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对话知名编剧郑重:长达七年的焦虑之后,为什么要去拍科幻片了?

0
分享至
摘要: 在MIIC2016上,编剧郑重告诉说,他正在做科幻电影,探索如何将 VR 技术和2D 叙事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还想用最难的喜剧方式去获得观众的反馈。

编剧郑重

编剧郑重

曾经以《大明宫词》舞台剧风格台词而闻名的编剧郑重回来了。

在《商业价值》和钛媒体联合主办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2016)上,他告诉我们他正在做科幻电影,探索如何将 VR 技术和2D 叙事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还想用最难的喜剧方式去获得观众的反馈。

但是,更多地,我们还看到了这个可能曾经是国内风格化最突出也最受争议的编剧不断寻求自我突破和创新的压力和执念。在倍受恶评的《气喘吁吁》问世至今七年里,他没有编导任何作品,这种焦虑感一直延续到今天。

在国产电影市场越来越繁盛的当下,郑重所焦虑和疑问的是,如何编出合格的、能让观众喜欢接受的故事,并最终能把这样的故事落实到一秒二十四帧的银幕上。《大明宫词》16年后,郑重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和理念重新回到这块领域,恰如当年电视剧的台词所说的那样:

矛盾恰似人生的乌云,虽然引来狂风暴雨,也能结出缤纷的彩虹。

以下是钛媒体联合创始人、《商业价值》出版人刘湘明和编剧郑重在2016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的对话实录,经钛媒体编辑:

刘湘明:好久不见郑重,今天是不是要吐槽一下编剧的问题。大家不知道对郑重是不是很熟,其实是一个特别牛的编剧。我在网上找了一段: “他是那样一个男人,活的隆重而典雅,动员一切热情呈现一个帝国太子拥有的骄傲和风采,然而不知为什么担心他失声痛哭。”我想问当年你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在什么状态下写出这样的文字。为什么现在写不出来了?

郑重:高压下,压力很大。

刘湘明:什么压力。

郑重:制作的压力。

刘湘明:大概多长时间?

郑重:五个月。

刘湘明:为什么?

郑重:压力大,所有人在等,是一个生产计划,这是一个流程。每一个人都有恰当的压力。

刘湘明:现在压力更大,比那时候给的钱多多了,为什么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来了。

郑重:不想写了。

刘湘明:我刚才跟陆川导演聊(刘湘明和陆川的对谈可移步阅读《对话陆川:资本大热让我可以有钱“任性”拍电影》),把郑重叫过来也是讨论内容和IP的事情。你现在去做一个新电影,是什么电影?怎样让你拥有这样的热情?

郑重:太多年是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拍成,第一是要做成一个东西,这是最大的压力。前面那些都会有理由,但是没有成。就不叫一件事。这个在一个要四十多岁的人来讲,其实是内化一种要求。是跟别人合作,别人的要求要去尽量满足,给别人的状态也是尽量的努力。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还是要做自己的事,包括研究一个电影,怎么成功。它的从作为一个产品,作为一个艺术品从内到外,从前到后,一切的东西都是思考的内容,你恰当地出一个东西。但是要完成它,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热情。

刘湘明:接下来怎么准备成功?

郑重:不知道,写一个好的故事让大家喜欢,这是第一步,现在做到这一步。从这个故事能够成立,如果这个过程做的很稳,那我就更有资格去要求,这是一步一步的这种事情。可能从一头必须哪样,第一步先做好,刚做完。

刘湘明:所以还是那个问题,什么是好的故事呢?最近创作了什么好的故事?

郑重:究竟什么是好的故事,我觉得首先有几条,要有过硬的逻辑在叙事上,另外要有想象力,虚构的能力要强,但是你用的那个东西是一样的,那些东西是人人都可以识别的。那些东西一定是真的,大什么东西?就是想象力的部分一定要其他,现在这个时代就得奇特,另外一个就是逻辑,你奇特的逻辑很清晰,这就叫好故事,不怕你不想都可以,搭起来。

刘湘明:回到最关心的问题,你从编剧的角度看,为什么现在没有好的故事,没有好的演员,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郑重:这个问题出在各个环节,在创作整体主观客观因素非常多。每一个个案都有每一个个案的委屈,每一个个案都有它值得尊重的,值得尊敬的东西。下工夫不够,可能是一个共性,对剧本下工夫的态度没有流行起来,下功夫的意思就是说,你重视你讲故事的研发,搭建世界的合理性,有很多特别好的故事,电影还是以叙事,那个是说服力,不是那几点在世界中发生最戏剧化那几个事。这个我见的不是特别多,也很艰难。

