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张伟平挑拨张艺谋巩俐恋情 炒作"13钗"倪妮床戏

2015-02-28 08:18:36 来源: 网易娱乐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今日晚间,网易娱乐收到了周晓枫向我们提供的书中爆料,据悉,张伟平除了一手策划了张艺谋超生的事件外,更是大肆利用倪妮在《金陵十三衩》中的床戏进行炒作,并首次披露了张伟平挑拨巩俐张艺谋恋情导致二人最后不欢而散的始末。

网易娱乐2月27日报道 (文/鹿爽朗)近日,作家周晓枫在新书《宿命-孤独张艺谋》中披露了张伟平的“罪状”,揭露了二张交恶的"始末",在书中大量揭露了张伟平的种种,今日晚间,网易娱乐收到了周晓枫向我们提供的书中爆料,据悉,张伟平除了一手策划了张艺谋超生的事件外,更是大肆利用倪妮在《金陵十三衩》中的床戏进行炒作,并首次披露了张伟平挑拨巩俐张艺谋恋情导致二人最后不欢而散的始末。

张伟平私卖版权炒作倪妮床戏

周晓枫在书中向大众透露,2010年下半年,当时《金陵十三钗》的原著作者严歌苓在电话里告知了她一个意外的情况。《金陵十三钗》的影视版权当时被张艺谋一并购买,以便控制节奏,确保电影上映在前。不少影视公司想同步操作《金陵十三钗》的电视版,严歌苓两次找张艺谋商量,希望回购电视版权。张艺谋表示当电影进入后期制作阶段,就可以把电视版权无偿返还给严歌苓。但是张伟平却在《金陵十三钗》开机前的几个月,将电视版权以天价卖出,张伟平从中赚取了一笔相当优厚的版权费用。周晓枫向张艺谋求证此事,他“大为惊讶,丝毫不知内情”,这是书中第一次揭露二张交恶的文本。

在之后的爆料中,周晓枫提到为配合《金陵十三钗》的上映,张伟平以新画面的名义发通稿给各家媒体,随后被某门户网站从中选发了主演倪妮的一段文字,放置在网页的重要位置,一篇标题为《我与克里斯蒂安·贝尔演床戏》的新闻传到了张艺谋的耳中,让张艺谋等主创人员大为恼火,随即便骂道:“电影可说的地方那么多,新画面怎么非抓住这么个庸俗的点拿来炒作?档次太低,简直是在糟蹋我们的劳动。好好的孩子卖到妓院,还拿来炫耀,人家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现在看到我们把兴趣放到这儿,会难过的。这不是宣传,是捣乱!”

张艺谋:张伟平坚定地认为他对我恩重如山

据《宿命》一书的爆料称,两人的关系曾经是非常之深倒一点不假。电影营销专家陈砺志曾与新画面公司有不少合作,他在采访中表示:“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制片人为了一个导演能做那么多的事情……导演没时间顾及家人、生活,张伟平却能对他的穿衣购物、父母儿女都照顾到,这就是因为兄弟感情”。

张伟平的新画面公司这么多年来几乎只做张艺谋的电影,二人此前的公众形象是亲如兄弟。《宿命》一书中却揭露张艺谋曾给张伟平一套二环与三环之间低密度的北京房产,加上一辆吉普车,按时价来算,已经冲抵张伟平支付的片酬,换句话说,打《英雄》开始,跟张伟平合作这十几年来,张艺谋算是白干了。书中更称“张艺谋不仅在经济上颗粒无收,这个阶段他的声誉也下滑严重。”而在此基础上,张伟平却坚定的认为自己对张艺谋恩重如山。

张伟平挑拨张艺谋巩俐恋情

在《宿命》一书中,提及与巩俐当年的恋情时,作者周晓枫以第三人称的口吻称张艺谋无论何时都未曾提及过于巩俐这段恋情的情殇,并称张艺谋在私人领域上异常的沉默,从不向任何人解释,包括到后期与张伟平决裂后也不曾提及。

书中称巩俐曾在拍摄《满城尽带黄金甲》时,将“整个拍摄和宣传过程中拒与张伟平夫妇见面”签到合同里。而这一举动的缘由则是张伟平夫妇曾在张艺谋巩俐的恋情中进行大量的挑拨导致的,书中说道张伟平夫妇表面安慰张艺谋,继续每天以劲爆揭发为主,在张艺谋面前没说巩俐好话,捏造种种谎言等,直接撕开了巩俐与张艺谋之间的裂痕。

张伟平拍摄张艺谋陈婷照片一手策划“超生”事件

2013年张艺谋被曝超生,后被证实育有三子女,妻子陈婷也随之曝光。《宿命》中称张艺谋称张伟平对他与陈婷结婚及子女的事情都知情,也被视为把柄。2013年11月,网上曝光过“张艺谋和陈婷同游太湖”的旧照,书中爆料称这张照片真正的拍摄地点并非太湖,而是澳洲,而拍摄这张照片的人就是张伟平本人。事后,张伟平和陈婷同样背景甚至几乎是同样的姿势的照片也得以曝光,是为证明。而最后张艺谋选择以退让的方式离开张伟平,两人和平“分手”。

附录:以下为作者授权给网易娱乐的独家书中摘录,以上爆料皆由《宿命:孤独张艺谋》作者周晓枫授权。

《宿命:孤独张艺谋》文章摘录:

