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英国退欧呼声再起欧盟解体危机重现

2015-01-12 01:32:02 来源: 长江商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施磊 发自北京

2015新年伊始,英国人又把“退出欧盟”挂在嘴边了,而且看起来不是说着玩。

据报道,英国首相卡梅伦1月4日表示,在5月举行的英国大选中,只要保守党能够蝉联执政,他将把原先承诺到2017年才举行的退出欧盟公投提前。

与以往不同的是,作为欧盟老大,德国这回不像以前那样迁就挽回,德国总理默克尔甚至表示无法再对英国再次退让了。英国的态度,其实只是欧盟多个成员国“脱离欧洲”风潮的一个缩影,悲观者甚至认为,2015年有可能成为欧元区与欧盟解体之年。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对长江商报记者说,英国对欧盟发出退盟威胁,这次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由于成员国都是主权国家,以“大欧洲”为梦想的欧盟一直是个脆弱的联盟。而在欧盟各国里面,英国一直是个坏脾气的捣蛋鬼,一只脚在欧盟里面,一只脚在欧盟外面,参与体系运作,享受无贸易壁垒的好处,却不肯放弃本币,加入欧元区。

这次引发英国人又闹脾气的起因是移民流入问题。卡梅伦提议,来英国的欧盟国家移民必须在英国居住和生活满4年后才能领取福利补贴和政府福利屋。他警告说,如果欧盟无视英国的要求,他不排除英国脱离欧盟的可能性。

卡梅伦的提议还包括:如果欧盟移民在英国6个月找不到工作,英国有权让这些人离境;限制移民把家属接来英国;阻止那些新加入欧盟的经济弱国的公民来英国工作,除非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已经达到或接近英国经济的水平;加速遣返欧盟罪犯等。

多年以来,英国确实也为移民潮所困扰,因为英国的福利与生活环境着实吸引人。

其中最吸引人的是英国拥有“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在众多社会福利中,“全民免费医疗(即NHS)”可谓是最吸引移民的。英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的国家之一,其国民医疗服务NHS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共基金医疗服务,只要你成为英国居民,你就有权利享受全民免费医疗服务。此外,世界一流的教育水平与先进的公共交通管理系统也大大提升了英国的宜居性。

据BBC引用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13年1至9月份,移民英国的人数多达21.2万人。根据官方数据,在9个月内,流入英国的人数是53.2万人,相比前一年流入的49.7万大幅增长。而同期流出英国的人数只有32万,比前一年的34.3万又有所下降。新增移民主要是大批其他欧盟成员国公民,来自波兰、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等国。

作为欧盟成员国之一,英国是《罗马条约》的签约国。该条约是奠定欧盟的基础条约,而“移动自由”则是条约的精髓,它保障欧盟成员国的公民可以在欧盟任何一个成员国内移动、生活和(在大多数情况下)工作的自由。也就是说,英国可以对非欧盟国家的移民采取限制措施,但如果对欧盟成员国有所限制,在法律上是占不住脚的。

为什么明知无理,却仍然坚持移民限制政策呢?赵俊杰对长江商报记者分析说,这与英国长期以来怀有一种岛国心态有关,大英帝国传统上一直是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对外政策利益为上。

移民成英国不愿承受之重

英国政治生态紧急向右转

卡梅伦加快退出欧盟全民公投的节奏,也与英国国内政治生态发生重大变化有关。

就在两个多月前的2014年10月11日,英国国会在两个地方选区举行补选,英国独立党候选人在其中一个选区大胜,首次取得国会议席,并在另一个选区得票率仅次于工党。分析指出,独立党得票远超预期,将在2015年5月英国议会大选威胁保守党、自由党和工党三大党,令寻求连任的首相卡梅伦面临更大压力。

资料显示,在英国政坛异军突起的独立党成立于1993年,该党一向主张英国退出欧盟。分析认为,独立党此次以高票获胜,必将迫使英国首相卡梅伦采取更强烈的疑欧立场,力争保住选票。在过去100多年中,英国一直是保守党、工党、自由党的“三党政治”。如今,英国独立党的迅速崛起正改变英国的政治版图。2014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该党成为欧洲议会中英国第一大党。

赵俊杰对长江商报记者说,英国政治生态的变化与整个欧洲经济长期以来不景气相关。今年以来,世界经济不稳定,油价大幅波动,对欧洲包括英国产生了强烈冲击。各国政坛都出现极端主义倾向,极左与极右政治势力都有所扩张。

除了英国,在其他国家,极左翼与极右翼政党都汇集在“反欧盟”的主题下,在法国、意大利、英国、荷兰、希腊、奥地利、丹麦、西班牙以及芬兰都迅速取得了胜利。要看到的是,虽然法国民众尚未做好迎接极右翼政党执政的准备,然而以目前的民调来看,在法国大选第二轮,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的选择将决定2017年谁将入主爱丽舍宫。

