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庄吉集团破产重整 郑元忠跨界投资败北

2015-09-30 09:58:28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摘要:今年9月中旬,包括温州庄吉集团在内的庄吉系6家企业被曝破产。其中除服装产业于两年前被山东如意科技成功并购外,其余均待破产重整。由昔日温州“八大王”之一郑元忠创立的庄吉,一度是国内服装界的巨头,甚至凭品牌质押便能获得银行贷款。然而自2003年开始,庄吉开始多元化战略,巨资投入陌生的房地产业和造船业。这种一味追求高额利润而忽略风险控制的疯狂扩张,最终酿成苦果。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航运业、造船业入冬,以及最大船东的离去,庄吉船业的业务跌至冰点;与此同时,银行收紧信贷,不堪资金重压的庄吉轰然倒下。而今,债务缠身的庄吉系企业,破产重整方案遭债权人集体抵制,郑元忠亦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庄吉系及郑元忠的命运,仍未可知。

初秋,温州市括苍东路128号,原庄吉集团,下午1点半,门卫张军停下手机游戏,准时拉响了午休后的上班铃。虽然这栋办公楼已“易主”为山东如意科技集团(下称“如意科技”),但和楼内其他员工一样,张军的工作并未改变。

同一时间,15公里外的温州乐清市陡门村,已停发四个月工资的徐成,独坐在庄吉船业的警卫室里,一根接一根地抽闷烟,百无聊赖。

徐成羡慕张军,“班继续上,钱继续拿”。而同他一起“坚守”在庄吉船业的最后10名员工,“钱拿不到,班必须上”。

今年9月中旬,昔日的明星企业庄吉集团被曝倒闭,欠下银行巨额债务。庄吉系其他企业亦未能幸免。其中,除了庄吉服装产业于2013年8月被如意科技并购、重组成功外,其余企业目前均待破产重整,一切事宜归属债权人委员会。

于是,庄吉留给徐成们的,唯有破产管理人的律所号码。每次询问进展,对方的答复均是简单的两个字:“快了”。

但庄吉集团创始人之一、高级经济师周德文却对网易财经表示,“不可能快得起来”,庄吉破产重组,牵涉企业、银行、政府、民资等多个环节,环环相扣。

而环中的核心人物,庄吉系创始人、昔日温州“八大王”之一郑元忠,则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在周德文看来,庄吉系沦落至如今的境地,固然是受民间借贷危机等外部环境影响,但主因却在企业自身——一味追求高额利润的跨界投资,过度扩张,而忽视了对风险的控制,最终被压力击垮。

“大王”倒下

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民间借贷危机在中国爆发,实体经济遭受巨大打击,民营经济重镇温州亦未能幸免。

2012年,郑元忠的庄吉系深陷资金困境。不过,作为开启了“温州模式”的“八大王”(1982年初,因犯“投机倒把罪”而被抓捕的一批温州人士,其中郑元忠是电器大王。1984年4月,“八大王”高调平反)之一,后来唯一还在国内续写商业传奇的郑元忠,获得了地方政府的支持。

网易财经了解到,2012年底,温州市企业风险处置办公室发布名为《关于庄吉企业的帮扶情况》的文件,并向多家银行发出内部函件,要求对郑元忠“不抽资压贷”。郑元忠则表态“不跳楼、不跑路,欠债慢慢还”。

然而3年之后,庄吉系终究未能挺住。

今年2月,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裁定受理了庄吉集团、庄吉服装销售、庄吉工业园区、庄吉置业、庄吉船业及远东船舶6家庄吉系企业的破产重组案件。

进入9月,“5000人庄吉集团倒闭”“300亿银行坏账暴露”的消息不胫而走。

9月15日,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发表了《庄吉之死》一文,慨叹郑元忠“烈士暮年,寒刃逼颈”,郑元忠及庄吉系因此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同日,微信官号“庄吉服饰”发表声明,称2013年8月如意科技已并购庄吉系服装产业,并成立“新庄吉”——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庄吉服饰”),因而“原庄吉集团的破产与新庄吉公司没有关联”。

原庄吉集团总裁、现庄吉服饰CEO吴邦东向网易财经证实,在保留原有生产模式和管理制度后,如意科技注资近1.3亿元重组庄吉服装产业,原庄吉千名员工进入庄吉服饰。服装产业也是庄吉系目前唯一重组成功的业务。

