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中科创星米磊:智能手机之后,再次推动科技创新需“硬科技”的发展

2016-12-09 10:45:00 来源: 钛媒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中科创星米磊:智能手机之后,再次推动科技创新需“硬科技”的发展)

摘要: “过去几年 APP 都叫高科技,所以逼着我们做高科技的升级为硬科技。”在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看来,硬科技是比现在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它具有 5 到 10 年长期积累,门槛更高。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

钛媒体注:在过去的千年里,中国一直都在技术上出于领先地位,但在清朝却由于缺少「硬科技」而一度被西方列强殖民统治。那么硬科技到底是什么,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光学博士、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来到了 2016 钛媒体 T-EDGE 年度盛典与我们分享了他眼中的「硬科技」:

硬科技是我四五年前提出来的,是因为我觉得中国已经到了科技创新的时代,过去几年 APP 都叫高科技,所以逼着我们做高科技的升级为硬科技。硬科技就是比现在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它具有 5 到 10 年长期积累,门槛更高。

米磊发现了一个规律,硬科技到软科技是交替发生的。比如过去互联网革命的兴起是离不开像思科这一批路由器硬件制造商的,以此为基础,诞生了像 Google,Facebook 这一代的科技巨头。在那之后的移动互联网兴起,诞生了如同 Uber,微信这样的移动互联网服务,这一切都是智能手机带来的一波红利。接下来要再次推动科技创新需要硬科技的发展

而米磊所在的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在规模上并不算是国内大的,但是在科研院所和大学里他们却是做科技成果转化做的比较好的。中科创星所秉承的使命是「助推中国重返世界之颠」,「硬科技」则是他们最为看好的领域。这与国家强力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同枝连气」的。

未来 30 年的机遇在于,释放 7 千万科研人员的脑力生产力。大家体力是有限,富士康逼得员工跳楼,生产力也上不去。但是脑力是无穷的,一个钱学森可以顶五个装甲师,所以说这是中国未来最大的机遇。

米磊认为接下来的 30 年就是中国的关键时刻——因为过去 30 年中国是通过人口红利,通过模式创新,通过要素驱动和投资驱动的。经过 30 年的发展,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二的经济体。未来 30 年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了,中国的要素驱动、投资驱动也驱动不了,中国正处在向创新驱动转型的关键阶段。

以下为米磊在 2016 钛媒体 T-EDGE 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美国的关键时刻,我那一天正好在美国,川普把所有的媒体叫过去,说:「你们都是骗子」。因为当时网上的结果出来,美国每一个报道的票都不一样,基本上都是希拉里和特朗普最终结果一直不出来,一直到当天晚上都到 12 点最后结果都不公布。美国的电视台跟中国不一样,不是按照真实情况报道的,所以说很有意思。

看了美国大选以后,我感触很深,发现了一个秘密,为什么川普打败了希拉里:他是一个典型的创业者,他抓住了美国人的心理,现在从 2008 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到了经济下滑的关键时间点,所以说川普最核心的口号就是 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主要的原因他抄袭了我们公司的使命,我们公司使命是助推中国重返世界之颠,翻译成英文就是 Make China Great Again。跟美国人交流了之后,美国人觉得很有趣,开玩笑说应该找川普收专利费。

中国未来 30 年是非常有机会的,为什么把这个口号作为我们的使命,后面我会讲。硬科技是我四五年前提出来的,是因为我觉得中国已经到了科技创新的时代,过去几年 APP 都叫高科技,所以逼着我们做高科技的升级做硬科技。

硬科技就是比现在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它具有 5 到 10 年长期积累,门槛更高。再往上是黑科技,黑科技可能指的更科幻的技术,全球只有一两家能做,而且商业周期更长了,比如说 10 之后才有可能实现。科幻可能是一百年之后人类才有可能实现的一些技术。

