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一个平民银行家的政坛情仇(下)

0
分享至

为陈光甫(1881—1976年)逝世四十周年而作
一山
1927年4月18日,以陈光甫等为首的上海银行界人士联名致电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声明暂与武汉国民政府断绝一切金融关系。声明中称:
“今武汉当局查封备行库存,停止兑现,推其用意,无非强迫吸收各行现金,供给政府需用;一面滥发无准备之中央银行钞票,破坏金融,贻害社会,显系实行赤俄共产政策。……在汉各行处于非法势力之下,无可抵制。敝会各行为保全金融大局、维持人民生计起见,即日停止武汉往来以与隔绝。”
就在这一天,蒋介石主导下的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宁汉正式分裂。
千金易得 “诤友”难当
撇开当年政见之争引发的党派激烈冲突不谈,从陈光甫及上海金融界的切身利益出发,武汉政府为纾解自身严重财政危机出台的一些非常手段,确实让他们大失所望。
1927年4月17日,武汉方面颁布“集中现金令”,规定凡完粮纳税,流通市面,均以中央、中国、交通三银行所发之汉口通用纸币为限,非经财政部特许,绝对禁止现洋、现银出口,并查封各银行现洋约四百万元。
此举激起上海金融界强烈不满,认为乃武汉政府自毁信誉之举,在汉各银行分支行受命予以抵制,原来准备支持新公债发行的动议,亦即终止。中国银行副总裁张嘉璈感叹道:“武汉政府中不乏受过新教育之人物,不知何以竟然下此毫无经济常识之命令。”
到了4月下旬,陈光甫终于答应出任财委会主任委员,竭尽全力发动上海金融界,为南京新政权筹措军费。4月23日,他致函蒋介石表白道:“蒙委苏省财会一席,勉为承乏,实以北伐之功未竟,聊尽国民一分责任,然未尝不时虞陨越,致负钧座之期望耳。”5月下旬,蒋又力邀陈光甫出任财政部次长一职。
当年8月,江苏省兼上海财政委员会结束,陈光甫婉拒蒋介石给予的新职,坚持与政治保持距离。陈后来在回忆录中解释说:“我不想与政府过于密切,一是因为我不想成为官员,二是因为我对我的银行负有责任。我可以帮助政府,但是我并不想与政府过从太密。”
此后的陈光甫,显然把自己置于南京国民政府“诤友”的地位,对其金融经济政策屡有批评,对蒋介石亦不惜“犯颜直谏”。
1928年8月,陈光甫到南京面见蒋介石,他在日记中留下了当时的观感:
“南京政府用钱过于浪漫,前在军事时期月需千万,现在战事停止,每月仍须七百万,但苏浙皖三省收入每月平均仅三百万,所差过半,势须借款度日,一面不得不增加苛捐杂税,结果仍不脱离北京政府生涯之旧态。”
蒋介石向他问起上海一般人民及商人对南京之态度,陈光甫一边答道,“人民前见南北有两政府,今南北统一,人民对南京信仰更好”,一边又直言不讳“上海商人对南京政府不信任”。
对于此前因发售“二五库券”(以江海关、津海关所征2.5%关税附加税担保,故名“江海关二五附税国库券”,1927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发行)与政府发生激烈争执的中国银行,蒋介石又问该如何处置?陈光甫干脆答道:“如中央银行不办,可将中(国)交(通)两行合并作为一行,择何招牌,但须为民众谋利益,不可专为政府筹款之用。”
而私下里,陈光甫对蒋介石及南京政权的批评更为激烈。早在1927年6月11日,他在日记中就把蒋介石与大军阀张作霖相提并论,内称:
“蒋之政府成立时间虽尚早,不觉已有七成张作霖之办法:(一)不顾商情,硬向中国银行提款一千万元;(二)以党为本位,只知代国民党谋天下,并不以天下为公;(三)引用一班半无政府党之信徒扰乱政治……财政等事古(按即国民党元老古应芬,时任南京政府财政部长)、钱(新之)毫无权柄,全凭张静江,此人为半残废之人,令其主张财政,则前途可想而知矣。如照此办法,不出二三年,江浙又要出事。”
婉拒北上 另有隐情
弹指一挥间,二十二年过去。当初上海银行家们曾寄予厚望,“爱之深痛之切”的蒋介石和国民党政权,竟然走到了政治末路,而令他们惧而远之的共产党,倒是一统江山指日可待。此情此景,陈光甫等人心中是何滋味,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本来,1949年1月下旬李宗仁接替“引退”的蒋介石,代行总统职权后,曾数次恳请陈光甫出面参加由社会贤达组成的“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团”北上探路,陈均婉拒。他的理由是:
