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宝丽金老友会,纪念时代的逝去

2014-05-12 08:02:54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宝丽金老友会,纪念时代的逝去
  香港歌手许冠杰。
宝丽金老友会,纪念时代的逝去
  “宝丽金四十周年”讲座现场。由左至右分别为:泰迪罗宾、关维麟、关楚耀、欧丁玉。 早报记者 高剑平 图

早报记者 钱恋水 实习生 董牧孜

1972年,德唱公司与飞利浦公司宣告合并,取名宝丽金国际有限公司,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宝丽金公司“PolyGram”成为标志logo。

因此,严格意义上,唱片公司宝丽金成立已有42年。

然而,前天,民生美术馆的名为“宝丽金四十周年”的讲座,本是为助力今年5月24日奔驰文化中心的许冠杰演唱会而准备,没想到却成为一场怀旧泛滥的“宝丽金”老友故事会。

三位香港宝丽金的金牌制作人泰迪罗宾、关维麟、欧丁玉,加上关维麟的儿子关楚耀和乐评人孙孟晋,用两个多小时的讲座开启回忆闸门,涌出的不仅是许冠杰、张学友、陈慧娴、张国荣等宝丽金翘楚们的往事,还有香港电影“新浪潮”、《鬼马双星》、《卫斯理传奇》的幕后故事。

台下济济的观众大部分是晚生于这段1970年代传奇的80后、90后,却怀念那个电吉他风靡、乐队遍地开花的年代。有一位90后专门从温州赶来,还有一位90后说自己是泰迪罗宾上世纪60年代“花花公子”乐队的忠粉,“很遗憾没有生在那个音乐的黄金年代”。

生于1970年代的“老人”也有,认真坐在前排,熟悉台上人说的每一段往事,接得住他们玩笑间的每一枚梗。台上人抢着讲话,于是话题随回忆所及遍地开花。

其实,他们都在纪念一个时代的逝去

1997年后,宝丽金被卖给法国媒体巨头西格拉姆公司,并与该集团旗下环球唱片合并,使用“UNIVERSAL”(即环球商标)标志,后来又由这家法国公司出售给维亚康姆公司,“PolyGram”也成为历史。

当大家在怀念那个时代的逝去时,现场的嘉宾们又不忘提醒即将到来的演唱会——5月24日许冠杰首次内地演唱会。粤语歌第一人,不再有当年迷倒全港少女师奶的外形,《天才白痴梦》、《沧海一声笑》、《浪子心声》、《沉默是金》配上他诚挚的嗓音却依然值得一睹。

许冠杰的歌港味浓

泰迪罗宾:

我们在整个世界范围里乐队最火的年代爱上音乐。我和两个弟弟一起,遇到香港最棒的吉他手——郑中基的爸爸郑东汉,我们也有很棒的鼓手。

当年香港的音乐是英文歌和外国乐队的天下,最红的是英国的乐队,我们的“花花公子”(Teddy Robin and the Playboys)则是第一个效仿英国乐队红起来的华人乐队。

虽然我们和许冠杰是同一代人,但许红起来是1970年代,我们则要早到1960年代。我把许介绍给我的经纪人,很快他有了自己的乐队——“莲花”(Lotus)。我和许是很好的朋友。

1970年代中,我离开香港去“流浪”,那时许冠杰才真正地火起来。彼时流行的都是英文歌(我们乐队也是唱英文歌而红)。在我们火红的年代,没有人唱粤语歌,许冠杰是真正成气候的第一人。

1978、1979年许冠杰红得不得了,那是他的年代。许冠杰是那个时代香港流行音乐最大的人物;他的型女孩子很喜欢,他的歌给大众正能量,香港的味道非常浓烈。

许冠杰在电影界最火时,我做了导演。在拍我的《卫斯理传奇》时,许冠杰在喜马拉雅山海拔8000米的地方突然昏倒,因为晚上没有熄掉火炉,氧气不够,还好我们及时破门而入。半天后他醒过来,非常虚弱,病得很厉害,好几个月后才恢复。我非常担心他的记忆能力会受到影响。后来我跟他一起玩音乐,才发现他记忆力还是比我好。

关维麟:

许冠杰唱的是草根的歌。他是香港大学中文系毕业,也写很有哲理的歌,这些有重量的东西扩大了他的受众。

欧丁玉:

上世纪7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但一般的打工者生活依然很难,他的歌给年轻人带来很大鼓励。

那时我在银行上班。有一次和关维麟先生去游泳,还有谭咏麟。关说我们公司要招人,技术员,其实就是打杂的。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面试时,老板突然冒了一句:欧先生,我们招你进来是很冒险的。我想,我在银行一月3000多元,进宝丽金只有1000多元,究竟是谁冒险?

