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祖六:经济学家推销产品要以自己的人格来担保

2016-06-12 19:36:36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专访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 胡祖六 (来源:网易财经)

网易财经6月12日讯 2016年陆家嘴论坛今天(6月12日)开幕,主题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挑战与金融变革”。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在接受网易财经专访中表示,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历史上非常罕见的时候,各种低息债券从货币市场到长期国债的利率都是非常非常的低的。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全球的货币政策,就是我们从2008年以来,由美联储开始,到欧洲央行到日本央行这种持续的大规模的QE定量宽松,还有基准利率,在历史的超低的水平所导致的这么一个结果。

第二点也是反映全球金融市场,投资者对经济的前景缺少信心,他们都想规避风险,把资产从各种风险资产转移到这种相对比较安全的政府的国债方面,这就导致利率持续的走低,像这种安全的避风港,处于这种低利率是一个反常,就说明投资者对经济的未来不看好。

胡祖六表示,通常说低利率能够使资金成本很低,这样能够刺激企业投资实业,能够刺激消费者增加消费。但是现在其实也看不出来,因为这种低利率,超常的低利率是反映了人们对经济的未来缺乏信心,所以他们也不愿意去消费和支出。对很多金融机构,比如说保险、养老基金来说,这种超低的利率,导致他们资产的收益率下降,所以也是很难满足比如说人口老化,对养老资产这种保值增值的基本的需求。所以,目前这种超低的利率的这种环境,其实是很不正常的,对全球经济整体来说也是弊远远大于利的。

针对近几年来互联网金融乱象集中爆发的现象,胡祖六表示,互联网金融的一些问题,比如包括跑路或者说欺诈,就是不够诚信,因为信息不透明。这个问题本身不应该说是互联网金融引起的,只是说因为这是一个新的东西。有些人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看起来貌似高科技,其实只是用这个装一个幌子,来欺骗那些普通的消费者或者投资者。而同时消费者或者投资者,他们也没有经验,也是非不明,缺少鉴别力和专业的判断能力,也是被这种新概念,什么互联网金融所诱惑,去投了一些他们本来不应该适合投资的产品,所以导致这个结果。

而对于有一些出现问题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背后有经济学家站台的现象,胡祖六表示,经济学家,一方面就是说你的专业能力,这个判断,另外就是对自己的判断,还有对自己的声誉要非常的珍惜和爱护。你可以去支持这个企业,也可以去推销某种产品,但一定是基于你这种非常严谨的、专业的、高水平的分析,而且一定要以自己的人格、声誉来做担保。

以下为全文:

网易财经:债券之王格罗斯在6月9号的时候发出警告称,目前全球债券收益率为500年有记录历史中最低。有评论认为这对全球市场不利,可能导致金融市场溃散,对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胡祖六:目前来说全球的利率从短期来看,从央行的基准利率都是历史的超低,在有的国家比如说日本、欧洲一些国家,甚至都是负利率,这是短期。但是从十年期或者二十年期政府的国债来说,长期债券利率现在也是持续走低。所以我们现在确实处于一个历史上非常罕见的时候。我们看各种低息债券从货币市场到长期国债的利率,都是非常非常的低的。

这点我想,一方面是因为全球的货币政策,就是我们从2008年以来,由美联储开始,到欧洲央行到日本央行这种持续的大规模的QE定量宽松,还有基准利率,在历史的超低的水平所导致的这么一个结果。

第二点也是反映全球金融市场,投资者对经济的前景缺少信心,他们都想规避风险,把资产从各种风险资产转移到这种相对比较安全的政府的国债方面,这就导致利率持续的走低,像这种安全的避风港,处于这种低利率是一个反常,就说明投资者对经济的未来不看好。

这样一个结果我们通常说,低利率能够使资金成本很低,这样能够刺激企业投资实业,能够刺激消费者增加消费。但是现在其实也看不出来,因为这种低利率,超常的低利率是反映了人们对经济的未来缺乏信心,所以他们也不愿意去消费和支出。对很多金融机构,比如说保险、养老基金来说,这种超低的利率,导致他们资产的收益率下降,所以也是很难满足比如说人口老化,对养老资产这种保值增值的基本的需求。

所以总而言之,目前这种超低的利率的这种环境,其实是很不正常的。我想对全球经济整体来说也是弊远远大于利的。

网易财经:在本周的时候离岸人民币报跌于400点,包括高盛的外汇分析师也在周四的时候称,对人民币转向彻底负面。您认为资本外流的风险,和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在加大吗?

