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请观众尽量忘掉前几版《鹿鼎记》”

2014-12-23 09:14:42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请观众尽量忘掉前几版《鹿鼎记》”
  赖水清说,他在韦小宝这个人物里,几个中国文化的元素一定锁住在角色身上,不能丢失:“忠”、“义”、“孝”。

对话

“这版《鹿鼎记》

更重母子情”

东方早报:这次《鹿鼎记》跟之前黄晓明版、陈小春版相比,你做出了哪些改编?

赖水清:还是一个“情”字,兄弟情、男女情、母子情。这次我把母子情强化了一些,加入了“二十四孝经”的概念,韦小宝的母亲担心儿子没有文化闯荡江湖吃亏,于是我们做了一个名言警句,也是之后韦小宝可以顺利进入皇宫,在“弱肉强食”的皇宫江湖中的生存秘籍。小孩子那段虽然剪掉了,母子之间的感情却深化了。

东方早报:为什么选韩栋来演韦小宝?

赖水清:选择一个恰当的韦小宝,我们不能找太难看或者性格化的演员来演。我情愿一个“接近帅哥”的演员用演技带来韦小宝。在这几个基础里,我选择了韩栋。《天龙八部》里,韩栋在戏里跟天山童姥有几段戏,让我觉得他可以。之前可能因为演过“田伯光”,那时比较夸张,但是这次收得蛮好。大家可能对韩栋的印象还停留在“多尔衮”,正。就好像钟汉良,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一个很柔弱的书生,但是《天龙八部》里是乔峰。我觉得只要演员有自己的底蕴在,还是可以塑造的,多面的尝试可以给到演员很好的鼓励和信心。韩栋得到这样的角色很努力很用心,我们在剧本的编写、拍摄过程中互相启发。

东方早报:你怎么认知韦小宝这个角色?

赖水清:韦小宝不是一个英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市民,“丽春院”长大的韦小宝就是最底层的人物,接触的内容不入流。这样的一个人物突然上升到天地会又误打误撞进了皇宫和皇帝成为兄弟,这就是一个极具爆炸性的传奇。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故事的架构里,这个人有很多的发挥性,所以会创作很多的不可能的可能。我在抓韦小宝这个人物里,几个中国文化的元素一定锁住在他的身上,不能丢失:“忠”、“义”、“孝”。跟小玄子之间,因为一开始就不知道对方是皇帝,当他知道对方是皇帝的时候,互相了解身份之后,因为感情已经种进去了。不能放下情谊,之后有了各种牵扯。你如果忘掉了前几个版本给你留下的印象就看这个版本,兴许你会喜欢上这次的戏。

东方早报:这次两个差不多类型的古装戏撞一起了,《鹿鼎记》和《武则天传奇》。

赖水清:这也是一次很好的尝试。想知道两个剧,90后喜欢哪个,90后应该不太了解金庸,《武则天传奇》当然也充满了美感,因此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命题。很多历史大戏这几年都遭遇“滑铁卢”,我都在感慨大家为什么对很多好东西没有兴趣。如何把大家的兴趣抓回来,这就是我们需要努力去思考的。

拍完《雾锁南洋》

遭遇事业最低谷

东方早报:30多年前,你离开TVB去新加坡拍摄的《雾锁南洋》,讲述新加坡开国前的历史故事,据说曾引发历史剧客观性的争议?

赖水清:《雾锁南洋》属于历史剧,当时新加坡的一个国会议员在开会时提出该剧没有尊重遵照历史,要枪毙这个故事。还有一个议员站出来就《雾锁南洋》究竟属于“历史剧”还是“历史戏剧”展开辩论,才“一锤定音”下来是戏剧,不然就不能播出了。说白了,就是《三国志》和《三国演义》的关系,要拍历史剧就是《三国志》,如果要让观众觉得好看的话就是《三国演义》。似乎在华人世界里始终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到今天也是,都会有一个意识形态上需要规矩规范的想法,而往往现实中做戏都会经过加工、推算等等手法的运用。如果历史戏剧的定性不影响一个好看的有诚意的电视剧,那就是戏剧好了。

东方早报:后来又从新加坡辗转回到了香港,又是为什么?

赖水清:一个“情”,其实任何故事的驱动力都是“情”,我们的人生曲折也是因为“情”。没有对华侨的特殊情结,我也不会去新加坡。1984年左右,又是“情”让我从新加坡回香港和朋友做项目,可是没想到回香港遇到的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伤害。公司倒闭了,该负责任的人都跑了,最初信誓旦旦说得好好的那些所谓的“兄弟朋友”都不见了。大年二十八,还有两天过年,我却要接受政府调查委员会的检查。那时几乎众叛亲离,他们都认为我拿了钱,要说法。当时我身上还有400块港币,不要说分红包,就连房租都交不起。我的所有事业全部崩盘,经历了人生前所未有的误会。

东方早报:你怎样走出那件事?

赖水清:接受、享受、放下。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也不需过于在意别人的看法。后来,我打算去台湾,是因为我觉得那里的东西更新鲜,拥有更广阔的市场,很多东西是香港没有的,就像2000年我来到大陆发展一样。

来内地发展是

创作力最旺盛的10年

东方早报:台湾那时候就已经“制播分离”了,属于影视行业中制播分离比较早的。

赖水清:台湾是最早制播分离的,我去到台湾就开始做《京城四少》,就是1991年张晨光、俞小凡的版本。这是我的又一种创作手法,我当时的想法特别多。1991年的时候,我把MTV的手法带入了电视剧中。

东方早报:《潇洒走一回》就是《京城四少》的主题曲之一。

赖水清:我用音乐来串联故事,我找到很多耳熟能详的好歌符合我故事中的感情世界,授权这个戏可以使用。我找来了林子祥和叶倩文,把他们唱片里的歌作为电视剧感情世界的一种表演形式,用MTV来表现人物角色的感情世界。后来几乎都没有什么戏这样做,要不然就是音乐爱情故事,或者直接用很多歌来做MTV,之后的三个版本都没有了。

东方早报:《京城四少》是当时颠覆华语影视创作的一次典范,之后生活有什么改变?

赖水清:我本来还跟别的公司合作,《京城四少》一部戏我给台视赚了3个亿,之后杨佩佩就绑住我,哪儿都不让我去。我成为了台湾第一个合约导演,三年一签,最后合作了10年,直到1997、1998年慢慢来大陆。最后一部戏是《青蛇与白蛇》。

东方早报:在台湾的十年也以翻拍经典为主,辅以你自己喜欢以“情”为主的题材。

赖水清:是的,《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侬本多情》、《神雕侠侣》、《今生今世》都是那时创作的。我一直都很喜欢翻拍经典,所以我离开台湾来大陆的第一部翻拍就是又拍了一次《倚天屠龙记》。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有机会重拍一下我自己曾经拍过的《碧海情天》。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