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友的方正帝国:精心"织网" 涉嫌向海外转移资金

2015-01-19 11:01:09 来源: 企业观察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政泉控股对方正集团部分高管的举报事件再度向纵深发展。2015年1月5日晚间,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三名董事: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方正集团CEO李友、方正集团总裁余丽已于1月4日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

李友的方正帝国:精心

两个月前,政泉控股公开指控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副总裁郭旭光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炒卖北大医药股票,并通过多种途径非法获利近百亿。

据了解,此次被一同带走协助调查的,还有李友的弟弟、方正集团副总裁李国军。而目前北大已经任命新的负责人:新董事会选举黄桂田为方正集团董事长、聘任张兆东为方正集团总裁。

对于多位高管协助调查的原因、进展等情况,方正集团官方未对外界作出任何回应或说明。

“魏新、李友等人所谓被要求协助调查,目前尚不能判断所涉及事情的严重程度。但从北京大学迅速更换方正集团领导人员看,魏新、李友等人的案情并不乐观。”有业内人士如是分析。

其实,在多位资本市场人士看来,监管层的这场调查,或将掀开的已不仅是方正高管的内幕交易,更将是多年来潜行于资本市场的大鳄、方正集团CEO李友的“掠金”之道。

事实上,从不知名的公司河南心智起家,到如今操控着总资产近千亿、产业分支庞大的方正集团,李友的一套资本运作为人瞠目却也伴随质疑。入主方正集团十余年,李友如何运作方正系,当中又暗藏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企业观察报记者多方采访,试图还原资本大鳄李友多年来隐蔽潜行的路径。

精心“织网”

“可以说,李友最主要的资本生涯都在方正集团。能够将偌大的方正系置于股掌之间,李友布局中的每一环都必然离不开听命于他的人。曾有接近方正集团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李友“资本运作”的第一步,便是于所及之处安插、扶持亲信,编织一张可以为己所用的庞大人力网络。”

此前,方正集团与政泉控股的口水战牵出一家公司——深圳康隆,引起外界注意。政泉控股的举报材料提到,政泉控股替方正集团内部关联方北大资源代持北大医药部分股票的资金来源,分别是北大资源(出资2.576亿元)、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出资1.104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康隆的法人代表为王超杰,副总经理为朱立洪,此外,姚晓峰、陈利民、陈永畅、曹秋等人则分别持有不同比例的股份。其中,王超杰为李友的妻弟,朱立洪为李友在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同学郝丽敏的丈夫,姚晓峰为李友同学、方正集团高管余丽的丈夫。深圳康隆被称为“方正高管亲属团”的隐秘持股公司。

“在李友编织的庞大网络中,这只是冰山一角。”前述接近方正集团管理层的知情人士表示,从李友起家的河南心智等公司到当年的“凯地系”,再到方正集团上下,乃至方正系各级子公司,存在交错、隐蔽的股权关系,这张网始终由同一伙人把持,即那些与李友“志同道合”的同学与亲属。

李友的方正帝国:精心

公开资料显示,方正集团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李友,董事、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余丽,高级副总裁方中华、冯七评,皆为李友在郑州航院时1985届、1986届的校友。其中,在2000年李友发起成立的河南心智中,余丽担任法定代表人,而方中华则将隶属于深中航的深圳康隆(原深圳博兰)民营化,成为李友系的隐秘持股公司。

根据方正集团公开披露的信息,在李友布局之下,余丽、方中华、冯七评三人分工把持方正集团各下属业务:方中华和冯七评分掌IT、医药产业,分任方正集团IT事业群和医疗医药事业群的总经理,余丽则控制财务系统、资金命脉和其他企业,统领综合事业群。

此外,方中华与冯七评还兼任方正集团监事一职。“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明确禁止公司监事兼任高级管理人员。”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合伙人邱翔告诉企业观察报记者。

除了方正集团顶层,其旗下各子公司要职也皆被李友的其他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校友掌控。综合整理目前已被外界及媒体曝光的方正系统内李友的同学,还有方正科技总经理李景国、方正微电子总裁王贺光、方正集团助理总裁兼方正科技董事千新国、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利德科技法定代表人郝丽敏、武汉正信副总裁赵寿文等多人。

“同学帮”之外还有亲属。据了解,北大医药第一大股东西南合成现任董事长李国军是李友的弟弟,方正证券监事会主席郭旭光亦为李友亲戚,目前还兼任北大资源武汉地产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及总经理。

前述接近方正集团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说,李友在明处安排同学和亲属入主方正集团上下要职,在暗处借亲属和同学亲属之手,设立多个隐秘的个人及关联公司,来与利益输送里应外合。

根据可以查到的工商资料,除前述深圳康隆外,上海圆融、上海门普来新材料等均属前述个人公司。其中,上海圆融曾由李友的妻子王超园担任法定代表人,冯七评的妻子朱明华、余丽的父亲余海持有股份,而朱明华还是关联公司上海门普来新材料的董事长和股东,而李友同学李文革的丈夫陈永畅则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另外,余丽的丈夫姚晓峰,为河南和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其过半数公司项目与方正集团有关。

“巧”用夹层公司?

