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颜值经济文字实录

2016-12-13 21:36:58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主  题: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娱乐时代-颜值经济

时  间:2016年12月13日19:0021:00

地  点:国贸大酒店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出席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的娱乐时代-颜值经济论坛,我是本场论坛的主持人。欢迎现场的各位嘉宾。

今晚我们将讨论颜值经济是否真的只是看脸这么简单?商业该如何为一张脸估值?让我们一起来讨论这个由荷尔蒙引发的话题。在本场论坛正式开始之前,先由我向大家介绍本场出席论坛的极为嘉宾,他们分别是:

金马奖获奖影片《七月与安生》第一出品人、制片人、极客娱乐创办人、总裁陈乐博士;

网易BoBo CEO张仕强先生;

知名主持人、明星主编李斯羽女士;

OnlyLady&KIMISS闺蜜CEO李云女士;

美空CEO傅磊先生。

以及各行业的精英代表和媒体朋友们,感谢各位的出席。首先我们将请出金马奖获奖影片《七月与安生》的第一出品人、制片人、极客娱乐创办人、总裁陈乐博士上场,与我们共同分享这一话题,掌声有请!很高兴您出席本场论坛,其实对于《七月与安生》这部影片,现场的各位朋友,包括我在内应该说都很了解。其实我们一直在想,关于这部影片您为什么能跟这部影片结下不解之缘,同时有很多朋友想问一下,这部影片背后的一些花序和一些背后的故事,我希望这一时间由陈乐博士给我们讲解一下,我们也希望我们现场的各位朋友们,如果现场有些问题可以和我们陈乐博士进行互动,那么现场我们也安排了互动的环节,那么这一时间我们交给陈乐博士,谢谢陈乐,掌声有请!

陈乐:大家好。没有看过《七月与安生》的朋友举手我看一下。那么多?那你们来干什么?还是很好的电影,大家可以找时间看一下。不好意思,我这两天非常严重地感冒,可能因为声音没有办法符合今天的主题——颜值经济,大家多包含。

《七月与安生》很多人很喜欢,我也很高兴,也是因为3年前非常特别的一个机会,我开始从安妮宝贝这个小说开始,一步一步把它变化一部电影作品。之前大家提到很多IP运营,怎么可以把一个好的小说改编成电影,这也是大家一直很关心的话题。一开始先不说这些严肃的话题,我想大家可能还是比较关注两位女主角,她们这次是创了53年来金马奖的历史,就是非常荣幸同时获得了金马奖的最佳女主角。这个在金马奖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虽然在2011年的时候,《风声》当时李冰冰和周迅有同时获得提名,但是最后只有李冰冰获得了金马影后。自从她们“双黄蛋”之后,我被问到最大的问题就是当时的两个女生是怎么选到的?其实应该这么讲,《七月与安生》这部电影真的是完全符合电影工业的任何一个流程。也就是说现在很多电影可能不是一个一个试戏了,《七月与安生》试过大概200多位女演员。也就是说我们是从200多个女演员的表演里面选出的这两位,可见她们本身的演技。其实刚才在台下主持人在问说周冬雨怎么以前那么,《山楂树之恋》的时候那么清纯,怎么在《七月与安生》里面会演安生演得这么好。马思纯大家可能在《左耳》里面看到她的角色,为什么在《七月与安生》里面会是七月的这个形象?

透露给大家听,其实这两位女演员在《七月与安生》里的表现真的是本色出演。也就是说其实生活中的周冬雨真的是很安生,马思纯也非常地七月。鉴于有很多在台下的观众可能还不太知道《七月与安生》到底在讲什么。其实为什么说3年前非常偶然会做这部电影?就是因为当时就是觉得这个故事,看了当时的这个小说,其实就会让你觉得,你们有没有想过,现在的你是你人生当中很多个选择的结果。也就是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你?可能会因为一些很客观的因素,但是最终其实是会非常主观地由你做了一个决定,比如说我决定留在北京,还是我决定去国外。《七月与安生》其实是从一个女性的视角去讲述她们一起共同成长的一个经历,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理解、成长,就是学会不同的选择,而这个选择本身是越来越多地受你自己内心的控制,而不是受很多客观因素的影响。所以我是想问说,在座的各位,我不知道你们觉得你们现在的生活或者你们现在自己有没有在活着是你们觉得想要活的那个人?觉得是的举手,都不是啊?好可怜啊。因为我们当时这个电影其实最大的一点,或者我也看了很多观众的评论,看了这个电影之后,每个人都会去反思,说怎么才可以活一个更好的自己,或者说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活那个应该要成为的自己,我们到底被多少客观的因素、主观的因素牵绊了。我身边的人,你会变成现在的你到底有多少人影响过你?电影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载体,它其实是想把一些其实是挺普世价值,或者说其实大家都明白的一个道理,但是通过另外一个故事告诉你,让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要去想想,希望活得更好。

主持人刚刚说了,我觉得还是应该做一些互动,或者大家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我觉得可能跟大家一起做一些互动来聊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话题。

主持人:现场的各位朋友,现在可以和陈乐博士进行互动,关于这部影片,关于《七月与安生》,同时也关于这部影片背后的一些故事和大家所了解的花序,这个时候可以和陈乐博士提出想法,由陈乐做出解答。现场各位朋友,有服务小姐已经拿着话筒,有提问的请举手。

提问1:您好,我想问一下陈博士,您怎么看目前这些“小鲜肉”、流量包的这种状况呢?流量担当“小鲜肉”的这种状况。

陈乐:这个问题好像跟《七月与安生》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任何一个大家关注的内容,就像那么多漂亮的姑娘们,会吸引大家的眼球,她一定是存在她的商业价值,这个部分其实不是说我们怎么看待,而是它现在已经是存在的一个现状。但是颜值经济也好,或者“小鲜肉”们,怎么能够让他们本身对于整个市场的影响,去传递或者去创造更多对我们来讲更美好的产品,或者对我们的精神产品也好,或者其他的一些物质的载体,能够有更好的帮助,这个其实是大家现在,可能有关注,但是关注得不够多,大家还是在关注这个人本身。比如说今天如果说周冬雨、马思纯来了,或者是大家喜欢的那几位“小鲜肉”来了,可能大家的目光很容易就被他吸引了。但是实际上从经济的角度或者经济学的角度,可能他只是很好的影子。极客娱乐本身是做商业权利的运营,其实对我们来讲,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权利,但是商业权利如何通过合适的运营使他增值,通过很好的载体,能够实现他更大的变现,或者对市场更好的增量的作用。这个其实是要通过不断地运营来完成的,而不是某一个“小鲜肉”就能带动经济,这个是不会长久的。五

主持人:现场的各位朋友,有提问的吗?

提问2:我想问一下陈博士,我们今天的主题是颜值经济,您是《七月与安生》的制片人,我想问一下在两位女主角的选择上,您会不会有一些颜值带来的票房效应的一些考量?

陈乐:应该这么说吧,任何一个电影的主人公,他跟漂亮不漂亮这件事情其实不一定完全有挂钩,或者说女演员当然都希望,可能大家都以为女演员喜欢去演漂亮的角色。其实不是,就获奖而言,她的外表可能只是选择的一部分。我们希望这个人对观众来讲可能有一定的代表性,我觉得他们会有魅力,就是魅力会比颜值的部分更吸引人。因为七月和安生是两个鲜活的人,有他内心的心理活动,也有她们在不同的环境下可能会表达、会穿着,这次服装造型也有过金马的提名。当时我记得我第一次带安妮宝贝去看整个电影全片的时候,他最关注的一件事情就是说我觉得那个七月好像应该在学校里的时候,她应该穿得更,他不叫朴素,可能穿得更,白衬衣,有一个裙子什么之类的,我觉得不同年代的人,或者不同人会对外表其实不太能够去定义怎么样更漂亮。但是最后他看了这个电影以后,我们问他说那个,七月其实我们改得有点多,是不是跟他的小说有很大的区别。但他的回答是说他觉得看了电影以后,他觉得那个安生从小说里活到了电影里,他觉得这个完全就是他想要表达的那个安生。所以我觉得一个,如果单纯从电影的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我们不是那么关注她的颜值的程度,可能更关注灵魂层面对这个人物的解读或者表达。

主持人:现场的各位朋友,对这部影片有提问的、有问题的。我希望在会场那边的朋友也能举手提自己的问题。

提问3:陈博士你好,我是一名律师,我看到你说的《七月与安生》的IP问题,而且我看到前面,我能看到这几个字,重新定义IP运营,我想问的问题是说,因为原作者是安妮宝贝,你们通过了买版权之类的运营,通过拍摄变成了一部电影,我想问一下整个过程当中,对重新定义IP运营是怎么定义的?你怎么来看现在的IP运营的情况?

