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对现代金融体系的 三重严厉批判 ——读《债务和魔鬼:货币、信贷和全球金融体系重建》

2016-05-24 01:51:06 来源: 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对现代金融体系的 三重严厉批判 ——读《债务和魔鬼:货币、信贷和全球金融体系重建》)

⊙胡艳丽

如果说以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为代表的“直升机撒钱”印钞派是造成高通胀,直接吸食民脂的魔鬼,那么在英国著名政治家、经济学家、金融家阿代尔·特纳眼中,银行家通过无限信贷创造货币,通过债务污染酿成经济失重,则是比魔鬼更可怕的魔头,是导致现代经济社会失重的万恶之源。

阿代尔曾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出任英国金融服务局主席,供职期间,对全球金融监管改革有重要贡献。近年来,他活跃于各种金融学术论坛,在最新著作《债务和魔鬼:货币、信贷和全球金融体系重建》中,他深入剖析2008年金融危机的成因,提出了与近年主流金融价值观截然迥异的“印钞有益论”,其批判利箭直指现代金融体系,抨击“深化金融创新”、“全球金融一体化”等主流观点。阿代尔向国际通行的金融观点挑战的勇气,令人敬佩。当然,近二十年来,超越经济增速,快速发展变革的金融领域,其复杂性和变动性导致任何理论、模型,见解观点,都难以持久有效。厘清阿代尔观点形成的逻辑线路,探析其中的合理性以及在具体情境中的适用性,比盲目接受或批判其观点更重要。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十年,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私人信贷都急剧非理性扩张,美国年均增速9%、英国10%、西班牙16%,且多数国家信贷扩张快于名义GDP,私人部门的总杠杆率美国升至了170%,英国更达180%。债务是经济发展的双刃剑,运用得当确可促进经济以倍率发展,而一旦过度依赖债务,则企业面临的风险也将随杠杆度提高而倍数增长。市场信贷终止,投资者信心下降,都可能导致企业数十年、百年基业骤然崩盘。企业如此,个人家庭理财也如此。而将这一现象放大到整个社会,则会造成社会经济的动荡。这本是经济的常识,然而在全民狂欢的金融信贷泡沫里,人们却忘记了身边随时可能爆发的危机。

更为严重的是,现代金融体系里滋生的巨额债务,并非主要用于为新资本投资提供资金,而是用于购买现存资产,其中主要是房地产。银行不断创造信贷、货币和购买力与不可再生的城市土地之间,形成“土地峭壁”,正如作者所指出的,“自我强化的信贷和价格泡沫与泡沫破裂的周期循环是必然结果”。金融的本质在于搭建起资金需求者与拥有者之间的桥梁,高效调配社会资源,助益经济社会发展,而一旦超出引导社会沉淀资金进入社会生产、建设、服务领域及居民必要消费以外的范畴,则极易产生负收益,即阿代尔所说的“债务污染”,结果是整个经济社会的污染、失重。

围绕现代金融体系的“债务污染”,阿代尔展开了对复杂金融创新、金融过度、金融一体化的三重批判。

阿代尔提出,自由金融市场为金融体系内部的交易活动提供了私人激励,使金融交易规模远超它们能创造的实际社会价值。金融从业人员,有足够的动力,“发明”设计出复杂的金融产品。但需要警惕的是,所谓的金融创新,使金融产品更趋复杂化,表面上为社会公众提供了更多投融资机会,而实际上正是这种复杂性巧妙地将金融产品包装起来,使普通投资者很难看清其本来面目,在羊群效应及盲目信心的支撑下,相信了金融泡沫永不破的神话,而完全忽略了风险。