刘湘明:咱俩上次见面的时候,大概说要准备做一个科幻的剧本,就说弄完了。科幻这个事刚才也是挑战挺大的,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郑重:我还没有做完,我做了一年,有了一个东西的基本框架,也就是说我有了一个清晰的世界。这是一年中从知觉开始收集的一系列的世界的影调的东西,随着目的的清晰然后开始筛选等等这么一个创作的过程,我有一个框架,我基本上有我的世界,特重要的是我有了主题。这个我觉得就是一个好的IP的,其实最基础的东西是这个,其他那些东西是找出来的,是有识之士集体创作出来的。那些一看这个主题很好,想象力的空间非常充裕,这时候自然有那种最棒的人,跟你一起IP是一个集体创作。成功的IP涵盖维度非常多,在一个中心思想,或者是一个中心观念的感召下,不同行业的精英组合起来,可以做一个IP。

刘湘明:最近好莱坞非常热的IP,像《星战》,他们有非常硬的核,有自己的世界观,有自己的体系,才制造出不同的冲突。这个世界观体系的构造有多难,你这一年完成多少?

郑重:完成60%就很不错,如果做一个PPT的话,可以准备一个20分钟的东西。这是没问题的。我把一个电影视觉化成一个故事,是这么一个局面。但是需要是最精准的细节的设计和专业领域,比如说我研究异事,这是一个好的健康的前期,在这么一个状态上。

刘湘明:现在整个科幻,我担心的是,包括我看到国内很多科幻,其实离生活很远了,国外为什么很多的科幻,包括像他这些IP能够激起我们共鸣,还是在一个平行宇宙里面,把我们这个世界冲突,世界的问题平移过去,在其他人身上。 你现在的故事是不是也是这样?

郑重:必须的,找到一个共通的话题,大家是一个共识,是一个心里主义成分很多的。我把这个东西变成娱乐性。当然有这个东西。你这个体系里面最重要的冲突是什么。自我冲突,但是我可以外化它的,可以外化你的自我。可以数据化你的自我。我们在了解自我的时候,完全是一个新的向度,可以怀疑这个向度,那个是我们的主题,实际上就这么几个主题。是科学主体,是研究人和技术的关系,人在异化艺术,艺术在异化人。只有在这个上面写出生动的细节,必须有这些才能跟生活相关的细节。

刘湘明:对IP的架构有什么考虑?

郑重:制片人肯定要讨论。这一部分外行没法去想——IP这个(我这个外行)不行。

刘湘明:那么你还是会专职写故事?如果说把刘慈欣的《三体》打一个九分,你觉得你写的未来剧本打几分?

郑重:还没有写完,真不知道。

刘湘明:你的目标呢?现在期待好的内容。今天陆川也在说,也许未来情况会有些反转。

郑重:是肯定的,因为你干这行的人多了,只有最激烈的竞争才能逼出好本事来。观众越来越有识别力,其他糊弄的技巧是不行了。

刘湘明:你考虑过受众吗?陆川交流一个问题没有来得及展开,他说,现在看“跑男”这些人也会看严肃的作品;但是我的观点比(陆川)悲观的多,他们就会一直“跑男”下去了。你写的东西《大名宫词》这样的片子放在电视上有多少收视率?

郑重:很少。

刘湘明: 你现在的作品也是《大明宫词》这个类型?还是说会更“跑男”一点?

郑重:跟这个没关系。(现在已经)不是《大明宫词》那个时代了,也代表不了我。我不承认有您刚才说的概念——什么叫“跑男的观众”?观众是所有东西的观众。如果你故事讲的,“跑男”轻松简单、明白我、我在看什么,这些点加起来看,“跑男”作为一个商品的点都很清晰。所以,其他的类型的东西你也要做到清晰。

刘湘明:非常不认同。原来看很多片,但是有的片就可以看到,有的片深吸一口气。刚才有一个也谈到了,轻松的东西意味着你躺在那就可以看了,很多片真正做起来好好去沉浸去看的,这是不一样的。

郑重:可以沉浸去看,和沉重的东西是两个概念,任何一个时代不流行沉重的东西,除非有很大的问题。因为不符合娱乐精神,我觉得电影本身本性就是一个很轻松的本心。

刘湘明:知道VR吗?

郑重:(电影里)有一个VR的段落。

刘湘明:将来这个片子会用一些新的技术吗?

郑重:我的视觉组有一个研发的计划,我想看看,是不是想象的那样,因为拍摄很简单。实际VR这个东西技术上很简单,但是你怎么跟2D的银幕结合,怎么表明一个观点,看VR这么一个情景,怎么在二维上表现的有意思,这是研发的事情。这是技术上,因为实际上你最终的媒介是二维,你还是做一个二维的故事。

刘湘明:编剧的专业开了一个新的课程,导演也一样。将来怎么去编VR的电影,怎么去编导演VR的电影,跟现在看的电影是不一样的,是多主线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郑重:好象是。

刘湘明:《大名宫词》华丽的语言和剧本,不适应互联网,你觉得你的改变是不是很痛苦的过程?还是说就觉得就这样了?

