、人力方面的挑战,这并非很快就可以实现的。对于这些挑战,哈迪认为,可以先从公路开始,以后再修铁路,重点提升内陆国家的互联互通水平,把它们的货物运往吉布提港。

他强调,除了便捷的交通设施,区域一体化发展也将给吉布提带来发展红利。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COMESA)是非洲最成功的地区经济合作组织,包含吉布提等19个国家,旨在实现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动,分阶段实现共同对外关税,以及建立货币联盟,发行统一货币。“COMESA就像欧盟一样,这可是涵盖5亿人口的大市场!”

吉布提要建非洲最大自贸区

在一片荒漠戈壁中,道路两旁突然开始展露工业迹象——高大的铁丝网、忙碌的推土车和“中国风”广告版。招商港口在吉布提的工作人员指着一片刚被平整过的土地说,这就是由中国人承建的自贸区,虽然现在还见不到厂房,但按照中国速度,明年一切都会不一样!

2015年3月,招商国际与吉布提自贸区签署《吉布提自贸区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拟开发建设吉布提国际自贸区,占地48.2平方公里(陆域33平方公里、海域15.2平方公里)和预留发展区30.9平方公里。一期规模为6平方公里,起步区为2.4平方公里。

按照吉布提政府的规划,这里将成为非洲大陆上最大的自贸区。“非洲有很多经济特区,但仅有三个国家有自贸区。除了吉布提,就只有毛里求斯、摩洛哥。”哈迪认为,经济特区政策适合拥有巨大国内市场的国家,而国内市场较小的国家需要二次出口,那就需要自贸区政策,“我们不对这些企业征税,这就是我们的竞争力。”

为了吸引外资,吉布提政府将为入驻自贸区的企业提供一系列鼓励政策,包括:外资企业可获100%股权、自由取回资本和利润、免征公司税和收入税,以及允许更灵活地雇佣外国人等。除此之外,吉布提实施本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体制,多年来汇率相当稳定,且保持了物价和通胀率的稳定。

自贸区对吉布提来说并不是新事物。吉布提现有一个占地40多公顷的自贸区,2004年开始运营,2011年所有土地被占满,共有169家来自39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入驻。这个自贸区由迪拜的Jebel Ali Free Zone(JAFZA)负责经营。

JAFZA的母公司为经济区世界(Economic Zones World),属于阿联酋政府控制下的迪拜世界集团(Dubai World)。迪拜世界集团是在吉布提的最大阿联酋投资者,累计投资超过8亿美元。除了JAFZA外,迪拜世界的子公司迪拜环球港务集团(DP World)、迪拜海关世界(DC World)和阿联酋棕榈岛旅游休闲酒店公司(Nakheel)都在吉布提的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

可是,好景不长,吉布提和阿联酋的关系突然出现了裂痕。2014年,吉布提政府表示要收回DP World在多哈雷集装箱码头的30年特许经营权,指控后者在2000年竞标时曾贿赂时任自贸区主席。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了多年。2017年2月,伦敦仲裁法院宣布,吉布提政府的指控不成立。

尽管DP World可以继续运营DCT码头,但它将不再是吉布提商用码头的唯一外国经营者——招商局投资的多哈雷多功能码头5月开始运营。眼见昔日荣光在慢慢褪色,阿联酋开始在其他东非国家下注。就在同一个月,DP World宣布将投资4.42亿美元扩建索马里BerBera港,以拥有该港30年的特许经营权和10年期延期。该港与吉布提港瞄准的主要客户都是没有出海口的埃塞。

但哈迪对吉布提的未来充满信心,“新的自贸区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成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前,他刚刚接见了四个慕名而来的商业代表团,分别来自中国、日本、荷兰和埃塞。旧的自贸区主要提供物流和仓储服务,而新的自贸区将侧重于工业园建设,并与先进的海陆空立体交通相连。(编辑:赵海建)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