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治"看病难"痼疾 今年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将超50%

2017-02-09 00:41:51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治“看病难”痼疾 今年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将超50%)

一年前,一段“东北女孩在北京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也把关于“看病难”的探讨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针对大型医院特别是部分三级甲等医院一号难求、黄牛党炒出天价专家号等现象,相关医疗机构及监管部门一直在努力改善群众的就医环境,其中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提高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让患者通过分时段预约诊疗,有效减少患者的候诊时间。

2017年,是为期三年的“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的收官之年。对于当前的进展,2月8日,国家卫计委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截至2016年年底,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平均达到38.6%,同比提高6.5%;目前已有3329家医疗机构实现分时段预约诊疗。

按照要求,今年的预约诊疗率还要进一步提高。此前2015年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下发的文件中明确:到2017年,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大于等于50%,复诊的预约诊疗率大于等于80%。

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研究员曹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提升三级医院预约诊疗率的同时,需要关注预约患者的“爽约”情况。“预约上号源的患者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前来就诊且并未取消预约,那么号源就存在浪费的情况,这个问题需要用技术手段解决,将空出的号源及时告知未能预约上的患者,以充分有效利用医疗资源。”

一部分号源预留给基层预约

据北京协和医院院长助理秦明伟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协和医院预约诊疗率已达71.9%。

预约诊疗确实方便了就医患者。在北京工作的小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一次预约挂号经历。“有一次想挂宣武医院的外科号,但是当天的号已经被挂完了。不过因为网上可以预约好几周以内的号源,所以就挂了下周的号,省得我来回跑医院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看北京预约挂号统一平台网站发现,许多医院的预约周期都为一周或一周以上。例如,协和医院的预约周期为7天,宣武医院的预约周期为42天,安贞医院的预约周期为91天等。

包括网上预约在内,电话、医师工作站、窗口、手机APP、微信以及自助设备等多种预约方式也在同时发力,最终取得了去年年底三级医院38.6%预约诊疗率的成绩。

不过,这与2017年大于等于50%的预约诊疗率仍有不小的差距。预约诊疗也被列为继续贯彻执行3年“行动计划”中今年11项重点工作之首,具体措施包括:科学实施预约诊疗,逐步扩大实名制预约诊疗试点,探索开展检查检验集中预约。

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一个比较困难的地方就是有一部分城乡居民难以掌握信息化预约手段,他们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要么对于预约方式不适应,要么是有一些人不会上网,或者是没有这个概念和意识。

京医通预约挂号平台近期发布的一份大数据报告也体现出类似的问题。该报告显示,在挂号平台上18岁以下的患者最多,占31.1%;而70岁以上患者最少,仅占4.88%。

“我们也加大宣传,让预约就诊的观念能够深入人心。比如我们跟银行合作,有一些老年人可以通过银行、或者拨打114等多个途径进行预约,而不仅仅是网络预约这一种形式。希望将来能够做到人群的全覆盖。”焦雅辉表示,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过程中,很多三级医院把一部分号源预留给基层医疗机构,希望通过全科医生有针对性地转诊到三级医院就诊,这样将来预约率还会进一步提高。

目前已有地方进行相关实践。譬如列为全国首批综合医改试点省份的江苏省明确要求,城市大医院需将一般专家、特殊专家各不低于20%的号源留给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签约家庭医生,以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曹健表示,将一部分号源留在基层,方便真正需要专家号的患者获取号源,能够更好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

为基层配置设备更要配置人手

号源预留给基层,在提高预约率的同时,对推进分级诊疗也有一定作用。对于落实分级诊疗,“强基层”一直是重要的抓手,但目前基层却存在乡镇卫生院医疗设备闲置等问题。

“设备闲置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没有这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没有人会用;另一方面老百姓出于费用的考虑不愿意做。”焦雅辉说,目前费用问题已经基本解决,通过新农合全覆盖,花较少的钱就能在基层得到诊疗服务。所以,关键是解决“有人会用”的问题。

对于基层设备不会用的原因,曹健分析说,社区医疗机构通常是缺人手的。“基层人员较少,例如影像科、检验科就那么几个人,根本腾不出人手把他们派出去培训。如果大家为了维持日常的工作不出去培训的话,就更不能操作仪器。”

以贵州为例,据贵州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所刊登文章援引的数据显示,贵州乡镇卫生院空编率接近30%。贵州省人大代表、兴义市人民医院院长杨玉林认为,国家投了大量的钱在乡镇建卫生院,并购买了医疗设备,可是如果因为没有人会用而让设备成了摆设,乡镇卫生院就难以发挥“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乡”的作用。

曹健认为,目前社区医院面临着病人少、缺人手两个问题。只有在地方政府先增加社区医院人员配置的情况下,才能腾出人手去学习,提高技术水平,最后解决将患者留下来的问题。

焦雅辉指出,在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和对口支援的工作中,都把解决此事作为一项重点,一是要派驻人员下去指导,驻点帮扶;二是设置全科特岗,县管乡用,并解决待遇问题;三是要安排他们到大医院进修学习,解决能力问题。

早在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中就指出,二级以上医院现有的检查检验等资源向基层开放,设置独立的区域医学检验机构、病理诊断机构、医学影像检查机构、消毒供应机构和血液净化机构,实现区域资源共享等。

焦雅辉认为,这两项措施能够有效解决基层的专业技术人员不足的问题,同时集中检查检验资源便于质控,保证医疗质量和水平。因此,实现区域医疗资源共享,也是解决乡镇卫生院能力不足的一个有效手段。

他进一步指出,还要建立远程医疗。“我们提出基层检查上级诊断,这些基层医疗机构有设备,培养一些技工或者技师可以做检查检验,通过远程把信息上传到上一级医院,由上一级医院出具检查检验结果报告,根据病情通过远程方式进一步提出诊断和治疗建议。”

钟齐鸣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周程程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