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在多变的世界坚持求真建立信任吗?  ——评杰克·韦尔奇《商业的本质》

2016-09-03 01:54:09 来源: 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你能在多变的世界坚持求真建立信任吗?  ——评杰克·韦尔奇《商业的本质》)

⊙程明霞

81岁的杰克·韦尔奇越来越像个老怪物。他没有因年事渐高而减少行程,也从不因非议如潮而收敛言行,仍然满世界飞:演讲、咨询、接受媒体采访、参加电视辩论、辅导陷入困境的CEO、指点职场迷茫的年轻人。俨然无所不知的商业教父,他似乎永远真理在握。对了,身边还有小他24岁的第三任太太苏西(Suzy Welch)如影随形。苏西精力充沛、头脑敏锐、伶牙俐齿,风头盖过大把妙龄女孩。

两人所到之处总是风景,也总伴着争议:无论宣称CEO就该支取巨额薪酬;还是直言董事会里女性太少,是因女人生孩子耽误了工作,都没少被知名博主与普通网民大肆吐槽。然而,知无不言且语出惊人,并非韦尔奇被嫌弃的关键,不少人厌倦他的面孔与声音,或许是因为他的时代已过去。他所代表的是工业时代的规则与秩序,是大公司与流水线所散发的刻板、压抑的气氛。而今天是技术极客的时代,创业者的时代,年纪轻轻凭借几行代码就可一夜暴富的年代。美国高中生或大学生随手开发的软件,被硅谷巨头巨资买下的故事越来越多。前FT美国版主编、商业作家弗里兰对此有句精彩的概括,“If you are very very smart and very very lucky, you can get very very rich very very quikly.”

年轻一代的偶像是睥睨世界、打破规则的乔布斯马云扎克伯格和马斯克。像韦尔奇那样从青春到古稀在一家巨无霸公司耐心攀爬、鞠躬尽瘁的经历与经验,在他们眼里既愚蠢又乏味。而更年轻的一代,甚至对苹果、谷歌、Facebook都缺乏兴趣了,他们渴望亲手创造一只独角兽,或者至少加入一家独角兽公司。

所以,看到韦尔奇在80岁之际再出新书《商业的本质》,我也以为这不过是迟暮英雄的老生常谈而已。书中确有一些老生常谈:不惜一切实现公司增长,是韦尔奇商业理念中不灭的主线;五张幻灯片的战略制定法、卓越商业领袖核心素质的“4E+P”,基本在重复《赢》的内容。

但是,且慢。如果就此止步于此,那就错过了太多。如果留意韦尔奇相比之前去除、新增与反复强调的内容,才会发现本书价值所在:这是一本传承了管理基本常识与商业不变本质,同时加入了信息时代新生变量的指导手册,它务实、朴实、普适。韦尔奇夫妇显然没有停留在上世纪,他们对这个新时代有丰富的观察和准确的理解。对曾无比痴迷的“六西格玛”,韦尔奇已绝口不提;书中也几乎没有什么互联网时代的术语与热词。互联网给商业世界刷上了一层新油漆,而韦尔奇夫妇剥掉了表面涂层,告诉你真实的商业世界到底变了没有,变在哪里。

且摘录几条他的洞察和建议:

“科技”和“人”对商业产生的驱动作用非常显著。

——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平淡了。然而,那么多深陷增长与转型泥潭的焦虑的传统企业主,听懂了没有呢?

要消除公司里单调乏味、愚蠢压抑的官僚主义风气和等级制度,不要让员工把大量精力耗费在琐碎繁重、没有意义的工作上。

——嗯,这是讲给老板的话,却是对所有职场人的良心之举:机器人很快会取代人类去做所有琐碎而缺乏创意的事。如果老板还在让你做此类事,最好在他买回机器人之前,先炒掉老板。

在太多公司里,我们仍然看到它们的组织结构图并不符合现实需要。风险管理经理被置于重要决策圈之外……相似的,在太多公司里,领导者都不愿让首席信息官参与关于公司战略的对话……如果风险管理部门和首席信息官被边缘化,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你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公司可能已经遭到了重创。也就是说,在现代社会里,任何一个公司都应该重视IT部门和风险管理部门,要招聘这些方面的优秀人才。很难想象哪个公司不需要这类部门。

——随便问一位CTO或者CRO,他都会告诉你韦尔奇说出了他的心声。随便问一位CEO,他可曾让CTO与CRO参与公司战略制定与重大事项的决策?不要等公司因技术薄弱与风险失控而遭遇毁灭性打击时才追悔莫及。

对硅谷的许多企业而言,灾难性的、突如其来的“颠覆”都是家常便饭了。对这种情况,有个专用缩略词WFIO(We’re fucked, it’s over的缩写:“我们玩完了,结束了”)。

