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临澧现“公安局重点保护”养猪场

2014-07-18 10:24:57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湖南临澧现“公安局重点保护”养猪场
  由于养猪场肆意排污,临澧县柏枝乡郝家垭水库中的鱼几乎全部死光。

5年污染200亩地影响130户村民 法院判定治污却未执行 企业法人代表为县政协委员

早报记者 王万春 发自湖南常德

法院判定企业治污,当地环保局责令整改,湖南常德市临澧县造成200亩农田荒废的养猪场依然肆意排污。

近5年来,夹杂着铜、铅、镉等重金属元素的污水,排向沿途的农田河沟,经澧水后流进洞庭湖。

污染问题悬而未解,环保监督与执法为何缺位?早报记者调查发现,这家神秘的养猪场,竟挂有“临澧县公安局重点企业保护单位”的牌子,而企业法人代表是县政协委员,其姨夫是现任县政协某领导。

据悉,养猪场由3个合伙人出资3000万元,目前圈养猪6000头左右。对于猪场没有经过环评的问题,临澧县环保局相关人员称:“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县环保局也好像没有环评批审的资格,所以这么多年没环评,现在常德市环保局已经立案。”

村民绝收只能买米吃

水中站久了皮肤会痛

7月12日下午2时许,临澧县柏枝乡郝家垭水库,村民胡兴忠打着雨伞蹲在大坝上钓鱼。湿润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猪粪的味道。

站在水库坝子上望去,满眼青山,但脚下的水是黑的。水库的下游就是雨台村和千亩稻田,排出的水,经农田后汇集到澧水,最终流进洞庭湖里。

“这里没有鱼,钓不到。”胡兴忠钓了两个多小时,还两手空空。

水库中的鱼是由该县富达养殖业专业合作社养猪场放养的,但几乎死光了,偶尔钓上来几条,“鱼儿身上有黄色的斑点,就像划伤了一样,不能吃。”胡兴忠对早报记者说,自己也就是钓着消遣,钓上来又放进去。

胡兴忠记得,3年前,别说水库里的鱼儿,就连下游农田河道里都有二三十厘米长的鱼,“以前水库的水可以喝,后来就只能洗衣服了,到现在啥都做不成。”

2008年,养猪场的成立打破了村庄固有的平静。

雨台村村民雷霖回忆,养猪场建成不久,从2009年开始,村庄便被臭气笼罩,一开始养猪场将污水直接排进水库里,造成水库污染,村民们不得已纷纷在自家打水井,但渐渐井水也开始变浑浊,产生异味,“没打水井的人家,只好到其他村里去挑水喝,直到村里通了自来水。”

村民们还发现,当年稻田里的水稻稻谷发黑,大量减产。黄显荣等村民认为,这是因为污水和排泄物涌进农田,施肥过度的稻苗猛长,但谷子不成熟、不饱满。

70岁的黄显荣抓起一把自家稻田中收来的谷子,只见颜色发黑,一搓脱皮之后谷粒就成为粉末,“你看这怎么吃?我们自己也不敢吃。” 黄显荣说,自己种了一辈子田,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村民们说,雨台村的5个自然村,约200亩地,在养猪场建成后不久被迫荒废。抛荒的稻田被养猪场以一年一亩300元的价格承租,但排污还在继续,使得雨台村的鲁田堡、大付湾、杨家、雷家湾、郝家垭等5个村小组约130户人家的生产生活受到影响,水库的污水也一直未作处理。

“有时候水面的泡沫就有两米多高,人在水里站时间长了,先是皮肤痒,慢慢会感觉疼,我们种米的人要买米吃。”村民沈爱平说。

这样的现状,在雨台村持续了近5年,人们对村庄中弥漫的猪粪味道似乎习以为常,“天气热时味道更大,最主要是又黑又大的蚊子,傍晚一张嘴就能吃到蚊子,伸手一抓就是一大把,黑压压的一片,不敢开门。”雷霖说。

环保局要求涉事企业

将排污口下移2公里

雷霖回忆,2009年就有村民向上反映问题,从乡里反映到县里,再到市一级,但污染问题依然未解。临澧县环保局主管信访工作的郭大毅称,了解情况后,他们在2012年第一次向污染企业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但这个责令似乎无效,村民张丽军等人不得不将养猪场诉至法院。

2012年9月10日,村民张兴国将临澧县富达养殖业专业合作社告上法庭。临澧县人民法院于2013年1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后认为,“该企业导致郝家垭水库水质下降,对张兴国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但张兴国无法具体提供污染造成的损失,故判决合作社在3个月之内通过“环境影响评价”,并按环评的报告书规定完善防治措施,驳回张兴国的其他诉讼请求。

不服判决的张兴国上诉至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6月3日,法院认定:“养猪场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造成了他人的损害”,但是撤销了初级法院民事判决,驳回了张兴国的其他诉讼请求。

打官司失败的村民们,并没有放弃。2013年12月份,一份200多名村民签字按红手印的“请愿书“被递到当地政府部门。周道兵就是其中之一。在层层反映问题无效后,他只好来到省里。其间,常德市环保局针对省环保厅交办“临澧县柏枝乡雨台村养猪场污水流入水库造成严重污染”信访件回复称:“一是对郝家垭水库污水池清理干净,防止渗漏污水进水库;二是对养殖污水存在渗漏现象进行修复;三是污染治理设施于2013年12月31日配套到位,做到达标排放。”

雷霖也没有闲着,他通过网络向外界展示自己满目疮痍的村庄。经媒体报道后,临澧县环保局等部门一起协商,把解决时间推迟到6月30日,商定在此之前该合作社必须做到达标排放。

6月27日,眼看着6月份将过,当地政府又组织环保部门、企业和村民们协商,把做到达标排放的时间推迟到9月30日。“这下又增加了3个月,说是协商,答应治理和补偿我们村民,但照样跟以前一样,没有改进。”雷霖说。

就在雨台村的村民们通过法律等途径寻求解决污染问题时,不知什么时候,一块“临澧县公安局重点企业保护单位”牌子却悄然被挂在了养猪场的大门上。

2014年4月24日,临澧县公安局回应称,这块牌子并非公安局颁发,而是合作社自行挂上。随后,公安局将牌子摘下,并称对合作社责任人做出了处罚。

雷霖称,他听闻合作社法人代表被拘留5日,并罚款。“后台硬。”村民们称,合作社法人代表贾从华是临澧县现任政协委员,而贾的姨夫,是现任县政协的某领导。对此,临澧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贾从华有亲戚在政协工作,但一人做事一人当,污染的问题应该由贾从华负责。

同时,县环保局答复称,该企业并没什么背景,在执法过程中并未遇到任何阻碍。

合作社总经理黄定辉告诉早报记者,企业确实造成了污染,排放达不到标准,也因此跟村民常发生冲突,政府部门多次协调,公司也一直在积极配合。并称水库出现大面积死亡是因为天气燥热所致。

黄定辉说,县环保局要求他们埋管道将污水排到下游雨台村两公里外,但他觉得这个要求不合适,“我们排放不达标,排再远,下游照样是污染的,我想着我们的净水设备调试完毕后污水排放就达标了。”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写得一手好字才能走遍天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