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塾家”:通过社区寻找教育市场“蓝海”

2017-06-02 05:36:3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私塾家”:通过社区寻找教育市场“蓝海”)

第三次教育创业,胡国志瞄准了社区。

他判断,随着国内消费升级,私人的家庭教师会是今后的趋势。但在进入这个新业态之前,就必须得有“触角”先到社区里打头阵。于是在2016年,胡国志离开轻轻家教,再立新门户,创办私塾家。

私塾家,意为私塾到家,是一家基于社区的教育连锁机构,主打社区图书馆与上门家教。

业内人士分析,社区图书馆就是胡国志的“触角”,以此来切入课后培训市场,以尝得私人家庭教师这个新业态的“头啖汤”。

根据胡国志的描述,“私塾家”正在走的无疑是一条创新而又充满未知、冒险的途径。

探索社区化教育共享模式

创办一年,私塾家已获得两轮融资。2017年4月获得B轮数千万元融资,由精锐国际教育集团领投,某著名上市地产公司联合创始人及其他战略投资者跟投。

与此同时,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也将继好未来(学而思)创始人张邦鑫之后,正式出任私塾家董事,国内职业教育领军品牌中公创始人李永新将继续出任私塾家战略顾问。

据了解,私塾家正在探索一套社区化教育共享模式,即“家庭图书馆+家庭学校+享学汇优选”。

其中,家庭图书馆采取加盟模式。缴纳了加盟费用后,加盟商就可以在某一社区里开起一家“私塾家家庭图书馆”,由私塾家提供培训、装修方案和数千册儿童书籍,成为孩子们放学后的去处。

此外,私塾家还会派出一两名老师到图书馆里,分别负责陪护辅导和销售工作。

享学汇,则是旨在搭建链接家长和学生的社区化教育资源共享平台,让教育产品走进家庭的社区入口。

业内人士认为,私塾家是在用图书馆的形式进入社区,进而切入课后培训市场,在社区里将家长、孩子、老师三者链接起来。家庭图书馆是聚集流量,上门家教是流量变现。

此外,私塾家还建立了“i微校”平台。

“如果我们一个家长请到一个好老师,觉得不错的话,他可以通过i微校 ,把这个老师介绍给他身边的其他学生家长。但 i微校 是第一次采用,我们还在判断中,毕竟一个老师适合这个孩子,不一定适合另外的孩子。”胡国志曾在一次演讲上说。

私塾家试图通过这套模式,打造“学校-私塾家-家庭”的全程闭环,解决“课后陪护-作业辅导-阅读分享”等问题。

未来线下社区化不可避免

“就跟私人家庭医生一样,私人的家庭教师会成为日后的趋势。”胡国志作出这个判断,是基于当前消费升级,而与轻轻家教团队的分歧,也直接导致他离开轻轻家教,创办私塾家。

进入教育行业超过10年,胡国志先后联合创办了精锐教育、轻轻家教。私塾家正是脱胎于轻轻家教而生的。

轻轻家教是胡国志联合昂立教育创始人刘常科,一起于2014年创立的、用移动互联网链接老师、学生、家长的家教O2O平台。

但在2015年年底,胡国志意识到,轻轻家教在线上匹配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状况,它没有真正解决社区化共享问题。例如,当老师和家长牵了手,如果两者地理位置相差颇远,往往导致老师效率反而没有驻店来的高。老师奔波在不同的家庭之间,使得效率反而更低。

胡国志判断,未来线下社区化不可避免,他认为轻轻家教应该用不一样的方式去构建社区里的触角。

“我不是赶时尚,我是从一个中小学生家长的角度去想的。家长对品牌的认知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要建一系列的社区体验中心,方便老师和家长在最近的地方提高效率。”胡国志说,“这个体验中心是社区化的,最终场景是社区里的老师和社区里的家庭产生交易,否则就会产生一种怪现象就是羊城一日游。社区化是提高效率,也是建立品牌的一个过程。”

