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青海春天遭遇生死劫 信息披露再遭质疑

2016-05-09 11:36:4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青海春天遭遇生死劫 信息披露再遭质疑)

对赌失败

瞒报悬疑

本报记者 刘腾 北京报道

近日,以生产极草闻名的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381.SH,以下简称“青海春天”)再陷口水漩涡,受到投资者信息不及时披露的质疑。

根据青海春天早前的公告,极草作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已经于去年7月被终止,这层身份的失去对于极草的合法身份以及正常生产具有重要意义,但是这一信息直到今年3月29日才公告。有投资者认为,青海春天是在故意隐瞒信息误导投资者。

青海春天公布的年报显示,2015年营业收入较上一年锐减3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减少6.2%。法维翰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刘宇刚认为,由于青海春天营收过度依靠极草单一产品,因此经营存在很大风险。在极草陷入绝境的情况下,未来公司业绩仍会大幅下滑,必须转型才能生存。

今年3月29日,青海春天公告收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CFDA”)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首次披露其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试点产品身份于去年7月即被终止,加上今年2月冬虫夏草保健品试点工作的停止导致极草彻底失去合法身份,不能继续生产。

近两三年来,青海春天的极草赖以生存的护身符,其实就是上述两个已经被终止的试点。

为何去年7月被终止的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试点产品身份,却迟迟到今年3月29日才公告?对此极草方面表示,公司也是今年3月接到CFDA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才知道,而此前CFDA只把终止决定下发到青海省药监局,但是青海省药监局迟迟未告知公司。

一位知情者在东方财富网股吧上传了一份青海省政府办公厅于今年1月18日下发的通知,通知下发给青海省经济和信息化委、省商务厅、省金融办、省工商局、省药监局和省证监局等单位。通知显示,为处理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纯粉片遇到的问题,青海省副省长匡    将主持会议,听取各有关部门的建议,希望有关部门围绕冬虫夏草纯粉片停产带来的法律、政策、金融、经济和社会等风险提出建议,并要求将建议以书面形式于1月20日下午3点交给省政府办公厅。

在另一份青海省商务厅于1月20日回复省政府办公厅的红头文件里,青海省商务厅表示,已对冬虫夏草纯粉片试点停止生产可能带来的问题进行了研究,认为停产会在市场、经销商、消费者当中产生较大负面影响,甚至可能影响整个冬虫夏草行业,为此将组织由专家学者、企业家组成的座谈会进行讨论。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青海省商务厅核实,该厅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让记者找办公室一位王主任,但是记者多次拨打该主任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这么大的动静,副省长都要主持会议解决极草的困境,难道事件的主角——青海春天能不知道?青海春天在省政府有颇强的公关能力,说不知道没人相信!”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资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另一份投资者上传的疑似是青海春天给省政府的回复函中,企业在建议中第一条是,“给予冬虫夏草纯粉片这一创新型的产品一个合理的归属身份”;第二条是“如目前给予产品明确的归属身份仍存在障碍,望能延长试点产品身份的时间”。

随后记者联系了青海春天,该公司副总经理刘凌潇表示,青海省政府的会议是政府部门的事,没有通知企业,“我们确实是在今年3月接到国家食药监局的函件时,才知道该试点在去年7月被终止”。

青海春天公关总监张素贞表示,在那封疑似企业给政府的回复函中,如果是青海春天的回复,青海春天应该以“我司”相称,但是没有,可见不是该公司的回复。“这不是企业行文的惯例。” 

失去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试点产品身份前后,青海春天股价出现很大波动。青海春天的股价在去年六七月间出现大幅跌落,从6月11日最高点49.65元/股跌到7月中的17元/股左右,有分析人士称如果复牌会进一步下跌。

4月19日,青海春天公布了2015年的业绩。

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4.02亿元,比2014年下滑32.0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22亿元,比2014年下滑6.2%。

青海春天的极草在2013年达到销售顶峰,当年公司营收21.41亿元,2014年小幅下滑,营收20.63亿元。2015年是第一次出现大幅下滑,营收下滑了32.06%。而去年公司的极草还没有传出失去合法身份,为何在上市的第一年突然大幅下滑?

“从2014年起,极草即遭遇各种身份质疑,还有和打假第一人王海的纠纷,负面消息不断,这些事情对其形象和销售造成了负面影响。”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分析。

青海春天的业绩大幅下滑,除了跟国家政策要求政府工作人员廉洁、节俭以及负面消息拖累有关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产品过于单一。

青海春天在借壳上市前公布的资料显示,极草的销售比重曾经一度占到公司营业额的99%以上。截至去年9月30日,其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7.5亿元,仍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78.91%。

“单一产品业务所占的比例太大会带来较大风险,企业抗风险能力很低,青海春天必须拓宽业务增长点。”法维翰咨询公司总经理刘宇刚说。

对于青海春天来说,业绩下滑不仅导致股价下跌,还有带来一个不可忽视的损失,那就是对赌失败。

在借壳上市之前,青海春天和ST贤成矿业曾签署有对赌协议,青海春天保证在2014年到2017年之间,每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18亿元、3.63亿元、3.97亿元和4.26亿元。2014年,青海春天净利润3.44亿元,实现了承诺,但是去年虽经努力,只实现了3.22亿元净利润,与承诺目标相差4100万元。而随着支柱产品极草被要求停产,今年和明年青海春天和对赌协议的要求将会越差越大。背着这样一个包袱,可以预见,未来两年青海春天的面对的局面将越来越严峻。

青海春天上市之前披露的资料虽然公开了对赌中对净利润的承诺,但是未公开一旦完不成承诺将如何惩罚。对此,青海春天公关总监张素贞只是模糊的表示,双方之前的对赌虽然达成利润方面的承诺要求,但是对未完成的惩罚并没有具体规定。

“这不太可能,只是双方的协议没有公开罢了。”刘宇刚说,他表示,对赌一般都是赌股份,很少以罚金对赌。一般来说,如果未达至对赌目标,大股东只有把持有股权的作价降低,向另一方让出更多股份。

史立臣则表示,在对赌严重失利的情况下,股价可能大幅缩水,这种情况下,交出股权而不是大笔罚金给对赌方对于大股东来说更为合算,因此双方一般都会选择股权对赌。赌输了,大股东可能会丧失大股东地位。

“这种情况下,大股东必须考虑转型,否则就只有出局了,就像当初摩根公司投资太子奶那个案例一样,青海春天也面临着同样问题。”史立臣分析。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