对于前述涉及庄吉系的“300亿元”、“5000人”等数据,吴邦东人为“夸大其辞”,“哗众取宠”。但他同时表示,目前郑元忠不便对此公开表态。

而对郑元忠及“庄吉系”关联银行多有了解的知情人士则向网易财经透露,自从作出“不跳楼、不跑路,欠债慢慢还”的承诺后,郑元忠便“隐藏”至今。此时将庄吉倒闭及欠下银行巨额债务的相关消息放出来,“背后有深意”。

服装巨头开启多元化战略

1992年,40岁的郑元忠将一手创办的乐清首家股份公司——精益开关厂交由厂长吴邦东治理,自己则插班到温州大学国际贸易系学习,并因此结识了温大国贸系教研室主任周德文。

次年,郑元忠瞄准国内需求旺盛但精品稀少的服装市场,创办服装品牌“威丽斯”(后更名为“庄吉”)。周德文受邀加入并辞去温大教职。庄吉公司初始股东共5名,总投资51万美元。郑元忠任董事长,周德文为总经理,余下创始人皆为副总经理。

庄吉品牌创立后,周德文便敲定其发展战略:一做高端,二打品牌。为此,三名副总经理分别被外派至大连、武汉和上海,对接东北、华中和华东市场。

1990年代的服装市场,多为走量批发,每套利润仅5元左右。剑走偏锋的庄吉迅速铺开定制与高端的细分领域。让周德文印象深刻的是,庄吉成立仅一年后,大连商场的庄吉西服销量,最高达到187套一天,“在当时是相当惊人的成绩”。

此后,庄吉的增速超出股东预期。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股东之间日益激烈的矛盾冲突。股东不和让郑元忠心灰意冷。直到1996年,他在温州服装商会的一次活动中遇见了陈敏。

陈敏于1990年代初创办服装品牌“金顶针”,红极一时,被誉为温州服装“少帅”。巧合的是,周德文称,当时陈敏亦受股东不和之扰,与郑元忠“知音相遇,一拍即合”。

1996年,陈敏退出金顶针,携其全部股本600万元进入庄吉。为布局庄吉新霸业,郑元忠还将吴邦东引入公司管理层,庄吉原先三名外派股东则黯然离去。庄吉重组成功。

对于陈敏的经营能力,周德文评价甚高。正因如此,郑元忠退而任职庄吉集团总裁,而将董事长一职交由陈敏。

和周德文的创始思路契合,陈敏将庄吉品牌建设作为核心重任,庄吉集团渐成服装巨头,此后入选“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中国最具影响力行业十佳品牌”……获誉无数。

2000年,庄吉集团以“庄吉”品牌质押,获广发银行温州支行贷款4000万元,成为温州第一家以无形资产进行银行信贷的企业。就在这一年,陈敏当选温州服装商会会长。但出人意料的是,2003年,再次当选这一职务的陈敏决定辞去庄吉集团董事长,专职温州服装商会工作。

周德文向网易财经透露,陈敏离开庄吉集团,原因很复杂,但与郑元忠不无关系。

2003年,郑元忠重回董事长之位,再度执掌庄吉集团。同年,庄吉投资房地产,开启多元化战略。

船东“弃船”引发银行收贷

2003年,庄吉集团与天津现代集团合作,投资建设“庄吉购物中心”。次年,郑元忠主导成立庄吉船业,注册资本3亿元;2005年,配套庄吉船业生产船用配件的远东船舶成立,注册资本4800余万元。

公开报道显示,2006年底,总投资12.72亿元、占地512亩、共计6个船台的庄吉船业于乐清市陡门村正式开建。建厂过程中,庄吉船业获得知名航运公司香港巴拉哥集团2艘8.2万吨散货轮订单。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全球航运及造船业进入寒冬。受此影响,2012年,巴拉哥集团离去,庄吉船业瞬间跌入低谷,并于当年年底停产。

“庄吉系最终无力回天,关键就在于庄吉船业的最大船东——香港巴拉哥集团的‘弃船’。”吴邦东对网易财经说,就在陷入债务危机前的2011年,庄吉集团的年产值仍近30亿元。