所以说这就是整个科技的金字塔,我们现在重点做硬科技,因为我们认为硬科技是 3 到 5 年内改变我们的生活。

比如说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新材料光子芯片,脑科学为代表的最前沿的科研和技术,这种就是现在的硬科技,而且它其实更多指的物理层面的改变、指的是物理世界的创新。

其实我们回头看一下,其实中国几千年来硬科技领先全球,尤其是古代四大发明是深刻的改变了面貌,而且根据史料统计在一千多年前全球有 60% 的科技创新,全部是源自于中国。所以说我相信中国有更多的创新自信。

非常可惜的是 1500 年是西方的关键时刻,在这时候有一个东西方大分流。1500 年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郑和宝船实际上比哥伦布大 100 倍,而且时间早 80 多年,在那个时代中国的科技远远领先于西方,西方就是贫穷落后,才来到东方中国和印度去寻找财富,就是因为他们的落后和贫穷才愿意去冒险,所以大航海时代是一个非常冒险的时代,所以说到 1800 年的时候,中国的整个国家富裕程度还是跟西方是完全一致的。也就是说西方的通过贸易和殖民,他们获得的财富实际上并没有让西方强大起来。

我们知道航海大时代,西班牙、荷兰、葡萄牙他们都通过贸易和殖民迅速的富起来,但是也都迅速的衰落下去,欧洲只有英国崛起,为什么?英国真正抓住了科技创新、抓住了工业革命,而做贸易、模式创新的他们起来又回去了。所以说这个提醒我们今天单纯做贸易是不能让我们真正强大的。

美国的关键时刻是 1870 到 1900 年,美国抓住这领域全面超越了英国成为全球第一。而且我们看到美国三大富豪,就是洛克菲勒和卡耐基和摩根,这一百多年前的人,而且全球上有 75 位最富有五分之一都出生在 1870 到 1900 年美国,所以我计算了一下,中国到 2016 年今天,到 2050 年我们会成为全球老大,我们现在的 70 后和 80 后跟他们的时机完全一样,所以在座的各位都很幸运。

美国在二战之后又抓住了关键机遇,也就是 20 世纪四大发明全部在美国发生,这也是美国继续领跑世界的原因,那信息革命我们可以看到四大发明里面有三大发明都是导致今天的整个的信息革命,互联网革命、移动互联网革命,从半导体到计算机到激光的诞生。所以这就是科技创新对整个世界的改变。

我们再看看硅谷,硅谷起家也是靠芯片,靠硬科技。那有了芯片、有了个人电脑之后,就有了以微软为代表的这种服务性的公司出现,当微软把电脑摆到我们每一个人的桌面上之后,我们就有一个新的需求出现,我们要让所有的电脑联网,这时候以思科硬科技的就出现,以思科为代表的功能性公司和路由器公司出来,1990 年到 1999 年 Google 就诞生了。所以说硬科技到软科技是交替发生。就是技术创新带来了技术设施,之后诞生了商业模式的创新。

所以现在移动互联网也一样,2007 年智能手机出来到了,2009 年 Uber 和微信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出现。过百亿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大多是在 2010 年出现,那今天移动互联网出现下一波还需要硬科技产生新的技术设施才会有新的模式创新出现。所以说下一波的机会又在硬科技。

硅谷人反思,过去几十年硅谷人在信息科技投入太多,但是他们在硬科技创新上投入和发展太慢了。我前两天刚去看了硅谷,其实他们硅谷到了一件关键时刻,硅谷很有可能在走下滑路,硅谷不一定未来是全球最创新的地方。

美国科技巨头在转向硬科技,我们知道 Google 创始人交给的印度人去管,他们去做一些新的东西,从无人驾驶到 Google 实验室到 Google 的医疗,到基因技术公司, Google 在全面布局硬科技。而 Facebook,做了 404 实验室,就是互联网上找不到的地方,那就是线下硬科技的实验室,他们也在光纤通信、在做卫星,都在布局下一步的硬科技。

