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英文休眠

2014-05-27 09:49:36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张怡微

2017年英语将不再与其他科目参与高考统一检测的新闻,在大陆闹得沸沸扬扬。台湾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2013年,瑞典教育机构EF (Education First)发表了最新的英语能力指标报告(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EPI),分析了全球60个非英语系国家及地区共75万人在2012年的测试数据,排行前3名的国家及地区分别为瑞典、挪威及荷兰;亚洲以马来西亚排行第11位,为亚洲地区排名最高,属高级水平(High Proficiency)。中国台湾在EF最新的英语能力指标报告中,于60个非英语系国家和地区中排行33名,属于英语能力弱(Low Proficiency)的地区。中国台湾的英语能力被评定落于韩国及日本之后,而且得分有一段差距,令人意外。台湾人更是视之为国际竞争力的警讯,这场风波,再次成为了各大英文补教机构的宣传语。

事实上,和大陆相似的是,台湾的英语教育同样是一个值得玩味的话题。我所在的政治大学中文系博士班的确没有要求英文检定,同时也没有专业英语的必修课程,至少在这一点上,与复旦大学的课程设置很不相同。我曾经就读的复旦大学哲学系本科、中文系硕士阶段都有专业英文课程设置,且在校学生需要获得四六级等检定通过才得以毕业。虽然对于基础教育设置不同,但有趣的是,两岸在选拔海外交换生时,都需要参照雅思或托福考试成绩的模式却是相似的。

因为大陆学生在台湾求学,可以凭借护照参加托福、雅思考试。如今这个时间点,也是准备出国深造的同学们冲刺暑假英文检定考试的关键阶段。有了英文成绩,往后才能申请欧美学校继续深造。我有时要约同学吃饭,学弟妹们都会萌萌地哀叹说,“姐,我要背单词啊”。以我的年纪和学程,同辈同学早已在数年前出国、在异国他乡打拼完初级阶段,有的硕、博士毕业,有的在海外工作,有的学成归国。因而“我要背单词”这种话,反倒是在此时此刻折射出残酷的代沟来。

虽然在EF检定结果看来,如今台湾学生的英语水平在全球不占任何优势,但“英语焦虑”却在台湾地区蔓延了数十年。很难说台湾人不重视英文,相反台湾甚至从来就比大陆更重视英文。其实早在2002年,陈水扁就曾经主张将英语列为第二官方语,颇有号召全民学英语的气势。从幼教届“全美语教育”的风潮,到中小学“英(文)检(定)疯”,十几年来台湾的官方英文教育已经呈现出许多乱象,但奇怪的是,本地教育的成果却并不明显,恶果倒是触目惊心。早有报纸报道,有学生家长反映自己的女儿自言自语时是说英文,讲中文也是怪腔怪调,会说:“念我一本书”(READ ME A BOOK),“你好吗?今天”、“我肚子很饿,现在”等等英文语序文法的中文来。张大春更是指出,“台湾人已经不会说话了”(出自《我可爱,我说不清楚》一文)。

既没学好英文,又说不清楚中文,成为了不好的英文教育留下的后遗症。许多童年经历过轰轰烈烈美语教育的台湾学生,到了大学阶段开始逆反性倒退。部分专业需要提交英文检定合格的证明,许多学生一拖再拖,直至毕业时,才用相关课程实践冲抵,仍然不愿意参加考试。2009年,台湾世新大学英语系客座教授李振清表示,在度过了高中沉闷、无聊,甚至痛苦的英语课后,不少台湾大学生开始“英文休眠”,一休就是几年,英语能力直直落。等到要准备研究所考试或步入职场,才发现英文能力不足,重回英语补习班。

从历史上来看,台湾不是英属或美属殖民地,相反受日本殖民长达五十年之久,老世代人的台语里、国语里都夹杂着大量日本外来语,吴念真的电影《多桑》中对于那一代人日常语言的表现可见一斑。陈水扁时期所建立的强化本土意识的学科至今仍然对旗下学生日语、韩语、闽南语的基础教育规定严格,似乎不掌握语言工具,基本无法进入研究领域。但相比之下,英语教育却在高校中始终处于微妙的位置,各学科差异也很大。如政治大学的新闻系是岛内业界最强的专业之一,许多陆生进入专业时极其不适应大量原文材料的阅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才能跟上课程节奏。这与大陆走过场式的“专业英语”必修课完全不同。但如中文系,似乎就对英文没有任何要求。

从心理层面上来说,台湾人重视英文的文化传统始于1950年代,台湾进入美援时代,引进了大量美式思潮与文化产品,英语更像是几个世代知识精英层的象征。“来来来,去台大,去去去,去美国”就是这一背景之下的流行语,美国梦是许多台湾学子求学阶段的必经之路,也是中产阶级养成的具体象征。哪怕在如今的台湾高校,大量留校任教的知识分子都有留美背景,英语更展现其在更广泛意义上的隐喻之用,代表着权力、阶级、精英文化。

台湾人爱戏称别人英文不好为“菜英文”,就连印度宝莱坞喜剧片《English Vinglish》(大陆翻译为《印式英语》)都直接翻译为《救救菜英文》上院线播映。但“菜英文”却无处不在,精英只是少数。越来越多的台湾英文教育工作者意识到,英语教育在华文语境中千头万绪的现实处境。它有时是家长的虚荣心,有时又折射了城乡社会基础的不平衡,有时是一种爱好,有时又过早肩负起十几年后的教育愿景。教育的不成功,有时归咎于政府,有时怪责商业消费,但归根结底,还是一种文化上长期的水土不服、不得要领。

台湾中小学的英文考试,使用大量的选择题作为考试方式。在我看来,这并不是英文学科的问题。因为就连语文考试,台湾检测的选择题也比大陆多得多。我不知道为什么台湾中小学教育如此偏爱选择题,但以我曾经辅导为初升高的学生补习国文为例,我发现他们没有大陆考试喜欢的名词解释、翻译、阅读理解等各项考试形式,更为重视诗词与文言文教育,几乎没有现代文各种诠释考核。这当然规避了大陆长期以来批判“现代文中心思想”理解的教育弊端。但只有大量的选择题,及一篇小作文的考试,是不是能反映更为全面的语言能力,是不是适合英文教育的检测,可能也见仁见智。

2009年,《联合晚报》有一则报道,谈及台湾学生们为何“菜英文”,明确指出台湾英语能力低落的现象:幼儿园、小学轻松说英文;国高中拼升学、死背文法;大学进入(英文)学习休眠期;进入职场才知程度差,以至于花大钱进补习班重新学英文。这个奇怪的循环,迄今依然在许多台湾年轻人身上重演。“英语休眠”这个词用得精准而有趣,且这个奇怪的传染病,在对岸似乎也有愈演愈烈的势头。拭目以待。

(作者系青年作家,台湾政治大学在读博士)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荒岛变发达国家,新加坡做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