郑重:转变成就不会是痛苦,如果说失败了,那就是痛苦的。所以说是吸收一个东西,然后另一个东西期待这种思路可能不行。因为我觉得每一个东西最精华的部分,还是有一个某种意义上的坚持,然后在某种意义上放松。这个东西结合,因为那个毕竟不管是90后只要对语言感兴趣,对广义上来讲,文学感兴趣,都会喜欢那些东西,不会看四十集,但是一页纸会觉得还行,这就挺好。那个价值还会有,但是怎么跟现在的需求是一个商业行为等等这些,一切都再怎么能够融入进去,但是如果成功了就没有痛苦,这就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虽然很长。如果失败了,就会有痛苦。

刘湘明:好。期待你的作品,非常期待你能够写出一个精彩的科幻体系,通过IP多赚钱。(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郑重在2016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的访谈实录整理,编辑/胡勇)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李代沫爆红后吸毒被抓,如今面色憔悴满脸胡茬,常年健身无事可做

猫眼娱乐官方号
2021-01-16 19:42:29

张柏芝第3个儿子曝光,高颜值超两位哥哥,网友:模样太熟悉了

放逐岁月
2021-01-17 04:02:08

被蛇吞下是什么感受?科学家身穿盔甲作死实验,心率飙升180

海峡都市报
2021-01-15 21:19:11

又一个为保住豪门阔太,把自己整的妈都不认的童年女神…

更美扒扒扒
2021-01-17 11:59:41

VaVa呛丁太昇引热议,GAI孟佳站队,丁太昇发文打脸众人

娱乐江湖解读
2021-01-16 09:04:21

春节来临,疫情“宅家”不出门,这5种物品要备齐,将面临涨价!

事事播报
2021-01-17 21:09:21

核心幕僚曝拜登对华态度: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不会承认台独

纵相新闻
2021-01-17 13:31:13

楼市崩盘前夕,日本现状正在我国上演?吴晓灵:做好潮水退去准备

不凡智库官方
2021-01-15 19:42:45

不懂技术的宣传稿有多可怕:阿里钉钉和大连铁路告诉你

紫竹商业评论
2021-01-16 16:39:49

为什么男人更喜欢别人的老婆?原因就在于这3个,已婚男人秒懂!

明月话情感
2021-01-15 06:32:01

又一起人伦惨剧,14岁孙子因手机被爷爷夺走并辱骂,将爷爷杀害

娱小帅
2021-01-17 01:52:01

跌落神坛的郎朗吉娜,被骂觉得委屈?可大家的反感不是一天就有的

娱记凌凌壹
2021-01-16 22:07:35

拟提拔任用领导干部任前公示通告

无限丽水
2021-01-17 20:19:50

央视主播马凡舒罕晒上班照,穿短裙,防走光90度“夹腿坐”太惊艳

mx八卦城
2021-01-17 07:34:43

暂停!取消!北京这些地方入园政策有调整,去前必看!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2021-01-17 11:47:45

知识付费,死于2020

微果酱
2021-01-13 17:10:27

空姐遭11人强奸,惨死浴缸:“她这么放荡,不搞她搞谁?”

蓝里
2021-01-13 23:14:10

一个邮箱199999元,在罗永浩直播间竟被秒抢……

春齐爱娱乐
2021-01-17 09:42:01

离下映仅剩1天,日票房才64万,这部投资7亿的大片彻底凉了

明星八卦club
2021-01-17 07:11:07

张嘉益曝《山海情》后找热依扎黄轩他们拍戏被拒,理由超好笑

娱最资讯
2021-01-17 11:26:24
2021-01-18 09:25:02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牛弹琴:果然打脸特朗普 拜登第一天计划曝光

头条要闻

牛弹琴:果然打脸特朗普 拜登第一天计划曝光

体育要闻

梅西巴萨生涯首次染红 落寞离场

娱乐要闻

唐嫣15年前的剧开播 演村姑模样青涩

科技要闻

限制言论自由?库克:我们是有规则的私人平台

汽车要闻

敢与日系拼油耗 比亚迪宋PLUS DM-i油耗测试

态度原创

游戏
手机
旅游
家居
公开课

致敬洛克人系列《30XX》预告片发布 2月17日开启抢先体验

手机要闻

苹果屏下指纹版iPhone曝光:人脸识别、无充电口

旅游要闻

奥地利的“病毒”小镇一夜爆红

家居要闻

小伙在内蒙-45℃冷极村生活 裹棉被围冰桌吃火锅

公开课

霍金的七个可怕预言:其中三个正在上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