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中国金城”灵宝:黑金产业链

2015-11-16 11:19:5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淘金产生大量带有氰化物的废水,给周边环境带来巨大压力。图为位于灵宝市故县镇尚家湾选矿厂附近的废水泄池。本报记者  赵锋/摄影

本报记者  赵锋  灵宝报道

一条从小秦岭深处流出的小河弯弯曲曲的流经朱阳镇。二十多公里的河道边,密布着几十家“淘金”的沙场。被铲车翻开的河床,与堆积成一座座小山头的河沙,成为这条被当地人称为“涧河”最为显眼的景色。

“涧河”位于“中国金城”的河南省灵宝市境内。这条宽度约十多米的河,从豫、陕交界的小秦岭流经灵宝市最早的黄金开采地朱阳镇。随着河流夹带着的沙金,让各地淘金者趋之若鹜。 11月10日,尽管灰蒙蒙的天气笼罩着朱阳镇,但“涧河”里忙碌的铲车与拉沙车依然十分显眼,不时出现的河床被翻开的景象更加地刺眼。

“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比河道环境更恶劣的是小秦岭中的 黑金矿 ,以及散布在乡村边的 选矿厂 。”灵宝市本地人张明(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金城灵宝随处可以发现矿渣堆积的河道,以及选矿、炼金形成的毒水池。”

事实上,张明所称的毒水并不是官方权威结论层面的概念,而是当地选矿、冶炼中所用的氰化物等剧毒危化品与水的混合物。在灵宝市,淘金者将矿渣浸泡在氰化钠的水池中氧化提炼。

本报记者先后两次深入灵宝市黄金产区实地调查发现,打着河道治理工程掩护的“淘金”与矿山建设的“挖金”,以及利用矿渣选矿与炼金,已经成为当地环境不可承受之重,亦成为安全事故多发隐患。从无证照的采金沙、金矿石到选矿,再到炼金提纯,在灵宝市俨然已经形成了一条“黑金”产业链。在这条“黑金”产业链背后也隐现一条“黑金”利益链。

复活的事故企业

“私了”后,也有部分官员因此获得仕途利益以及来自黑金主的经济利益。

据安某透露,工队民工受伤后,除了医疗费已经花去1000余万元外,死亡的两个分别赔偿了80万元,受轻伤的几个工人被承包方赔偿了38万元,一个重伤赔了170万元,一个目前仍在谈赔偿。

本报记者了解到,爆炸案后,曾引起河南省政府领导的关注,而灵宝市当地官方仅以行政处理的方式将故县镇负责安全的干部进行了处理。有当地业内人士指出,以“私了”方式处理该事故,对于当地官员的安全政绩不会产生影响,这也是当地很多“黑金矿、黑炼厂”的事故惯用的处理方式。而“私了”赔偿往往也比官方程序赔偿的多,所以受害家属也多同意此种方式。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在上述选矿厂附近的一个山沟里,则是选矿厂的废渣堆和含有化学品的废水池,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上述选矿厂的矿渣被倾倒在离村三四百米的沟道内,令沟边生长的植物都被腐蚀的难以存活;不过,安某否认其尾矿库废水池存在污染隐患。灵宝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也只是表示,让记者将相关问题与担忧反映一下,随后会调查回复,但从8月底至今,记者尚未接到回复。

据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炼金利益链条的上游,是假借着种种名义而进行的“坑口”挖金。

距离灵宝市区约60公里的西部小秦岭枣香峪口内,大大小小的金矿企业守着“金坑口”,采掘着来自山体内部的金矿石。一条枣香河的河道里,随处可见的是矿渣。从一个叫鸿鑫矿业的公司旁,进入更小的一个峪口里约莫两三公里,便看到山崖小溪边一片低矮的矿工房子。一处被称为“1360”的坑口,被砖头稀疏的封住洞口,隐藏在一处工房的背后。这个“1360”的坑口又被称为“1350西”坑口,其是标号为“1350”矿井的排风井。“1350西”坑口在坑内数百米与“1350”矿井相通,因此,“1350西”坑口曾多年被用来作为采金的坑口。然而因为工人在选矿厂出事,该坑口暂停生产,现在只留守着一位看矿人。

