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三胞胎“哆来咪”改变博士爸爸创业路

2015-01-08 14:36:00 来源: 北京晚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编者按

原本教育周刊关注的重点大都围绕受访者的学业成就、奇思妙想、创业故事、择业观念等内容,通常不太涉及“家务事”。今天本周刊破例,重点讲述一个博士的家务事,更确切地说——揭示一位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助理研究员、清华博士为何辞职去外企——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家是博士“最甘心的负担”,也是改变博士爸爸创业轨迹的原动力。

在深深体会了独生子女的孤独与任性之后,家里能有两个孩子成为不少年轻父母梦寐以求的渴望。如果来个三胞胎呢?又有多少人敢这样大胆地假设呢?

中科院助理研究员魏岳腾、清华职工刘曼夫妇原本做梦也没敢这么想过,可老天偏偏眷顾他们,并送给这对高知夫妇“一份大礼”——生下三胞胎,而且都是男孩!

然而喜得三个贵子的兴奋和骄傲,很快被奶粉紧张、尿布不足、房间太小以及孩子的啼哭带来的焦虑所取代——照顾三个孩子不仅需要大量精力,家庭开支更是超过了两人的收入。万般无奈,爸爸魏岳腾离开中科院转投外企,妈妈刘曼则离开清华,全力在家抚养宝宝。

每月奶粉纸尿裤花费接近五千元

魏岳腾和刘曼的家在望京花家地的一栋塔楼里,一居室,40多平方米。尽管临近中午,天气晴朗,但是屋子里除了阳台和一小半卧室有些许阳光外,其他地方仍然需要灯光照明。

“没办法,屋子狭小。”刘曼招呼记者落座,但她马上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卧室被三张床挤满,两个宝宝正在睡觉,一个宝宝在吃辅食。客厅里的沙发也已经被改造成了一张床,“婆婆就在这里休息。”

三个宝宝刚刚出生时,魏岳腾还在中科院工作,刘曼休完了产假也回到了清华上班,“我俩的月收入加起来大概一个月8000多块钱。”一下子多了三张嘴,日常开销马上入不敷出。刘曼说,三个宝宝一个月奶粉和纸尿裤就得将近5000元,“用的都是普通的奶粉和纸尿裤,用尿布的话三个宝宝根本换洗不过来。”

这套花家地的房子是魏岳腾和刘曼在2012年买的,如今每月还要偿还4000多元的按揭。如此一来,房贷加上抚养三个宝宝的费用就已经超过了两人的总收入。

刘曼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和丈夫魏岳腾经过反复商量,最后决定,魏岳腾离开中科院,投奔收入相对更好的外企。她自己也先离开清华,全职在家照顾孩子,等孩子大了再找一份工作。去年4月,魏岳腾加入一家位于海淀魏公村的外企,独自承担起养家的重任。

宝宝出生一周

母子才得相见

刘曼来自吉林。2002年,她在北京服装学院上大学时认识了在清华大学读书的福建男生魏岳腾,两人相恋走在了一起。大学毕业后,刘曼于2008年来到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成为从事宣传工作的合同工。魏岳腾则进入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成为一名助理研究员。

2013年6月,刘曼怀孕了。“怀孕反应比其他孕妇都严重,但当时真没想到会是三胞胎!”刘曼说,她和魏岳腾两家的近亲中都没有生双胞胎的先例。8月孕检时,朝阳医院的大夫告诉刘曼,老天爷给了他们一份大礼——她怀的是三胞胎!“特别特别开心,大夫说这是几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刘曼说,随着孕期的深入,她的肚子像气球一样鼓起来,走路都很艰难。

2014年1月30日是除夕。上午9点,在医生的帮助下,三个男宝宝来到人间。“因为是剖腹产,他们前后也就相差一两分钟。”一出生,宝宝就被直接送到了八一儿童医院的保温箱,“孩子们每个都只有4斤多重,需要在保温箱里观察几天。”刘曼说,自己直到一个多星期后,才第一次看到了三个孩子,“激动得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普通人家,一个宝宝就足够全家人忙活的,而刘曼家,3个宝宝更是令全家人总动员,奶奶和姥姥轮流从老家赶来照顾。刘曼和魏岳腾晚上都得起来喂奶。由于宝宝个头小,喂一次奶就得花上1个小时。

“确实很累人,但一想到只要宝宝健康,自己再辛苦也都值得了。”刘曼说,他们最欣慰的是,三个宝宝成长得非常顺利,现在个头比一些单胎宝宝还要好。

“哆来咪”三兄弟

最盼有套大房子

采访进行到一半,两个宝宝相继醒来。看到记者,宝宝并不觉得陌生,抓着记者的相机玩个不停。刘曼说,三个宝宝的小名很好记,分别叫“哆哆”、“来来”、“咪咪”,就是音乐简谱“哆来咪”的意思。

谈起养孩子的辛苦,魏岳腾告诉记者,当时妻子怀上三胞胎时,几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劝他们放弃,自己也有过犹豫,但还是坚持了下来,“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父母把我们三兄妹抚养成人,我觉得我们也能做到。”

但魏岳腾也承认,自己做了爸爸后才发现育儿可没有那么容易,“孩子比我们那时要金贵,大城市的物价也更高。”他坦言,因为经济上的原因,三个宝宝今后成长的条件可能会不如身边的其他同龄人,“我们能给的尽量给,但将来更多地可能要靠他们自己打拼了。”魏岳腾说。

刘曼也表示,抚养三个孩子开销太大,他们已经向亲朋好朋友借钱了,宝宝出生时,亲戚们给了一些红包,最多的一位给了6000元,但这些钱早就已经用光了,老家双方父母能给的支持也几乎到了极限。令她欣慰的是,丈夫工作很努力,她相信日子总归会越来越好。

刘曼说,现在最发愁的是房子太小。本来只有一居室,“一下来了三个宝宝,地方实在太紧张了。”他们之前也试着租过房子,但常常住了没几个月,房东就提前收回了。为了让孩子们有尽量多的活动空间,刘曼一直憧憬着什么时候能用较低的价格长租一套大点儿的房子,“两居、三居室最好,地方稍微远一点也无所谓,只要在轨道交通沿线,能方便老公上班就行。”除了房子,刘曼说,婴儿用品开销大,玩具短缺也常常令她一筹莫展。

文并摄 本报记者 张航J067

netease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