——WFIO差不多是韦尔奇这本书中唯一的新鲜词。

缺乏国际知名品牌是中国在今后10年里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这里有必要提一句韦尔奇十年前的预言,在《赢》中,他说中国市场会成为决定未来商业世界的重要力量,建议美国企业高管努力学习关于中国的一切知识。

曾几何时,做企业家并不是人人所愿。那时,一群群西装革履的人争先恐后地涌向摩天大楼或者其他类似的建筑,希望找到一份工作,而不是创业。

——韦尔奇提起20世纪的旧时光,并没有留恋的语气。

事实上,自2001年以来,有数百上千人,尤其是学生,兴奋地告诉我们他们渴望成为企业家,当我们接着问:“那么你独一无二的产品或服务是什么?”他们就陷入了犹豫之中。

——不要等投资人问这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所有激情澎湃的创业者先自问一下吧。

如果你希望成为企业家,却没有好创意,那么你不妨先加入一个创业团队。在过去30年里,有无数企业家在其职业生涯刚刚开始之际,都是供职于这种充满企业家精神的科技公司。

——相比空洞的政府号召,这才是良心建议。

信息技术迅速渗透的商业世界,眼下无非三个主题:传统企业如何适应变化,获得重生;互联网创业企业如何长大、成功;个人如何在这新旧切换与角力中获得发展。韦尔奇对这些主题都有他的见解和建议。本书最大亮点和唯一的惊喜,在我看来就是韦尔奇新提出的一个无比简洁而强大的领导力模型:Truth and Trust——我把它简称为T2。完整版本是:1.真相与信任;2.不断地探求真相,不懈地建立信任。

在GE担任CEO时,韦尔奇在被问到“作为CEO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时有个经典回答:“我最害怕自己是全公司最后知道真相的人。”这可以让我们一窥T2模型的久远根源。从上世纪身为一家巨无霸跨国公司的CEO,到新世纪初退休后创办在线商学院,再到十多年来环球旅行,见识传统企业转型的艰难与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崛起,韦尔奇最终提炼出了这个切中要害、大道至简,又知易行难的T2模型。说这是韦尔奇终生经验与思考的智慧结晶并不为过。

难怪韦尔奇在书中用了整整一章阐述T2的意义与做法。如对“T2:真相与信任”一头雾水或不以为然,不妨先自问两个问题:我会对我的老板和下属说出我所知的全部信息和全部想法吗?我的老板和下属会对我说出他们所知的全部信息和全部想法吗?如果是的,恭喜你!你是商业世界的珍稀动物。如果不是,恭喜你!你是商业世界的大多数。

焦虑感的弥漫与挥之不去,大概是这个时代所有人共享的唯一的东西。大公司恐惧于被不知名的创业公司颠覆;小公司恐惧于活不过明天;个人恐惧于被别人或机器人替代。韦尔奇去年在接受LinkedIn主编专访时,将T2作为送给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同一条锦囊妙计:如果从最高老板到一线员工都进入T2的循环模式,一家公司就可同时拥有大公司的肌肉与小公司的灵魂,既强壮又灵敏,足以抵御各种巨变与威胁。

说实话,我对韦尔奇的T2模型在中国能有多少知己不无怀疑。以中国眼下的商业环境要想盛开T2之花,需要所有人的正直与勇气。

去年8月,我在北京见到韦尔奇的亲密好友与导师、管理大师拉姆·查兰先生。当时我问:“韦尔奇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CEO,你觉得他在21世纪还能成功吗?”查兰先生认真地回答:“如果现在韦尔奇25岁,刚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我认为他还是会成为一名伟大的CEO。”半年后读完《商业的本质》,我信了:查兰先生是对的。

披沙录

央行上海总部调查统计研究部主任王振营研究员历时十五年研究写作完成的本书,在全面反思当今的主流经济学理论的基础上另辟蹊径,创造性地提出了交易经济学的理论框架与体系。以人类有限理性为基础,考察交易主体之间相互作用如何推动经济系统的运行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经济现象。交易经济学所描绘的经济运行机制等方面突破现有主流经济学局限,更切合经济现实,并且改善了经济分析模式,建立了与行为经济学更加紧密的对接,是一次经济理论研究方法上的重大突破。交易经济学的建构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微观层次,通过在会计矩阵基础上对交易主体的描述,建立起各类主体统一的决策模型,为交易主体之间相互作用打下基础;第二个是宏观层次,这种研究交易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并以此为基础构建了经济系统动力学方程和状态耦合方程;第三个层次属于远观层次,由此构成一个完备的理论体系。