“我是银行家,一个资本主义制度的代表;在政府和共产党人处于战争状态的时候,我曾两次被作为工具去华盛顿为政府寻求财政援助:我通常被认为是亲美分子。”
1月31日,李宗仁由南京亲赴上海向各界名流作最后动员。陈光甫对李代总统说,“我不是寻求和平的适当人选,在代表团中有我的名字可能使共产党人感到刺眼”。他没有想到,中共方面居然不计前嫌,对南京政府公布的和平代表团成员名单中不见陈光甫,“有点儿失望”。
2月8日,李宗仁再度飞沪,在桂系三巨头之一黄绍竑的寓所,与陈光甫、钱新之、张嘉璈、徐寄庼(浙江兴业银行董事长)等上海银行家共进午餐,就当前经济危局如何解决向他们问计。
那个时候,以“下野”之身在奉化溪口作幕后操纵的国民党总裁蒋介石,正秘密下令将上海库存金银运往台湾和厦门。陈光甫、张嘉璈二人均向李宗仁进言,当务之急是要求中央银行将金银保管在上海,反对运往南方。陈光甫说,中央银行现存银元约4500万元,按战前汇率算约值1500万美元,法定货币金圆券已濒临崩溃,央行应适时抛售银元,以作为吸收纸币、控制物价的办法。
此时,陈光甫又流露出“亲美分子”的本色,他觉得抛售银元只是临时办法,从根本上说还是必须依靠美国援助,除此之外,他看不出有其他任何解决的办法。
陈光甫一度在是否同意北上的抉择上“50%对50%”,且“略微多地倾向于去”,愿意为和平早日到来尽一份力。可是他看到中共方面持续不断地攻击“美帝国主义”,他不能想象,自己如何能与共产党人愉快地谈话,故再次拒绝了李宗仁及和平代表团成员章士钊的劝说。据陈光甫回忆,“他(李宗仁)是个好人,不想过分勉强我”。
当天这顿午餐很精致,陈光甫还喝了优质的白兰地酒。大概是酒后吐真言吧,他鼓励处处受到蒋介石暗中掣肘、颇为彷徨无计的李宗仁:代总统现在的职务吃力不讨好,而且坦率地说,不可能保持很久,终究必须离开这个位置,因此,必须利用机会,做自认为最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
这时候的陈光甫,年届67岁(比李宗仁年长约10岁),自从二十多年前身不由己地卷入现实政治以来,确是经历了太多的风雨沧桑。他自己也承认不再是一个年轻人,早已酝酿退休计划。他的一些朋友,包括胡适在内,都赞同他放弃北上的决定。一位名叫乔治叶的朋友甚至直截了当地跟他说:不要和政治纠缠在一起,在中国,政治将长期混乱,你代表着两家成功的企业——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和中国旅行社,不应该使自己卷入,从而损害了这两家企业发展的机遇。
然而,在大转折关头的中国,像陈光甫这种有非同一般的经历和声望的商人,欲置身政治漩涡之外,又谈何容易?
破例参政 无功而返
尽管陈光甫在1927年前后那个关键时刻帮了蒋介石南京政权一把,但作为民国时最大最成功的商业银行的创办人及上海金融界领袖,多年来他始终坚持“不想与政府过从太密”的原则。抗战期间,他数次率团赴美,代表国民政府谈判美援借款,却从不担任政府官职,这与其银行界好友张嘉璈、李铭、钱新之等的作风明显不一样。
不过,抗战结束后有一段时间,陈光甫跟国民政府的关系格外密切起来。1947年3月,在国民党干将张群及张嘉璈二人极力劝说下,他甚至打破惯例,出任国民政府委员会(名义上的最高决策机关)委员,“二张”则分别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长与中央银行总裁。他还获选为立法委员,那年8月,又接受了新成立的外汇平衡基金委员会主任委员一职。在日记里,陈光甫解释了自己因何违背原则出来“当官”:
“余与公权兄之私交已历数十年,前年在美时即有公权出任总裁之消息,是时余与馥荪皆允各尽其能以为之助,现在公权跳下火坑,岂可袖手旁观。贝松荪亦曾向之述及。此为技术事务,欲余任此,殊非所常,且余已届六十七岁,不能任此繁剧。其爱余之意颇殷,即公权兄亦出于无奈而欲余出居其名。”
张嘉璈字公权,李铭字馥荪,而贝松荪就是贝祖诒,中央银行前任总裁,他们都是人所熟知的“江浙财阀”中的重要首脑人物。“公权跳下火坑,岂可袖手旁观”一句话,带着几分酸楚,可见陈光甫面对政治与经济动荡的艰难时局,仍愿意勉力作为的心情。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他希望同舟共济,抱团取暖。