陈乐:我曾经跟你也是同行,因为我以前也是做律师的。所以可能我们去看待这个IP,会有一种不同的观点吧。因为现在整个市场对IP的描述有各种,甚至现在有泛娱乐下的IP,大家也认为有些是自带流量的一些产品或者是人。如果大家有法律背景的话,IP其实本身是一个法律概念,在中国称为叫“知识产权”,但是我个人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可能在台湾对于IP的翻译会更精准,它叫“智慧财产权”。也就是说当我们翻成“知识产权”的时候,大家会理解为它是一个非常静态的,或者是一个固态的一个知识,或者它是一个稳定的权利。但是其实从智慧财产权的角度,它是一个动态的,它是需要通过不同人的文化创意,通过各种方式,重新要去把它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产品。这个智慧财产权同时从法律层面又会衍生出来很多的权利。

为什么重新定义IP运营呢?因为极客娱乐本身做的是商业权利的投资运营,商业权利本身跟IP是有区别的,也就是说商业权利本身我们更在意的是它具有一定的商业上的价值,同时它有一种可变现的能力,这个当然需要通过一些载体。所以我们重新定义IP运营最大的一点,就是现在的市场过度静态地去看待IP的价值,会认为说我买了一个安妮宝贝的小说改编定义的版权,或者我有10个这样的版权,可能我公司的估值就很高了。但是实际上你要真正从财务的层面上变成一个无形资产,或者让这个无形资产不断地去增值,就是像美国的迪斯尼模式,迪斯尼为什么每年,其实投电影本身每年是亏很多钱的,不见得每部电影都挣钱,但是他运营他的商业权利。把米老鼠,还有一些不同的形象去做授权,同时也去做符合它的形象定位的产品,使得每年无形资产都在增值。所以我们其实想要说的是,在整个《七月与安生》的运营过程当中,我们是把整个的IP孵化切成了很多段,也就是说我们会更关注每一个在这个里面所存在的商业权利,然后让它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到最适合它的一个变现也好,或者承载模式的产品,然后去满足不同的群体。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说,其实IP有非常多运营和发展空间,只是之前可能因为不同的专业和不同的表达跟理解,使得它的很多运营,或者相对来说它的运营是比较静态或者是比较简单的,但它其实有很多跨界,包含我们现在做的很多IP内容,其实已经成为不同受众群,他影响不同的受众群体就会对不同的品牌,或者它会成为一个营销工具。这个就延展开了,我不知道我的回答你满意吗?

主持人:非常感谢。那边的朋友已经举手想问一个问题。

提问4:陈博士你好,我是做电影营销发行的,我想根据咱们今天这个主题有一个问题,IP运营,今天是颜值经济,颜值经济可以包含在IP运营之中,IP运营底下是否包括颜值经济和内容故事性?您能否给2017年电影票房市场,IP运营下面的几个点排一下序?包括颜值、包括故事,或者是您认为什么方面会成为2017年IP最好的卖点?不知道我的表达是否清楚,就是2017年电影市场对于IP来说哪方面会成为最大的卖点?谢谢。

陈乐:这个问题有点大,我只能表达我自己个人的意见,不代表这个行业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如果你真做过一部电影的话,其实我的排序还是会认为能打动人的故事本身,不管它是什么类型的,能打动人的故事本身它是一个,一定是会对市场有影响力的,不管它是哪一种IP的形式,现在有很多的电影过度地去考虑技术或者其他的层面,我的排序肯定内容是第一位的,如果内容本身对大家有影响力,这个部分肯定会受关注的。

第二个就是它的延展形式,我们自己在做的过程当中,除了这部电影以外,我们今年也会有不同新的作品,就会发现如果一个好的内容,如果找到一个比较适合去表达这个内容的形式和不同类型的产品的话,这个部分可能就是一个,它有一些共通性。我举一个例子,我第一次看《七月与安生》其实不是看小说,我看的是《七月与安生》的漫画,我还真心推荐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我大概用了5分钟到10分钟的时间,我其实就把那个漫画看了。看完之后,因为现在人可能,我有时候自己都会有点阅读障碍,要看长篇大论的东西可能故事读不下来,但是有些画面、有些语言。我觉得电影跟文学作品、漫画,它能提炼出一个故事,或者让你在人性的层面可能对这个东西有感悟,这就一定是一个不错的作品。再加上,如果说电影明年什么会比较红,你也是做电影发行的,电影的产业链非常长,我们现在讲的是两端,这个是你在创造这个作品的时候,可能需要花时间把这个故事讲成什么样子。第二个就是在电影要发行,就是宣发的阶段,即使我们知道它是一个好故事,怎么可以让观众在你指定的时间、地点去看那个电影,还要付钱,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有的时候我们做营销部一定完全讲的是电影里面的故事,每个人会被那个电影吸引可能理由也不太一样。所以你说颜值经济有没有作用?有作用,你可以不认识他,但是你突然看到一张海报,“哇,好美啊,我要看看里面怎么样。”或者是男生喜欢的打斗的场景,或者特效特别炫,这个对大家来讲是不是一个吸引点?我觉得是的,但是你还要有一个好的故事。今天是互联网时代,豆瓣上看看评分,或者今天看了一拨人以后,马上就知道这个电影好还是不好,会影响你的判断和选择的话,我觉得这个排序,我还是觉得比较难排,但是我还是会把内容放在第一位。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乐博士。陈乐博士,现场的观众给您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自己的一些想要了解的事情。我希望陈乐博士为这一环节和这一次的主题,您有何感受作一个总结发言好吗?

陈乐:其实3年前我是不太能想到有一天我们还会因为做这了这部电影而跟大家一起在这里分享这件事情,虽然在座还有很多根本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但是电影的影响力真的很大。这个市场因为电影跟颜值经济一定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其实做电影非常辛苦,大家要看到一部电影,其实你评论它非常地容易,这个特效不是特别好,那个演员演得不咋的,有的火大说:“要不你去演演试试看?”这是做电影和看电影的人不同的心态,但是同样的电影市场,事实上是由各个环节组成的。想让创作的人有更好的环境、有好的故事能够被大家看到或者好的故事能让大家多支持,这绝对是一个生态链,如果没有电影市场的蓬勃,没有大家对于整个电影的喜欢,我觉得要去让他们这样子创作,真的非常非常地辛苦。

同时,从IP运营的角度,我自己总结了三个非常重要的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它必须具备一定的艺术性,这件事情其实有的时候,现在回去看有些网剧,或者有些影视剧作品,它连艺术性的东西可能都已经忽略了,这个对整个市场来说就是退步。如果一个电影还没有一定的艺术性的话,或者没有办法通过小说、文学、漫画各种形式去传播的话,对未来来讲,我们的精神领域其实会缺少非常多的东西。