【张伟平私卖版权炒作倪妮床戏】

我第一次确认二张存在冲突,是2010年下半年。有一天,严歌苓从德国打来电话,告知了一个让我意外的情况。

最初《金陵十三钗》版权卖给了一位史先生,几个月后转手张艺谋当时合作的安乐公司——史先生赚了些钱,歌苓本人未获多高收益。由于担心相关电视剧提前上映搅局,张艺谋把影视版权一并购买,这样可以控制节奏,确保电影上映在前。电影剧本还在修改过程中,有些影视公司想同步操作《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严歌苓两次找张艺谋商量,希望回购电视剧版权。张艺谋说,一旦电影开机,最好是已开始后期制作,就可以把电视剧版权还给歌苓。歌苓从价格到立场上,从不为难张艺谋,理解和体恤颇多。张艺谋感念于歌苓始终的信任和支持,他本意是把电视剧版权无偿返还给歌苓,这样既保障了电影的利益不受损害,又能对歌苓有所回报。

大概是2010年10月吧,那时《山楂树之恋》(电视剧版 电影版)已经上映,《金陵十三钗》过几个月就要开机。我正在台北的耕莘教堂附近漫步,歌苓打来电话,说《金陵十三钗》的电视剧版权已经被张伟平天价卖出,问我是否知情。购买者是她相识多年的旧友,情节和数据都确凿无误。那个数额吓了我一跳,等于张伟平从中赚取了一笔相当优厚的版权费用。歌苓颗粒无收,还失信于意欲合作的影视公司。可我不久之前,还在传达张艺谋的旨意,言之凿凿,说很快就会把电视剧版权返还给歌苓。

我赶紧电话求证,张艺谋大为惊讶,他丝毫不知内情。歌苓慷慨且义气,我非常不愿负她,忍不住在语气里对张艺谋有所埋怨:“张伟平卖了电视剧版权没有告诉你吗?这是什么事啊,等于我们在骗歌苓啊!出尔反尔,轻诺寡信的,我们根本就没顾及歌苓的情分和利益。”

张艺谋回答:“那是张伟平赚的钱,怎么会愿意告诉我呢?”原来,新画面公司发现转过来的合同里包括电视剧版权,秘密高价卖出,在张艺谋面前滴水不漏。这个电视剧版权,后来辗转,由张黎拍摄成26集的电视剧《四十九日·祭》在2014年底播映。张艺谋并非转让电视剧版权的获益者,也没有分到一杯羹,他还是觉得对不住歌苓,心里不痛快。也许,我的指责触动了张艺谋,他忍不住倾诉了几句。

我这才得知张艺谋的实际角色和地位,所谓新画面的艺术总监不过虚名,没有实际的利益分配。《山楂树之恋》都下线了,张艺谋也没得到一分钱的片酬,而且也看不到付款的迹象和期限。聊了不长时间,张艺谋说不谈这个了,当务之急,是让向歌苓道歉,希望获得她的宽谅。

等从台湾回到北京,我问庞丽薇,导演是否收到《山楂树之恋》的片酬。庞丽薇说:“人家没付呢,导演也不好意思张口要钱。”接下来的几个月,张艺谋也没再提薪资的事儿。

直到《金陵十三钗》的宣传期,双方的矛盾激化。

《金陵十三钗》的电影宣传,基本由新画面来把握和控制,张艺谋参与不多。数款海报的设计,是在媒体曝光之后,我搜索网络,调出图片来给张艺谋看。与院线和媒体的沟通,张艺谋事后才得知,与网友的消息来源完全一致。每每张艺谋看到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这个情况并非先例,很早以前就这样了。《我的父亲母亲》上映的时候,满大街的海报上都说这是张艺谋自己的初恋故事;《满城尽带黄金甲》上线,宣传上炒作的是张艺谋与巩俐的旧情??这些都未与张艺谋本人事先沟通。也许,张伟平将之视为应该的牺牲。

《金陵十三钗》即将上线,我行至王府井,张艺谋打来电话——很少听见他那么气急败坏乃至恼羞成怒的声音。

原来,新画面影视公司为了配合电影上映,发行《十三钗,我们一起走过》一书,主创和相关参与人员为此写下了一些文字。当天,新浪从中选发了主演倪妮的一段文字,放置在网页的重要位置,加诸的题目颇具耸人听闻之效:《我与克里斯蒂安·贝尔演床戏》。

张艺谋火冒三丈:“电影可说的地方那么多,新画面怎么非抓住这么个庸俗的点拿来炒作?档次太低,简直是在糟蹋我们的劳动。好好的孩子卖到妓院,还拿来炫耀,真让人脸上无光!你立即!跟刘恒啊,歌苓啊,和咱们的相关主创一一道歉,人家花费了那么大的心血,现在看到我们把兴趣放到这儿,会难过的。这不是宣传,是捣乱!”

为了平息张艺谋的焦虑,我立即用手机的蓝牙和自己的黄牙,用老掉牙的用语道歉。刘恒极为安静,他通过自己的智力把我语无伦次的表达翻译成有逻辑联系的句子。当我喂喂地追问,他的声音一如僧侣,他说:“没关系,我知道了,无需争辩,我们只用作品说话。”那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感觉,我就像听到寒潭滴水的声音,让人顿感清凉。

挂了电话,我越想越气,给新画面负责宣传的潘国锋也打了电话,认为这种宣传手段实在不妥和不堪,令人不满。我知道不是他的责任,潘国锋不是那个拍板儿的老板。

之所以打出床戏牌,因为张伟平要求提高票房分成,并且语含讥讽,与影院的关系闹僵。新画面方面意欲缓解紧张局面,急于寻找卖点,这才抛售狠招。

事实上,这个倾向不良甚至粗劣的床戏宣传,的确给影片造成难以弥补的重创和价值损害,许多观众由此巩固对张艺谋的误解。

霍峰岭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