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钢铁原旗下公司19次起诉合作伙伴又主动撤诉

2016-12-23 00:50:53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渤海钢铁原旗下公司让人看不懂的“诉讼长跑” 19次起诉合作伙伴后又主动撤诉)

渤海钢铁集团这个庞然大物来说,当前巨额债务目前仍未明朗,而原旗下的四级子公司又卷入一起难解的债务纷争当中。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获悉,自2014年4月至2015年8月,天津冶金轧一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轧一国贸”)以合同买卖纠纷为由,陆续向曾晓华创建的天津南辰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南辰”)及他担任高管的三家企业发起46起诉讼,涉案金额达10.2亿元。

2016年4月底,遭遇债务危机的渤海钢铁集团被一分为五,其中包括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轧一国贸的母公司天津轧一钢铁集团,直属于天津冶金集团。

轧一国贸对天津南辰方面的诉讼至今未终结。12月14日,轧一国贸就广州中院驳回的一起案件的上诉,正式在广东省高院开庭,也宣示着这场拉锯战仍将继续。

如今,上述涉案10.2亿元的诉讼案件,正陷入“罗生门”之中,各方争执不下。

一年多发起46起诉讼

作为一个民营钢铁企业的创始人,曾晓华万万不会想到,会被合作多年的业内伙伴轧一国贸给告了,而且还被告了46次。

对于轧一国贸,曾晓华并不陌生。据天津南辰方面称,在双方企业合作之初,轧一国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林岩还带领员工,集体向曾晓华拜师学艺,称曾为“师父”。

轧一国贸与天津南辰的合作,最早始于2010年。彼时渤海钢铁集团刚刚组建,渤海钢铁旗下的轧一国贸,主要承接母公司天津轧一钢铁集团的原料进口与产品销售。天津南辰方面称,当时急于拓展国际市场的轧一国贸,与产品远销欧盟的天津南辰,在生产与销售上一拍即合。

但让曾晓华想不到的是,这对搭档会在4年后对簿公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自2014年4月始,轧一国贸陆续向天津南辰、佛山市南方物资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物资”)、南方(太仓)金属有限公司、佛山南方广恒钢铁有限公司等4家发起了共计46起民事诉讼,最后一次是2015年8月。

记者注意到,轧一国贸在46起诉讼中的诉求大体一致。相关法律文书显示,作为原告的轧一国贸已依约履行付款义务,而天津南辰却迟迟未履行交货义务,已严重违约,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应退还全部货款并赔偿由此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天津南辰方面汇总的信息显示,作为46起诉讼的原告,轧一国贸以合同纠纷、被告未按期交货为由,要求天津南辰方面给付货款及利息,涉诉金额累计10.2亿元。

双方对欠款各执一词

在这起总共涉及10.2亿元的债务纷争中,双方各执一词。

在向法庭呈交的证人证言中,林岩认为:“南辰公司自2013年9月至2014年2月期间未将我方供应货物的货款交付给我方,总计货款总值约为人民币3.6亿元。”

林岩还称:“曾晓华于2014年2月到4月期间,多次和我本人及我公司主管业务副总经理高晓刚沟通,愿意用4家公司的不动产、设备作为抵押,担保轧一国贸与南辰公司之间的上述债务的清偿。”

不过,作为被告,天津南辰方面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否认轧一国贸诉讼中所指合同的存在,并指轧一国贸伪造合同、金融票据。作为天津南辰委托代理人的于扬称,“我们自查没发现欠轧一的账目,反而是他们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显示欠我们几个亿。”

天津南辰方面代理人、广东东方星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冯海龙称:“天津的40多个案件,合起来都是以合同进行起诉,但合同却都不存在,我们在庭审过程中,发现所有合同都没有原件。”

天津南辰提供的判决书上显示,法院在审理时对轧一国贸所提供合同的真实性,未予确认,而类似的审判结果,也多次在这些判决书中被提及。

比如,在(2015)辰民初字第3734号民事判决书中,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轧一国贸提供的其与被告南辰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中只有原告轧一国贸该有公章原始印模,南辰公司的公章系复印形成,且南辰公司对该合同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未能提交盖有南辰公司及原告双方公章原始印模的合同原件,对该合同的真实性本院不予确认。原告主张确认该合同接触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轧一国贸发起的46起诉讼中,有17起被法院驳回,而驳回原因,多与上述判决依据类似或相同。

曾多次主动撤诉

另外,轧一国贸在向天津南辰公司发起的46其诉讼中,还出现原告主动撤诉。

2015年12月28日,轧一国贸向天津市高院递交《撤回起诉申请书》,最近一次撤回申请出现在今年8月29日,一年时间内撤诉案件达到19起。

不过,让天津南辰一位高管不解的是:“告还不是一次告完,而是分批次,跨度从2014年4月到2015年8月,不符合财务逻辑”,“一次性告一个亿,比分开10次告一个亿,诉讼费用差别是很大的。”据于扬提供数据,46起诉讼仅案件一审受理费需930万元。

天津南辰公司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个人猜测认为:“面对审计,他们可以说已经起诉了,没有亏空,完全可以拖延审计时间”。而冯海龙认为,即使审计部门查出漏洞,他们也可以拿诉讼当幌子。

今年12月初,冶金集团纪委人士透露,林岩本人有一些情况正配合组织调查。至于是否与天津南辰方面有关,该人士表示,目前双方正在诉讼阶段。不过,冶金集团纪委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对于林岩的调查)也不局限在集团纪委,也涉及国资委纪检组,相关的上级领导也在组织调查。”

不过,对于上述讼诉与审计问题的关联性,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未能获得轧一国贸的回应。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林岩本人及轧一国贸方面,但林岩始终未接听电话,而轧一国贸与母公司天津轧一钢铁集团明确拒绝了记者采访要求。

12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拨打林岩电话,发现其手机尚处于开机状态,但始终未予接听。此前,渤海钢铁集团相关人士以冶金集团已完成分拆为由谢绝了采访。

任万顺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任万顺_NF522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的自律能力,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