第二个阶段是什么?当一般的作品都具有艺术性之后,第二件事情其实就是技术,技术的部分一定会对内容的生产会产生非常大的作用。我们今年其实也跟美国一个非常著名的特效公司,叫“数字王国”,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们跟数字王国合资了一个公司,就是专门运用他们的技术为内容提供服务的商业化的过程。这个技术会对整个电影工业,甚至是会对未来的颜值经济也好,各个方面,我们等一下会有圆桌,马上会出新的“网红”,因为数字王国是获得九座奥斯卡金奖的特效公司,好多作品都是出自它的手。23年前为拍《泰坦尼克号》成立这家公司。在它的整个数据库里面有非常多你想都没有想象到的世界。未来我们的作品里面一定有虚拟人,你完全看不出他是,比如你猜一下今天我是真的人还是假的人,完全猜不出来。当然我是真的。技术一定会对于我们创作内容会有非常多的想象空间,原来你认为这个只有活人能演的事情,未来可能就是技术会替代一些场景,也会替代一些人做不到的东西。但是这个部分只是大家能够想象到的。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从艺术到技术,就看谁去变魔术,这个魔术是怎么变的?还是看运营的团队,或者说电视节目的制作人、电影的制片人,不同的策划、管理和运营的团队,其实是很多在颜值经济幕后大家看不到的一群人,其实才是真正在这个过程当中要想办法去变魔术的人。因为当所有人的道具、所有人的技术、所有人的艺术的能力都是差不多的时候,为什么这个东西会感动你?为什么这种排列组合红了?其实是靠很强的,是颜值经济背后的无数的工作人员。这些部分其实我还是觉得这个市场对于幕后的人员和真正在做运营的这部分关注,或者这些人才的培养其实还是相对比较欠缺的。所以我也是希望当一些好的作品出来之后,我们也希望更多跨界的,或者是更多有志于能够把这一派的产品或者对颜值经济感兴趣的人能够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因为你们每一个人可能都会为未来某一个产品变出你们非常厉害的“魔术”。

今天我的分享就先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在这里我们再一次用掌声感谢陈乐博士和我们大家的精彩分享。谢谢陈乐博士,非常感谢。

我想陈乐博士给我们带来精彩的分享,现场的观众对《七月与安生》这部影片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包括它幕后的一些花序。刚才陈乐博士上台的时候就问现场的观众,有没有看过这部影片,现场还是有一些人没看过这部影片。所以在这里我也希望没看过这部影片的朋友去观看一下这部影片,这部影片真的很好。尤其现场的一些年轻的、具有颜值的先生们、女士们,在舞台右侧有很多颜值非常高的小姐,希望你们也观看这部影片,这部影片确实不错。也希望我们的陈乐博士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好的、优秀的作品。我们把掌声再次送给陈乐博士。谢谢。

各位朋友,接下来我们将进入圆桌讨论环节,主题是娱乐时代-颜值经济该如何为一张脸估值?接下来我们再次请回陈乐博士,同时也请出:

网易BoBo CEO张仕强先生;

乐视影业副总裁陈肃先生;

知名主持人、明星主编李斯羽女士;

OnlyLady&KCEO李云;

美空CEO、嘉宾主持傅磊先生。

掌声有请各位嘉宾!

圆桌讨论环节由嘉宾主持、美空CEO傅磊先生主持,我把话筒权交给傅磊先生。

[圆桌论坛]

傅磊:各位嘉宾大家好,非常感谢今天网易主持这次活动,来做一个颜值商业的分享,关于颜值经济。我也是第一次做主持嘉宾,以前一直是被问,今天要主持问问题,所以可能比较生疏一些,各位别介意。每一位嘉宾用简短的时间作一个自我介绍。

张仕强:各位好,我是网易BoBo的CEO张仕强。网易BoBo是在网易内部的直播平台,稍后我会跟大家分享直播跟颜值经济的一些内容。

陈肃:大家好,我是乐视影业的陈肃。乐视影业大家也知道,是第一个第一次互联网公司来做影业的这样一个先行者、实践者。所以能有更多的机会跟大家分享实践的案例和模式我很高兴,谢谢。

李斯羽:大家好,我是李斯羽。其实今天接到这个论坛的邀请,我还觉得挺惶恐的,因为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是对经济非常非常在行的业内人士,我想了半天,我没想出去我跟经济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但是因为我主持的很多节目和从事的行业跟颜值有点相关,所以今天其实我也特别开心能够在这里跟大家学习,以及探讨一下颜值经济的问题。谢谢各位。

大家好,我是李云。我负责两个女性用户为主的媒体,一个叫OnlyLady,是国内最大的女性时尚类的新媒体,另外一个是闺蜜,是美妆领域的垂直媒体平台,主要的用户都是爱美的女性用户。

傅磊:非常感谢,因为整个的日程,之前网易给了一个简单的提纲,是基于颜值经济有一些问题,我基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基于一些基本的问题展开探讨,从整个的过程中,还是希望大家能够随意发挥。

首先说“颜值经济”,网易给了一个词,我觉得我也是对这个词有点比较陌生。颜值是不是只是看脸的经济?所以说颜值经济跟看脸的经济是不是一个划等号的词,或者是不是真的是看脸那么简单?当下应当如何解读颜值经济?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开场的问题了。 其实我觉得每一位嘉宾都在颜值这个领域有一定的成绩,都涉足一个角度。各位嘉宾从陈乐博士开始,简单说一下您是怎么理解颜值经济?您觉得颜值就是看脸这么简单的事吗?

陈乐:我刚刚提到了,不管是颜值经济还是IP,它不是静态的名词,就是说这个人长得好不好看,或者只是看一张图片很美,为什么很多人觉得从一个图片上去看到一个活人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差异。我觉得颜值经济也是动态变化的过程。可能有些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物,怎么可能会通过一些商业的或者其他的一些载体跟手段,然后变成一个对整个经济来讲,大家会去消费,可能也可以变现,我觉得这个绝对不是一个靠脸就解决了,或者靠脸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吃饭吧?因为直播就要说话了,不是只靠脸。

张仕强:如果单独对“颜值”这两个字来说,颜值经济的点就是“颜值”两个字,我觉得颜值在创造经济变现的部分,颜值其实是一个起点,就像我们看到一个人一样,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表面的东西,因为我们看到一个人我们会对他有一些判断,审美上的判断,而且吸引了相应的眼球。我觉得颜值肯定是表面的东西,但是它要到达变现的部分、经济的部分,可能有非常长的一个运作过程,这是我的看法。

陈肃:我觉得站在影视行业的纬度上,因为有一个数据可以跟大家分享,就是说一个观众来选择购买一部电影的时候,基本上第一选择会看所谓的演员阵容,包括导演、主创阵容,这个会占到选择比例的,没记错的话应该在50%以上。第二就是选择类型,第三个是剧情,剩下的还有很多。所以简单来讲,是不是看脸?肯定看脸,我估计大家平时看电影也有这个习惯,最重要的是看哪个演员演的,这件事的确是一个最重要的决策因素,但是你说是不是所有自己喜欢的演员都演了自己喜欢的电影?也不是,所以后面的类型加上剧情,加上口碑等等,综合因素对他的选择,最后构成了这样一个消费决策的过程。所以我觉得颜值只是一个入口,最终可能颜值只是一个认知,只是一个吸引,最终的决策还要有一个综合的决策因素。

