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李继开笔下的小男孩成长了

2016-06-19 01:54:39 来源: 京华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李继开笔下的小男孩成长了)

即日起至7月9日,“人世的风景:李继开个展”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展出。本次展览以A、B两个展厅呈现李继开最新创作的布面以及纸本作品。相对于大家熟悉的“小男孩”来说,该展览展示了他创作上更多的可能性。不过,李继开告诉记者,他的作品从未刻意追求某种符号,“每一张画有它自己的逻辑关系,出现在画面上的元素最终是由表达的需要所决定的”。针对观众对其作品的不同解读,李继开认为,不论看到了什么,“观众有所感,绘画的目的就达到了”。

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关键词:关于展览

最新作品呈现的格局更开阔

在朋友们的印象中,1975年出生的李继开行事低调,不爱扎堆混圈子。在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任教之外,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创作上。正因如此,创作量也大,每一年几乎都有个展,本次展览就是对其近一年新作的集中呈现。同时,“也加了部分以前的作品”,策展人夏季风说,“这样可以让观众直观感受他作品的演变”。

相较于以前的作品来说,在夏季风看来,李继开的新作出现了与以往不太一样的面貌,“整体感觉是格局更开阔了。如果仅从 小男孩 的形象来看,可能因为艺术家年龄的增长、对周遭看法的改变,在他笔下的这个人物也在成长,新作中的 小男孩 不仅身体比例拉长,而且变得深沉了”。

就艺术家创作上的变化,夏季风表示,李继开没有彻底抛开以前的表现手法以及独特的绘画语言,“他是慢慢脱离出来的,仍在他创作逻辑的范畴之内,不会让人觉得过分意外,也不会完全看不出他曾经的面貌特征”。

关键词:纸本作品

创作从不画草图素描见功力

在紧挨着主展厅的侧厅中,展出了十几幅炭笔素描,其中,《棉花》《夜晚的植物》《休息的人》等大部分为今年所画。

李继开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专访时透露,他以前并不怎么画素描,“后来发现,素描与布面作品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力,素描最大的特点是直接,这是它非常不一样的地方”。李继开认为,在画画这件事上,除了技巧,材料也很重要,“用不同的材料,表现的东西也会相应做出调整。方式方法不一样,表现的内容、传递的感觉也会不一样”。

很多艺术家的素描多为他们大型创作的手稿,但在李继开这里,“它们都是独立的创作,我创作从不打草稿,直接面对的就是画布”。而夏季风“更愿意把这部分的作品称之为 纸本作品 ,因为这些作品不是某一件布面作品的草图,而是非常完整的一件创作”。夏季风说,“以前大家可能觉得 卡通一代 绘画性比较弱而装饰性强,但李继开不是这样的,尤其是这次的纸本作品,足见其绘画上的功力”。

对话艺术家

将社会题材转化一种画面语言来表达

京华时报:你绘画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小男孩,有具体的对象吗?

李继开:没有具体对象。上世纪90年代我上大学,本科时跟所有的学生一样,喜欢卡通,然后不断地在尝试和探索。2000年以后读研,开始画“小男孩”这个题材,受展览影响,逐渐被大家接受。最开始,小男孩在花丛中,有翅膀之类的,后来我把男孩画得年龄更小了,小孩的年龄限制在10岁左右,此后就沿着这条路走了下来。

京华时报:评论界因为你早期的那些作品,将你归为“卡通一代”艺术家,你怎么看?

李继开:只能说这个标签跟自己创作的初衷,或者我的状态不是很搭调。不过,评论界的这种说法也是一种客观存在。其实,纵观人类历史,很多时候都是乱糟糟的,艺术家的作品只是描绘了一个小小的现象,在当时潮流中具体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实际上创作者也很难去定位。

京华时报:新作中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以前那些特别个人化的符号在弱化、在成长甚至不见了,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趋势的?

李继开:不是这两年才发生的,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其实,以前的创作也有“小男孩”不在场的时候,可能没有被大家关注到。相对来说,2006年、2007年那段时间画得比较平,那会儿还是有点“卡通”的套路,会把人物形象画得可爱一点。现在有一些表现性的因素进入画面了,画中出现的“小男孩”相比以前长大了,甚至身份不那么确定了。不过,在我看来,每一张画有它自己的逻辑关系,出现在画面上的元素最终是由表达的需要决定的,有“小男孩”或者没有,都不是最重要的。

京华时报: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创作上明确的变化或者对一种既定符号的告别,需要面对哪些方面的挑战?

李继开:对已经出道或者有既定风格的艺术家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转变画风。因为风格对艺术家来说像是一个品牌,一旦外界已经认同,如何在保留自己强烈个人印记的同时,还能发展自己?这是很多艺术家都会面临的困境。尤其是那些符号特明显的艺术家,一旦试图发生变化,往往外界会不认同。

京华时报:你会有这样的困惑吗?

李继开:还好。尽管我的创作中经常有一个“小男孩”,但是在手法上还是比较多样的,也没有既定的题材,基本上是沿着自己的内心走,这样会稍微好一点。而且我感兴趣的东西也很多,有时候抽象表现的方式来一点,有时候又往水墨那种感觉靠一靠,除了挖掘画面的内涵以外,我对绘画本体还是挺重视的。

京华时报:有观众在你的作品《拾荒者》《睡袋与火焰》中,看到了你对城市边缘的关注、对底层人的关怀。平时会关注社会新闻吗?

李继开:会关注,因为人都有同理心,特别是我们这一代,残存了很多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记忆,在社会的高速转变中会有不适应。但作为创作者,我不会直接用社会题材来入画,它有自己的规律,它需要一种转化,尤其是在画面语言上,不可能像文学一样描述得那么具体。如《拾荒者》,它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汇聚起来的一种感觉,这种情感汇聚到一定浓度时才会有兴趣下笔。在我看来,一张画上,除了技术、审美,还有画外传递出来的感觉,不论感受到的是取暖、关怀或者压抑,只要观众有所感,绘画的目的就达到了。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