我们也可以看一下全球最顶级的两位大佬做什么。巴菲特花了370 亿投资航空航天零件公司,也打破了巴菲特不投高科技的誓言,这是巴菲特历史上以来最大的一次收购。而今年孙正义抛掉了一百亿美金的阿里巴巴的股票花了 310 亿美金收购了 ARM 公司,因为他相信是得物联网和机器人者得天下,世界的投资大佬已经把方向转向硬科技。

下面我想讲讲中国的关键时刻。对于中国来说,其实现在也是非常关键的时刻,因为过去 30 年我们是通过人口红利通过模式创新,通过要素驱动和投资驱动。经过 30 年的发展,我们成为了全球第二的经济体。未来 30 年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了,中国的要素驱动、投资驱动也驱动不了,中国正处在投资驱动向发展驱动的第三个阶段。

所以说未来 30 年的机遇在于,释放 7 千万科研人员的脑力生产力。大家体力是有限,富士康逼的员工跳楼,生产力也上不去。但是脑力是无穷的,一个钱学森可以顶五个装甲师,所以说这是中国未来最大的机遇。

而且过去 30 年中国大多数都是套利型企业家,未来 30 年中国需要创新型的企业家。过去 30 年我们改革开放机会比较多。所以在今天中国的 GDP 跌破 7%,这是 90 年以来 20 多年中国 GDP 最低的两年,所以说中国的经济真的进入到一个换档转型升级期。所以在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在创新驱动发展这个战略上不断升级。

今年的 5 月份国家提出了创新驱动战略发展纲要,包括把创新作为国家的发展理念之首,召开了全国科技创新大会,就是要让创新成为整个中国最核心的一个词;也提出了到 2050 年把中国建设为世界科技创新强国的观点,中国未来 30 年的发展基调实际上已经定了。从中国的发展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咱们国家一个领导人是管 30 年,毛主席管了 30 年,邓小平是管了 30 年,管的是经济,其实习主席他也决定未来 30 年的方向就是创新,而且这创新实际上主要是在科技创新。

所以说我们在过去几年一直呼吁我们提出的「硬科技」理念,我们就是看到了上述了这一些变化。我们提出的:「我们希望中国未来是要走硬科技的道路」是要从这种模式创新走向科技创新,然后是要过去挣快钱的思路走向挣慢钱的思路。因为挣快钱的路没有了。

现在看到任何一个机会,明天就会有一千家企业冲进来,所以中国的万团大战,什么直播大战这一些机会,三个月就结束战斗了。这一些机会都不再对我们普通人开放,我们只有一个机会,就是踏踏实实做硬科技挣慢钱,挣快钱是小钱,挣慢钱的长线是大钱。就像郭靖和杨康一样,郭靖练内家功,头十年打不过练外家功德杨康,但是杨康之后十年永远打不过郭靖。硬科技的发展曲线就是头十年很慢,就是前面是十云耕耘一份收获,但是一旦过了拐点就是一份耕耘十分收获。模式创新很快,但很快竞争对手模仿,你的回报就下降了。

所以说我们认为科技创新是中国未来三十年发展的主旋律,这是在我们三四年前就反复提出,现在已经得到各种层面的印证。所以说我们基于这理念,为中国搭建一个硬科技创业的生态。因为我们认为硅谷的繁荣就是一个典型的「斯坦福+硅谷」的模式,围绕科研的院所和大学衍生出了整个硅谷的生态链、生态网络。

中国现在也需要这种围绕科研院所去搭建这种平台,所以说我们围绕中科院西安光机所搭建了「研究机构+孵化器+基金+培训」的整个生态体系。只要我们搭建起来我们的整个生态,就能让我们的创新创业,科技创业变的更加容易,不像以前那么困难了。

所以说我们首先围绕科研院所,因为科研院所和大学它是出思想、出人才出成果的地方,围绕它你不断给它提供创业的要素天使基金、从培训法律任务,到提供各种所需要的服务,之后就很容易把成果转化出来,这样的话就能慢慢形成科技型的创业企业的聚集,慢慢形成硬科技的产业生态,形成一个闭环。这就是整个的硬科技的创业生态。