李友在方正系的“朋友圈”与“关系网”浮出水面后,其往来于这张庞大网络之间、颇为复杂隐秘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及账户流转、财务往来便引发了外界的高度关注与质疑。

“魏新、李友等人利用众多外围公司、上市公司进行非法股权代持、内幕交易、利益输送和侵吞国有资产,同时,通过虚构贸易背景、伪造金融及财务票据等手段,骗取超过600亿元的金融机构贷款,其中只有不超过40亿元用于公司经营,其余均已被私吞。”2015年1月9日,政泉控股在其新浪官方微博上再度如是公开声称。

“政泉控股这份说明所指并非无稽之谈。”国内一位关注此事的某医药行业上市公司首席财务官在接受企业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沸沸扬扬的“代持事件”便已暴露了部分李友为内幕交易而设置的夹层公司。

北大医药年报显示,2010年起,公司向母公司西南合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6.58亿元。“梳理并观察北大医药年报中披露的多个资金流向,可以判断,西南合成极有可能是介于北大医药与方正集团中间的夹层公司,而因代持事件而曝光的北大资源集团则可能是介于上市公司北大资源与方正集团中间的另一夹层公司。”该首席财务官称。

按照他的推测,资源集团与方正集团CEO李友的关联公司深圳康隆和成都华鼎一起,为代持提供资金进行认购与解押股票,最终部分套现收益流向了李友的河南系两家关联公司。“方正集团的夹层公司资源集团,与李友的关联公司深圳康隆和成都华鼎,以及河南系公司,显然还有一本未公开的账。”

而据企业观察报记者了解,这一推测并非孤论,此前亦有资本人士于国内媒体上发表过类似分析与质疑。在外界看来,方正集团的夹层公司,与上市公司的资产交易极为频繁,而资金流也颇为神秘。但可以明确看到的是,这些夹层公司即政泉控股所言“外围公司”中,皆隐现着李友“郑航系”亲信的身影。

另一方面,这些“夹层公司”或还为李友等人的利益输送提供了非常复杂而隐秘的通道。比如,在借贷资金方面,联合资信近期发布的一份短期融资券评级报告亦显示,截至2014年6月底,方正集团资产总额1133.41亿元,短期融资157.33亿元,全部债务达600亿元。但合计方正集团旗下五家上市公司2013年年报可见,中国高科、北大医药、方正科技、北大资源、方正证券的借款总额尚不到50亿元。而方正集团亦迟迟未向外界解释这笔贷款的去向。另一方面,企业观察报记者多方渠道获知,方正集团累计向李友等高管的私人公司担保额度达到96亿元。

同样存疑的,还有方正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方正科技的财务报表。

翻看方正科技近几年的年报及财务报表可以看到,在方正科技年报中的应收、应付款项目下,对于重大资金往来客户,仅以“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作为代号,完全不透露交易对手姓名。而对于业务往来的前五大客户,方正科技也全然不公布名称,仅笼统公布合计形成了19.72亿元营业收入,占全部营收比例达37.69%。

“大量资金来源及流向未被披露,这显然是不合规且存在问题的。”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某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区合伙人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

根据可查的公开资料,李友任方正集团CEO期间曾经的助手魏亚峰曾向外界及媒体透露这样一段往事:“2004年3月4日,负责方正科技子公司东莞市方正科技电脑有限公司审计工作的上海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审计师沈佳云,经详细调查发现,公司中有一笔账户资金从未纳入东莞方正财务账簿,当然也就没有纳入方正科技的财务核算范围内,属于典型的私自融资体外循环。更可疑的是该巨款全部流向某些私人证券账户。”

按照魏的说法,此事经李友与相关负责人的沟通,被内部消化。

企业观察报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联系方正科技及方正集团,试图证实上述说法,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任何回复,隐藏在方正集团及其子公司、夹层公司间的资本运作和财务往来谜团仍然待解。

涉嫌向海外转移大额资金?

