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汪峰公布完整采访实录:你采访了我 还一黑而过

0
分享至
近日,汪峰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就采访报道内容发生纠纷,双方各执一词。今天(5月14日),汪峰工作室对此事件在微博上发布了题为“你采访了我,还一黑而过”的文章,对这次招黑事件作出回应。

汪峰
汪峰

网易娱乐5月14日报道 近日,汪峰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就采访报道内容发生纠纷,双方各执一词。今天(5月14日),汪峰工作室对此事件在微博上发布了题为“你采访了我,还一黑而过”的文章,对这次招黑事件作出回应。

当我们速记整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对于汪峰采访问答的时候,几乎惊呆了……当我们看到27页word文档上,呈现的是一个专业记者对汪峰音乐历程精细的梳理和任何人生“关键节点”上反复探讨时,我们几乎快为记者的提问和深度喝彩了!毕竟汪峰已经看过了采访提纲,又花了好几个小时配合这次专访……可到了最后,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的,记者有撰稿自由,有不可干涉的写作权利,可问题的根本是“你想采的”和“你想写的”基本是就是两回事儿,这样的玩笑好开吗?

关于汪峰的专访,近几年已经很少看到全版,这次的专访,汪峰保持着尊重、坦诚的态度,在诉说自己音乐人生之余,也对些“敏感问题”首度回应,其良苦用心可从如下摘选中看到,这不是一个大家想象中的汪峰,不是一个被大家消费的汪峰,也不是《给汪峰一封信》中的那个汪峰……

1

记者:为什么确定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

汪峰:因为我经常看《中国新闻周刊》,随后看了你的采访提纲之后,觉得你是特别花心思,真的是想写一篇好的人物专访,所以我们应该特别坦诚的谈。

2

记者:你的音乐创作和表达是怎么形成的?

汪峰:我训练自己不停地去写,不断的去熟悉早已确定的表达方式,进而让这种意识流到我心里,化到血液里,不断地修改,反复地学习,关于“学习”,我相信每个创作者深有体会,学习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自我,哪一天当自己完全凭本能表达的时候,你会发现自然形成了“我所喜欢”的表达方式。

3

记者:当时为什么会从芭团辞职?

汪峰:因为我看到了,我的那些同事,20岁的、50岁的,每天的生活内容全都一个样,找个女朋友,去食堂打个饭,不排练的时候就打打麻将,喝喝酒。于是我问了一下自己,我还需不需要继续在这儿待下去,最终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了。即使快辞职的时候,领导说想让我当首席,我也决定好离开了。

4

记者:你前两张唱片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空有名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说服自己的?

汪峰:我说服自己的方式挺简单——我就觉得我行!我觉得我行是因为我对我的作品的判断,比如说《晚安,北京》那张,《风暴来临》那张,我认为那些歌至少在当下所有出专辑的摇滚乐队里面一定不差,有可能达到了一流的水准,但不一定名声就匹配。

5

记者:《花火》之前的那段时间,中国摇滚乐,在外界看来火了一段之后,开始往下走,你生活也不好,发现这些所谓的同行状态也更不好,你就没有觉得这行干不了了?

汪峰:我相信很多做音乐的人觉得灰心了,最后都把责任推给了大环境,这一行确实苦,有人也确实运气不好,但是我一直觉得还是不够努力。别人会问,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不是说你三天只吃两包儿方便面,坚持下来,连续半年,这个就是坚持,而是你应该很聪明、很智慧的知道自己如何去创作音乐,如何去判定音乐对于你来说是什么,这个特别重要的,因为死磕谁都会,到最后就磕死了。

6

记者:《晚安,北京》,现在看起来其实那作品很成熟,当时是撞上了?还是真的你的想法各方面到了那个状态?

汪峰:我想应该积累了挺长时间的一个爆发,撞倒不是撞,一般撞上的时候都会露馅,比如说我想到了一个题材,写出来肯定不够理想。这歌我写了两个半小时词曲,从来都没改过,就成了。

能够给我“一瞬间刺激”的只是我想到了这个歌名儿,然后想了几个小时,一个字儿没写,睡一觉起来,第二天上午到中午写的。

7

记者:你签华纳的时候,华纳给你提了有什么要求,或者说你跟他们谈了什么样的条件,无论是对音乐的把控还是生活?