胡祖六:中国经济从去年经过了股市的动荡,汇市也是出现了破天荒的这种不确定性。我基本的判断就是说,目前应该更加趋于稳定,投资者不像去年或者今年年初这么忧心忡忡,一片觉得很恐慌,觉得中国经济会硬着陆,金融体系会出现大的新一轮的大波动。

但是当然中国的经济,实体经济还是继续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为我们面对的严峻的这种,比如传统产业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这些的压力。这种压力不是说能够一朝一夕就可以化解的,需要假以时日。所以我觉得投资者还是有很多疑问,有很多担心。

但是从国际收支来说,其实中国在所有的全球来说,都是比较健全的。从出口、从经常账户的顺差,从整个对外负债的余额,特别是债务的结构,还有我们的外汇储备的规模来说,中国在全球肯定都是处在最好的几个经济体之一。

所以我这次比较赞同央行外管局,还有中国政府的看法,就是说确实也不存在持续的大规模贬值的基础,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就是投资者目前来说还是有很多狐疑、很多担心。所以因为这些缺少信心,或者对经济或者对经济和金融体系的这种不确定性,导致有些资本可能短期非理性的外逃,我想这个压力恐怕也还是有的。但我觉得,应该跟比如说半年前、一年前比,应该是大大的缓和,所以基本上我对人民币的汇率是不会太担心的。

我基本上觉得还是能够保持这种基本的稳定,特别是如果说我们政府还有政策、央行和监管当局能够给市场,给公众一种比较好的预期,特别在有些改革方面,包括说的供给侧的改革,真正能够不只是一个口号,能够有很多且是的行动,真的能给投资者吃一个定心丸,能够看到希望,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这种非理性的恐慌。

因为事实是,单纯从基本面来看,从国际收支来看,中国是全球少数几个应该说最好的经济体。所以不应该有这种外汇市场非常动荡不安,汇率大幅贬值的这种基础。

网易财经:您之前提到过中国企业走出去还远远的不够,尤其是在全球完全的并购交易额中占比还很小,您认为哪些行业目前视走出去的比较好的时机,还有您觉得应该如何加快中国出去,尤其是在轻资产这块。

胡祖六:今年年初以来,因为好像媒体的头版新闻觉得好像中国企业频频出手,好像在国际市场进行一些并购,好像中国马上就要征服世界。好像一种,就非常的关注吧。但是也给个别人造成一种不正确的印象,就是好像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跨境并购的玩家,其实事实远非如此。

中国参与跨境并购还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应该从整体的规模来说还是非常的小。虽然成长的势头很快,但是总量来说,那还是相对中国经济的GDP的规模,相对我们资本市场的规模,或者我们金融体系的资产的规模来说,还是非常非常之小的。甚至不止说落后于美国、德国、日本这些传统的发达国家,就连跟韩国、巴西比,可能都略有不如,只勉勉强强跟印度能够看齐。

所以我就想澄清一个事实,不要觉得中国的企业拼命的往外去撒钱,去并购,其实规模还小,因为起点很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中国企业到海外并购,我想主要是两个推动力,第一就是全球化。你看在今天的中国,《财富》杂志全球五百家企业,我想至少有四百五十家都在中国有很长期的投资和运营的经历,他们在中国几乎每一个产业,或者每一个产业链的一个子产业都有很大的市场份额。而相反中国的企业应该说走向全球也是近几年的事情,还处于一个非常非常早期。

但是我们也感到在某个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无论是在哪一个产业,我们都是跟全球巨头在竞争,在撕杀,所以我们也应该走出去,在全球市场去参与竞争,这是一个推动。

第二就是我们的宏观经济,我前面讲到我们中国还是一个经常账户顺差的国家,其实从1994年以来已经持续了二十多年的这种顺差。所谓的经常顺差是意味着国内的储蓄高于国内的投资,所以还有一些过剩的储蓄,这些储蓄是要回笼,要到全球进行投资的,这是个宏观经济的一个需要。

因为早期的中国海外投资需要在一些自然资源,比如说能源啊、矿产啊、铁矿石这些初级产品方面,现在我想,新一轮的中国走出去,或者说海外的并购,应该主要是集中在IP,就是知识产权,包括专利,包括品牌、商业的秘密等等。

第二就是攻占新的市场,我们收购一个公司,因为它已经在某一个国家有客户的网络有客户有市场,所以我们去收购这个公司,等于收购这个市场。所以我主要是以这个知识产权、技术还有新的市场、新的客户网络为导向的这种并购。

具体哪些产业,我想肯定是制造业我们要往高端发展,新兴制造业,里面有很多,比如说德国,德国有很好的制造业的品牌和技术,那么我们做一些收购。服务业,包括金融、医疗、卫生包括观光的,什么酒店,这些都是服务业,这些都是很好的。因为正好中国经济转型的需要,我们虽然说服务业的比重已经开始越来越上升,已经超过制造业,但是服务业你看有几个品牌。别说全球的品牌,就连在国内服务业的品牌相对都比较稀缺。

消费品,我们不是要向消费转型嘛,资源应该说在我们的政府股票上市公司里面,看消费的公司其实是很少的,这种品牌。所以我觉得到海外消费方面去一些非常好的品牌,给中产阶级提供更好的产品,这也是一些基本的方向。

所以我觉得领域是非常广阔的,至于说具体目标投向哪个产业,还是跟我们这个企业本身的发展的战略,它的竞争的定位,它的核心能力来决定。

网易财经:近几年来互联网金融乱象集中爆发,您觉得这个问题的根源是在哪里?

