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专家:一旦英国退出 欧盟解体在即?

2016-06-20 01:56:20 来源: 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一旦英国退出,欧盟解体在即?)

虽然英国享有诸如申根协定和欧元等诸多“例外权”,但欧盟各国绝对不希望英国退欧:没有了英国,欧盟在全球的影响力会大打折扣。这实际上意味着欧盟在某种事实意义上的解体。欧盟连留住一个强大的英国都没有办法,保护债务情况糟糕的国家又从何谈起?

本周的英国退出欧盟公投让全世界绷紧了神经。无论英国这次退欧与否,伦敦金融城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英国的全球资产管理能力及证券和外汇等交易都将受到强烈震荡。本月以来,英镑汇率已从5月底1.47的高位跌至1.42附近,跌幅达3.4%。英国1973年加入欧共体, 1975年举行全民公投决定是否“脱欧”。41年前的公投结果是,英国选择留在欧共体。当时也是保守党执政,其理由很明确:欧洲有助于放大英国的实力。不过,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英国退欧的可能性很大。

曾经的日不落全球帝国地位,让英伦三岛至今还有“骄傲”的本钱。确实,英国的余晖犹存。当今英国无疑是欧洲最有影响力的一极。但欧盟向来以法、德为核心,这就使英国在欧盟中地位颇为尴尬,无法彰显真正的大国身份。此前,英国为保住英镑而没有加入欧元区的特殊性也彰显了英国的存在。简言之,这是英国证明其大国地位的一种策略。英国拥有核武器,军队规模和能力在欧洲首屈一指,还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虽然英国享有诸如申根协定和欧元等诸多“例外权”,但欧盟各国绝对不希望英国退欧。原因大家心知肚明:没有了英国,欧盟在全球的影响力会大打折扣。

在距离公投还有一周之际,英国智库布鲁格斯集团(Bruges Group)委托调研机构欧平尔(Opinium)的最新调查显示,支持退欧的阵营领先优势达到19%,创下近期新高。对市场而言,这次调查结果比此前更“激进”。这对支持英国退欧的布鲁格斯集团来说,无疑是好消息。欧平尔的调查显示,有52%的人支持退欧,仅33%的人支持留欧,还有15%的人选择了不知道。在支持退欧的52%中,大多数人(39%)认为英国可仿效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与欧盟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而在6月9日英国《独立报》委托ORB组织的第三轮民调显示,退欧派以55%领先留欧派的45%,虽然仅仅领先10%,却让英镑重挫1.5%。

此时,市场已完全意识到英国退欧不再是玩笑。从6月7日起,全球资金蜂拥进入国债避险,风险资产被抛售。6月13日,亚洲市场全线下跌,沪指一度跌穿2900点。而美国奥兰多6月12日的枪击事件不仅将对美国大选产生重大影响,也将由于“蝴蝶效应”而对欧盟造成重大影响。此次奥兰多枪击案是美国自“9·11”以来本土遭遇的最严重暴力袭击事件,也是美国史上最大的枪击案。在美国大选进入倒计时的政治背景下,前所未有的血腥屠杀为选情增添了新的变数。

蝴蝶的翅膀震动,在与美国相距一个大西洋的欧洲必将引来一场大风暴——那就是欧盟解体的第二根导火索。美国枪响,何以可能导致欧盟解体?因为这次枪击事件已定性为伊斯兰极端分子策划的恐怖行动。奥兰多枪击恐怖袭击后,英国支持退欧的比例还将大幅上升,理由很简单——以德、法为首的欧盟对伊斯兰移民采取了支持的政策。多年以来,英国在这一点上和欧盟一直分歧很大。这次恐怖袭击后,英国公民对欧盟的移民政策反对更为坚决,这会促使更多人投下赞成退出欧盟的一票。而伊斯兰极端分子及美国的移民政策一直是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抨击的重点,必然会激起其支持者的共鸣。