那时许冠杰是巨星,我也是他的粉丝,主要是帮他买外卖、买水……他特别喜欢吃咖喱,有一次我帮他点咖喱饭,见上面浮着一层油就想偷偷帮他撇掉,许冠杰看到了赶紧制止我说:“不要刮啊,那个油是很好吃的!”从此我知道许冠杰原来是重口味。

关楚耀:

我1996、1997年才开始听许冠杰,之前听的都是谭咏麟、张学友、张国荣。我在加拿大念书的时候,好朋友的爸爸喜欢许冠杰,我第一次在他家里听到许的音乐,他的粤语歌里很多口语化的东西,刚开始听感觉怪怪的,因为平时我们听的都是英文歌。后来慢慢喜欢上他后,我们去KTV一定会唱《日本娃娃》,歌词写得很好玩。

许冠杰的歌代表了那个时代,从中可以知道1970年代很多流行的东西,比如《尖沙咀Susie》讲到当时香港的潮流文化和穿衣乱搭配,很有飞哥的感觉。

想见识世界流浪

泰迪罗宾:1978年我流浪回到香港。为什么去流浪?1970年代我有自己的电视节目,做音乐主持。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没有真正在录音。我们乐队在香港火了七八年,没有解散过,但香港只是个小地方,我想去见识一下世界。

那时香港只有一个大学——香港大学,1960年代才有了中文大学。我去珠海读了大专。顽童进不了大学,我选择读世界大学,于是去流浪。有四年半的时间在北加流浪(加拿大),回来就遇到许冠杰的演唱会。1979年我进电影界,那时许冠杰已经是嘉禾的宝。我是电影《爱情的代价》的男主角,电影播出后整个东南亚都认识我了,那时他们不叫我的名字,而是叫我“爱情的代价”。1980年代我去东南亚做宣传,他们看到我就说:“哎呀,爱情的代价!”

我推荐华仔,他有点胖,做了配角

泰迪罗宾:上世纪70年代,泰迪罗宾留学回港正碰上香港新浪潮电影运动,他也成为这波运动的急先锋,开始转做监制并站稳脚跟,“我帮珠城公司监制了四部戏,第一部是《点指兵兵》”。(《点指兵兵》是新浪潮电影在市场上最卖座的一部。另外三部是《救世者》、《山狗》和许鞍华拍的《胡越的故事》)。 梁太(梁李少霞)是泰迪的大老板。因为老同学泰迪罗宾回港,叙旧时谈到他想找老板投资开拍电影,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投资者,梁太听到后就决定开设一间电影公司,独立制作,由她负责投资,泰迪罗宾担任制作总监。

发掘电影人,泰迪罗宾觉得自己一向有眼光,“我以前做监制,很多高手的第一部电影都是跟我拍的。比如章国明的《点指兵兵》,虽然当时没有拿奖,但后来他拍第二部电影就去了金马奖。张坚庭的第一部电影也是我监制的,后来他的《表错七日情》拿了奖。我每一次都是帮人家开头的,但我完全不介意。”被他发掘出来的还有刘德华,“我当时在一次颁奖礼上看到刘德华,觉得他很帅,我过去跟他说,年轻人,你演过电影吗?就这样认识了他。我把他推荐给《彩云曲》的导演,不过她觉得华仔那时有点胖,就让他做了男配角。直到现在华仔还开玩笑,说监制推荐的演员原来也不可以做男主角的。”

1980年代初,麦嘉让泰迪罗宾去挖许冠杰,于是有了《最佳拍档》。“那时我做配乐,把许冠杰的歌拆出来,在宝丽金的录音室做了2天,把各路高手拉进来不眠不休地做。”

这种情形,看缘分

欧丁玉:当时我特别关注陈慧娴这个小女孩,公司就把她给我了。我帮她做了《跳舞街》、《花店》、《傻女》等很多歌。

我是她的男朋友、唯一的朋友、工作的伙伴,合作的时候产生了很多火花。1971年我和陈慧娴在一起,后来分开。从古至今都有很多歌唱这种情形,看缘分。

《千千阙歌》有这样一个背景——陈慧娴唱歌时还在念书,她突然冒出来,家人其实不同意。她与家里做了很多妥协。家里给了她三年时间,三年后必须回到学校。

1988—1989年初,陈在巅峰时举行了告别演唱会,而《千千阙歌》是演唱会最后、最重要的一首歌。

“四大天王”是为了顶谭咏麟的班

关维麟:黎明是我好朋友的同辈,由朋友介绍给我。我很信我的眼缘和直觉。他很帅,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明星。

“四大天王”刚出来时,说黎明走音是个误会。那是1991年做大型慈善活动黎明出来唱歌,他第一次见这么大场面,当时领班的乐队不熟悉黎明要唱的那首歌,于是乱给了一个音,他就跟着那个音乐清唱,实在唱不上去。他那时是新人,太紧张,其实不能怪他。

那时谭咏麟太火了,“十大金曲”几乎都是谭咏麟的,他精神上有很大压力,1988年宣布自己不领奖。

可那时香港乐坛青黄不接,于是要把四个人(四大天王)放在一起去顶谭咏麟的班。四大天王宝丽金占了三个:张学友、刘德华、黎明。

张国荣录歌不看词

欧丁玉:张学友是一个歌唱比赛的冠军,公司签下他就把他交给我了。那时候张不算很出色,最火的是谭咏麟、张国荣那种型,张看起来就比较平庸。张学友人很好,是孝子。我帮他做第六张唱片时,他改变了一些唱法,重新火起来。张国荣,是唯一一个录歌时不看歌词的人,也是合作过程中唯一一个可以一天就把所有歌都录完的人。

父亲鼓励我入乐坛

关楚耀:我跟爸爸关维麟很少聊天,今天见到他在很多人面前讲话也觉得很惊讶。那时我在念书,暑假回香港,在台湾旅行时与朋友吃饭,被问道“喜不喜欢音乐,要不要去试音?”于是签了下来。我大学念的书都是关于做生意的,爸爸却说年纪大一点也可以念书,进娱乐圈却需要把握时间。他鼓励我进入乐坛。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