老牌PE胡萨托尼克合伙公司(Housatonic Partners)创始人、斯坦福商学院信托基金受托人、大西洋学院信托基金主席、美国煤炭巨头康索尔能源董事长威廉·桑代克提出的管理原则既如岩石一般牢靠,又不太为人所知。但他在本书中讲述的8位CEO信奉并实践这些原则的故事,引人入胜。约翰·马龙20多年创造900倍收益、迪克·史密斯34年创造684倍收益、汤姆·墨菲29年创造200多倍收益……平均业绩超杰克·韦尔奇7倍,超标准普尔20倍,他们背景、行业、方法不同,在对商业本质的把握上却出奇一致。他们既保守又十足颠覆,既谨慎又疯狂,他们就是商界“局外人”。永远用“局外”视角发现新机会,以理性为盔甲屏蔽行业的浮躁。以投资的视角看待管理,使管理和投资在商业本质层面上回归统一。狐狸一般的商界局外人在投资和管理间炉火纯青转换手法,成为他们创造惊人业绩的根本保证。

这是两位身处埃及的印度人的故事。一位是12世纪的奴隶,一位是当今最负盛名的印度作家、社会人类学者阿米塔夫·高希——他偶然从奴隶主人信件里发现了这名奴隶的存在。在这个生活在800多年前的陌生人身上,高希感受到了难以名状的熟悉感。于是,他决定动身前往埃及的一个小村庄,探寻这名奴隶的故事。所以,这部独具想象力与历史纵深感的作品,综合了历史、游记、社会人类学和个人回忆录,是对类型文学的一次颠覆,可说是一部自传式的民族志,一部另类历史作品,一部档案式侦探小说,同时也是反思现代性的人类学研究记录。阿米塔夫·高希在世界影响巨大,其作品曾获法国美第奇文学奖、印度挲诃德耶学院奖、英国阿瑟·克拉克科幻奖、意大利格林纳扎·卡佛文学奖、以色列丹·大卫奖、泰戈尔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大奖。2007年,他被印度总统授予印度最高荣誉“卓越贡献奖”。

这是美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30年来首次更新的指南,介绍了博物馆最具代表性的600件精华藏品,既有欧美大师的油画和雕塑,也有东方风情的水墨画,也有非洲、大洋洲土著的木雕,还有极富特色的武器盔甲、服装设计等,呈现了世界各地的视觉文化。全书由十七个展览部门的全体策展人通力完成,文字说明由各展览部门的专家撰写,讲解作品的创作背景和艺术风格,馆长托马斯·P·坎贝尔撰写导言。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拥有第一件藏品前就恪守一个观点:艺术可以使所有接触到它的人上进,可以促使个人信念擢升,可以帮助工业及制造业进步,可以使向善的理念实现。这是一个基本的社会和道德前提。由此,大都会博物馆对学术的投入始终未变。自1906年大都会博物馆开展首次考古挖掘以来,他们在考古上的投入就在古代世界研究上起了重要作用。

“人造生命”

意味着多少可能性

——读《神秘的量子生命》

⊙林 颐

有个流传很广的科学假设:一只猴子拥有无限生命,它不停地随机打字,尽管需要漫长到难以想象的时间,总有一天会碰巧打出莎士比亚全集;假如这只猴子不停地随机排列原子,总有一天也会碰巧创造出一个“有意识的生物”。猴子造出万物?不,最初的生命只是原子们恰好遇到了合适的排列方式。

这则假说探讨生命的起源。很有趣,不过看上去实在太简单了。我们来听听两位顶尖的量子生物学家,英国萨里大学物理学教授吉姆·艾尔-哈利利和分子遗传学教授约翰乔·麦克法登,在他们引人入胜的科普著作《神秘的量子生命》之中,对这个问题是怎么说的。

假设现在来制造“原始汤”。搅拌、搅拌,感受一种力量的驱使;搅拌、搅拌,不停地搅拌。请问要到什么时候?100万年?1亿年?1000亿年?得了吧,我们又不是猴子。实际上,要靠这样“纯粹的偶然”让生命诞生,是不可能的。两位学者认定:“在此之前一定有更简单的自复制体”。那么,早期的自复制体长什么样子呢?它们又是如何运转的呢?根据目前最可靠的“RNA世界假说”,这个自复制体叫做核酶,这是一种具有催化反应功能的RNA分子。核酶的自我复制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如果以猴子那种劳作效率,你和我包括咱们最老的祖宗,估计现在连一根毛都看不到呢!这个过程需要海量的数据运算,目前的电子计算机大概都会罢工,必须得靠量子计算来完成。