德国领导与“多枢欧洲”之困

德国是欧盟最大的经济体,其经济规模占欧洲约四分之一,承担欧盟财政额度更是接近30%,事实上行使着欧盟领袖的职责。但因德国虽然经济实力强大,却非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同在欧盟的法国与英国虽然在经济体量上只能排欧盟成员国的老二和老三,但两国却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政治上拥有特殊地位,因此“德国领导”通常更多以协商的形式体现。

学者赵柯认为,欧债危机以来欧盟内部的权力结构发生了变化,德国地位的上升成为不争的事实,德国与欧洲的关系再次受到瞩目。不同于历史上传统霸权国采取的单向强制行动,德国发挥主导作用的方式隐藏在欧洲的集体行动中,以“欧洲”的名义和渠道投放自身影响力。这种在欧洲一体化背景下的“主导”主要通过“理念引领”来实现。因此面对英国总是挑起的麻烦,德国总是采取最大化的包容。但这次不同寻常,默克尔明确表示宁愿看到英国退出欧盟,也不愿意在欧盟人员自由移动的原则上做出妥协,尽管德国自身也受到移民和难民的深深困扰。

欧债危机以来,德国主导的欧盟实行了财政紧缩政策,但改革尚未成功,紧缩政策的负面效果却已在欧洲凸显,欧元区通货紧缩,需求低迷,面临两难困局。经济增长稳定的德国面临另一个难题:每年夏天蜂拥而至的难民和移民。近些年来,德国在接收难民和申请避难者的数量方面为欧洲之最。根据德国政府预计,德国在2014年预计接收了20万难民和避难者,在2013年,这一数字约为12万。

源源不断涌来的难民为德国带来的是财政负担:在向其提供免费衣食住以及医疗保险之外,难民还可以每月领到100欧元左右的生活费。在此情形下,德国出现了一些新的极右翼力量,搅动德国政坛,并将挟持2017年的德国大选。

赵俊杰认为,对于德国而言,首要的是保住欧元区,这是核心利益。在经济形势严峻的情况下,门户清理必须坚持,一体化进程必须坚持,“双枢欧洲”和“多枢欧洲”的局面必须要改观。这个进程不可能等人,同样也不可能等英国。

对于英国是否真的会退出欧盟,赵俊杰觉得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欧盟一体化给各成员国带来的实质利益非常大,欧盟成员国一个阶段的进进出出是正常的,早晚英国还是会意识到这个问题。更何况,在欧盟内部,英国目前只能算二流强国,卡梅伦首相不可能不清楚这个事实,他做出的姿态,也是他面对国内选民和不同政治势力的压力进行试探的一招棋。

今年将是欧盟动荡的一年

1989年,好莱坞电影《回到未来2》中的男主角坐着一辆能穿越时空的汽车看到了2015年的世界。转眼25年过去,2015年真的来了,于是还真有不少媒体开始对那部科幻大片中贡献了多少“神预言”进行解读。目前看,一些人很悲观,他们说这是欧元区与欧盟行将解体的一年,是美国国际影响力急剧下滑的一年,是俄罗斯遭遇巨大困难、普京可能犯最大错误的一年。也有人很乐观,认为埃博拉病毒暴发会在这年终结,“伊斯兰国”会在这年失去“民心”,朝韩有可能在这年和解。《印度时报》还相信,印度的潜力会在这年爆发……

英国人也给出了自己的解读。英国《独立报》在新年社论中说“2015年绝不会是沉闷乏味的一年”。对此,美国政治评论员奥克莱认为,在今年5月举行的英国大选中,反感欧盟的英国独立党很可能在大选中攫取选票,而工党和保守党都无法单独获胜,意味着英国要用一个“失败者政府”迎接2017年决定是否退出欧盟的公投。更急迫的是,1月25日希腊就将大选,反对紧缩政策的左翼政党很可能取胜,希腊新政府一旦否认外债,拒绝改革,欧元区又将面临灾难,且西班牙、葡萄牙今年也将大选,反欧盟势力也将抬头。因此,2015年有可能成为欧元区与欧盟解体之年。

英国的

退欧”牌

2013.1

卡梅伦表示,如他所领导的政党在下次大选中获胜,最晚将在2017年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

2013.1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警告欧盟领导人,欧盟若不改革,英国可能被迫退出。他认为当前的欧盟条约已不适应实情,应立即更改。而卡梅伦也将欧盟对基本条约的改革视为英国继续留在欧盟的重要条件。

2014.5

卡梅伦警告,若前卢森堡首相容克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他将无法确保英国继续留在欧盟,理由为容克是主张扩大欧盟权力的联邦主义者。

2014.10

欧盟表示,英国需要补交21亿欧元预算“摊派费”。英国首相卡梅伦声称英国“不会付钱”,并以英国退出欧盟相威胁。

netease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