所以说过去由于我们做科技创新的这一些工作,总书记也在去年 2 月 15 号到西安光机所专门考察了我们孵化这几十家企业。实际上我们是科研院所里面并不是体量大,但是在科研院所和大学里我们做科技创业做的比较好。总书记来考察,实际上就想看看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到底如何实施和落实。他讲,看了光机所后,我反复强调了创新驱动发展有了依据。其实在过去我们不太理解反复强调科技创新,但是这么多政策出台后,我明白,国家在强力推创新创业发展战略。我给举个案例后,大家就知道国家多么的迫切需要创新创业。

首先科技创新创业大会出来,审计署和财政都出了规定,不得用审计的手段和财政的手段干扰科技创新的发展。有一条新闻不知道大家看到过没有:最高检察院出来表态,尽量不逮捕科研人员。不得用这种办案的手段去干扰科研活动的进程,不得查封科研人员的实验室。这也就是说过去确实有一些不好的案例,比如说浙大的案是影响科研人员创业的决心,因为有一些国家政策的不清晰。

国家现在为了推动科研人员创业,最高可以把科研人员 90% 的成果奖励给个人,这就有点像当年小岗村包产到户,过去比较落后,是先交够国家再留给集体最后是个人。现在 90% 是个人 10% 是国家。

当然我其实也认为这个政策有些出人意料,也不能把这种政策给科研人员搞的太好,给科研人员尚方宝剑,但是从这政策的细微里面大家对创新驱动的迫切性。因为我参加了科技创新大会,亲身经历了这些,我对这一些政策是比较清晰,对国家的整个运作,就是国家这种科研人员的推动力非常大,但是我觉得国家的推动还是没有传递到民间,还是没有传递到社会上,所以我们才在社会上大肆的呼吁一定要关注硬科技,关注创新科技的发展。

我认为全国科技创新大会就像当年的科学春天的大会。因为现在国家的媒体号召力,是没有互联网媒体的号召力大,所以国家是想搞成当年的大会,搞完以后在政府层面传递的很多,但是在民间传递的不够。所以说我认为这一次科技创新大会的意义,实际上是较远远超过当年的科技大会的。

总书记在西安光机所讲了一句话,创新驱动发展,创新有很多种,科技创新是根本。所以说大家一定要记住,模式创新也很好,但是科技创新是根本,没有科技创新就没有模式创新。而且习总书记还讲了,互联网发展很好,但是我们现在的互联网还是建立在发达国家的强基之上,也就是说我们的所有核心技术都是自己的。

我们的整个芯片现在还是在美国人手上,所以美国人前两天就把我们的芯片禁运了,这种情况下一旦美国人掐断,我们就完了。1840 我们清朝 GDP 第一有什么用,洋枪大炮一打起来,我们就完蛋了。我们现在也是一样,美国人把芯片一掐,我们什么都没有,必须把硬科技的基础设施做出来,才有中国的未来。要不然我们所有的模式创新,现在的命根子,所有互联网企业的命根子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上。所以说核心技术靠化缘是化不来的,必须自力更生,树立创新自信。

习总书记对我们说,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让全体人民过上好日子,还需要大家继续奋斗,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荣使命。非常巧的是我们给自己定的使命是助推中国重返世界之颠,这一使命在总书记来了之前就定好了,和总书记对我们的要求完全一致。所以我觉得这是中国关键时刻,未来 30 年是中国全面超越美国的时代,而且我们这时代会比当年美国超越英国那个时代还要波澜壮阔,我们这时代会涌现出比摩根、比洛克菲勒、卡耐基更多改变历史的人物,而且这些人物就在 70 后、80 后之中,因为我们这年龄段跟他们那个年龄段比较一致,因为未来 30 年内是赶得上。

所以机会在我们手上,我们把握得住,这光荣的使命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这使命不是只有我们自己说,我们希望团结更多的人,一定要助力科技创新,助推中国重返世界之颠。

netease 本文来源:钛媒体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