这里还有一个困难。两位量子生物学家提醒我们,要想进行量子计算,量子位必须处于相干且纠缠的状态。如果一个分子不具备量子力学的性质,并处于无法自我复制的错误原子排列状态,要尝试一种不同结构,就须经历同地演变般漫长的分子键分解和重组过程。与此相反,具备了以上前提的原始复制体才会在量子世界中持续重复这一过程,寻找实现自我复制的可能性。对生命起源的解答所涉及的量子力学,虽然还只是猜测,但说明量子相干性的确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原始世界必须依靠想象,但通过当下的生物研究可以推证。我们都学过“光合作用”,这是生物界赖以生存的基础。可是,传统观点以为光合作用的能量是随机游走的。《神秘的量子生命》认为,这是个大错误!如果是随机游走的穷举法,如果能量不是取道最短,大部分乃至全部能量都会在传递中消耗殆尽。快,快,快!赶快到达反应中心。快,快,快!哪条路径最近?量子计算瞬间解决。光合作用传递效率几乎是100%。这是经过美国科学家格雷厄姆·弗莱明及其团队严格验证的,叶绿素分子能执行一种特殊的检索方式,这被称为“量子漫步”。动物世界同样奇妙。小丑鱼“闻出”回家之路,因为量子力学中的非弹性电子隧穿,是产生嗅觉的关键。帝王蝶与知更鸟在长途迁徙时能辨明方向,自旋单态和三重态之间微妙的平衡性,让鸟类可利用地磁导航。

那么,如果人类掌握了生物体的量子计算过程,是不是就意味着能创造生命了?新兴的合成生物学是21世纪最受关注的学科之一。其代表人物克雷格·文特尔因在人类基因组工作中的杰出贡献而被称为“人造生命之父”。他和他的团队制造了第一个合成染色体生殖支原体。文特尔同样认为,当下处于数字生物学时代,布朗运动是生命驱动力。如同薛定谔在1944年在《生命是什么》中所言:“在一个生命有机体的范围内,那些发生在空间上和时间上的事件,如何用物理学和化学知识来解释呢?”尽管文特尔的技术从严格上讲还不算是创造新生命,但他为量子生物学开启了一片新天地。而且这项技术很有可能将衍生出制备药品、种植庄稼、分解污染等更有效的方法。这项技术还呈现了这样一幅场景:以电磁波形式发送数字化DNA密码,然后在另一个地方接收后重新排列组合,我们就可以实现瞬移啦!

美国“科学狂人”雷·库兹韦尔的梦想是实现“人机合体”。冰冻刚刚死亡的大脑,及时检测并储存必要数据,然后下载、传达给智能机器——智能拥有了思维意识,死去的人就以机器形态复活。听上去很科幻,但据说他的科技预言在过去30年里有86%成真。他的想法并非全无道理。现在看病经常用到的核磁共振就是一种生物磁自旋成像技术,而自从理查德·费曼提出量子计算机构想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主要国家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在开发。2013年6月8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院士领衔的量子光学和量子信息团队的陆朝阳、刘乃乐研究小组,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实现了用量子计算机求解线性方程组的实验。

从地磁指南针到酶促反应,从光合作用到遗传再到嗅觉,这些问题终究没有脱离传统化学和物理学范畴。量子生物学并不止步于此,还要解决“心智之谜”。意识是什么?是所有生命的共同特征吗?《神秘的量子生命》的两位作者提出,“思维是对大脑中复杂信息的整合,以塑造对我们有意义的概念”。法国探险家让-马里·肖韦的手电筒照在洞穴岩壁上,壁画进入他眼帘的一瞬间,仿佛三万年时光倒流,现代人心智和原始人心智奇妙地撞击在了一起。通过科学还原和想象力的充分发挥,本书作者给我们营造出形象生动的旧石器时代的人们在岩壁上作画的场景。野牛尸体横躺在地,原始艺术家用眼看、用鼻闻、用耳朵听、用手触摸。和野牛有关的信息通过神经元的“点”信号到达艺术家的大脑。这是艺术家体内一股股从感受器到大脑特定区域的电流脉冲。“感官信息的整合形成了有意义的概念,而概念的整合则产生了意识。意识驱动了大脑的思维活动,思维活动继而驱使身体发生物理运动。”通过量子力学解释思想产生,这是一个让人心潮澎湃的过程。

照史蒂芬·平克的说法,自然选择让我们更好地应对所处的世界,心智让个人都成为一定程度的创造者,天才只不过是最具推理能力的人。这种推理能力,在本书中反映为一种量子计算能力。从理论上讲,当智能机器极速运算到达一定程度,就会产生一定的自主意识。1997年“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今年初李世石败于“阿尔法围棋”,世人对“人不如机”深感震惊。到底是人类创造新生命,还是机器取代人类,或者人机同行,人与万物共发展?本书用科学解答我们的疑虑:当量子物理遇到生物工程,未来的世界将多出哪些可能性。

netease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