吴邦东称,巴拉哥“弃船”引发各大银行对庄吉系的关注。虽然此后地方政府介入,并向银行发函进行调解,但与庄吉系关联的十几家银行,均开始收贷并不再放贷,庄吉系遭遇致命打击。

为此,自2012年10月至今年2月,郑元忠及庄吉系负责人跑遍全国,以求对庄吉系重组自救,其中不乏与大型国企接洽。但最后,唯有如意科技重组庄吉服装产业成功。

其间,庄吉船业曾在2013年闪现过一丝成功曙光。当年7月,庄吉船业曾短暂恢复生产。据《温州日报》报道,因政府帮持,当时江苏某世界500强企业,已成为庄吉船业8.2万吨货轮的新船东。

但此后,据庄吉船业内部人士透露,因新船东入主庄吉船业的目的在于低买低卖,并要求在此期间的维护、修理费用均由庄吉船业承担,郑元忠一怒之下将建造好的一艘货轮折价出售。

由盛而衰,庄吉系走到今天,在周德文看来,虽有外部环境的影响,但“主因仍在庄吉自身”:一味追求高额利润的跨界投资,过度扩张,对风险估计不足,甚至刻意回避,最终超出了企业的控制和承受范围。

吴邦东亦认为,温州最为成功且保持成功的公司,均是“一心一意做一个产业”。所以,回归到服装主业并负责整体经营的他,对“新庄吉”充满期待:“三至五年,庄吉服饰将重塑昔日的庄吉辉煌。”

据吴邦东透露,2013年庄吉服饰成立后,2014年实现净利润3200余万元,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02%。因此,如意科技将继续增资,变更庄吉服饰的注册资本至2.5亿元。

破产重整遭债权人反对

庄吉系服装产业已经浴火重生,其他产业却依旧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一份由7家银行联名反对庄吉系破产重整的报告,已于近期被递至温州市政府。不过这一说法网易财经未能从温州市政府及相关银行处得到确认。

周德文透露,据他了解,庄吉系的企业负债总额,至少达30亿元。而吴邦东所说的数字则是15亿元。

在周德文看来,银行贷款为国家财产及民间存款,债权银行反对企业破产重整,理应被“理解”。这也是郑元忠早在庄吉危机爆发之初,便表态“欠债慢慢还”的原因。

而通过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今年1月22日所公开的4份裁判文书,网易财经发现,庄吉系破产重整案中的银企博弈,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根据这4份裁判文书,2014年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相关裁定显示:庄吉系各企业,庄吉船业、远东船舶的已知债权人中,“明确表示支持重整的已知债权人不论人数比例还是所占债权额比例均为零”,并且占已知债券额61.2%的庄吉船业债权人和占已知债券额61.47%的远东船舶债权人,均“明确表示反对重整”。

同时,占已知债券额74.88%的庄吉销售债权人,以及占已知债券额58.11的庄吉置业债权人,也均“明确表示反对重整或对重整不表态”。

基于此,温州市中院认为庄吉系相关企业“提出的重组申请不具有可行性”,故而裁定庄吉系相关企业可“另行提出破产清算申请”,或在确有意向投资者的情况下,通过“企业重组”进行“自救”。

不服温州市中院裁定的庄吉系相关企业,向浙江省高院提起上诉。一年后,浙江省高院做出裁定,转而支持庄吉系相关企业进行破产重整。

对此,前述知情人士表示,相关银行负责人认为,本地政府对庄吉系的“保护”,已经“越界”。

除了银企博弈,网易财经通过上述裁判文书还发现,为缓解资金断裂,庄吉系相关企业曾向民间扩股增资,其中庄吉船业的个人实缴出资占比达63.16%。因此,民间追款也将使庄吉系疲于应对。

吴邦东表示,如果庄吉系相关企业最终不能从破产重整中走出,就只能进行破产清算。但不管结果如何,在他看来都不必在意,因为庄吉服饰的“二次创业”不会停止。

9月19日,庄吉服饰在温州市区的首家旗舰店开业,当日销售额达36万元。

这一天,63岁的郑元忠并未到场。

“如今,活下来的只有‘庄吉’这个品牌。”周德文感慨。

 (文中张军、徐成使用化名)

gzhufeifei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汪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