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芳香馥郁 —— 高更塔希提手记

2014-04-23 08:10:35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芳香馥郁 —— 高更塔希提手记
  高更创作于1893至1894年的《芳香馥郁系列》木刻版画之《Maruru(感恩的奉献)》,美国克拉克艺术学院收藏,图片由Michael Agee翻拍。

《芳香馥郁系列》(Noa Noa Suite)是高更的第一套木刻版画作品,其中大部分的构图都与高更所推崇的油画和雕塑作品有关。这一系列在版画制作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预示着带有明显粗犷、“原始”审美趣味的现代主义新纪元的到来。《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特选译高更《芳香馥郁:塔希提手记》,以展现艺术家在塔希提的所思所感。

保罗·高更

6月8日,夜幕降临,经历了63天的海上航行,63个日夜的热切期盼,我们终于看见了陌生的火光,在海面上曲曲折折地晃动着。

塔希提岛就在眼前。

几个小时之后,天边破晓,我们小心翼翼地绕过礁石,驶入海峡,在碇泊处稳稳地将船靠岸。

一眼望去,岛上的这个区域并没有什么特别;没有什么,举个例子说,可以与里约热内卢海湾壮观的景色相媲美。

那是在古代一场大洪水中淹没的一座山顶。只有最顶端的一部分山尖露在水面之上。有一个家族逃到了这山尖上,并在那里繁衍出了一个新的族群——渐渐地,山尖的周围爬满了珊瑚,几个世纪过后形成了一片新的陆地。这片陆地仍在延展,却依然保持着它原有的孤寂和隔离,这一点在浩瀚的海洋面前显得尤为突出。

10点左右,我正式拜见了主管当地的总督,黑人Lacascade,并得到了贵宾般的礼遇。

我将这样的礼遇归功于法国政府——我也不知为何——所赋予我的使命。那是一个艺术的使命,确实是如此。然而,在黑人的眼中,这个词只不过是间谍活动的官方同义词罢了,无论我怎么尽力说服他,结果都是徒劳。在他周围的每一个人都跟他看法一致,当我表示这个使命并没有带给我任何报酬时,没有人信我。

在塔希提首府帕比提的生活很快变成了一种负担。

正是欧洲——这个我想极力摆脱的欧洲——造成了这种局面。日益加剧的殖民主义势利风气以及荒诞的模仿——对欧洲的习俗、风尚、恶习乃至荒谬文明的模仿拙劣得简直就像一幅讽刺画。

我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难道尽碰到这些我竭力想逃避的东西吗?

然则,却有一个公共活动让我着迷。

那个时候,当地的Pomare国王已病入膏肓,不幸的消息每天都有可能降临。

渐渐地,这座城市里形成了一幅奇特的景象。

一边是所有的欧洲人,如商人、公职人员、军官和士兵像往常一样在街上吟歌欢笑,而另一边,则是面色凝重的土著居民,在宫殿的区域里低声交谈着。码头那边也异常地繁忙,不断有橘黄色的帆船驶入蓝色的港湾,连成一线的礁石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时泛着银光。那是附近岛屿上土著居民匆匆赶来的身影,为了来和他们的国王共度这最后的时刻,同时,目睹他们的王国被法国全盘占领的那一刻。

上天对此早有预告,因为每当有一位国王即将离世的时候,某几处的山就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被黑点遮蔽。

国王驾崩,身着海军将领的制服庄重地躺在宫殿里。在那儿,我见到了王后Mara ——那确是她的名字,她正用花束和饰物布置着王室大厅。当主管公共事务的负责人征求我对葬礼艺术布置的建议时,我将王后指给他看。她带着她的民族特有的美丽天资,浑身都散发着优雅的美,以至于她所触碰的每一件物品都成为了艺术品。

帕比提的居民们,无论土著还是白人,都很快忘却了去世的国王。附近岛屿来参加王室葬礼的人们也陆续离去;又是一派千顶橙帆横越蓝海的景象,之后,一切复归往日的平静。

只是,少了一位国王。

他的离去带走了最后一点古老传统的遗迹。随着他的故去,毛利的历史画上了句号。它到头了。文明,呜呼!——士兵、贸易、官僚作风——获胜了。

我的心被深深的悲哀牢牢占据。那个引领我来到塔希提的梦被无情的现实砸得粉碎。我爱的是以前的那个塔希提。现在的它使我感到恐惧。

想到这个民族风姿依旧的形体美,似乎不敢相信它所有古老的辉煌,人与自然的习俗、它的信仰以及它的传说已经消失。然而,就算这过去的遗迹尚存,我又该如何单枪匹马地去找寻它呢?我怎么才能在没有指引的情况下辨认出它来?如何才能重新燃起火焰,即使那灰烬已经飘零?

无论我何等沮丧,我却从来没有不经尝试就打算放弃的习惯。我总会试尽各种可能,甚至“不可能”,去达成我的目标。

决心很快就下定了。我要离开帕比提,从这个欧洲中心撤退。

我觉得,通过在荒野中和毛利人朝夕相处,只要有耐心,就可以渐渐获得土著居民的信任,从而了解他们。

于是一天清晨,我坐着一辆由一位仁慈的军官提供的马车出发,去寻找“我的小屋”。

他们对我而言,正如我对他们一样,是一个被观察的对象,一个惊奇的由头——彼此在对方的眼中一切都是新的,而彼此对对方的一切却又那样无知。因为我既不懂他们的语言,也不懂他们的风俗,甚至是一些最最简单的、必不可少的操作。就像他们每个人对我来说都是野蛮人一样,我在他们每个人的眼中也是个野蛮人。

我们之间到底谁错了?

我尝试着作出各式各样的注解和草图。

怎奈周遭强烈而又纯正的色彩让我眩晕甚至看不清东西。我总是不确定;我一直在寻找,寻找……

与此同时,直接以我所见到的来画画倒十分容易——不假深思熟虑地将红色涂抹在蓝色的近旁。小溪里、海岸上那些金色的身影让我心醉。而我却为何迟疑将这所有太阳的光辉搬上我的画布?

啊!是那陈旧的欧洲传统!那对于表现劣等民族的胆怯!

(下转7版)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