“ 黑坑口”与“黑沙金”

除了“黑坑口”挖金外,另一种形式是,借着河道治理工程,或河道挖沙的名义挖“黑金”。

伤及21名民工的爆炸,在过去近一年时间里被低调处理。爆炸发生后,上述选矿厂因非法炼金,被当地政府声称“关闭”。

被“私了”的“炼金”事故

尽管黄金价格仍处于每克二三百元的低价区,但位于晋、陕、豫三省交界地带的“中国金城”灵宝市仍有数百家借着各种名义“挖金”的沙金场与金矿洞。这些沙金场与金矿洞,因没有金矿开采手续,也被当地人称为挖“黑金”。在其下游,私开的黑选矿厂与黑炼金炉,也散布在当地的豫灵、故县、阳平、朱阳4个黄金产区镇。

资料显示,小秦岭金矿田探明金资源储量476吨,每年黄金产量位居全国前三位。 也正是因为当地黄金遍布小秦岭区域,当地靠山吃山的部分利益群体,也便做着“挖金 ”生意。伴随而来的是,当地频发的安全事故,以及巨大的环境压力。

11月8日晚约22点,灵宝市故县镇尚家湾村北的一条公路边,一家约占地十余亩的选矿厂内灯火通明。选矿厂外,两三辆大车,正拉着尾矿倾倒在一个堆场里。这家选矿厂忙碌的景象显示,其白天刚刚生产过。本报记者调查显示,这家尚家湾选矿厂,曾在未办理环评等手续的情况下生产多年。而其筛选的矿石,也是来自当地秦岭的金矿石。不过,这家小选矿厂之所以引起当地人的关注,是因为该厂在去年年底发生过炼金炉爆炸事故,但当时该选矿厂并不具备炼金资质。值得注意的是,爆炸事故造成的21名受伤者,目前任然未被妥善处理,仍在当地上访维权。

据河南《大河报》报道,2014年12月26日,灵宝市故县镇尚家湾村北,一家黄金选矿厂内发生爆炸引起火灾,有二十名工人受伤严重。而“爆炸”的地方是该选矿厂内一座三层楼的房屋,上两层为搭建的彩钢房。事故发生后,该楼房上下已被一张黑色遮阳网牢牢地罩起来,怕被当地人发现。本报记者曾于今年8月28日,在当地调查发现,上述爆炸实际是选矿厂内一个非法安装的炼金炉爆炸,引发炉内化学药物喷出,烧伤21名厂内炼金民工。不过,灵宝市安监局一位负责人表示,此次事故是一起火灾,在事故现场,并没有发现炸药等爆炸物品。但来自陕西以及河南当地的淘金民工称,实际上,当时正在炼金炉内提炼的是约三四十公斤的金沙,而爆炸也疑似为炉内的化学品爆炸引发。受伤民工的一位代表姜先生还表示,该选矿厂在爆炸发生前后一直都手续不全。

不过,这场伤及21名民工的爆炸,在过去近一年时间里被低调处理。爆炸发生后,上述选矿厂因非法炼金,被当地政府宣称“关闭”。然而,本报记者8月28日,以及11月9日两次实际调查均显示,该选矿厂从未被关闭,且仍进行选矿等生产活动。尚家湾选矿厂法人安某告诉记者,目前选矿厂被一个宋老板承包。该厂确实因环保手续问题被当地处罚过,但目前已经拿到环评批复。

在安某提供的由河南省环保厅2015年8月10日下发的环评批复中也显示,该选矿项目曾在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经该厅审核通过的情况下擅自开工,该批复还称:其违法行为已经查处,希望吸取教训,杜绝违法行为的再次发生。