但政局走向,远远超出陈光甫、张嘉 这样抱着良好愿望的银行家们的预想。到了1948年4月,国民政府内阁重组,翁文灏和俞鸿钧分别取代“二张”的位置,陈就此去职。短短一年的参政期里,一心要争取美援的陈光甫,无法在关键问题上与国民政府达成共识,终致徒劳无功。当他卸下公职之时,高速通货膨胀已如脱缰之野马,蒋介石政权的大崩溃,也迫在眉睫了。
在1949年4月21日上海那一场以请吃茶为名的座谈会上,国民党高官谷正纲(时任京沪杭总司令部政务委员会常务委员)向与会资本家们传达“领袖精神”,提出“拼命保命,破产保产”的口号,无非是要求他们像二十多年前一样,再次倾囊而出,支撑国民党政权的残局。
然而,一切早已今非昔比。那天的会开得很冷清,说话的人不多,也谈不出什么新意,陈光甫更是几乎一声不吭。在当天的日记里,他道出了自己的真实心情:
今日之争,非仅国民党与共产党之争,实在可说是一个社会革命。共产党的政策是穷人翻身,土地改革,努力生产,清算少数分子……所以有号召,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反观国民党执政20多年,没有替农民做一点事,也无裨于工商业。
“人在香港,心在上海”
其实,早在1948年冬天淮海战役(国民党方面称为“徐蚌会战”)激战正酣,国军败象已呈之际,上海资本家就纷纷飞往香港,安排退路了。12月初,陈光甫也到了香港。香港报纸以左倾居多,对内地逃难而来的有钱人并不同情,让陈光甫感到有点像清末遗老流落上海、青岛一样。
香港相对和平稳定的经营环境及相当繁荣的商业气氛,陈光甫很看好,决意转移部分投资到港。他曾筹资100万港币作为资本,将上海商业储蓄银行香港分行重新向港府注册,成为一家独立经营、与内地没有从属关系的银行,并由总部调拨美金100万元,“以树立港行在国外的信用”。
陈光甫还将上海银行的存款转化为外汇、证券等,先后向美国市场投资近650万美元。这些海外投资,张嘉 和李铭等好友均有参股,李铭对促成陈光甫与美方企业的合作出力尤多,陈特地写道:“李君为人精明可佩,因年来中国政治情形复杂,李君难免转入偏重美国之心理,对于外人之事业比较容易接近。”说的是好朋友的事,却何尝不是“夫子自道”呢?
陈光甫在港期间,看到当地报纸上刊发的一份“中共及各团体”宣言,称共产党取得政权后,允许私人经营事业,又觉得内地业务仍有可为。一番踌躇后,他决定暂时留住上海,静观时局。他在日记中写道:
“昨云在香港住下计划,我看此情形,似可不必。一来搬家费事,二共党政策不援助做生意的人,不反对中外私人事业,不仿照俄国铁幕政策。我住上海,与香港有何不同?……我的计划:一、家不搬仍住上海。二、往台湾一行看看时局。三、时局不好仍回香港。四、时局好回上海。五、香港房子要准备。”
而一些位于解放区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分支行,在国民党政权离开后,便与中共进行汇款交易。相信也得到了他的首肯或授意。
1949年前后那段难熬的日子里,陈光甫的心情可谓起起落落。他曾列举战火平息后恢复和平生产的十二条构想,包括鼓励与保护投资,引进外资和技术,政治上各省自治,速办学校培养非党派公务员,币制独立不以滥发补赤字等等。他自信“如此做法,五年内即有成效”。
有时,他不免回想起1927年前后的情景,故在日记中写道:“宁汉分裂之时,汉口共党政府主动组织各业工会,清算斗争,颇有令人难以终日之苦。”他甚至设想共产党进入上海之后,会重演“此一套功夫”。
由此可以推测,他在是否应邀参团北上,再次面对共产党人的问题上几度反复,在大陆政权易手时个人去留抉择上的徘徊犹豫,多少还是因为有些“历史包袱”吧。
1949年5月下旬中共部队占领上海前夕,陈光甫像不少上海银行家一样撤离,再度南下香港。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在沪管理机构则不动,内地各分支行仍然继续营业,由陈光甫的亲信伍克家、资耀华协助打理,营收状况不如从前,但仍可以维持。他本人虽打算过“往台湾一行看看时局”,却始终没有成行。
很明显,陈光甫的策略跟二十二年前一样,力争左右逢源,绝不轻易放弃。用他的话说就是,“人在香港,心在上海”,希望保持与上海及内地的生意联系,继续“在商言商”。
只不过,后来内地发生的一切,就不是他一厢情愿的遥控指挥所能左右的了。
作者为历史学博士,专治民国金融史。本文写作过程中,曾参考杨天石、李培德等学者的相关研究。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朱丹周一围家庭地位大反转

