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新闻 > 正文

山东改革隐形路径:郭树清“大象经济”改革术

2014-10-14 07:26:55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自2013年3月空降山东,不知不觉,省长郭树清在这里已经度过了一年半时间。

主政山东之后,郭树清延续了他的鲜明风格,以“新山东人”自称,作为金融专家,以金融改革为突破口,开始对山东“大象经济”进行改革。

综合施策、节奏密集、打破常规……用网络语言来形容,面对山东亟待改革的“大象经济”,郭树清依然“蛮拼”的。

巧合的是,3年前的10月29日,有媒体从中组部新闻发言人处获悉,郭树清任证监会主席,其后短短500余天,郭树清掌舵的证监会一口气出台70余项改革措施,在证券行业掀起了暴风骤雨式的改革,一时间,毁誉交织。以至于,其离任之时,引发了种种猜测和不少人的叹息。

近期,关于这位激进改革官员职务变动的传言再次泛起。

用金改下盘大棋

时间点拨回到一年之前。2013年8月7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一纸风行山东。全文共提出二十二条意见,业内很多人称之为山东金改“22条”,相当于山东的金融版五年规划。

这距离郭树清成为山东省代省长的3月29日,不过仅仅隔了132天,其间他马不停蹄调研了全省十几个地市,召开多次座谈会,最后选定了第一把火的“燃点”。

“金融是经济的血液,选择金融作为改革的突破口,既是山东经济本身的特点决定的,也是郭树清省长的专业性体现,尤其是通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活跃中小企业,这个选择是很明智的。”山东社会科学院省情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秦庆武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具体分析来看,山东金改提出的首要任务,是提高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可获得性。山东是“大象经济”,国有大企业多,也受银行业青睐。但金融体系不发达,大量中小企业像“麻雀”一样,难以受到关照。

“金改22条”对民间金融的激励也是显见的,淄博张店汇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吉民对媒体表示:“像注册资本原来是封顶1.5亿元,现在上不封顶。第二是融资比例,原来是股本金的50%,现在是200%。第三是经营区域,原来只是在一个区县,现在原则上在全市都可以做业务。”

而从经济研究的角度看,山东无疑是中国经济体最典型的代表、压缩版。GDP基数庞大、工业产值占比高、政府主导性强、经济质量有待提升、金融业发展滞后……如果在全球范围内以这样一些关键词来描述一个经济体,最多的可能会想到这是中国,而在国内,最具契合度的恐怕就是山东。

各方信息显示,用金改撬动整个经济结构的调整,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郭树清山东改革的隐形思路,同时也符合郭树清一贯逻辑。2012年6月的陆家嘴论坛上,时任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就直言:“不改善金融结构,中国经济将没有出路。”

“融资是企业发展的一个基础,原来融资途径很单一,银行又偏爱大企业、国有企业,中小企业要想融资,很多情况下需要从‘二道贩子’甚至‘三道贩子’那里获取份额,本来企业利润率就低,加剧了实体经济的生存困难。” 秦庆武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他还表示,在整体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如果通过金融改革为实体经济解决融资问题,哪怕只是维持正常经营,也可以促进社会就业。

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山东新环驰轴承公司是一家新兴企业,因流动资金紧张,企业四处借贷、到处碰壁,情急之下,他们求助于在借金改之机刚成立不久的E联贷理财网,仅用了5天的时间,500万元就落到了公司账户上,而如果通过银行渠道取得贷款,最起码要提供三年以上的报表,等待两至三个月的时间。

山东“金改”的另一工作重点是民间融资行为的阳光化、规范化。山东尝试了一种倾向于市场化的方式—成立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将民间资金的“暗流”变成“活水”。据山东省金融办的通报,这一做法使得非法集资活动明显下降,目前山东已成功退出了全国非法集资活动前十名的“黑名单”。

“我们东营和临沂是全省民间融资规范引导试点,试点经验已向全省推开了,东营市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达到30余家。”东营市金融办相关科室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曾四易其稿,郭树清亲自修改了两遍。”山东省金融办负责人曾介绍,而这不过只是海量文件中的一份。山东金改“22条”鲜明体现了“郭氏改革”大刀阔斧的特点。当地相关官员不止一次向媒体表示,郭树清的开放意识以及开放力度“超乎想象”。虽然山东金改已历1年时间,很多官员仍感觉跟不上郭树清的思路。

有业内人士分析:“郭树清的个人才能和人脉资源有助于打破既有格局,但金融业发展的内生动力还在市场,金融中心并非打造而成,而是自发生成的,通过绵密的市场交易而积聚资源与信誉。”

当然,业界也有一些顾虑。资深金融业工作者余丰慧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改革最需要的是中央层面的顶层设计,例如央行、银监会,因此地方的改革常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很难有大的突破。”

换人带动“换脑”

“不换脑,就换人”,改革开放初期,这句话曾广为流传。作为当年改革的亲历者、参与者,郭树清延续了这一思路。

在对山东社会科学院省情综合研究中心研究员秦庆武和山东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张延良的采访中,他们都提到了过去一年中发生的一件大事—央地金融人才交流。“这种方式不仅是人事的变动,也引进了市场思维和金融思维,有利于在日常的政府工作中发挥好金融工具的作用。”秦庆武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上世纪90年代,为了促进科技发展,全国各地开始配备“科技副市长”,郭树清在山东则开创了“金融副市长”的人事安排机制。因金融改革,中央与地方如此集中、大范围的干部交流,在中国尚属首次。