对于选矿厂发生爆炸后被当地政府关闭后,又能拿到省环保厅的环评批复,安某表示,选矿厂拆除了炼金炉设施,还与临近的另一个选矿厂进行了整合,因此才有了批复。灵宝市安监局办公室一位负责人也向记者证实,尚家湾选矿厂确实被整合。不过关闭的选矿厂能否被整合,这位负责人又不愿多说。 当地业内人士认为,尚家湾选矿厂多年来手续不全。安某则称,该厂只是涉及未批先建的问题,并且已经被处罚过,因此现在补办手续也是合法的。

据知情者称,前述尚家湾选矿厂爆炸的炼金炉内所炼的黄金矿石,就被指来自“1360”坑口。选矿厂法人安某,亦是该坑口的实际经营者。曾在该坑口干活的工人介绍,从2013年底起,其所在的陕西工队负责在该井内挖采金矿石,直至2014年底,共生产矿石约7000吨。而此前的几年是四川的工队在该坑口采金。安某向本报记者坦言,2014年该坑口确实生产了7000多吨金矿石。但他否认其雇佣了陕西工队,他认为他们是合作关系。具体是他负责外围关系的处理,工队负责矿石的采掘。所得矿石提炼后,按照三七开与工队分成。知情人士表示,实际上“1350西”坑口是一个没有生产资格的黑坑口。

在炼金发生了爆炸后,同为采金矿石的工队出了事,迫使该坑口停产。但安某声称,“1350西”是他个人经营的矿口。据他称,“1350”矿井早年是尚家湾村投资建设的矿井,但因为经营不善,作价200万元出让给灵宝市黄金股份公司。现在是灵宝黄金股份公司下属的鸿鑫矿业在经营。“1350西”矿井早年是他个人提1000多万元建设的,在灵宝当地曾经的资源整合时,灵宝黄金股份公司与他个人曾合作经营过此坑口。此后,该公司将该坑口承包给他个人经营。现在矿权属于黄金股份公司,但公司并未补偿他的投资,而他承包是为了收回其个人投资。他认为,目前由他经营是因历史原因而形成的。

鸿鑫矿业一位姓赵的负责人告诉记者,“1350西”确实是该公司的坑口,但认为该坑口是一个正在建设的矿井口。对于有关工队认为,该井是一个排风井的说法不置可否。这位负责人向记者出示的一份由灵宝市安监局下发的文件显示,“1350西”坑口是一个正在建设,并在今年申请延期施工的矿井。不过,本报记者在灵宝市安监局办公室查询该批文时,该办公室工作人员称:“查不到该文件。”上述业内人士认为,无论该坑口是否是一个建设矿井,其在相关证照未颁发前,是不能常年用于采矿的。知情人士反映,至少从2011年开始,上述“1350西”坑口就已经开始采矿。其生产的矿石也被运到证照不全的选矿厂选矿,再被上炉冶炼。炼出成品后,被当地黄金企业收购,从而完成利益兑现,根据2014年矿石产量估计,该坑口产出的矿石,年炼成黄金约三四十公斤,年产值近千万元。

据当地业内人士介绍,与上述类似的“坑口”,在黄金价格高涨的前两年,在灵宝当地最多时达几千个。尽管目前金价回落,但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当地仍存在不少证照不全的“坑口”在生产。而目前最多的是,河道淘“黑金”。

除了“黑坑口”挖金外,另一种形式是,借着河道治理工程,或河道挖沙的名义挖“黑金”。在灵宝市区南部约50公里的朱阳镇,一条约20多公里的“涧河”上,密布着大大小小近二十个沙场。被挖开的河床,以及河边大大小小的淘金池显示,这里仍是挖“黑金”的泛滥地。当地曾挖过沙金的张明讲,与每吨含3~5克金,甚至更好品味的矿石相比,河道沙金每吨含量较低,约为1克左右。但是河道淘沙成本较低,当地老板们常常以疏浚河道的名义,进行挖沙淘金。卖沙石的副产品,是为了更值钱的金沙。

枣香峪一条河道内,被抛弃的矿渣随处可见。本报记者  赵锋/摄影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