李斯羽:其实我觉得“颜值经济”这四个字得拆开一下,真的讲到“经济”的话,我完全是门外汉,并不了解,但是我觉得可能对颜值少少有一点小小的了解,倒不是说我自己颜值有多好,我觉得今天在座的各位颜值都很出色。但是我自己从事行业的原因,我其实往往在为提升颜值而服务。我的节目,比如说像《美丽俏佳人》是一个已经存在11年的中国第一档大型美妆节目,它所吸引的观众其实就是对于颜值有追求,也希望提升自己的颜值的女性群体。可能对于这一块我会相对了解一点。比如说我们现在开始有“颜值经济”这个词,但是其实真正颜值可以转化成经济效益,并不是一个特别新鲜的事情。是因为前两天我还刚刚好看到了一个数据当中说过,比如说化妆品,可能是女性作为消费主体,女生在这方面,在脸面上特别舍得花钱。但是其实在20年前的日本,也就是1996年,曾经有过全世界第一个由男性作为代言人的口红广告,就是Kanebo,当时这个品牌选择了木村拓哉作为他们的代言人,这个在全世界都是首例,第一次有男人作为一支口红的代言人。它所产生的巨大效果就是当年的口红作为,其实Kanebo自己的销售也说一个单支口红能达到50万支以上由于爆款。可是20年前,这个口红创造了单个月销售30我支以上的收入,唯一的原因就是它由当时日本最红的“小鲜肉”木村拓哉代言的。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是当时所拍摄的广告的海报,不管是在地铁上,还是在商场的橱窗里面,只要贴上这张海报就会有上到大概三四十岁的家庭主妇,下到高中女生都会把这个海报偷走,偷回家贴在墙上,造成了当时这支广告加印了十倍之多,贴一张偷一张。我当时在想,原来20年前,一张脸拍摄的一张平面的照片其实就可以产生这么轰动的效应。其实颜值真的是跟经济完全息息相关的。但是并不是每一张好看的脸都可以产生这么巨大的效应。这里面也像前面几位嘉宾提到,它里面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各方面因素和各方面可能工种或者团队一起协作才能诞生这么有历史意义的一个颜值经济的事件。

李云:颜值是不是看脸呢?脸可能是一个我们评价一个人的颜值比较重要的因素,我认为颜值主要就是指一个人的容貌、身材、气质,对一个人的综合的外在评价。颜值这个词我没记错,应该是2015年十大网络关键词之一,可见颜值经济这几年非常火爆。所以其实我觉得人与人的交往中,注重外在美肯定是第一步的,然后我们再通过深入的沟通来注入更多内在的东西。尤其对于女性来讲,能在日常的社交领域和职场上给人留下相对好的外在,颜值更好肯定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

有一个统计数据说,每一天在全球有18亿张照片被分享到网络上去,而这里面大多数照片就是自拍照片,可见大家其实对自我的美好一面的表达还是非常之注重的。所以我想颜值经济其实能看出来在当下应该是一个大有可为的一个领域。

傅磊:非常精彩,刚才各位嘉宾对颜值做了一个整体概况的认知描述。整体可能包括几个环节,其实高颜值更多的是前端的入口,我们现在也是一样,美空网做了有十年,应当说一直在聚集一群高颜值的人,但是在这十年里面,说心里话,在座的都是做经济的,很难变现,我们有全国最多的美女会员,模特、艺人,但是很难变现,前端的入口非常重要,应当说是观众,或者流量导入进来。但是最后从高颜值变成高价值,高价值最后变成商业上的高产出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很好的过程,尤其是刚才斯羽做了一个很生动的案例。在日本很多年前,一个木村拓哉做了一支女性的口红,完全是凭颜值,一个男人做一个女性口红这件事,是跟这个产品一点关系没有的,产品的好坏完全没有关系,完全靠一张脸就实现了销售的奇迹。所以说可能颜值经济在现在这个时代,从今年(2016年),我的感触非常深,很多美丽经济,很多美女艺人、“网红”开始实现变现,开始有比较好的商业收益,所以这可能也是今年网易把颜值经济放到一个专门的论坛来讲。

作为颜值来说,可能大家对于颜值的理解还是比较模糊,能否再细化一下?所谓的颜值经济,当然出了一张脸以外,各位觉着还包括什么样的元素能够构成所谓的颜值经济的经济主体?或者关键词应当有哪些元素来包括的?这个也是一个需要每位嘉宾整体回答的问题。先从陈乐博士开始。自由回答,您先开场,大家可以先讨论一下。

陈乐:为什么让他们先说呢?因为问倒我了,颜值要包含什么呢?这个词从字面上讲,肯定是需要有一些吸引人的外表,当然他肯定会有一些内在气质的东西。但是你要我讲具体里面还会包含哪些方面,我可能现在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还不能怎么去讲。但是我想说一点,因为会讲颜值经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一定是一个可持续性的东西。一定不是一个第一眼看很漂亮,第二眼看就是好丑啊,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在某种状态下存在的,而且是一个比较持续状态下的一个,大家多认为比较美好的事物。

张仕强:我觉得要再深入去聊一下颜值经济,还有包含的部分,我觉得可能颜值第一眼是吸引眼球,这是第一部分,成为经济的部分,就是这个过程所应该包含什么呢?我认为作为运营的部分就是深入度的部分,我觉得可能是比较关键的。包括陈乐博士说的可持续性的部分,这个部分不是靠表面上看起来吸引了眼球就OK的东西。我觉得深入度与可持续的部分可能是比较关键的部分。

陈肃:颜值经济,刚才陈乐老师讲的,我觉得叫“独特性”吧,刚才有老师说做自拍,包括现在的整容经济,好像女孩,从男性的角度讲,女孩长得越来越一样了。从我的视角来讲,就是独特性很重要,一部电影也是一样的,《七月与安生》是我很喜欢的一部青春片,我们也做《小时代》系列。《七月与安生》是特别独特性的,就是它不同于《致青春》,不同于《小时代》,不同于《左耳》,不同于这一系列的青春片,所以第一个是独特性的问题,就是它的差异化价值,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延续性的问题。因为我来晚了,我看陈乐老师在分享IP运营,其实我们也一直讲现金流模式和资产模式里边最大的区别其实IP是一个资产模式,内容是一个现金流模式。所以简单来讲,也就是一个IP之所以能沉淀下来,它成为一个品牌,能够经久不衰地进行授权、进行开发、进行延续,所以它是一定有一个,我们老形容你要娶一个耐看的老婆,你要看她一辈子,她得耐看。颜值里面延续性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标准。

还有一个刚才我们谈到的,这里面品牌、商业模式,最后还一个生意的问题,也就是它最终形成经济,像美空一样,我估计您也一直在探索怎么变现,所以品牌、商业模式跟生意这三件事,我们要分开去看。生意这件事说实话,它不像商业模式这么高大上,生意就面临着现金流的问题、收入的问题、可持续增长的问题等等。所以这里边就意味着颜值的变现能力的问题。我认为变现能力,也就是你长得好看能不能挣钱呢?小时候妈妈经常跟我们讲:“男孩长得帅其实没多大用,还得有本事。”“本事”这件事是最后看你的评价,说这个女孩不仅漂亮,还有本事。这个男生不仅帅,还能挣钱。所以后面这个变现能力我认为还是颜值经济里面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谢谢。

傅磊:陈肃先生,你妈妈这个话特别有深意,男孩不能光看脸。斯羽。

李斯羽:看来颜值经济跟择偶有很多共性。

傅磊:大家都聊到择偶的问题上了。

李斯羽:从我了解的角度来说,其实颜值不是一个天生赏饭吃这么简单,其实颜值绝对是一个技术活。我刚才自己说到一个木村拓哉的例子。既然说到颜值是一个技术活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有一些可以算是已经成功的案例,可以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一下。比如说有一位,现在应该是第一位最成功的美妆博主,这位博主最早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彩妆的爱好者,喜欢在Youtube上跟大家分享化妆的技巧,慢慢他有很多的追随者,大家很喜欢看他从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从专家,或者是从明星的角度去分享,他分享他对彩妆的热爱,到后来她有很多很精彩的演绎。我印象中,她本身也并不是专业的彩妆者出身,就是一个爱好者。恰恰因为他自己出众的彩妆技巧,其实你单独看他的话,她也不算是多么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可是她知道怎么样用技术来提升自己的颜值。从而我觉得鼓励到很多女生,鼓励到很多消费者。所以她后来变成兰蔻的算是第一位平民代言人吧。然后也有了合作的系列,到现在也有了个人的彩妆品牌,甚至她出的单品是可以和这些一线的大品牌进行叫板,去分市场的一杯羹,我觉得她的成功就很好地说明了颜值这件事情其实是可以通过一些技巧去提升,然后从而把它变现的。