虽然英国首相卡梅伦及唐宁街的一些官员坚持认为,离开欧盟将重创英国经济,可能导致经济增速放缓,或导致英镑贬值逾5%。而美联储政策制定者还将英国退欧公投的结果视为是否在今年夏天加息的一个因素。留欧阵营安排前首相布朗说服工党选民在6月23日全民公决中支持留欧,而财政大臣奥斯本则呼吁亲欧盟的企业大声说出他们的担忧。英国退欧会付出不小的代价。英国大约一半的出口输往欧盟,一旦英国脱欧,那么它与欧盟的贸易关系就发生了变化。它与欧盟的贸易协议就需重新谈判,这个时间不可能短,谁也不可能期望欧盟轻易让步。

不过,和“理性”的政府相比,英国民众更在意的是不断涌入的难民潮和潜在恐怖主义等外患。2008年以来,包括波兰等大量来自东欧等国的移民来到英国,占据了大量社会福利和工作就业机会,加重了英国人对外来移民的反感。某位英国前内阁成员说过,如果不尽快收紧移民速度,那么英国在2030年前将需要新增近4000个监狱床位,这意味着要新建7座新监狱。这类言论加剧了英国民众的恐慌,这也是退欧阵营不断壮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英国真的退出欧盟,对欧盟绝对是个灾难性事件。这实际上意味着欧盟在某种事实意义上的解体。欧盟连留住一个强大的英国都没有办法,保护债务情况糟糕的国家又从何谈起?事实上,对那些想加入欧盟的国家,欧盟也是力不从心,就像乌克兰。

从金融角度说,英国退欧给金融市场带来的震撼,短时间远超美联储加息。退欧后,英国很多年不可能再加入,也可能永远不会有加入的可能。如果下一个退欧的国家迅速出现,欧洲必将再一次陷入经济泥潭。由于使用英镑,以货币政策的物理隔离,英国阻滞了危机的传导,因此,未来英国可能会提出更为有效统一监管的“新欧盟公约”。

(作者系大本钟奖天使投资人,著有《日不落帝国金融战》、《Investing in China》等)

澄清“区块链技术”的哲学迷雾

我一向对新鲜事物很好奇。但我也记得丘吉尔说过,“不必留意那些违背常识的新事物”。重要的不是看到新技术发明,而是看到是什么样的环境和进化需求催生了这些新技术。把一项新技术放到应用环境中考虑其价值,这比技术本身更重要。

新名词又来了。这次是“区块链技术”,有人宣称它将深刻改变世界,更有券商研究员推出相关报告,拿出一份A股涉及该技术的概念股名单。这场“抢眼球,拉涨停”的游戏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唯一不同的是换了个新名词。

我一向对新鲜事物很好奇。但我也记得丘吉尔说过,“不必留意那些违背常识的新事物”。我曾以他的名言杜撰了一句名言:“玫瑰不过是一朵普通的花,直到送给一位优雅的女士为止”。我发现收到花的女士对这句话是丘吉尔说的深信不疑,且当她们得知我才是原创者时,普遍感到失望——这并不是一段无关主题的花絮,而是揭示了更深刻的人性。

我仔细搜索过与区块链技术有关的资料,感觉这些资料读来都充满幼稚的欢乐。重要的不是看到新技术发明,而是看到是什么样的环境和进化需求催生了这些新技术。曾几何时,美国最抢眼球的发明是“防核辐射胸罩”,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人们认定这是改变世界的发明,也许这项发明使美国妇女能在本土受到核打击之后继续哺育后代。但今天的人们只会从这项发明看到当时的人们具有何等的幽默感。

把一项新技术放到应用环境中考虑其价值,这比技术本身更重要。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到底说了什么?我一直对比特币抱有一定的好感,认为这是一种比央行更负责任的货币发行机制。我们过去绝大多数货币发行机制都是集中式的,央行是最终货币提供者、结算者,你的任何一笔交易都不能在交易现场完成,银行账户里的钱要通过银行间登记清算机制转入对方账号,买卖股票也是集中式清算,并不能在买卖双方之间独立完成,必须有登记结算公司帮你查询、委托、交割、清算。

