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名家讲谈 高全喜:“大国崛起”的另一个维度

2016-04-02 03:34:3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名家讲谈 高全喜:“大国崛起”的另一个维度)

十年前,中央电视台播放过一个叫《大国崛起》的系列专题片,关注最近几百年来西方主要国家历史的起起落落。从最早靠海上贸易起家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到经过工业革命而崛起的英国、法国,再到后起之秀德国、俄国,最后是欧洲以外的日本和美国。

这个专题片播出之前,央视的编导请我看样片,希望我可以提提意见。当时的大背景是,经过改革开放后近三十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体量越来越大,也有一种“大国崛起”的感觉。

所以片中更偏重于探讨经济话题,并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观察近代以来在西方主导的世界格局中,各国之间的激烈竞争,战争与和平,兴起与衰落,等等。

看过样片后,我认为拍的很好,无论是历史学、经济学乃至国际关系的视角,都非常有意思,但总感觉缺乏一个重要的维度。那是什么呢?

六国兴衰 他山之石

我给他们提了一点建议,也是我觉得遗憾的地方,即片中没有深入探讨现代西方国家兴衰背后的制度基础,尤其是政治与法律的制度基础。而如果忽略了相关的内容,我们对数百年来西方大国兴衰的认识,只能说是片面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在耶鲁大学任教的英籍学者保罗·肯尼迪,就写过一本书叫《大国的兴衰》,引起很大反响,里面谈到了这个问题。当然,这种关注也跟我作为一个法政研究者的学术兴趣紧密相关。

从那时起,我就萌生一个想法:既然有了电视版的偏重经济和国际关系视角的“大国兴衰”纪录片,应该做一个学术版或资料版的现代西方法政(而不叫“政法”)之路汇编,从宪法与政治的角度,来探讨现代西方国家何以能立国、发展?其经济和国际关系之所以呈现后来的历史演变过程,深层原因何在?

经过反复讨论筛选,我们选定了在现代法政思想及制度建设方面比较成熟且有典型性的六个国家,即英、法、德、俄、日、美,历时十年整理编辑相关重要文献,最近这一套六卷本、共300万字的《现代西方法政资料编选》,总算是出版了。

关于国家入选标准,要稍作说明:比如说把日本作为现代西方国家,这个“西方”就不是纯粹地理意义上的,而是政治、法律和经济意义上的,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有一个明显的“脱亚入欧”的过程;关于俄罗斯,我们都知道有1917年的“十月革命”,但在此之前其实还有一个“二月革命”,提出过“君主立宪”的立国原则,以及一系列非常重要的、我们称之为“资产阶级的”政治与法律制度和社会经济综合变革措施。

这六个国家的法政资料,每一个都很丰富庞杂,可以做成多卷本的系列汇编。像英国,从1215年的《大宪章》,到1688年~1689年的“光荣革命”,一直延伸到近年来该国是否加入欧盟的争论;像法国,从18世纪的启蒙运动,到笃信“朕即国家”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死于大革命绞刑架下的路易十六,一直折腾到一战和二战,转型成为一个现代国家的道路,也是曲折回环;至于美国就不用说了,独立战争、南北内战、罗斯福新政,同样波澜壮阔。

出于篇幅考虑,我们最终选择一个现代国家生存发展过程中最关键的时期,或者叫立国时期、立宪时期,重点编选这一段时间内主要的政治与法律的资料,以便集中呈现。

三条脉络 三种政体

在编选这套法政资料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特点:推动这六个国家制宪建国过程,发表重要论述,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很少或几乎没有所谓学院式的教授,大部分是当时的法律人、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工商企业界人士,还有像托马斯·潘恩这样著名的政论家,不管其社会身份如何,更多是“知行合一”的行动者、参与者、思想者,所以他们的言论和著述,更能反映各个国家特定年代的真实面貌。

按照我们的理解,这六个现代西方国家赖以立国的思想学说,大致上有三条主要脉络:一个是成熟的自由主义,我觉得这是最主流的思想脉络;一个是激进主义,这些国家的构建过程中,隐含着激进的因素,即要推翻变革旧制度,建立新政体,无论是自由主义、共和主义,还是后起的民主主义及社会主义,都能看到这样一条激进的脉络;还有一个是保守主义,思想比较保守甚至反动,守护旧制度、旧传统,法国大革命时期,这条脉络成了革命思想的对立面,在俄国、日本这类国家,也都有非常厚重的保守主义传统。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两大传统,在那个年代发生过有效的作用,它们有力地抵制了激进主义的狂潮。所以说,一个现代正常国家的构建,最终可能是在“左右互搏”之中,采取偏向自由主义的中庸之道。

当然各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这三条脉络所占的比重就不一样。拿英国来说,立国思想相对保守,以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作为主导,其激进共和派相对来说不占太多分量。法国就是激进主义和自由主义结合多一点,俄国可能是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结合多一点,日本又是另外一种取向。

既然这六个国家立国过程中三条思想脉络偏重不一样,最终形成的现代国家制度形态,也是不一样的,可分为三种类型:

一种是英美为代表的“海洋体制”,也有人称之为“海洋政体”,当然在这个大的现代国家形态下,美国因为地缘关系,独特性不言而喻;法国、俄国、德国这些欧陆国家,就是“大陆政体”;日本作为“后发国家”,具有自身的独特性。

百年寻梦 成败“基因”

一晃十年过去了,提到“大国崛起”,我还是满怀感慨。十年前我们关注的“中国的大国崛起”主题,到今天不仅没有过时,反而更加突显。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我们主要依靠举国体制及庞大的经济体量构建的“大国崛起”模式,实际上面临着很多问题,现在再大谈“大国崛起”的人好像也少了。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能造出航母这类庞然大物,确实可以支撑一个大国一时的硬实力,但仅仅这样就足够了吗?

回过头来看看,西方国家这三四百年来的历程,是有过一系列经验和教训的,我们视为典型而加以呈现的英、法、德、俄、日、美六国,并不是完全成功的,即便所谓成功,也经历过很多风风雨雨。作为现代国家,他们获得成功(包括阶段性成功)的共同经验在于:一开始,无论是采用君主立宪制还是民主立宪制,他们都会实施一套宪法,通过宪法来建立一个现代国家,无一例外遵循的都是这个基本逻辑,这是不二法门。只是不同的宪法实质性内容,导致了它们不同的国家形态,使得它们成长的道路有的成功一点,有的失败一点。

“海洋政体”的代表英国一度称霸世界,号称“日不落帝国”,进入20世纪后逐渐收缩衰退了,由美国来填补空白。“欧陆政体”的法国、德国、俄国,都折腾得很厉害。日本则更不用说了。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动荡,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国家宪法制度的缺失。如果能创建一个更好地基于各自的历史传统,又有现代意识和现代法治精神的宪法体系,这个国家就更有可能良性发展,不至于面临未来的许多灾难。这是我们急需吸取的教训。

这六个现代西方国家近三四百年来的兴衰史,为我们提供了一面很有价值的镜子。

自晚清以来,到1912年中华民国的构建,再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人一直都在努力建设自己的现代化国家。到今天,不管追寻“大国梦”还是“中国梦”,除了经济层面、国际关系层面的关注,我们的学术界及社会各界人士,是不是应该更认真地思考:在当前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与国际社会中,作为一个现代国家,我们的立足之本与力量源泉,到底何在呢?

高全喜先生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法学院教授,有《立宪时刻:论〈清帝逊位诏书〉》《何种政治?谁之现代性?》等专著多种。本文由本报助理编辑朱会珊根据他日前在北京彼岸书店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上的发言记录整理。感谢东方历史评论的支持。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