另外一个更加成功的案例很多对时装没那么热爱的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就意大利的时装博主,从她自己开设自己的时装博客到现在,也不过只是7年的时间,但是应该是在去年她已经入选了福布斯的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人的榜单,她的年收入是超过800万美元以上,她自己个人品牌可以占到他收入的70%以上,是一个大家都很向往的成功案例。从去年开展,“网红”这个词把耳朵都听烂了,就会变成井喷。其实在国外我们叫博主,其实他们也是“网红”,他们成名的途径也都是新媒体。包括她的成功案例已经入选哈佛商学院的成功案例,希望能够通过对她的分析,让更多的时装博主也好,或者是“网红”也好,去能够找到一个成功的模式,从而可以复制她的成功。但是其实到目前为止也并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这么成功,她仍然具备她很独特的一面。当然这两位其实都是没有美女,但绝对不是天生下来就是那种一鸣惊人,你见到她就觉得有倾国倾城之貌的颜值。而是通过不管是自己个人的修炼,其实像这个时装博主本身也算是一个才华跟颜值兼备的美女,她自己是法律专业的高材生,并不是专门研修时装专业的,不管是个人的气质也好,还有自己的独创性也好,还对美的钻研的技巧也好,让自己个人品牌产生了这么巨大的商业价值。

所以回过来,今天很棒的一件事情是我们有那么多方法可以提升自己的颜值,去想办法看怎么样把颜值变成可以揣在兜里的钱。这是一个可以修炼的活,但是修炼的过程真的值得好好探讨一下。

傅磊:太棒了,斯羽今天晚上是案例担当。

李斯羽:这个是弥补了我个人的不自信,毕竟来参加经济学家的论坛,我作为一个门外汉,我可能只能是通过一些实例来,真的是问问大家看看到底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些点,可以转化成一些可以去借鉴的成功的方式。

傅磊:这些是经济学最需要的东西。李云女士。

李云:我接着斯羽的话题往下说,我负责这两家媒体基本就像斯羽刚才讲的,媒体上有两个活跃的时尚和美妆类的,我们称之为博主,其实在当今也是颜值和才华兼具的网红。如果总结刚才斯羽说的无论是海外的时装博主这种,我觉得这些美妆类和时尚类的博主明明可以靠颜值、靠脸吃饭,但是又在拼自己的才华。当下如果从颜值的角度来说,如果希望自己的生命力更长久,除了颜值以外,在专业领域的才华也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在亚洲,像韩国的美妆博主Tony(音)也是一样的,这个美妆博主有非常好的,除了有外形,但是还有非常好的彩妆技能。最近Tony(音)也开始进军国内的美妆市场,把联名的美妆品牌推向中国的市场上来。

OnlyLady今年也成立了做专业的孵化公司,Only Star,区别于在互联网大潮下看到的打赏型“网红”以及泛娱乐化的“网红”,我们签的“网红”是在时尚和专业领域要有自己的独道见解和知识积累的人。从这一年的运行情形来看,我们觉得这种“网红”会更受化妆品和奢侈品品牌的喜爱。包括今年成立了将近五六十场大品牌的线下活动,都是请这样子的颜值加才华兼具的“网红”去做线下的直播和活动。所以我自己觉得,如果未来颜值和才华能够并行的一个红人或者在某一个专业领域上有独到见解的人应该是无敌于天下的。

傅磊:我不知道大家听出来没有,大家多在引导一个问题,颜值不光是美女,大家经常会有思想深的误区,觉得美丽就是颜值。实际上各位嘉宾反复在强调,不能单纯看美丽,或者美丽并不是颜值经济的全部。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从字面来理解,颜值就是脸的价值,我觉得葛优的脸的价值是非常大的,葛优出演的片子一定票房高,葛优代言的东西一定是相对来说影响力大,等等。脸的价值跟是不是漂亮并不是完全划等号的,而是有很多内涵的东西,刚才几位嘉宾也讲了,可持续性,以及你的内涵、你的持续的内容产出能力等等,综合起来是一个颜值经济。而且同时这里涉及到的经济,刚才斯羽说到经济,其实颜值是一个前端的入口,嘉宾们也反复强调,最后要落在经济上,落在经济上的核心还是是不是有一个持续的延续能力。因为经济这个东西很拒绝昙花一现,我们需要有一个持续的产出、持续的影响力,才能够把所谓的这张脸的价值能够体现出来。

在2016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就是“直播”,大家一提到颜值经济首先会想到两个,一个是“网红”,另外一个就是“直播”。到底直播产业对于颜值经济的需求有多大?是不是直播产业依靠颜值经济,或者高颜值的人是直播产业或者直播产品的唯一的增长点?我们请张仕强先生,张先生也是网易BoBo的CEO,介绍一下关于直播领域对颜值的需求和对颜值的理解。

张仕强:网易BoBo三年前就做立项,并且上线。最初我们做直播的时候其实还没有像现在已经到了全民直播的一个状态。那个时候我们所覆盖的人群也是有限的。因为当时最传统的就是PC端的直播,PC端的直播其实多数是局限在游戏类的直播以及部分的娱乐直播上,但是其实是根据流量的分割,它的影响其实也是有限的。当时其实对主播的依赖还是蛮大的。经过这3年的发展,我们其实可以看到,现在从PC转到移动,怎么迸发成所谓的“全民直播”的阶段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移动直播其实真正解决的问题就是用户、内容,就是主播。我们有用户才能构建经济付费变现的部分,内容的部分就是全民能直播,每个人其实有一个机会,不管你是才艺也好,是颜值也好,因为每个人生活的圈子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大家都能通过直播的方式,其实你的颜值可能在你的受众范围之前是很小的,在PC直播能接触到的用户也是有限的。移动直播、全民直播这样一个状态之下,给有颜值的人,我们先不要管才艺,就是说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做这样的一个事情,并且被不同的人所接受到,并被不同的人所欣赏,并在这种过程中,达成一种付费的模式。我认为直播其实就是颜值最快的一种变现方式。

另外,说到颜值经济,如果从经济的角度看,我觉得经济的过程,就是变现的过程,我觉得持续运营的过程其实是蛮重要的。如果你只有颜值,我刚才说了,只是一个起点,其实颜值经济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可能是,他的粉丝经济的部分,就是他的影响力的部分。这个部分就需要通过内容,以及运营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

举一个例子,网易BoBo上的一些主播也好,现在各个平台都有,我们举一个我们平台的例子,因为我们走得比较早。实际上真正排名比较前的颜值可能并不那么高,现在已经搞了两届年度盛典,我马上要搞第三次年度盛典。有时候我们会在盛典晚会上,我希望主播盛装出席,把最好、最美的一面从线上走到线下来,但是会出现一个错觉,就是真的不是长得很好看。颜值只是完成了最初始的颜值经济的部分,我觉得粉丝经营的部分,我们可以看我们年度的十佳主播,其实他们粉丝的数量以及他们日常维护粉丝投入的精力,这里面其实是有很多的投入。颜值经济的部分其实我觉得更多还是粉丝经济的部分,粉丝经济的部分就是你如何把眼球,把这个粉丝的部分做持续的运营跟变现,我觉得这是目前直播平台在做的事。每个主播要把自己的颜值最大化,把自己给用户的价值最大化,我觉得这里面其实就有很多持续运营的部分,它需要内容,它需要运营。

另外关于颜值的部分,我觉得可以再举一个例子。今年“超女”重新回到网络直播的状态上,我们也跟芒果TV搞“超女”的选拔,我们当时有一个选手进去了,但是洪涛导演就说:“你长得还蛮好的。”可能各方面条件也还不错,就让她进去,进到前100名,但是持续的往上走,她能不能比其他的选手更有竞争力,我觉得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颜值所能解决的问题。