有了庞大复杂的“资本运作”路径,于是很多操作并未能暴露在阳光之下。近期有国内某上市银行资管部知情人士向企业观察报记者透露,实际上,方正集团旗下公司还存在着大量被隐匿的表外账户,而账户中的多笔大额资金向海外输出。“这意味着李友有海外洗钱之嫌。”他说。

根据该银行人士提供的财务资料,方正信息在浦发银行杭州武林支行开立的以2359为尾数的账户,2012年度及2013年上半年,出现资金流转约2000笔,涉及金额高达410亿元,仅以该账户2012年全年的流水看,转入转出资金共计270亿元,而上市公司方正科技2012年全年(包括子公司方正信息)在内,合并的总现金流(包括流入与流出)规模也才150.55亿元。

也就是说,子公司方正信息的单个账户资金流量,超过了方正科技与所有子公司(包括方正信息在内)合并的总现金流。而具体的变动形式为:当日转入、当日或隔日频繁转出,多笔转入归集、大额转出或者大额转入、多笔分拆转出,月末资金基本清零。

“上述账户发生过多笔以福费廷(FORFEITING,本是“放弃权利”之意,福费廷是对其的中文音译,指无追索权的融资,又称买断、包买票据)、国内信用证为代表的涉外商业票据业务,向海外输出大笔资金。”他指出,如此重大的子公司账户,却长期在方正科技的年报中被隐匿。

李友曾经的助手魏亚峰此前也向外界举报称,上述隐匿账户绝非唯一,2004年,上会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中即已发现,方正科技子公司东莞市方正科技电脑有限公司在财务报表以外私设有银行账户,并通过银行向该账户融入上千万资金用于炒股。

另有媒体于近日曝光了李友资本布局中的海外网络。据称,该网络以李友及其家人持股的20多家境外企业为核心,外延极广。其中最主要的一家公司是于香港注册的颐德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企业观察报记者发现,李友与其弟李国军均任公司董事一职,李国军持有15%公司股票,李友的女儿李茜持股5%,前方正证券财务总监赵亚男持股10%,周育蔚与周昀生各持股20%。

公开资料显示,周育蔚与周昀生除了是颐德资本的董事及股东外,二人还身兼数职,其中,注册于台湾的仲谨股份有限公司和易飞王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董事就分别由二人出任。此外,周育蔚还同时在台湾晶瑞公司、台湾Netrade、易达科技、仲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担任负责人、财务顾问、总经理等要职。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台湾晶瑞公司曾一纸诉状将周育蔚告上法庭,理由是其挪用公款。而周昀生则另担任着网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还在两家香港企业担任董事,但这两家企业分别于2012年5月和2014年5月解散。

观察颐德资本的股权变动,颐德资本在2011年之前还有一名股东与李友的关系颇为密切——亮智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郑福双担任唯一董事。需注意的是,郑福双同时还是香港上市公司北大资源的董事。另外,郑福双还身兼数家境外公司的董事。

由于颐德资本中出现了李友本人以及多位与李友关系密切的人物,加之这些人身后庞大的境外公司网络,有业内人士揣测,这家公司极有可能是李友自境内向境外输送转移利益的“枢纽”。

综合整理各方关于李友及其家人持股的20多家境外企业的信息可以看到,其相当部分企业由在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注册的企业持股,且其中部分企业股东为北大方正。

对此,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和静钧对企业观察报记者表示,这些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开曼群岛等地的公司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离岸公司。离岸中心针对离岸公司培育出十分宽松的经济和法律环境,几乎所有国际大银行都对离岸公司持认可态度,为离岸公司的财务运作提供了很大便利。但也是这些特点,使其成为非法跨境资产转移的通道。

“通过离岸公司向海外转移资产,有着高度的保密性,通过夹杂在一些看似合理、正当的商业行为中,巨额资金可能不知不觉被转移至境外。而资金一旦出境,便更加不受规制,加之一般的离岸中心本身就对当地注册企业的财务信息不进行干涉,离岸公司也开始向转移非法所得及洗钱的工具转变。”他说。

新闻背景

李友的资本之路

1996年11月,李友与张海、陈晶共同发起成立了河南心智事业有限公司 ,踏进资本界。1998年,入手深圳凯地投资。

凯地投资一经成立,便在张海、李友的操盘下开启了一系列收购。2000年4月,河南心智与凯地投资联手收购了刚刚入主中国高科的深圳东方时代投资有限公司 ,从而间接持有中国高科。之后,二人介入了方正科技、中科建等多家高校和中科院系的上市公司;2001年,又先后举牌银鸽投资、深大通、飞亚达A、浙江国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凯地系”通过资金链的捆绑,先后控制或参股了11家上市公司,市值超过百亿,名噪一时。

2001年,凯地系的核心人物被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整合到方正集团的庞大体系中,李友先就任上市公司方正科技执行总裁,2003年正式担任方正集团CEO。

此后,李友便开始通过资本运作改革这家校办企业,并将其迅速做大。收购浙江证券(方正证券前身)、入主西南合成制药、收购武汉正信投资…… 到2013年,方正集团已从净资产仅1.5亿元、总资产100亿元,增长到净资产339亿元、总资产960亿元,并形成五大产业集团6家在上海、深圳、香港交易所上市的公众公司——方正科技、北大医药、中国高科、方正控股、北大资源以及方正证券。

杨顺霖 本文来源:企业观察报 作者:张宁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