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判决救护车未舍近求远

2016-06-29 09:42:26 来源: 京华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法院判决救护车未舍近求远)

马女士上班路上被公交车撞倒昏迷,送医后救治无效身亡。事后,马女士年仅10岁的女儿和年过七旬的父母将北京急救中心和肇事司机诉至法院,称北京急救中心舍近求远,绕过附近多家三甲医院,将伤者送至6公里外的北京水利医院,使伤者错过最佳抢救时间,因此索赔48万余元(本报5月19日曾报道)。

昨天上午,石景山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驳回马女士家属的诉讼请求,认为救护车不存在舍近求远,交通事故为伤者死亡的直接原因,并非贻误抢救所致。

京华时报记者杨凤临

现场

急救中心一方未到庭听判

昨天上午9时许,马女士的父母走进法庭,与代理人一起坐在原告席上。与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3名亲属,他们坐在旁听席上,表情严肃。被告方肇事司机李某到庭应诉,而北京急救中心一方却迟迟未能有代表到庭。随后,法官表示急救中心代理方无法出席。

上午9时30分,法院对此案进行宣判。法院认为,120将伤者送至北京水利医院不属于舍近求远、弃好求次。首先,北京水利医院虽客观距离较远,但不能以此推定送治时间耗时最长;二是送至医院具备治疗颅脑外伤能力;三是被告急救中心救治符合规范;四是“就近、就急、就能力”应当综合判定。交通事故为伤者死亡的直接原因,并非贻误抢救所致,而司机李某客观上无能力决定送治医院。

另外,原告的赔偿诉讼请求,已经在之前起诉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得到赔偿,不能以不同理由重复主张。据此,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马女士的母亲不断地抹着眼泪。原告的代理律师表示:“5至7公里内不算绕路是急救中心的单方说法,不是卫计委院前急救办法的内容。”此外,原告要求的是补充赔偿,包括重新计算赔偿差额和精神损害赔偿,尤其精神损害赔偿并不涉及重复赔偿问题。

律师说,此前公交公司虽赔偿一笔钱,但除去马女士的医药费、丧葬费等所剩不多,原告起诉也是想为10岁的孤儿萌萌多争取些利益。律师还表示,将与原告商量,看是否上诉。

追问

为何将伤者送北京水利医院?

送哪家医院非急救车决定

法院经审理认为,肇事司机李某及时报警拨打急救电话,向自己的单位报告了事故情况,并与相关人员赶往附近的玉泉医院求救,因客观原因未能实现救助的目的。上述事实表明,李某已经尽到相应的协助义务,客观上无能力决定送至医院。

事发时,急救中心有关车辆正在实施转运其他患者,被处理事故的交警拦截进行施救。在无法征询伤者或者家属意见的情况下,基于肇事车辆单位与送治医院常有业务往来,能够节约抢救时间为目的,急救中心将伤者送往水利医院救治,可见急救中心是被动应要求送治,非其主动单方决定。

送北京水利医院算舍近求远?

非最近医院但转运时间短

法院认为,从地图位置来看,将患者送至北京水利医院的直线距离确实比去往其他医院要远些,但通过院前病案对转运时间的记载,转运时间较短;结合急救时间正值交通拥堵时段,事发地附近的长安街正值交通管制等因素,送至北京水利医院比原告提及的301等医院,实际车程并非最长。

此外,按照北京120急救派车原则,“就近”一般是指病人所在地至送达医院距离直径为行程5公里至7公里左右。此外,北京水利医院具备治疗颅脑外伤能力,急救中心的整个急救过程规范,并无证据显示存在不合理之处。

伤者是否因延误抢救而死亡?

证据显示死因系伤势过重

法院认为,交通事故为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急救主要内容是伤势紧急处理和伤者转运。急救的结果分为成功与失败两种,不能以最终的急救结果推定急救是否存在过错。伤者的死亡时间相距发案时间较远,伤者被送往医院后进行了手术且过程顺利,住院治疗两个月后去世。

从死亡报告可以看出,死亡的原因还是伤势过重导致,而不能将抢救中失败归结为时间延误。目前,原告方并无直接证据证明急救中心存在抢救不及时导致或者加重损害后果发生,或者增加了损害发生的几率。

此外,法院表示,如果原告认为急救中心存在贻误过错,应当在交通事故责任案中提出,分清两种因素对损害结果的参与程度,进而划定各自主体的责任比例,现原告主张的损失已经在此前得到足额赔偿,不应以不同理由重复主张。

链接

国家规定未细化就近就急

记者在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官网上查询到,于2013年10月22日经国家卫生计生委委务会议讨论通过,并自2014年2月1日起施行的《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急救中心(站)和急救网络医院应当按照就近、就急、满足专业需要、兼顾患者意愿的原则,将患者转运至医疗机构救治。此外,无更详细的关于就近就急原则的规定。

记者又登录北京急救中心的官方网站,从网站上查询到“120急救派车原则”,内容为:就近、就急、就能力。就近,一般指病人所在地至送达医院距离直径为5公里及行程为7公里左右。就急,指危重病人快速转送,并要求转送到二级甲等以上级别医院。就能力,指将病人转送到有救治相应病种能力的医院。其中,还专门提到,如有病人及家属要求送到医保定点医院、合同医院就诊时,在患者病情允许的情况下,可不受地域限制转送。

案情回放

据了解,2015年5月19日早晨,马女士在石景山区石景山路与玉泉西街交叉口由西向东过马路时,被李某驾驶的专11路公交车撞倒在地,昏迷不醒。交警拦下途经此处的救护车,将马女士送往北京水利医院救治。由于伤情严重,46天后,马女士在医院死亡。

马女士的女儿萌萌(化名),今年10岁,她的父亲已于2014年去世。母亲遇难后,萌萌成了一名孤儿。

事后,马女士的女儿和年过七旬的父母,将急救中心与肇事司机李某一并诉至法院。他们认为,交通事故是导致马女士死亡的主要原因,同时救护车将伤者送至距离较远、不具有抢救专长的北京水利医院治疗,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导致马女士因救治不及时去世。因此要求二被告赔偿48万余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赔偿20万元。

“事故发生地点附近就是清华大学玉泉医院,附近3公里内还有多家三甲医院,被告却绕道6.1公里选择了一家二甲医院。”此案开庭时,原告方代理律师称。事发时是早高峰期间,救护车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将马女士送至距离较远却不具有任何抢救专长的北京水利医院。

庭审时,急救中心一方辩称,原告方所说的与事实情况不符。首先,急救中心并非依照报警进行施救。急救车当时在接送其他病人途中,正遇本案涉及的交通事故,遂被交警拦截,要求进行协助施救。因为事发现场没有伤者家属,肇事车运营单位的领导称,其单位与北京水利医院有合作协议,可以享受绿色通道待遇,不存在医疗费用等问题,能够保证伤者的及时救治,所以才将马女士送至北京水利医院。

此外,造成伤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交通肇事,并非急救车贻误抢救,急救车也不存在舍近求远等延误抢救的过错。

肇事司机李某称,因为交通肇事,自己已经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和赔偿义务,因此不同意重复赔偿。

据记者了解,在2015年事故发生后,萌萌与外公外婆曾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涉事公交公司和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法院审理后判决保险公司支付死亡赔偿金等费用11万元,判决公交公司赔偿各项损失139万余元,其中包括1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记者查询地图发现,以事故发生地为中心,方圆3公里内有多家医院,清华大学玉泉医院距事发地仅110米远。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