我大概分享就这些。

傅磊:感谢仕强先生。其实颜值这一块,整体来说,刚才仕强先生说得很清楚,在我们想象中,直播平台里面应当是美女如云,真正在里面收入最高的、人气最棒的应该是里面长得最漂亮的。但是事实真的不是这样,包括我们自己也是在跟很多直播平台合作,给很多直播平台输送主播和“网红”人才。后来我们也是跟你一样的感受,在这里面真正能做到最头部的,就是在直播平台里面、直播体系里面能够做到最,不管是收入最高,或者人气最旺的,往往不是那些长得最漂亮的。现在我的感觉可能就是,其实颜值经济或者高颜值的人需要有高品质的内容做支撑。大家来看的其实是内容,你有优质的内容,你是PGC,不管是PGC还是UGC,直播更多偏向UGC的内容,你是不是能产生高品质的内容,你的说话、你在镜头前的表现,这都是小的UGC的内容,是不是能吸引观众,能够持续吸引观众,让你的粉丝持续看你、关注你,让你的粉丝能够持续给你打赏,这更多是由内容决定的。说到PGC的内容,应该是两位陈,一个陈乐女士,一位陈肃先生,你们也很有意思,一个非常严肃,一个非常快乐,两位都是今天在座的影视方面的代表,涉及到PGC、涉及到影视方面,因为我们能看到,从这两年开始,短视频、微电影等等这些网剧,甚至网综都是在拼颜值,很多以前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影视圈的一些模特,高颜值的小姑娘,现在都能够参与到影视剧里,那种网综节目里面。大的院线电影、大的制作里面,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现象?高颜值是不是真的能带来高票房?颜值经济对于影视票房的影响究竟有什么具体关联?要不我们请陈肃先生给解答一下。

陈肃:高颜值能不能带来高票房这件事说实话,乐视影业有很成功的,也有很失败的案例。的确是可以多说两句。众所周知《小时代》系列,大概将近20亿的票房,投资票房比大概500以上,大家都说,四个女演员加几个“小鲜肉”这样一个方式,的确在那个时间对12岁到20岁左右的女生,特别是初中的女生和高中的女生是有不可抗力。我们都认为《小时代》在传统意义上的文本评价上没有那么高的价值,但是它的确,当我们走进电影院发现一群宿舍里面、班级里面的闺蜜们,盛装打扮、浓妆艳抹,在电影院里又哭又笑,又打又骂,听着MV,跟着哼着哥,这个过程的确让我们体会到了,针对12岁到20岁这样的年轻女孩的吸引力,颜值所带来的吸引力,这是一个相对成功的案例。

还有一个我们做的系列叫《熊出没》系列,《熊出没》系列今年做到第四部,也可以插播一个小广告,乐视影业其实在运作IP系列化,包括《敢死队》系列,在运作IP系列化当中运作得相对比较成功的一个影视公司,因为系列化表明了它的延续价值可变现的程度。《熊出没》刚开始跟主创讨论的时候,都觉得熊大、熊二、光头强太丑了,好像不太符合所谓的颜值的标准。但是我们会发现,其实小孩子(6岁-12岁)亲子观众,小手拉大手的观众,他们觉得他们很萌,很傻,傻萌傻萌,他们审美的标准我们称为分众的审美标准。包括《敢死队》,美国一帮拍B级片的,杰森斯坦斯、史泰龙、施瓦辛格,这帮老炮儿已经不符合“小鲜肉”一帮的审美了。但是我们发现在三、四线城市,三、四线观众认为这是我心目中最帅的男性、最Man的男性。

颜值这个事不能笼统地来讲。那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分众市场,分众人群当中对美的评价标准其实是不一样的,从电影的纬度上来讲,怎么符合你的目标受众?因为现在越来越难说一部电影,特别是今年的中国电影市场,《七月与安生》这样的项目也是非常好的票房。我算了算今年10月份到现在国产影片只有5部过亿,再加上《28岁未成年》。所以不能有大众的,20亿、30亿这样的内容,头部内容越来越大。所以针对分众市场这样的,我们说符合这个年龄群,符合这样的一个消费群体的审美取向的内容,可能会是票房的一个最重要的,商业价值的最重要的保证,而不是拼到底是不是集齐了老、中、青喜欢的所有的帅哥美女。说实话,我们走过的坑也很多。我就分享这么多。

傅磊:太精彩了,美不美在细分领域,不能说一个美代表全部,太棒了。在颜值经济领域里面,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块,就是“消费”,我们去消费颜值,或者是高颜值的人也有极强的消费能力,对于颜值消费这一块,实际上李云女士,OnlyLady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先行的市场尝试,而且有很多的成功经验。针对这个领域,李云女士做一下分享。

李云:就像傅磊总说的,确实我自己理解颜值经济其实应该是一个比较庞大的生态圈。其实最底层的就是产品类的,像化妆品行业、美容服饰与珠宝行业等等,再往上才是像产品+服务类的,比如像医疗的美容整形、健康美体瘦身等等。刚才其实大家聊到的像娱乐、像“网红”经济,我觉得那是再前端的一些。

我自己从事的行业,面对的用户群就是爱美的、年轻的女性用户。服务的客户就是化妆品、奢侈品、服饰、珠宝这些个产品端的品牌。所以其实我觉得在整个颜值经济大生态圈下,应该是在每一个领域里面都有很多的机会,未来几年内机会其实都是非常之多。我只谈我熟悉的这一块。真的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包括90、95后的男性用户,他们会对外在美越来越关注。所以我们今年跟艾瑞发了报告,我们对OnlyLady和KIMISS闺蜜两个媒体用户做了调研,每年花费在化妆品上的年均消费3000元以上的用户占了80%,可见大家其实对这一方面会越来越注重。而从我们看到的这些品牌端的营销理念也在不断地更新,包括今年,其实今年像“网红”、直播这些概念都非常地火爆。所以像这些传统的高端品牌和奢侈品牌,他们也在与时俱进地去采用这种新的营销方式。我们觉得就像很多高端的化妆品牌,我们一直也会担心这么新的营销方式他们能接受吗?但是今年看到这些大品牌会愿意在自己的线下新品发布上请高颜值的美妆博主来参与直播互动,其实都是为了覆盖到他们精准的目标人群。而从普通用户这一端也能看到,随着消费升级之后,不同的用户对,其实就像刚才几位讲到的,对个性的追求,他们希望美是更独特的,是更能够体现自己内在气质的,所以其实也能看到,他们对,比如原来媒体上从PC端的这种通发性的编辑资讯已经开始,尤其在移动端,其实他们希望看到更个性化的针对他们的美妆和时尚类的服饰搭配的渠道。所以这一方面我们也在不断地做加强,推给每一个用户不断地分析他的阅读行为、喜好特征,包括依据年龄段推给他适合他自己品牌的化妆品。

另外,从大趋势看,每一个人对颜值,或者对美其实是有不同的见解的,所以我们也关注到不同的用户,他会关注不同的美妆专家或者时尚博主,其实他们希望去找到自己更认同的人,去关注他们的穿衣搭配和他们日常的,比如说在化妆品方面有什么样子好的分享的建议等等。所以这也是我刚才讲到的,今年我们在OnlyStar签了很多美妆博主、时尚博主,希望对不同用户提供美妆和时尚搭配的指导建议。我自己看美妆消费领域,这几年正是如火如荼的时候,我觉得跟“网红”、直播这种大环境也是密不可分的,同时催生了普通用户对美更加极致的追求。

傅磊:下面插入一个互动,让现场的观众提一提你们的想法,有想给嘉宾提问题的现在可以举手。那边有位先生,麻烦工作人员递一下话筒。

提问5:我想问一下两位影业公司的两位陈总,我想问你们怎么看待今年的电影市场,我知道去年电影市场很火爆,票房增长50%多,今年突然就一下子冷了下来,同时我又发现去年开始有很多的资本涌入进来,我想请两位陈总给我们分析一下中国电影市场到底出了什么情况。第二,刚才陈乐总裁在上面介绍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您两位作为影视公司的老板,怎么去选择电影的题材?比如说我看您好像选择了爱情片,或者可能叫青春片,现在国内很多影业公司会选择这个题材,我不知道是因为您个人的爱好,还是您觉得比较有市场,您怎么看待这个东西?谢谢。

