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280人报名争做灯塔守望者

2014-04-01 08:35:34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80人报名争做灯塔守望者
  瑞安北麂岛的北麂山灯塔。 温州航标处供图

首批被选中的两名志愿者

冯西村

瑞安某街道纪工委副书记,50岁。

十几年前当过北麂乡副乡长,这次专门请了10天年休假。“10天里只需管好灯塔就是一种放松,不用想谁家超生了、谁谁违建了。”

林健

温州个体老板,50岁。

被招募公告中说的“心灵宁静之旅”打动。称报名就是为了换种环境、换种思维。

早报记者 陆玫

“你想远离尘嚣,远离雾霾,寻找拥有漫天繁星的净土吗?机会来了,位于瑞安北麂岛的北麂山灯塔需要灯塔值守志愿者。欢迎加入志愿服务队伍,开启你的心灵安静之旅,包食宿,有Wi-Fi”,今年2月,温州航标处发出招募公告,目前报名者达到280名,最远的来自黑龙江。今日,首批2名志愿者将登岛,开始为期10天的服务工作。

北麂岛距离陆地37公里,与大陆的联系靠两天一班的客货混装船航线维系,单程需耗时3个小时。

“志愿者模式在全国18个航标处中是首创,我们的初衷是借此机会让大众接触灯塔生活,没想到报名这么踊跃。运行几期后,如果效果良好,我们下属的北渔山灯塔也会考虑招募志愿者。”昨天,温州航标处负责招募志愿者的赵斌告诉早报记者。

“守塔24年后,回城里

反而不适应”

灯塔是装有强光源的高塔,晚间指引船只航行,多设在海岸或岛上。中国沿海的灯塔、灯桩有2000余座,其中东海海区1200多座,温州航标处辖区内就有496座。温州航标处辖区内共16座灯塔,其中北麂山、北渔山灯塔有专人驻守,其余都已改进为无人值守的自动灯塔。

北麂山灯塔在北麂山最高处,建成于1990年,是温州海域唯一的大型国际灯塔,引导中外船舶进出温州港、敖江港、飞云港。相比更为偏远的灯塔,它更“入世”些:面积1.97平方公里的北麂岛上常住人口千余人,有村庄、菜场,但没有机动车。

旧时,灯塔工被称为“灯守”,一岛一塔一人一狗,点灯灭灯,无人相伴——做灯塔工的首要条件是“耐得住寂寞”。43岁的北麂山灯塔主任杜忠良已在此24年,和另外4名全职灯塔工轮班值守,每班2-3人,每次值守20天、回市区休息10天。

“24年下来,已经习惯了单调的生活。除了隔天下山买菜时和村民聊上几句,在岛上一般不怎么和人说话;宿舍里有电话、电脑,但也不怎么用,可能是工作环境影响了性格,每次回到城里反而不适应。”他说。

杜忠良每天的工作从清晨5点半开始,起床检查灯器是否随光线变亮自动熄灭,记录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及附属设施数据。6点,升起代表国家主权的国旗,之后是整理内务、打扫卫生。7点,派一人下山买菜,这几乎是一整天唯一能与同事外的人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但内容也不外乎“菜几元一斤”、“便宜一点”。然后是吃中饭、检查仪器、记录数据,吃晚饭、检查仪器、记录数据,观察灯器是否随天黑自动点亮。一般晚上8点熄灯睡觉,最晚也不超过10点,有时半夜还要检查一遍仪器。

杜忠良说,对他来说,比寂寞更大的障碍是海的阻隔,“十几年前,家人出了车祸,可没有回陆地的船次,最快也要第二天,没有见家人最后一面。”他说,这是他最遗憾的事。

但那片海也仿佛天然屏障,隔开了人世的纷杂。从最初参与修建灯塔的泥水工到老灯塔工,杜忠良很知足,“我家世世代代都是捕鱼的,对灯塔、航标有种特殊的感情。”他说,山上空气好,晚上睡觉时能听到阵阵海浪声,虽然寂寞,但无须考虑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挺好,想一直这样过下去。

报名者最大58岁

最执着的是一名大学生

守塔对杜忠良来说就是生活,对别人来说则是一种生活的调剂。

上海的吴女士替自己在外企任高管的先生报了名。“他40岁,正是事业高峰期,工作上的挑战也很大,之前就跟我说,希望有一次一个人的旅行,可以解解压,什么都不想。刚好,我看到招募灯塔志愿者,觉得是个机会。”吴女士说,家人每年都安排出国旅游,“可能对这个年龄的男人来说,既需要天伦之乐,也需要适时享受孤独,两者的意义不一样。”

