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亚当·波森:贸易壁垒将加剧美国贸易逆差

2017-05-09 07:17:59 来源: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贸易壁垒将加剧美国贸易逆差)

早上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此次座谈。

今天我的话题将涉及许多方面。因为现在我们看到特朗普政府对全球经济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所以我可能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即经济的民族主义会不会导致20世纪80年代的许多政策重演?上世纪80年代,美国走的是单边主义路线,当时影响了日本,我也非常担心目前的特朗普思想意识是否会影响到未来国会的观点。

现在中国方面一直有这样的可能性,可能会改变美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以及其它场合都表示过,要打造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现在美国似乎已经成为国际体系的受害者,而这体系却是美国人自己所建立的,我们相信这样是不对的。我们也知道不能很快地说服特朗普,因此我们应该把特朗普的一些想法作为一个起点来进行分析。

从我们智库2017年到2020年经济展望来看,美国经济由于充分的就业刺激,将会出现从表现平平转向繁荣-箫条的周期循环,美国会不断推进经济发展来刺激就业。中国现在的民营企业感到了非常大的压力,但是中国经济的发展仍然非常强劲。

我认为从宏观上来讲美元会走强,我们也会观察美国国会中期的选举,并且注意到过度的财政费用会使美国贸易逆差加剧。目前美国生产率比较低,日本也比较低,而中国生产率较高。生产率的增长总体会保持在一个低水平,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主要现实。对美国政治经济而言,可以说经济的民族主义,特朗普总统所奉行的,将会使美国的贸易摩擦加重,贸易协定安全关系会变得紧密。很不幸的是墨西哥可能经常会成为美国所针对的一个典型,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政策将比较激进,最后有可能伤害美国自己。

因为特朗普总想展现出他的强硬,是不是我们要重演上世纪80年代的情况?如果一直做出这些错误的决策就有可能重演80年代的情况。我们可以尝试一些类似的贸易协定,在美国财政部也会对一些贸易协定进行讨论。今天当然完全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的情形,我们要注意到这一点。我觉得中国还有欧盟的一些国家,他们有一个短期和特朗普打交道的计划,可以在近期避免一些冲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成功地和特朗普总统进行了会晤,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非常好的。

中国发展经济的步伐不会很慢,欧元区也有所改善。如果没有受到政治因素干预,全球、美国、中国经济相对而言都将维持稳定的发展。

大家可以看到现代企业投资方面,美国和日本、德国相比,固定资产投资并没有多大区别,但会不会出现转机?在一年以后是有可能出现转机,但是需要我们放松管制。在此之前我们开了一次会,探讨未来特朗普总统有没有可能减税并且推行防控体制的做法。

还有人看到,可能会出现薪资的通胀,在美国需要关注的就是薪资的通胀。如果保持在3%或3.5%的话就不会影响太大,但如果严重就会冲击实体经济。现在的程度并不高,却面临着下行的一些风险,因此我们要关注下一步薪资的涨幅情况。

关键的问题就是生产率,每小时企业产出数据有一些下降,受到金融危机冲击还是很明显的。2007年到2009年这阶段数值比较低,后来就开始复苏,但是2011年又开始下降。我个人可能更加悲观一点,对于潜在的劳动力生产率我只做了1%的预判。经常有人跟我说,对美国十年的发展很难作出预测,因为起伏会很大,有可能增上去然后就突然下降了。我们观察一些发达经济体应该考虑到更多的因素,比如说一些新兴经济对其经济走势的影响。

我们的预测有一个图表谈的是贸易逆差将在任何贸易纠纷前恶化。每六个月我们的同事会做出一些预测,可以说从政策推出到出现相应的结果往往有两年滞后期。我们还预测过,未来几年的贸易赤字会占美国贸易的2%至3%,不仅是这赤字本身很关键,美国的赤字不光是美国的问题,还会影响到其他国家贸易的情况。但是特朗普政府还要考虑到国会的意见,以及赤字对美国具体的人口结构的影响关系是什么样的。

下面我简单地谈一下特朗普的一些计划,并且看一下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正如以前很多共和党政府的做法,我认为如果美国国会由共和党来主导有可能出现更大幅度的预算来进行减税。并且,国防边界安全支出会增加,教育税收减免方面的支出会增加。具体的财政政策刺激将包括减税和支出两部分。我们都会关注低利率带来的影响,在相关的领域美国需要大额的投资是必然的。我们在投资方面也可以多考虑中国的经验。特朗普在基础设施方面希望增加投资,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中国很有经验。

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出台了一些放开管控的法规,但这些法规并不是针对全部行业和部门,而只是针对部分行业和部门。对于美国股市而言,一些相关的产业由于特朗普政府相关的政策,能够进一步实现增长,取得更多的收益。

之前奥巴马总统的一些政策,在特朗普政府或得到进一步改变,其中就涉及金融服务业。日前政府出台了一个声明,对于银行会有更多的监督,这政策跟原来的不一样,或者说有特别大的改变,对于银行业来讲影响将会巨大。

此外我们关注一下美联储的相关反应,美联储未来将进一步上调利率。在6月份的会议上也许会进一步上调利率。我认为还有一些其他的相关风险。美联储的领导团队将会换届,换届之后或会对利率上调产生一定的影响,另外美联储的紧缩倾向依然向美元施加上行的压力。我还有一个担心,就是里根时期的错配可能会重演。我们认为如果美联储上调利率的行动比较慢的话,可能不会带来大幅度的货币价格上升。

现在的情况就是贸易一扩大,贸易逆差就会形成循环。现在的关键是贸易逆差达到何种程度,特朗普才会勃然大怒,我们做一个预期,可能就是最近。当然,如果非常幸运的话,也有可能好几年之后才能达到。上世纪80年代,有一个广场协定,但是现在不太会产生这样的货币协定,尽管美元不论是现在还是那时候都是整个货币市场的一种主要货币。30年之后中国和美国经济发展总体还不错,二十国集团的经济发展总体也不错,所以在现在的情况之下,如果出现那时候所产生的广场协议将会是比较困难的事情。(该讲话发表于2017年5月6日,本报记者张枕河根据发言原文整理,有删节)

钟齐鸣 本文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