金融机构间的频繁互动,以毫秒计的高频交易,为炒房、炒股而不断融资借贷的行为,只会孵化出一大批社会投机者。投机热钱涌动,不仅无益于经济社会发展,反而加速社会财富转移,拉大了贫富差距,铸起了环环相扣的债务链条,积聚了经济崩溃的风险。实体经济中的资金被抽离加工制造领域,虚高的房价扭取了资产负债表,也扭曲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轨迹,造成了经济失重。当房地产繁荣的虚假泡沫被捅破,已然千疮百孔,失去了流动资金的生产制造业,也难以幸免于难,而个人炒房者,也难以用房产抵消债务……这恰是2008年金融危机肇始于金融领域,却快速由金融领域溢出,导致了全球经济衰退的成因所在。金融过度,导致投机过度;投机过度,导致市场失重。显然,阿代尔对西方发达国家过去金融弊病的批判,也命中了今天中国的一些金融乱象,我们不应被用数字堆砌起来的美妙幻觉所迷惑,须正视潜在的危机,扼制住那些做恶的金融之手。同时,中国金融领域还存在过犹不及的问题,在某些方面金融过度,在某些方面却金融缺位,这从国有大型企业与民营中小企业截然不同的金融待遇中就可窥豹一斑。

世界是平的,地球村的未来必然是经济一体化、金融一体化,甚至是文化一体化。对此,阿代尔表达了深深的忧虑,他认为这种牵一发动全身的一体化,将导致金融危机的全球性蔓延,放大金融危机造成的危害。他觉得选择性建立“金融栅栏”,可降低金融体系内部风险的传染效应,增强一国或地区金融体系的稳健性。笔者以为,在全球经济合作越来越紧密的今天,开放是大趋势,在特殊时期建立金融防火墙即使是必要的,但仍需谨慎使用。割裂自身与全球金融市场的联系,或许能在金融领域短期避灾,但在另一方面又将抑制经济外向发展。在“金融主权”与“全球合作”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过度结合点,其难度系数确是相当之大。对于我国而言,在逐步放开金融市场的同时,做好自身的金融体检,培育健康的经济血管,并适时打入风险疫苗,每一步都不容有半点闪失。

阿代尔·特纳的研究判断,无疑有睿智之处,但不宜对债务、影子银行、金融创新一竿子打死。真正需要警惕和校正的,是那些失去了服务经济发展功能,仅为投机而生的所谓金融产品,以及银行系统内部的过度拆借和交易,而不是服务中小创业者、融资者的影子银行和银行身段下放后的创新服务。金融创新是否有害,最终还得看利用金融创新的人,而对人的行为规范和约束,永远不应停留在虚无缥缈的道德层面,规范金融创新产品的应用,在鼓励创新的基础上,加强金融制度建设,让监管体系发育、成长的速度与社会经济发展、金融创新的速度相衔适,才是遏制金融风险的根本。

付出金融成本是使经济顺利运行的代价,但一旦金融过度,超出了成本收益的红线,金融这项伸得过长的工具,就需缩减,或限制使用。阿代尔·特纳提出在有严格限制的情况下,有必要利用货币融资以支持经济增长、克服金融危机的后遗症。但笔者以为这同样危险,不论是中央银行,还是政府均由非理性的人构成,当政府堆积的债务,民间严重地经济停滞,被以救急之方“增发货币”快速消解,经济复苏之后,这个好学易用、巧取豪夺的工具,完全可能失去理性控制,在权钱勾结下应用于各种政治目的,而非经济目的,比如政绩工程、政治选举之类。

增发货币是一种不需要税目、税基,面向全民征税的行为,不论印钞的名目如何,都难摆托其抽取民脂之嫌。表面看,这是全体民众共同消解了社会债务,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但实际上受冲击最大的仍是中下收入者,他们没有更多的资本增值以抵减购买力下降的损失。以印钞来弥补财政赤字,无异于放开了一道金融闸口,救市的河水随时可能泛滥,演变成恶性通胀的滔天洪水。按特纳的想法,以货币融资代替信贷融资,可规避市场无效与失灵,但笔者以为这可能只是个美妙的想法。当资金从闸口涌出,出身如何就已不再重要,其刺激经济发展的正面效果,同样可能被由此衍生的复杂社会问题所消解。因此,要召唤魔鬼,还需要拥有驯化魔鬼的能力。就目前全球的金融治理能力而言,这样的预测过于乐观。

不论是以信贷拉动经济,还是增发货币,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工程,引发的后续反应持续而复杂,与其比较孰优孰劣,不如在制度层面进行更多探索,使政策制订者不再去追逐个体或部门私利、金融系统在制度约束内形成行为理性,促使金融工具回归本源,致力服务投资与消费,而不是成为消解公共债务,玩弄数字游戏,或者财富乾坤大挪移的工具。

netease 本文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