傅磊:两位陈总简单回答一下,您的这个问题稍微有点深,跟我们的颜值经济确实关系不是特别近,两位陈总也简单地给您回答一下。

陈乐:先后边的吧,我们选择题材的部分。我其实开始也说了,青春片有一个比较特别的经历,或者说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当然类型是,从青春片的角度,其实青春片也做烂了。我之前也是看了一篇新闻稿,是说仔细分析《七月与安生》的一些配置,事实上所有的条件都符合一部青春大烂片的标准。一部电影除了艺术技术,还要变魔术,有的时候换了一个视角,或者有些人因为看了这个片子以后,我记得曾志伟大哥说看了以后,前面一会儿我觉得你们跟我讲的是青春片没错,后面看了一下,怎么变成悬疑片呢?他讲的是说里面有一些反转或者我们里面有一些细节,它的表达可能跟一般的青春片不一样,但是很多人真正感动的是他看了这部电影以后对他自身,觉得可能让我想起一些什么。有些男性观众说:“这部国产片能看完还真不错。”而且都是大叔,这可能是跟他的灵魂层面、精神层面有一些共鸣。我们在电影选择上,这部片子是非常典型的制片人电影,选择的时候是有我自己感触的东西,但是不见得每次都会选择同样的类型,下一次你会看到我们选择不同的纪录片,我们也会有科幻。其实对我个人而言,可能跟其他人不太一样,我觉得故事本身要感动人,而且最好他的这种普世价值更强烈一点。也就是说今天我能感受到这个东西,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的地方,大家可能对这件事情都能感同身受的,会比较吸引我。

傅磊:关于中国电影市场这个大的问题呢?

陈乐:我不敢随便说,没有一个人会随便改变一个大的市场,更何况电影市场是一个合力的市场。我觉得今年跟去年的不同是相对的,真正会买票进电影院的观众事实上是最,不是说最聪明,是他会表现出整个观众对于电影市场的看法。它的繁荣,今年可能有一些回落,我觉得这都是市场非常正常的过程。因为可能从长远来看的话,第一,它起来有一定的增长,第二个,我觉得整个观众也会变得比较理性、成熟,而且现在的选择会很多,明年选择可能会更多,观众也可以看到更多好的作品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市场的刷洗过程。我没有办法预测明年好和不好,但是只是说经过几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大家都认真地在做电影,看电影的人水平也越来越高的话,整个市场的发展应该是会越来越好的。

傅磊:刚才有观众递纸条问了一个问题,斯羽女士,这个问题是这样的,颜值都是以貌取人,对男人也是一样的,如果长得丑的人如何在当下颜值经济中发展?给妈妈有过劝告的这些小朋友们一些建议。

李斯羽:不好意思,我重新理解一下这个问题,是说针对于男士是吗?

傅磊:不是,颜值经济,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第一,颜值经济不一定都是美女的经济、都是美丽的经济。所谓的丑就是相对于美女而言,脸长得不是那么好的那些人,应当怎么去运用好颜值经济发展自己?

李斯羽:我怎么觉得这个问题问给我有一个好大的坑似的。我自己个人的感觉,因为这个问题好妙啊。这么说吧,我觉得其实去评定一个,比如说评定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城市,我们身处的这个环境是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发达地区,我自己有一个标准。我觉得就是它对求同存异这件事情的包容度。比如一个地方所有的喜好大家都很一致,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30年前或者40年前在北京的街头你看到一个老外的脸,大家都会追着看,觉得这个人好奇怪,没见过,跟我们不一样,为什么是金头发、蓝眼睛?比如说现在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一线城市,大家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追着一个老外看,因为他们已经把所有这些跟自己不一样的人消化成为了自己生活当中的一部分,包括比如说在以前,我们对于奇装异服、对于浓妆艳抹的定义跟今天绝对是完全不一致的。所以其实我觉得去评定一个地区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很发达的地区,我觉得其实就是在看他对于大多数,可能不是主流的价值观,甚至不是主流审美观里面的东西,也许你可以不同意,年来是不是能够接受它的存在。所以我觉得回归到颜值这件事情上来说的话,其刚才几位老师其实都谈到独特性。谈到它的价值。颜值经济很妙的事情是从大家开始关注到颜值这个词到今天,我觉得其实能够创造价值的已经不单单只是好看这件事情所能够涵盖的了。

我今天是为了弥补自己在专业方面的缺憾,跟大家举了几个例子,我不妨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好了。我们刚才说到几个成功的博主,她们不是真正意义上倾国倾城之貌,但是仍然是属于好看的范畴里面。但是从去年,或者今年初有一位,也是时尚博主,她非常受欢迎,她叫李安卓(音),本人是有人曾经这么评价她,她的形容就是“矮肥丑”,她的容貌跟美没有关系,但是不妨碍她受到越来越多的粉丝的追捧。这个是时装行业的一个例子。包括从男生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今年听到最可爱的一个词就是“丑帅”。比如说像丑帅现在最受欢迎的代表应该就是卷福,所有的女生都喜欢他,甚至我身边很多男生朋友也特别特别喜欢他。如果我们只是单纯把个人的照片,抛开他的表演技巧、荧屏美丽等等,只看他的脸,他的脸显然跟帅哥之间有很大的差异,一点都不标准,脸过长、眼睛太小,看起来像马脸,但是仍然不妨碍他是最最有魅力,而且是有票房价值的男演员。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很包容的时代,特别是对于生活在,尤其是一、二线城的朋友来看。比如说《敢死队》里面的硬汉可能在三、四线城市更受欢迎,我之前看过一个统计,可能在物质生活越富足,生活越和平的环境里面,“小鲜肉”类型可能越受欢迎。可能对于物质生活相对来说还没有那么好的基础,或者是自己个人的生活环境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的地区来说,这种硬汉型男的受欢迎程度就会更高。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小鲜肉”作为流量担当,其实也是因为大家的经济生活和整个环境的安康程度达到了越来越美好的水平。所以会有“小鲜肉”这个类型特别受欢迎。但是仍然不排除,大家的生活物质标准显然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另外也会有像卷福这样丑帅丑帅的男人在这个时代特别吃得开,甚至比“小鲜肉”还要吃得开,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实在不行可以靠技术提升颜值,不一定是整容。我觉得整容是一个很极端的方式,比如说气质,主要看气质,觉得气质真的很重要。

傅磊:斯羽讲完了都对自己成为一个“网红”有信心了。还有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或者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这也是组委会之前给过的一个问题,我也在想,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快餐时代,很多东西今年火了,明年就销声匿迹了,很多东西都是很短的,甚至有的东西连一年的时间都没过,不管从资本市场,从很多的市场都能看到,一下子火起来,一下子又没有了。颜值经济是不是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各位对于颜值经济的未来,2017年颜值经济依然会很火吗?在未来更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是不是依然能看到“颜值经济”这四个字,而且依然活跃在经济的主要舞台上。对这个问题也是希望请每一位嘉宾都能够作出一个你们内心对这个问题的认知的观点。

陈乐:我先表达一下我刚才听了各位的讲话的感悟,我觉得我们可以成立一个颜值商学院,研究一下,这个话题没有想到这么深奥,越想越觉得应该好好想想,如果有颜值商学院,大家认真讨论一下怎么样把颜值经济发展好,怎么商业化,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话题。