胡祖六:互联网金融的一些问题,比如包括跑路或者说欺诈,其实我想这些问题是不限于互联网金融,在传统金融业也有,事实上也不限于金融,在别的领域也都有,就是不够诚信,因为信息不透明,比如说商家欺骗客户,欺骗消费者。其实性质是很类似的,只是说在互联网金融里面是在资金。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不应该说是互联网金融引起的,只是说因为这是一个新的东西。有些人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看起来貌似高科技,其实只是用这个装一个幌子,来欺骗那些普通的消费者或者投资者。而同时消费者或者投资者,他们也没有经验,也是非不明,缺少鉴别力和专业的判断能力,也是被这种新概念,什么互联网金融所诱惑,去投了一些他们本来不应该适合投资的产品,所以导致这个结果。

有这种事情当然是很遗憾,因为把整个互联网金融的形象也给破坏了。但其实这些问题我们应该看,并不是新的问题,也并不是互联网金融所引起的。这个问题发生之后,我们要总结原因和教训,从监管层面来说,哪些东西我们可以做。我当然不是说马上要急刹车,一刀切去非常严厉的苛刻的监管,而是说,比如说我们的监管能不能强制的增加透明度和信息披露,那么这个就是非常非常重要。

第二就是利用法制的手段,我们是法治国家,比如说欺诈,这并不是互联网监管,这是整个金融监管,整个监管的一个,政府提供公共品,就是避免普通老百姓、普通消费者受个别不法商人的这种欺诈行为,而受到经济上的损失。

所以有这种事情发生的,那我觉得政府可以牵头,也可以说他们的受害者能够去进行法律诉讼,证明成立的,确实证据齐全的,当事人就应该进行严厉的法律的处罚,包括判刑。这样的话才能够,并不是新的法规,而是依靠利用现有的法律。比如说欺诈,我相信我们中国很多法律就已经可以去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就是投资者教育或者普通消费者的教育。因为总体来说,中国也不只是互联网金融,你看我们的股市也好,一而再再而三,中国的股民都是受伤害,这些伤害就是他们自己也是确实学习能力不够,风险意识不强,很容易受某种诱惑,觉得虚假宣传,觉得这个东西收益率这么高,然后就行动。但是没想到既然收益率这么高,一定是不像银行存款那么安全,一定不会像买国库券那么安全。但是大家往往没有想到这个东西。

高收益的背后一定是高风险,特别是如果信息不透明,信息不对称,有些所谓的平台公司,那些又没有道德和法律的底线的时候,而且是设立了一个庞氏骗局,等着你往下面去跳,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消费者也得要吸取教训,因为这个是你自愿的行为,也不能说你自己亏了钱就怪政府,就要说政府要去监管,应该是自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要吃一堑长一智,吸取教训,这样的话变成一个更加聪明、更加理性的投资者,以后就能够鉴别风险,避免上当受骗,或者说做了一些不适合你自己的这种投资。

我现在特别觉得,我们不要去,也是把婴儿跟洗澡水都倒出去了,还是要分清,互联网金融如果真正是价钱合适的话,那么利用移动互联网、利用大数据、利用云计算,那是能够带来很多创新,能够大力的改善中国的普惠金融,因为我们中国确实很多普通老百姓,很多小企业,中小微企业都是融资难、融资贵这么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所以这种金融创新,特别是通过互联网,有可能提供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所以我们还是要很理性,要很克制、很耐心去看这个新兴产业的发展。同时也得要利用法律的手段,特别增加透明度,信息披露,行业的自律,投资者的教育,来使这个行业能够更健康,成为可持续的发展。

网易财经:在这些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背后是有经济学家站台的,比如说杨晨他就为E租宝,包括康宏他都有站台,包括还有四月份快鹿事件中牵涉被卷入的郎咸平父子,那么您怎么看经济学家为这些出事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站台的事儿?

胡祖六:你说的几个经济学家的人我都素昧平生,我不认识他们,我也对他们具体的案例不是很了解,所以不能具体的评论。我只能说经济学家,一方面就是说你的专业能力,这个判断,另外就是对自己的判断,还有对自己的声誉要非常的珍惜和爱护。你可以去支持这个企业,也可以去,或者说去推销某种产品,但一定是基于你这种非常严谨的、专业的、高水平的分析,而且一定要以自己的人格、声誉来做担保。

网易财经:谢谢胡博士,今天就到这里,谢谢您。

康振宇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康振宇_NF427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会化妆?没找到正确方法而已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