为了实现“金改22条”所提出的蓝图,郭树清煞费苦心地给山东请来了一批专业的推动者和执行者。

其中,从中央金融部门遴选了34个人到山东一些市及省直金融机构挂职,同时也选派30个人到中央金融部门挂职。最值得一提的是,山东为所辖的17个地级市都配备了一位懂金融的副市长,其中的13位来自央行、证监会、银监会等中央金融部门。

各挂职副市长上任后,根据省政府“金改22条”和各地金融现状,有针对性地部署改革。例如,在民营经济相对发达、中小企业较多的淄博,副市长邵珠东此前在山东省证监局任新业务监管处处长,2013年7月挂职淄博市副市长后,一上任就着手推动本地企业上市和“新三板”挂牌。

今年9月5日,郭树清还发出一封写给海外留学人员的“求贤信”。允诺积极探索实行国际通用的人才引进、评价、培养、使用、激励机制,大力营造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的社会氛围,努力为广大海外留学人才到山东创业创新提供优质服务。

张延良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有关部门今年也加大了对金融行业人才培养的力度,例如9月21日,山东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承办的“金融改革与地方金融管理高级研修班”开班,由山东策划推荐的“金融改革与地方金融管理”也被人社部列入国家专业技术人员高级研修计划,并由中央财政予以保障。

“郭树清这种有效配置人力资源的尝试,必将对山东金融人才资源的积累和金融竞争力的提升起到‘外溢效果’和‘乘数效应’。不仅为山东金改的人才储备解了‘近渴’,将金融意识、创新观念一点一滴地融入地方经济发展的血脉。”山东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评价道。

“专业、低调、务实”是当地人对这些金融“空降兵”的一致评价。当地多家金融机构人士对媒体表示,大批金融副市长的到来,由于都是挂职锻炼,可能在短时间内无法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但对于改变山东省对金融的观念肯定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不少金融系统从业人员已经感受到工作的压力,在这些金融副市长调研所到之处,以往很少被提及的专业数据也不时会被细致地问到。

“做全国审批最少的省”

“以前山东的营商环境的确不尽如人意,现在明显改善了,我前段时间去济宁调研,跟一些企业负责人了解到,他们现在遇到类似吃拿卡要的事情少了,一些审批流程也精简很多。虽然经济大环境还没有彻底改善,但他们的积极性有明显提升。”秦庆武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无农不稳,无商不兴。据当地消息人士透露,营商环境的改善也是郭树清主抓的重点工作,这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步调保持一致。

据不完全统计,调研山东十七地市的过程中,郭树清在八次座谈中七次提及“营商环境”,“创造全国领先的营商环境”成为他在公共场合讲话中的高频词。

改变是从松绑做起的。当时还是代省长的郭树清在新一届省政府第一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讲话。虽然是廉政工作会议,但郭树清首先讲的是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政府不是万能的,许多事情由政府来做成本很高”。

对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郭树清特别强调,“要切实转变政府职能,下决心把该放的权力放下去,该由市场做的放给市场,社会能办好的交给社会。严格按照法定的权限和程序行使权力、履行职责。”

在中央不断削减行政审批事项的大背景下,郭树清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本届政府行政审批事项要减少1/2左右,就是到本届政府结束的时候,能够使我们(山东)成为行政审批项目国内最少的省份。”

随后,山东派出多个调研组深入经济发达、营商环境领先的香港、广东等地调研,试图在借鉴经验的基础上建设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考察结束后,两份由山东省工商局、省发改委、省商务厅、省法制办和研究室联合调研组提交的累计17页的调研报告,报送至山东省政府。

新的措施仍在不断推出,就在刚刚过去的9月,山东省公布了《山东省省级行政审批事项目录》和《山东省人民政府2014年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市场正常秩序重点任务工作方案》,进一步推动行政审批事项的取消和下放。例如《方案》将“放宽市场准入”列为六项内容之首。其他诸如改革工商登记制度,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等,都服务于“放宽市场准入”的中心内容。

“有很多政策大家都知道是对的,但短期内的效果还没达到预期,例如在金融办的推动下,我们与证券交易所开展联合研究,但协议签署之后,很多繁杂具体的工作推进起来就难了。”张延良表示。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虽然已在山东推动一系列改革,但从一些地方的反应看,很多仍然停留在政策消化、搭建平台层面,例如作为“金改22条”中提到的双中心—济南(区域金融中心)、青岛(财富管理中心 )都成立了高规格的领导机构,主要领导也加大了对金融工作的关注,与驻济南、青岛的金融机构往来频次增加,从各自晒出的成绩单来看,增量明显,但绝对数与浙江、广东差距仍然很大,而其他地市如日照,在拔头筹出台地市版金改方案后,便似乎陷入沉寂。

亦如郭树清的股市新政,可列举的举措甚多。但在其颁布的诸多新政中,仍然有多项举措未能推动,或效果未如预期。“郭式新政就好比一张答卷,全部答完了没出错才能得100分,但现在答都没答完。也许本来能得100分,但现在没有给他得100分的机会。”这是北京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证券研究所所长吕随启去年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对郭树清证监会500天的评价。

冯立启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李光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