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坛装老酒 VC2.0何以成“群体性事件”

2014-12-11 09:28:50 来源: 金融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VC2.0时代扑面而来。“云启创投7月份刚开业,目前手头大概有一亿美元资金量,到今年为止预计会投资11至12个项目,之前我在纪源资本和GGV资本待了十年。”这是云启创投联合创始人黄榆镔的开场白。
  “我们今年4月份刚成立,在老东家红杉资本的支持下,我跟美团网等一起创立了源码资本。”这是源码资本管理合伙人曹毅的自我介绍。
  事实上,这早已不是什么鲜见的个例。“我是启赋资本的傅哲宽,我个人过去是达晨创投的创始员工,在那里工作了十几年,任副总裁和合伙人,去年8月份开始创办启赋资本。”
  “我是弘晖资本的王晖,在鼎晖度过了最好的时光,今年6月份创办了弘晖资本。”
  在近日清科集团举办的中国股权年度投资论坛上,VC进入新面孔辈出的时代。不过,细看之下,更多的却是新坛装上了老酒新坛装老酒 VC2.0何以成“群体性事件”
  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季度,VC募资相比去年同期下降40%,投资案例数下降16%,VC增长速度出现减缓。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一趋势变成急转直上。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VC的投资达到155亿美元,覆盖了1873个项目,资金跟去年相比增长了113%,成为VC历史上投钱最多的一年。
  VC机构为何腾空而起,老酒又为何纷纷走入新坛?这或许是VC2.0渐成气候背后值得关注与探讨的事情。
  “我想这是在天时地利人和都满足的条件下,大家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高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表示。
  所谓天时,首先是指2014年是中概股有史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年,近20家公司已经登陆纳斯达克、或者即将登陆;其次,移动互联网和O2O带来的机会渗透到各个领域——医疗、教育和物流配送,这些都可能会产生一些颠覆性的机会。
  所谓地利,张震称,“中国的财富阶层正在形成,他们有很大的财富管理需求,很多人又是在海外上市的阳光富豪,他们的资产转回来受到一定结汇的限制,投一些优秀的创业团队,就成了他们很好的选择。”这些背后的LP(有限合伙人),不一定是大的机构投资者,可能是本土的一些成功创始人或者一些企业家,他们会给VC的项目资源、经验还有行业资源都带来很大帮助。
  还有人和。“一方面是我们这些人虽然是新的基金,但新瓶装旧酒,我们并不是投资界的新兵,有的在行业里面待了十多年,有的是在同一个基金,有的来自不同的基金,大家彼此都了解,跟企业家的关系都非常密切。”张震称。
  溢出效应的比喻或许更加形象。“我们都碰到了一个好时代。该怎么描述这个时代呢?举例来说,TMT行业机会在爆发,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的资本也在爆发。”蓝湖资本资本合伙人胡博予认为。
  但是实际上,单个VC的容量却是非常有限的。“像DCM这样的基金只能融几亿美金,IDG资本、红杉资本也一样。这个锅只有这么大,往里面拼命倒水,只能渗出来,我们这些新机构就可以在旁边拿一个小杯子,接一点水,这也是一个新基金产生的特别重要的原因。”胡博予形象地比喻称,其看法是时代造就了这些新的基金。
  不过,这些新VC中的老猎手又会有什么样的独到之处呢。“我们一直认为投资方向绝对不是一个基金的核心竞争力,因为你能看到的,你的竞争对手、你的同行也一定能看到——最核心,最难的就是你找到赛道里面最优秀的选手。”张震称。
  高瓴资本眼中最优秀的选手是怎样的呢?要么是连续的创业者,要么是在一些大公司里面担任高管的人。这些人共同的特点是站在比较高的平台上可以看到很多的东西,对管理大的团队富于经验。再就是这些连续的创业者和高管在行业里面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和资源,当他们去创业的时候,就能撬动很多的扶助资源。
  源码资本关注的是早期投资。“我们投的阶段偏于早期,重点还是关注几个领域,一个是O2O,一个是互联网金融,或者说互联网金融是O2O的一部分,只是单体比较大,单拿出来,这是我们聚焦的领域。”曹毅表示,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看自己,需要选择和决定几个事情——首先是不是每个基金管理人都想得比较清楚,哪个阶段应该做什么;第二个是公司该怎么配置、投资怎么配置,究竟是要多配一点赛道,还是要相对比较集中。
  相比之下,蓝湖资本着眼的则是精简与效率。“我们有一个哲学——VC人不能太多,人多了沟通成本会成倍地上升,一群人决策,往往决策的效率会比较低。这一个限制决定我们的做法还是小团队,现在为止总共投资团队只有四个人,而且只有两个岗位,一个岗位是合伙人,还有一个岗位就是分析师。”胡博予认为,作为一个研究型的团队,即便是很少的人,但真正的时间分配也是很有规划的,团队三分之一的时间可能用于看新项目,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帮助标的公司,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做研究,需要做大量的研究,然后来寻找行业机会。 新坛装老酒 VC2.0何以成“群体性事件”
  “我们对布局的理解跟很多基金也不一样,我们觉得在下一个时代不应该是去赌赛道。”胡博予表示,一个领域通常只能赌一批赛道,不能投很多的公司,最优秀的企业家也不希望这样做,而互联网行业是由极少数最优秀的企业家驱动的,大部分的价值是由少数优秀的企业创造出来的。
  确定行业后的逻辑也是如此。胡博予表示,要把握一个产业链上最有价值的环节,需要通过研究分析才能确定,这也能够让VC更加专注。
  “我们可能不会投特别多的企业,数目不会达到几十个,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投资数目也还是个位数,到明年年中也就十来家的投资节奏。不同的基金打法也不一样,有可能我们会找不到我们最满意的公司,但是过十年二十年以后,有可能有一些特别优秀的公司,更容易被我们这样的味道所吸引,这是我们的做法。”胡博予称。
  相关链接
  VC2.0时代
  最近一两年,随着中国TMT行业的热潮高涨,加上2013年以来中国互联网企业迎来密集上市期,VC界的风向正在发生转变。越来越多成熟的VC投资人脱离原来的机构成立新基金,以便更好地发挥投资能力并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用新的逻辑来选择和投资。这股风潮被称为VC2.0时代。
  这股风潮映射出当前创业大环境的变化。业界普遍认为随着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创始人老去,VC2.0时代将是属于更年轻的、更能把握环境巨变的人的时代。

netease 本文来源:金融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