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专家”阿什顿·卡特能否管好五角大楼?

2014-12-06 21:41:34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政策专家”阿什顿·卡特能否管好五角大楼?
  卡特被公认为既是政策专家也擅长管理官僚事务,但外界仍然疑惑,他能否完成从思想战略家到真正建议总统采取军事行动的身份转变。

人物

新华社供早报特稿

美国网络杂志《政治周报》说,卡特通常是“屋子里最聪明的那个人”。“他才华横溢,发愤图强,是一名政策专家,同样擅长管理官僚事务。”

翻开卡特的学术履历表,一股“学霸”的气息扑面而来:美国耶鲁大学物理学和中世纪历史专业学士;英国牛津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留校任教;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洛克菲勒大学博士后;哈佛大学约翰·F·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现在斯坦福大学任教。他的研究范围从12世纪欧洲西部的佛兰德僧侣到夸克理论,再到核恐怖主义,出版过11本专著或合著,撰写或与他人合写过100多篇文章。

卡特的从政履历同样耀眼,而且为民主党、共和党政府都效力过:1993年至1994年,在比尔·克林顿政府担任国防部分管国际安全政策的助理部长;2006年至2008年,乔治·W·布什担任总统时,加盟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的国际安全顾问班子;2009年至2011年,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分管国防采购、技术和后勤的副防长,后升任常务副防长,去年年底卸任。

卡特在五角大楼内外广受好评。预计国会参议院批准提名的难度不大。如果上任,这名“政策专家”的最大挑战是吸取前任的教训,设法跻身奥巴马的外交和安全决策“小圈子”。

老练的五角大楼“官场人”

曾担任副总统约瑟夫·拜登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新美国安全中心分析师朱莉安娜·史密斯说:“人们普遍认为阿什顿·卡特是这个国家最精明的政策专家之一,但这一点同时让一些人怀疑,他是否真有能力打好一场战争。”

不过,史密斯说,“他的情商比智商高得多。”而且卡特绝不是什么“书呆子”,他的官场技能远强于哈格尔。

卡特2011年至2013年担任国防部“二把手”,时任防长利昂·帕内塔在最近出版的回忆录中把卡特比作科幻电视剧《星际迷航》中“企业”号星舰的总工程师斯科蒂:“我在舰桥上工作,他在发动机舱坚守。”

《政治周报》评价,作为前国会参议员,哈格尔不熟悉五角大楼内部的阴谋诡计,常常游离于外,卡特却是对一切情况熟悉得可怕的“经理人”,做事雷厉风行。

一名前国防部助理说,卡特要求开会必须有明确的决定和执行方案,如果有人没能好好落实,那就麻烦大了。“他会指着坐在房间后排的某个家伙说, 6个月前你说要做什么什么,你现在干完了吗? ”那些没完成工作的人就要倒霉了。

多名消息人士说,卡特在军队中受欢迎的程度比哈格尔高,即便后者是一名得过紫心勋章的越南战争老兵,而前者连军装都没穿过。在国防部任职时,卡特经常赴美军海外基地劳军,包括多次到阿富汗;周末时,他经常同妻子悄悄前往位于首都华盛顿的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探望伤兵。

在奥巴马第一届任期时,卡特主管采购,向驻扎伊拉克等战场的军人提供针对各种简易爆炸装置的防弹衣和人为干扰发射机。今年1月发表在《外交》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卡特回忆在沃尔特·里德中心遇见一名退役军人的父亲时的场景。那名退役军人踩了地雷,但由于身穿专门设计的特殊保护内衣,下体得以最大限度免遭灾难性损害。他的父亲迎上来,拥抱卡特,说:“我儿子以后永远得依靠假肢走路,但至少我还有机会当爷爷。”

卡特的好友、前民主党籍国会女议员简·哈曼说:“他受到军队尊重。这非常重要。我认为哈格尔所受到的尊重从来没有达到那种程度。”

意志坚定的独立思考者

不过,卡特上任后最大的挑战或许是完成哈格尔未能完成的任务:打入奥巴马的国家安全决策“小圈子”。

卡特以闭门开会时坦率直言、公开场合则谨慎小心著称,但他并不是总能管住自己的嘴巴。一些分析师认为,卡特恐怕很难与奥巴马身边的幕僚打成一片;他当年卸任常务副防长时,与白宫的高参们也有矛盾。《政治周报》记者迈克尔·克劳利说,作为一名意志坚定的独立思考者,卡特的不少观点可能会与奥巴马冲突。

2006年,卡特与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敦促布什政府在朝鲜继续准备试射“洲际弹道导弹”时先发制人,对朝鲜实施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这与布什当时的对朝政策矛盾,也不符合奥巴马的对朝政策。而1994年第一次朝鲜半岛核危机时,卡特就是主张打击宁边核设施的政府官员之一。

担任常务副防长时,卡特与帕内塔一起跟奥巴马讨价还价,以争取美军2011年底从伊拉克撤离后继续保持强有力的驻军。帕内塔后来说,奥巴马从没认真考虑过他们的主张。卡特还曾激烈批评奥巴马与国会共和党人达成的国防等财政预算削减协议,称“自动减赤”机制是“尴尬”和“耻辱”,永远不应该执行。

如果卡特上任,首要难题是应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眼下并不清楚他对叙利亚和伊拉克战事的看法。卡特去年12月离开五角大楼时,“伊斯兰国”还不在美国政府的关注范围内。卡特处理中东事务的经验相对不足,他更精通美苏冷战时期的核问题,而不是宗教激进主义。

在伊朗核问题上,卡特支持外交手段。不过,他在2008年撰写的一份智库政策报告中探讨了军事打击伊朗核设施的可能性。如果出任防长,他可能在奥巴马政府的伊核问题决策上更有发言权。随着伊朗与相关六国达成最终协议的期限延迟至明年6月底,在奥巴马考虑谈判一旦破裂时可能的军事选项时,卡特的声音会很重要。

克劳利认为,对卡特这样的政策专家而言,撰写学术文章是一回事,建议总统采取军事行动则是另一回事。眼下没人能确定,真正面对自己分析了几十年的战略困境时,卡特会如何承担起管理和决策的责任。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