汪峰:我没有资格谈条件,许晓峰把合约交给我,因为是英文,许晓峰说就一句话:你反正也看不懂,还有一个就是你不能跟我谈条件。我可以告诉你,这份合约对于任何一个中国的音乐家都是最好的待遇。

华纳的意愿是签我个人,所以最纠结的是乐队部分,我一共做了两个月的努力,用了各式各样的方式谈,或者说耍点儿脾气什么的,但还是无济于事。我最终一定要签这个,人家不给你选择,我也特别难受,那种难受没法儿说,因为我们毕竟在一起两年多的时间。但是真不行,如果我拒绝了合约,保存了我们乐队和相互的友情,但我相信过不了两年,我一定会恨自己和当初这么处理事情,造成了没有出路和大家更深的积怨。

8

记者:从《花火》开始,你认为自己是一个艺人了吗,会有这感觉吗?

汪峰:我必须要这样看待自己,才可以尊重自己的事业,但我有独立的人格,我有自己的个性,难道你把自己当作一个标准的艺人,这些“自己”就没了吗?

记者:你心里有那个坎儿吗?

汪峰:没有,我没有过。在《飞的更高》之后,很多人开始骂:他就是一个扛着摇滚大旗骗钱的……各种脏话,这特别奇怪。难道我站在他们所痛斥的,像《同一首歌》的舞台上,我汪峰瞬间就变成一个特别卑劣、特别虚伪的一个人了吗?我只要不站在这个舞台上,我就是一个极其圣洁的热血青年,特别单纯?绝对不是这样,我把自己当作艺人,同时有自己的坚持和个性,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候我会尊重每一个为我服务的人,会尊重每一个和我商量事情的人,会听取每个人的意见……而不是,你不用把我看作艺人,我就是我,我是写摇滚歌曲的,其实没有人反对这个,也没有人质疑。

9

记者:当时可以接受自己是个艺人的状况下,会有一些比如说参加颁奖礼或者参加什么活动,以前觉得比较拒绝,现在愿意去接受?

汪峰:我一开始就可以,我一开始就有原则,原则包括能带乐队的就带乐队,这也是曾经经历的一个坎儿,后来我发现如果硬是强调这一点的话,将会失去80-90%的演出,我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觉得自己能力欠缺。

记者:什么意思呢?

汪峰:难道你一个就已经上不了台了吗?因为一个真正牛的艺术家,无论你后面有一个乐队还是孤身一人,应该是没有区别的,这点我非常确定。

所以我变换了角度,想一个人如何做到“统治”这舞台,我告诉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表演得更好。再有我希望我是一个职业的艺人,能把自己的生活控制好,越做越好。那我就需要有经济来源,我需要有钱,我一点都不避讳这方面的想法,但是如果只有钱而让我今天完全违背我所有的这些原则,我是不干的,因为那就没有意义了。

10

记者:我特别好奇,比如像《飞的更高》这种东西,有没有人点拨你,说老汪你应该写另外的东西?

汪峰:当然有了!肯定,像郝舫、李皖这些乐评人都是我特别尊敬的,他们说的绝对都靠谱,但是我也跟他们说实话,我从来没觉得《飞的更高》是我一流的作品,我从写的时候就知道,更不用说它火不火,对于我来讲不重要,但是它火了,我总不能说你们千万别喜欢这首歌,从今天开始我宣布从此不唱这首歌了,因为你们老百姓喜欢我就不摇滚了,太二了!因为它就是我想写的歌,也不是谁约我必须写一首主旋律的歌,这就太奇怪了,我就是想写这首,然后老百姓喜欢了,你就喜欢吧;大家喜欢《在雨中》,而《在雨中》在我作品里,永远只打80分,真的,我觉得太一般了,尤其歌词简直太一般了,但是真的不妨碍它流行,因为它音乐的律动真的很好,又顺畅,旋律淅沥沥哗啦啦走着,对,你也要去仔细分析它为什么好,你必须懂得它为什么好,你才会知道我再写这一类作品的时候,不会重复这个水平了,就是这样。当我下一次想写一首“互动性这么强”的歌,我就会写出《一起摇摆》,而不是《在雨中》。

1 2 3 显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