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被控受贿8000余万元过堂 “全家腐”20年涉受贿27宗

2016-11-22 02:44:08 来源: 信息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被控受贿8000余万元过堂 “全家腐”20年涉受贿27宗)

信息时报讯 (记者 魏徽徽) 任职22年间先后担任过广东省惠州市外经贸委主任、惠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广东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被控利用任职便利,为27个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项目开发、水利工程承包、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子黄晖等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6212.5073万元、港币2579.3万元、美元8000元。昨日,该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

检方指控

“全家腐”,20年受贿27宗

据指控,黄柏青生于1954年12月18日,祖籍广东省博罗县。1992年至2014年,黄柏青利用担任惠州市外经贸委主任、惠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27个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项目开发、水利工程承包、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其儿子黄晖(已提起公诉)等人非法收受广东金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庄恭钦(已提起公诉),广东中誉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月洪(已提起公诉)等人贿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6212.5073万元、港币2579.3万元、美元8000元。

公诉机关指控黄柏青受贿的事实共有27宗,最少的一宗指控数额为4万元,其中两宗的受贿财物价值超过了千万,数额最高的一宗2359.99万元。黄柏青的妻子陈某、儿子黄晖也参与了贪腐。

办案人员介绍,每次与一些老板吃饭,黄柏青都“携眷”参加,一有红包礼金递至眼前,黄柏青便以“这是妇女的事”将收钱一事推给陈某。逢年过节,陈某便打电话给一些老板,称“老黄回来了,什么时候过来坐坐”,背后却掩藏着“快来进贡”的潜台词。

另据悉,黄柏青的儿子黄晖在黄柏青的运作下,被选为第十二届广东省人大代表,后被推选为区、县政协委员。但其并未正确履职用权,而是将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的头衔当成“借机牟利、荫庇罪行”的“保护伞”。目前,黄晖涉嫌受贿罪已被广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酒楼挂账叫下属买单

检方指控,杨锦财原任惠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支队长,在黄柏青的帮助下,他的妻子顺利被调到广东省水利厅下属单位工作,杨锦财转业后也被调任广东省水利厅水利水政监察局东江分局局长。

结束了长达10多年的夫妻两地分居,杨锦财很是感激。在2008年至2013年中秋节或春节前,杨锦财共贿送给黄柏青港币4.3万元、人民币8.4万元。

其中,连续三年中秋节前,他多次在惠州两酒楼宴请黄柏青的妻子陈某,并多次帮陈某支付其在两家酒楼所欠的饭钱共人民币8.4万元。

上周五,杨锦财被控行贿罪在广州中院受审,他说,这么做其实“不情愿”,本来是他邀约黄柏青吃饭,但黄工作繁忙多是陈某到场,其中4次饭后买单时,陈某都提出让他帮把先前在饭店消费欠下的钱一并结清。

无独有偶。1994年,担任惠州市副市长的黄柏青利用职务便利,为时任惠州市惠城区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何道深担任惠州市政府驻香港诚昌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提供帮助。在何道深贿送给黄柏青的人民币12.5万元、港币20万元,其中人民币1.5万元是为黄柏青的妻子陈某支付在惠州市多家酒店的餐费。

两笔受贿均过千万元

据指控,2007年至2013年,黄柏青为广东金宝集团有限公司开发惠州市“城市佳园”房地产项目、中标惠州市马过渡河整治工程BT项目等事项提供帮助。2009年下半年至2014年,他通过儿子黄晖在深圳市、香港等地多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庄恭钦以干股“分红”的名义贿送的人民币1450万元、港币1350万元。

2004年至2012年,黄柏青为粤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投资建设惠州剑潭水利枢纽工程、惠州县西枝江综合整治工程BT项目等事项提供帮助。2007年5月至2011年3月,他通过儿子黄晖在深圳先后收受该公司董事长黄光升贿送的人民币1660万元、为黄晖支付成立公司的注册资金人民币199.99万元及购房补偿款人民币500万元,共计人民币2359.99万元。

庭审直击

两次辩称儿子不知情

“指控的基本事实存在。”62岁的黄柏青在法庭上如是说。公开资料显示,黄柏青年仅28岁时就走上领导干部岗位,历任惠州市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副厅长、厅长,广东省扶贫基金会理事长,官至正厅级,仕途最终在2015年4月29日走到了尽头。

身着深蓝色便装的黄柏青昨日坐在被告席上,他表示“最终数额以法庭调查为准”,并当庭“说明”,称其通过儿子收受钱款,儿子并不知情。检方则指出,黄柏青到案后,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据悉,该案庭审从上午九点开始,到下午将近六点才结束。黄柏青最后陈述时说,“坐在被告席,心情是沉重的。深感羞耻,公诉人讲了我的成长过程,19岁入党,20岁就走上领导岗位,我不懂得珍惜,自己把自己毁了。现在确实是对不起党,也无颜见我家乡的父老,无颜见领导和同事,无颜见我的家人、我的朋友。”

黄柏青还说,老父亲今年85岁了,他可能没有机会为老人家百年之后送终了。妻子60多岁身体也不是很好,自己不但不能照顾她,还要让她为自己的事情奔波,尤其是还把儿子也害了。他表示痛心疾首,对不起家人和亲友。最后他再次强调他通过儿子受贿的几笔钱款,儿子并不知情。

目前,该案尚待进一步审理。

netease 本文来源: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