其实刚刚听了大家讲的,真的是听了以后我才会有一些比较多的思考。颜值经济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刚刚其实提到了一个重要的点,颜值是一个外在的,或者是引入的一个因素,其实还是要靠内容。也就是它一定是加载在,对观众来讲可能也是一个有价值的内容,所以再回去看颜值,我就在想说,可能字有时候看多了都不认识那个字是什么了。颜值代表的是,从外表来讲应该是可估量的价值,这个价值本身可能真的是跟内容有关系。在颜值经济之前,其实我们比较多谈到的是分享经济,分享经济里有一块,我们之前也讨论过关于直播的部分,可能也是一种分享经济的形态,它可以把你所了解的内容去跟需要的人分享。这部分的分享可能会让大家觉得这个东西对我可能有用,有些“网红”可能是因为技术或者他的内容对大家有帮助,可能大家就会去观看。当然,如果你的颜值高一点的话,他会更愿意接受这个内容,或者同样的内容里面他会先看到你。颜值跟内容有关联,未来怎么向分享经济做一定的转化?或者能够把颜值经济转化成分享经济里面非常满足大家需求的一些内容的时候,我觉得它的延续性,从现在看来可能是非常有可能会持续发展的。

傅磊:太好了,仕强先生。

张仕强:我觉得“网红”经济也好,颜值经济也好,可能它确实蛮符合现在所谓的快餐化消费的状态,对吧?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从PC也好,到现在移动端也好,PC的用户市场相对移动端市场比较少。我们现在能感觉到移动直播所能覆盖到的人群只是互联网人群的一部分。我们看到高颜值的直播,他所能覆盖的人群可能就是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或者四、五线城市对直播,他们的使用跟消费究竟是怎样的其实是一个问号。可能他们消费的不是颜值,这个跟刚才的话题有点相像,没有颜值怎么办?可能是才艺或者是你生活的兴趣、喜好,你找到同好的人可能是一种方式,纯粹颜值的部分可能确实是快餐式的消费,快餐式的消费短暂被消耗之后,必然需要一些其他的,要么是内容,要么就是更多垂直纬度的东西,可被消费的东西去填充直播的一些东西,去延长他的生命周期。是不是一定要往高大上走?比如说做直播平台,做综艺性的事情,或者我们推荐有才情或者有才艺的人上电视节目,或者参加拍摄一些网络大电影,这可能是一种通道,但是对整个直播的行业跟经济来说,我觉得可能它有更多往下走的方式,我们充分地把这个市场用户给触及到,并且让直播成为他们生活最密不可分的部分,或者是他们可消费内容的部分。我觉得这可能是一种方式。不管是向上走还是向下走,我觉得里面的东西,单靠颜值毕竟是“短命的”。

陈肃:经济学当中有一个大家最熟悉的就是经济下行的时候有“口红经济”之说,刚才斯羽分享木村拓哉的例子,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日本经济下行的时候,口红卖得特别好。

傅磊:口后一直卖得挺好。

陈肃:一直卖得很好说明颜值经济会永远存在,因为我们全球经济都到了“新常态”经济的环境下面。所以我觉得颜值经济会一直存在,只不过是它的内涵发生了一些,会在每个阶段发生一些本质性的变化,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从影视的纬度上,其他的行业我步态了解,从影视的行业来讲,因为影视行业,我刚进来的时候,我听陈乐说迪士尼的模式,中国影视行业跟好莱坞,好莱坞当然有六大,迪士尼的成绩是全球最好的,50亿美金,不包括后产业的价值,电影是一个入口,颜值这个东西怎么变成价值?作为电影来讲,怎么为其他行业,比如说衍生品、主题公园,甚至后面的品牌整合营销等等提供更多的其他行业的贡献价值,我觉得这个颜值经济就会丰富起来。电影作为整个实体经济的一个“口红”,这个效应才能起来。电影是一个小的市场,一年就450亿。美国也一样,美国连续10年没有突破过100亿美金了,好莱坞也在寻求着突破。所以我们跟好莱坞一块合作《长城》,《长城》就是中美的实验品,不知道是否成功,但是它是一个尝试性的产品。就意味着颜值经济会因为一些经济阶段的变化,大家更多的分众的、个性化的需求,以及分享经济的出现,会发生在经济阶段上的定义的变化,但是我觉得看脸这件事是永远存在的,只不过是我们看完脸之后还看什么,这件事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谢谢。

傅磊:太棒了,我们看完脸还看什么。斯羽。

李斯羽:我把我今天的职责进行下去,说到颜值经济能不能持续下去的事情,我脑子里又冒出一个例子来。

傅磊:案例担当。

李斯羽:今早刚刚看到一个新闻,一个曾经非常辉煌的品牌所带领的经济,其实应该是颜值经济的一部分,就是“性感经济”,因为其实可能对这个品牌有所了解的朋友会知道,它其实长期以来一直,它的品牌核心并不是在贩售时装,因为它本身也不是以设计多么特点而见长,其实在贩卖的是荷尔蒙。你进到它的每一间店都感觉像进了一间夜店,特别溶列的香水味、嘈杂的音乐,还有高颜值的店员。在上任CEO采取吸引眼球的方式就是每间新店开业都会有半裸裸男站在门口吸引经济。我记得在日本某一间店开业的时候,曾经造成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开业的一星期还是多长时间里面,每天都有两千人在门口排队,从这条街排到隔壁街的那种感觉,感觉进这家店都仿佛一票难求,变成一件很时髦的事情。可是最新的这个公司财报显示,显示这两年业务在大幅度下滑,它并没有改变自己的行销模式,没有因此而不雇佣一些颜值很高的店员,也没有放弃它一贯行销的性感经济,可是显然大家不那么买账了,他所贩售的性感已经没有办法把大家口袋里面的钱掏出来了。包括前段时间刚刚落幕的轰轰烈烈的唯秘秀,我们知道,他要大举进入中国市场,但是在美国本土的业务也已经出现了下滑,它的收视率在全球范围来看,其实也并没有在继续提升,所以这种性感经济,把最美好的肉体放在你面前也不一定立刻能够吸引到消费者继续掏钱。这么美好的东西都不能骗到钱的话,颜值经济的可持续性在哪儿?我不想在这么晚,因为我觉得我自己个人的资格也不适合给在场的各位熬鸡汤,这么晚给大喝鸡汤也容易长胖。但是我还是会想到说,大家都看过的一部电视剧,就是《甄嬛传》里甄嬛说的一句话,以色侍人,色衰爱弛。是不是可以分离出不同的颜值,过去欣赏的是性感经济,接下来会不会丑帅当道?会不会有丑美出现?另外,色衰的时候,什么才能挽回这份爱,让爱不弛?这是值得探讨的。

李云:头部的明星,包括娱乐经济以及“网红”都是偏头部的人群,更来关注到普通的,包括在座的所有人来讲,其实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宿愿,就是希望能够在其他人面前,或者是希望自己能够塑造一个更好的自己,我觉得这种需求其实还是长期存在的。你希望展现在面前的这一面是更美好的,这个需求一直存在,我觉得颜值经济随着时间的往前推移,只是形式在不断变化。但是颜值经济本身我觉得还是非常之看好的,只不过是在刚才我说的颜值经济生态的每一个环节当中都是在做着不同的迭代,像斯羽讲到的,像时尚、奢侈品产业的品牌营销手段。包括像明年的直播“网红”领域,包括今年可能是我们用出一大批靠脸吃饭的主播,明年我觉得其实生命力更长久的应该是这种才华+颜值型的主播。所以我觉得在每一个细分环节当中都应该有很多的机会。所以这应该是我们在整个每一个垂直行业里的人应该去关注到的东西,去根据用户的需求,不断地去迭代,不断地去满足他在颜值方面的不同的需求。所以我是想未来颜值经济还是大有可为的。

傅磊:颜值这个东西虽然今天拿过来讲,其实颜值这件事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出现了,比如30年前老上海的海报等等,有了图文以后就会出现全世界各地都会有海报,有各种各样的传播品,都会把美丽的美女、帅哥、猛男的脸,把他们的形象放到海报上,其实这都是颜值经济的代表,只是在不同时期,颜值经济可能体现出来的价值不一样。

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只能到这里,很冒昧地用陈肃先生的一句话,就是看完脸之后,我们还要看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感谢大家,感谢各位嘉宾。

主持人:在这里我们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分享,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对各位嘉宾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各位!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本场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再见。

惠杨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惠杨_NF562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