事实上,轻轻家教在当时已经开了一些社区体验轻店,但实践下来,轻轻自己开店对资源的消耗颇快。胡国志提出,要走进社区,需要尝试加盟店的模式。

另一创始人刘常科也认同教育社区化趋势,但对于开辟加盟通道的做法,他则认为不容易走得通。经过多次沟通后,大家观点不一,2016年5月,胡国志宣布离开轻轻家教,创办私塾家。

彼时有媒体报道称,胡国志和轻轻家教团队闹翻出走。对此,胡国志表示:当初确实和轻轻家教团队出现理念上的分歧。

“但大家聊过,把话说开了就好了。把话说开以后我们就开始着手做资产管理和团队处置了。现在我还是轻轻家教的股东,轻轻家教也是私塾家的股东,大家的血脉是连在一起的……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没外界想象的那么狗血。” 胡国志说。

事实上,尽管离开轻轻家教,但私塾家和轻轻家教的联系仍然千丝万缕。除了私塾家的第一轮融资是来自于轻轻家教以外,轻轻家教在广州已开设的社区轻店已全部整合入指点体系(注:私塾家隶属于广州指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并变为私塾家社区体验中心。

至今,轻轻家教依旧朝着大数据驱动的路线走,而私塾家则另辟通道做生态体系闭环。

“触角”之上的私塾家平台

私塾家扎根于广州,目前共有30余家加盟图书馆。

李心(化名)就是其中的加盟商之一。今年4月份,在国企上班的李心辞去工作,加盟了私塾家。曾从事幼教工作、并有一个5岁女儿的李心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社区里开一家图书馆一直是她的梦想。

据李心介绍,她自己设计、印发了宣传单张和易拉宝,也亲自到书店挑选了更多儿童绘本。等一切准备就绪就会开始在小区里设摊宣传。尽管图书馆还未正式开张,但她已有了不少期待。

据胡国志介绍,“之所以以阅读产品为切入口,是因为家庭图书馆是具有公共属性的,是家庭中的孩子成长所需要的东西,是可以作为探究基础教育的能力。”

目前加盟私塾家图书馆的以全职妈妈为主。这个群体加盟的第一诉求就是不赔钱。一来能融入社会,二来也能照顾好孩子。

至于利润,胡国志也坦言,图书馆是非营利性质的,它可以保证你每个月有一定收入,但不能指望它赚大钱。“私塾家是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以不赔钱为底线的。”

至于私塾家的师资体系,主要来自于师范大学的大三大四学生。有实习意向的学生们在高校里通过筛选培训,来到广州,由私塾家对他们进行培训再上岗。

如果家长愿意,也可以聘请负责陪伴辅导的老师成为孩子的家庭教师。这也是私塾家切入课后培训市场路径。

对于私塾家来说,图书馆是类似于八爪鱼一样的社区触角。而未来靠大数据驱动,就要搭建和线下高度分散的图书馆相对应的、线上高度集中的家庭教师共同成长的平台。

据胡国志介绍,私塾家有自己的云端体系,这个平台就像是一所云端学校,平台上会有所有私塾家图书馆的资源共享。此外,私塾家也有自己的个性化定制课程,包括供应链、师资培训、教研、开发等等。

比起轻轻家教,私塾家更倾向于混合发展模式,跟当下新零售趋势相似,以线上构建的平台和线下的图书馆相互赋能,相互支撑。

胡国志启动私塾家的背后,是国内的社区教育尚处于起步阶段。

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主席张洪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目前很多社区教育机构,只停留在社区化托管、小饭桌形式,比较分散,且国内的政策对社区教育也缺乏明确规定,存在不少灰色地带。目前国内比较成熟的社区教育机构并不多,并且大多定位模糊。

2016年7月,教育部联合民政部、科技部等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目标是:到2020年,建设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600个,同时引导一批培训质量高、社会效益好的社会培训机构参与社区教育。

这纸文件的出台,被视为社区教育红利期的到来。

在胡国志看来,社区里教育资源特别多,然而教育资源太分散,没有系统的合理的布局给消费者去做更加理性的选择。因此私塾家选择打造真正的社区化教育领域,让学生、家长都能受益。

“都说教育行业现在是红海。但我认为我们进入的这是一个蓝海,大多人看不到,那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胡国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netease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胡晓玲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一个月让你的字脱胎换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