比特币的创新之处并不在于所谓的“分布式记账”,而在于用一种新的规则来发行货币,每一枚比特币都必须通过算法实现,也就类似于将比特币的比值与浮点运算能力和算法相互挂钩。你要挖到一枚新货币,要么采用更高速的芯片,要么采用更优化的算法。而芯片运算需要耗费机房电费和采购成本,算法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这两者的结合就是更高的生产力。也就是说,无需一个仁慈的央妈,你就可发行货币,只要你比现在周围的人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你就可通过这项独立于任何中央控制数量的机制获得一枚比特币,然后抛出获得流动性,这符合进化法则。

在大多数情况下,发达国家的央行虽然名义上是独立的,其实都会受到选举政治的影响。明知过多投放货币会导致通胀,但仍以就业率和经济增长率为重,以弥补政府财政赤字为优先目的,这就导致货币发行制度给人带来混乱的预期。虽然欧洲央行明确宣布了坚守“通胀、就业和增长”这三驾马车的指标,但事实上,货币政策在某个具体时间段的执行中很难没有偏重。

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历朝历代都尝试过不同的货币发行机制,其中有几个主要问题还是没解决好:一文钱的含铜量不固定,历朝都出现过用铁或其他廉价金属掺杂到铜当中用于铸币;每枚铜钱比值不固定,秦半两和汉五铢算是比较好,其他朝代铸造的铜钱有当100文的,当1000文的,这就是赤裸裸的通胀。

中国古人对抗通胀的办法往往就是货币私铸,用含铜量更低的合金来铸造铜钱,凡是没有私铸货币的人就吃亏,因而每每朝廷出手严打私铸时,都要处罚十几万人。

中国古代也有通货紧缩的时候,且往往在所谓太平盛世,比如文景之治、开元盛世,那时甚至创下一石米20文钱的历史纪录至今没有被打破,结果是百姓家里堆满粮食,官府仓库堆满铜钱。唐代盛世甚至出现了因流通货币太少而允许货币私铸的法律,各商户为了吸引大家使用他们铸造的货币,用的铜还比官府规定的多,致使以实际含铜量标价的粮价进一步下跌。

读到这段历史时,我总想起区块链技术。关键不是技术,而是产生某个技术、某个规则的经济生态环境。这多么像一个发行铜ETF的机制啊!老百姓可用劳动力(兵役徭役)、粮食布匹来实物申购铜ETF(铜钱),且事先公布铜含量的法定标准(每千文钱6斤铜)。通常在太平盛世时,农业人口大幅增加,谷物产量相应增长,而政府收税是按人头算的(拒绝实物交税是中国和古罗马帝国的一大区别,为此中国古代的谋士们曾辩论了很长时间),这就导致了农产品价格下跌,看起来是通货紧缩,其实是农业劳动生产率决定的,农业特性决定了很难产生巨大的效率提升空间,所以,整个中国古代经济总是周期循环。

所以,我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是:它类似于古代的货币私铸,具有实物ETF的特征,这种实物就是为实现更优算法投入的劳动力,为完成算法投入的芯片和电费。古代,一般在通货紧缩下,也就是政府没有铸劣币的时期,经济生态系统自然而然会产生一个分布式的类似于实物ETF的货币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凡符合实现公布标准的,就可以脱离央行发行一枚新货币,对应于新创造出来的生产力。

最后,如果把这个实物ETF系统看成一个对生物进化的激励约束机制,要获得新发行的货币,要么发明更优化的算法,好程序和坏程序可能得出同一个结果,但耗用的系统资源却完全不同;要么研制出浮点运算能力更快的芯片,且功耗不能随之提高太多,这样能在现有算法和相同电费的约束下,更快地取得一枚新货币;要么你找到了更高效的能源系统,在现有算法和芯片都不变的情况下,能成本更低地运算出一枚新比特币。这难道不是类似于欧洲央行的三驾马车货币发行体系吗?

中国古代合法的货币私铸(也是一种分布式的货币发行机制)只发生在通货紧缩时期,那一定是农业产能过剩,谷物价格下跌的时期。今天的工业化社会,是否也会进化一个新的货币发行体系呢?

netease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