社会de记忆
2021-02-28 09:38:48

拜登没料到,对中国放火后果这么严重,事关全世界,中方火速表态

前沿时刻
2021-02-26 19:51:44

官宣!中国2020出生人口迎来塌陷式雪崩,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牛叫兽读财
2021-02-23 23:12:46

0-1到0-1!爆4大冷!西甲10冠王3线连塌,迎78亿对决,冲3年佳绩

超级替补
2021-02-27 11:30:58

担任贵州遵义市政协主席一年后,石邦林转岗贵阳市政协主席

澎湃新闻
2021-02-27 17:19:02

“终身吃药”的李慧珍:生下双胞胎、冒死复出、吃4倍药上节目

赣景独览
2021-02-27 15:54:21

求郭可盈快点增肥吧,看着太骨感,灯光照射下,瘦的让人心疼

Lady变美日记
2021-02-27 11:49:09

郑欣宜住着母亲留下的豪宅,但生活拮据

社会de记忆
2021-02-27 09:43:19

日系“大块头”跌25万求生,比雷克萨斯LX570大,越野不比陆巡差

燕赵女司机
2021-02-26 12:17:42

宝马7系“库存成灾”,价格连降32万,开出去还有面子吗?

鸿哥捞车
2021-02-26 18:47:22

都是套路!岳云鹏吐槽郎鹤炎做包技术差,却被郎鹤炎蹭了一顿美餐

嗨嗨的迷子
2021-02-27 23:24:42

为什么机关部门的领导都不太喜欢博士公务员?

生活对你下手了
2021-02-27 02:11:41

周末两大重磅!美国通过1.9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2021年巴菲特股东信出炉

金融界
2021-02-28 08:32:39

德国强占青岛后,在青岛做了什么?德皇特别重视,亲自参与规划

WarOH协虎
2021-02-24 19:59:29

2021春节刚过,开发商“担心”的事发生了,比卖不掉房还严重

楼市指南针
2021-02-28 00:11:07

这条世界上最大的狗,身高2.3米,女主人为了它拒绝男生的追求

思羽看电影
2021-02-27 11:12:24

20年前火车上“小偷”猖獗,如今却几乎消失不见,他们去哪了?

橡皮糖
2021-02-28 07:00:02

“中国统一”响彻全球!民主党领袖终于气急败坏,对华憋了个坏招

前沿时刻
2021-02-27 19:17:44

太不容易了!宋祖德曝吴孟达的片酬仅80万

金牌娱乐
2021-02-28 09:48:53

为何中国不再“韬光养晦”?因为美国已经不允许我们闷声发大财

烽火崛起
2021-02-27 12:07:44
2021-02-28 12:37:06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纽约时报》:美国没有"回来" 美国人不应想当然

头条要闻

《纽约时报》:美国没有"回来" 美国人不应想当然

体育要闻

哈登独木难支 篮网8连胜终结

娱乐要闻

达叔再见 吴孟达经典影像回顾

科技要闻

荣耀CEO:所有手机供不应求!5G手机超10款

汽车要闻

首款直营直销的车型 长安UNI-K今日开启预售

态度原创

亲子
手机
家居
数码
军事航空

亲子要闻

让娃突破遗传长更高,两个黄金期一定要抓牢

手机要闻

比尔·盖茨曝平时自用手机:到底是不是iPhone?

家居要闻

日本大叔月薪3万却住二手房车 用6块钱的炉子做饭

数码要闻

“臭打游戏的” 也配买显卡吗?

军事要闻

中印边境局势如何?汪文斌作出解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