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正文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2017-01-18 17:15:03 来源: 新华社新媒体专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还是那个熟悉的莫言,距离摘得诺贝尔文学奖桂冠已经过去了四年多。所到之处,水泄不通,闪光灯亮成一片。他,依然是当代中国最受瞩目的作家。

莫言日前带着他的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亮相北京,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并在活动现场与网友、读者互动,谈文学、谈生活、谈理想,真情流露,金句频出——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新华社记者对莫言进行了独家专访

谈获奖:“我不想成为一个公众人物”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虽然过去了四年多,但这仍然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那一刻他在想什么?

莫言:当年回答过这个问题,我当时回答的时候说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因为灯光那么强烈,舞台、乐队,旁边坐那么多人,我在观察,我当时回答就是“我在观察,脑子一片空白”。实际上脑子一片空白不可能,观察的时候也要用脑细胞指挥自己的眼睛。

莫言:当时我观察同获诺奖其他行业的获奖者,也看到了我对面坐着瑞典国王、王后、公主们,看台下的观众,看我自己的家人。我感觉到我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能在这么富丽堂皇的讲台上领取全球瞩目的奖,确实很不容易。当然,我内心深处也充满着感激,感激我的读者,感激我的老师,也感激我的亲人和家乡的父老乡亲。

莫言: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跟中国第一次发生关系。从我内心来讲,我不想成为一个公众人物,我只能作为一种习惯来承受它。

莫言:我非常企盼着,我现在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企盼着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因为一旦出现以后,热点、焦点都会集中在他身上,我就可以集中精力写小说了。这个我认为还是有希望的,但是什么时间会得,我也不是算命先生,当然我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有推荐候选人的权利,我也会好好行使这个权利。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莫言为读者一一签名

谈处女作发表:“部队里都知道,保密员发财了”

1976年莫言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班长、保密员、图书管理员、教员、干事等职。在部队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四年时间里,莫言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书籍,将图书馆里1000多册文学书籍全部看过。1981年莫言的小说《春夜雨霏霏》发表在河北保定的文学双月刊《莲池》上,成为莫言公开发表的第一篇小说。

莫言:我从1981年开始发表小说,至今印象非常深刻,我的处女作是短篇小说《春夜雨霏霏》。对于文学爱好者来讲,发表处女作是人生当中重大的节日,非常兴奋,这是一种巨大的鼓励。

莫言:之前我写了很多小说,也写了诗歌、话剧,我把我的文学作品投向全国几十家刊物。这部小说发表后,我才知道刊物还要给我稿费,当我收到72块钱稿费的时候,真是欣喜若狂,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战士,每月工资是15块钱。

莫言:一下子给了我72块钱,我们部队当时都知道大队部的保密员发财了,让我请客。当时我在保定买了一只烧鸡花了10块钱,买了最贵的酒,买了最贵的烟花了5块钱,把战友都叫去,大家都非常高兴,觉得我给部队带来光荣。

莫言:在处女作发表大喜事的鼓励之下,我继续不断地写作,然后连续投稿,然后发表。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在京发布

回忆文学的“黄金时代”:首都体育馆开诗歌朗诵会卖出站票

1984年秋,著名作家徐怀中解放军艺术学院创建文学系,破格给了莫言参加考试的机会。1986年,莫言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毕业同年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中篇小说《红高粱》引起文坛极大轰动。

莫言:上个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黄金时代,现在想起来大家确实把文学当做一个重大问题来关注,全国人民把文学作为一个关注热点。一份刊物可以发行数百万份,一次诗歌朗诵会在首都体育馆竟然可以卖得座无虚席,而且很多是站票,由此可见对文学的关注度很高。

莫言:对我创作产生巨大影响的一个地方,是解放军艺术学院。尽管只有短短两年学习时间,但是由于我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创作基础,我们的老师徐怀中先生用了一种比较新的教学理念安排课程。不是让我们按部就班地学习什么文学史,而是用讲座的方式,把全国高校很多著名教授和各地的著名作家,把各个艺术门类的著名艺术家请到我们学校来,用讲座方式给我们点拨,让我们短时间内接受了大量信息,使我们了解了中国文学的过去,也使我们了解了世界文学的历史,以及世界文学很长时间没有被注意到的部分。

莫言:由此,极大开阔了我的眼界,提高了我创作的立足点,我把眼光放到世界范围之内,把写作立足于写经典作品的高度之上,促成了我创作的爆发期。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莫言题写“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拒认“莫言语录”,笑言“谁的孩子谁抱走”

网络上、微信朋友圈里,总是有很多打着“莫言语录”旗号的口号广泛传播,莫言平时也玩微信吗?

莫言:一次和朋友吃饭,席间一位女士说:“我要朗诵一首莫言老师的诗歌,题目叫做《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听完我说,这要是我写的该有多好。现在互联网上确实流传很多这样的诗歌、立志小文,箴言警句,鸡汤类的东西,关于爱情,关于家庭,关于励志的等等,我觉得其实都挺好,我也感叹这些友人,为什么要把自己这么好的作品放到我的名下呢?万一哪天我把它们结集出版以后,他们会不会来打官司呢?所以我希望这些朋友们赶快正名,把自己的孩子认领回去。

莫言:关于网络文字,我是热烈拥护的。网络文学是我们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严肃文字,都要符合文学的发展规律。由于书写方式和阅读方式改变,导致文学内容发生一些变化,这是存在的。但是网络文学中最好的部分还是要出成实体书。

莫言:至于当下流行的手机阅读、微信等等,我都是持一种认可的欣赏的态度。一件事情流行必有道理,无论怎么变来变去,还是要把语言弄好。你发一个段子如果不幽默,语言不精炼、不俏皮,也没人看,语言工夫是看家本领,依靠语言本身的魅力而能够流传是对网络写手、微信写手、传统写手的共同要求。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莫言授权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莫言作品全编”

谈计划:虽然杂事不断,一直在努力写作

20121011日,瑞典文学院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是:通过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之后,莫言一直没有新作。下一部作品何时能问世?

莫言:我一直认为我应该写出一部更好的作品,让它真正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每次写的时候都是铆足劲写世界文学的经典,但是往往写着写着就感觉像爬一座高山一样,爬不到顶气就泄了。所以这是对一个作家毅力、才力、精力的考验。

莫言:现在人过六十,依然还是有写伟大文学的梦想,经常在梦里面一部经典作品要收尾了,也经常在梦里面对自己写出来的句子觉得是精品,醒来以后发现还是没有写。但是有梦想就不容易,如果一个作家没有这种写经典文学的梦想,那么我想我可以搁笔了,正是因为还有这样一种热情,还有这样的实力,还是要写下去。

莫言: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是,新作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今年还出不来。可能还要过一段时间。在这里非常坦率地说,我一直在努力,而且我一直很努力,尽管确实这几年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去过很多地方,做了很多演讲,也写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其他文章,但是我对文学的这种梦想的力度没有减弱,我对写经典文学这种准备没有停止,我一直在搜集各方面材料,甚至也悄悄地到一些我准备写作当中的小说里面的人物生活过的地方去做一些调查和采访。总而言之,千方百计做准备,尽量想这个作品写得好一点。

莫言:我的下一部作品是一部长篇小说,目前正在创作之中,时间跨度从历史延续到当下,人物五行八作,会比较全面立体化地展示一段时期的社会生活,但愿我的新作出来不会辜负大家的希望。

新华社记者史竞男、白瀛

音视频记者:赵珺、殷家捷

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原标题:第一视角 | 专访莫言:“我比任何人都更企盼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社新媒体专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