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好了是莫言的功劳,写不好就是 我的错”

2014-10-31 09:13:50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写好了是莫言的功劳,写不好就是 我的错”
  赵冬苓说自己“更挺周迅(图左)和朱亚文(图右)”,她认为电影《红高粱》中巩俐是本色出演,而电视剧中她“见识到了周迅的 灵气”,另外,“姜文是好,可是你们不觉得亚文更帅吗?”

早报见习记者 丁立

10月末,电视剧《红高粱》来势汹汹,原著小说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又加上周迅暌违荧屏10年再演电视剧,所有人都想知道是谁鼓足勇气来接棒这样一部作品的改编。

编剧赵冬苓说自己是圈里出了名的手快,专长是年代戏,与制作方之一的山东卫视合作不止一次,因此这次的邀约“盛情难却”,接下主笔的重任。时间紧任务重,和《甄嬛传》导演郑晓龙搭档,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出大纲拿剧本,最后开拍发行上线。

电视剧开播后,有人喜欢“九儿”的泼辣灵气,也有人吐槽开篇的“九儿前传”太琼瑶戏。对此,早报记者专访了电视剧编剧赵冬苓,对于外界的质疑,赵冬苓表示不接受,“莫言笔下的山东高密人是浪漫、豪放不羁的,电视剧做到了这一点。”“莫言从不干涉编剧”

赵冬苓特别反对记者说“创新”,她甚至反问:“我就奇怪了,你们觉得怎样就叫创新?”她一再强调创作时的独立性,“我至今不认识莫言的女儿,也没有跟莫言有过其他单独的交流和联络”,她说要说联络和交代,莫言特别交代了于荣光那个角色,“在小说中,高密县县长朱豪三这个角色并没有展开表现,就提了一句,但是莫言自己很喜欢,他希望在剧里看到,我们就做了。”赵冬苓说自己非常佩服莫言的大度,没有干涉,“他也知道自己管得越少越好,所以几乎没有太多的说法,一直处于观望的状态”。

赵冬苓是电视剧《孔繁森》、《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电影《任长霞》等作品的编剧。2013年4月,山东卫视购买《红高粱》的拍摄版权,5月赵冬苓开始创作。4月到5月间,赵冬苓说一直处于纠结中。一开始,她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脱这件事。太难办了,因为万一你写得好,别人会说是莫言的功劳,写得不好就全是我的错”。不想接、不能接,任务棘手、太难权衡,亲朋好友都这么劝她,只是,“人都讲一个情面,山东卫视播了很多我写的剧,所以还是接了”。剧本创作到一半,剧方陆续传来导演、演员敲定的消息,周迅加盟演绎自己笔下的九儿,赵冬苓也颇觉惊喜。

在原著小说中,“我爷爷”余占鳌是故事的主线,但在电视剧中,这条主线变成了“我奶奶”九儿。全剧共有58个人物角色,目前已有一些评论认为编剧“创新力差、改编不到位”。对这样的评论,赵冬苓有些气愤,“有多少人真正看过莫言的小说?”她说,莫言的30万字小说只有一半适合被改编为影视作品,“电影当中能改编的几乎都放进去了”。在创作期间日夜反复温习电影版,赵冬苓决定让周迅饰演的九儿来担纲主线。

对于电视剧开篇“九儿”和“俊杰”的小清新爱情犹如《还珠格格》再现的说法, 赵冬苓称“琼瑶阿姨听到了一定要气死了”,她说黄轩(俊杰的扮演者)的出演给戏注入了力量,“我原本写出来的俊杰很文弱,因为去青岛读了书,说话也很斯文。朱亚文和黄轩就是野兽和书生,你们不要觉得朱亚文太使劲了,有了黄轩,一切中合了”。

电视剧讲究故事情节,“我们的视角就是九儿,保留小说中生命力狂野顽强的一面,但人物关系上和原小说有不同的地方”,在她看来,余占鳌和九儿永远处在互相征服与反征服、又爱又恨的状态里,“我自己把戏定义成男人和女人的战争”,她说这次的改编绝不是向大师致敬或者靠拢,而是尊重电视剧艺术,“没有一味向小说努力的方向,也没有为了篇幅而故意拖长,故事很复杂,一点水都没有,非常饱满”。她很不赞同《红高粱》被称为“抗战戏”的说法,“我一直在努力规避,最后10集才开始抗战”。

“朱豪三是创作生涯

最满意的角色之一”

写朱豪三这个人物时,赵冬苓参考的原型,是民国时期曾任高密县县长的曹梦九,同时又集合了中国很多官吏的影子:“写的时候查了很多资料,朱豪三身上有很多别的历史人物的特点,比方说韩复榘,甚至吴佩孚。”该角色的原型曹梦九一生传奇,故事在高密也广为流传,曾担任过冯玉祥的部下,与韩复榘、石友三、马鸿逵等军阀是拜把子兄弟,在山东从政期间,曾在曲阜、平原、高密等地任职,对黄赌毒严打,清正廉洁,爱民如子,被高密人昵称为“曹二鞋底”,因为他屁股后面总是背着两个“鞋底子”,用于惩戒那些犯错之人,在剧中这些细节也得以展现。这个人物既有智慧正派的一面,也有狡黠彪悍的一面。对于自己塑造的朱县长,赵冬苓评价很高,“我非常喜欢这个人物,是我非常用力塑造的”,她直言这是自己创作生涯中发挥最尽兴最满意的角色之一。

与电影版《红高粱》的比较是不可避免的话题,对于巩俐和姜文、周迅和朱亚文,赵冬苓说“更挺周迅和朱亚文”。赵冬苓认为电影《红高粱》中巩俐是本色出演,而电视剧中,她“见识到了周迅的灵气”,另外“姜文是好,可是你们不觉得亚文更帅吗”。铺天盖地的评论里用“行走的荷尔蒙”来形容朱亚文版本的余占鳌,赵冬苓说“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余占鳌”,“亚文顶着压力,好好出了口气”,她甚至还说,“现在男人的阳刚气少了点,大家都该看看《红高粱》。” 网上有消息称,50集电视剧《红高粱》,制片方买莫言的改编版权花了1000万元,赵冬苓编剧费1000万元,郑晓龙导演费也在1000万元以上,而周迅片酬是3000万元。对此,赵冬苓不愿回应,只说“投资大,时间紧”,“也是莫言给全世界带去的一种家乡情怀,无法用钱估量,我们自己的一张名片,传递的是中国人的血性和精神”。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