吴女士查了北麂山灯塔的位置,“坐火车4个小时到温州,再换轮渡,不算太远,但又有世外桃源的意境。其实,先生更希望灯塔不通电话、网络,可以彻底免于外界打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根据温州航标处的招募公告,守塔志愿者男女不限,年龄在18-55岁,有责任心,耐得住寂寞,有一定志愿服务经历、懂柴油发电机知识者优先。志愿者主要是协助灯塔工作人员做日常维护,不用单独顶岗,不安排危险岗位。“服务期间,我们提供食宿、岗位培训、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签安全协议,服务结束后发纪念证书、纪念勋章。”赵斌表示,工作内容比较简单,生活条件也不算艰苦:水电供应稳定,有无线网络可上网,每人有单独的起居室,“不是与世隔绝。”

“最普遍的报名原因是希望有一段时间远离城市,感悟生活、净化心灵,他们大多在35岁以上,有稳定工作,收入良好,物质生活相对稳定,更关注自己的精神生活状态。” 赵斌告诉早报记者,280名报名者形形色色,有退伍军人、公务员、老板、企业高管、大学生。年龄最大的58岁,虽已超过报名要求,还是强烈要求参加;最执着的报名者是一名四川的大学生,多次电话、邮件沟通。报名长期有效,但志愿者的空闲时间要与航标处排定的服务时间一致,打了一圈电话后,首批2名志愿者落定。

“我在岛上生活过,知道会比较寂寞,有心理准备,到时候可以摄影、写日记。”50岁的冯西村十几年前当过北麂乡副乡长,现任瑞安某街道纪工委副书记,这次专门请了10天年休假。“离开北麂10多年了,当年岛上有些村庄还不通路,经常停水停电,刚好回去看看。”他说,街道工作很繁琐,很多事加在一起,压力其实很大,“10天里只需管好灯塔就是一种放松,不用想谁家超生了、谁谁违建了。”

另一名是认为“人生需要一点不一样的经历”的温州个体老板林健。他和冯西村一样,刚满50岁,被招募公告中说的“心灵宁静之旅”打动。“每个人都来世上走一遭,因为各自的经历不同,才造就了不同的人,有机会空下来寻求精神的开悟,是很特别的经历。”林健说,自己平时每天忙于经营企业,在灯塔待10天回来,整个心理状态会不一样。

“通过短暂隔离,

唤醒内心原本的东西”

采访中,林健和早报记者说起“行脚僧”,指无固定居所,或为寻访名师,或为自我修持,或为教化他人而行走四方的僧人。“一直待在熟悉的环境,没有人光凭苦思冥想就能开悟,很多感悟是在行走中不经意间获得的,在适当的条件下,有时候,一声雷声、一个倒影、一株桃花都可能改变人的固有想法,进而改变行为。”林健说,他报名就是为了换种环境、换种思维。

灯塔是茫茫黑暗中的一个已知点。在常人看来,灯塔和庙宇有共通之处:寂寥、清净、出尘、无争。事实上,海天之间一灯守,“灯守”有时就被称为“海和尚”。

去年5月,浙江天台慈恩寺推出“短期出家”活动,报名者男女不限,食宿免费,可带手机、电脑,出家前约定还俗时间,首期名额200人,最终报名人数超过1000人。因远远超过寺庙的接待能力,活动最终暂停。

“我问过他一个问题:俗话说 心静自然凉 ,为什么一定要去远离人群的地方才能享受孤独?他说,女性有很多解压方式,购物、和闺密倾诉、运动,男人相对少些,最直接的就是逃离熟悉的环境和人,给自己设定一个超脱的前提,就像运动要去健身房一样,先把孤独的环境搭好。”替先生报名的吴女士说。

“去灯塔做志愿者和去寺庙短期禅修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试图通过对固有生活状态的短暂隔离,唤醒一些内心原本的东西。”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冯钢认为,在熟悉的环境下,这种唤醒一般无法做到,因为这不是一般意义上对“事”的反思,相对短暂、逻辑简单,而是对“心”的反思,关键不在于“想”,而是“不想”,所需的时间相对较长,要放空内心的所有想法,选择清净环境可以免受外界的影响。

冯钢说,人生就像是在空地上堆砖,每天繁琐的生活、工作压力就是一块块砖,叠加在空地上,越叠越多,直到看不到空地本来的样子,“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一次内心放空,把砖块挪开,再以空地的姿态继续回到现实中,对人的状态是有益的。”

“环境对心境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宁静以致远,宁静的环境能让人摒弃俗虑杂念,排除外界干扰,用反思达到陶冶性情、净化灵魂的目的,”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认为,孤岛上的灯塔远离城市喧嚣,空旷、辽阔,是存在于天地、大海间的宁静之地,在忙碌中忽略了本心的人们,经过10天不受打扰的精神旅行,可能会重新寻找到生活的本真,“在城市里也能静心,但要持续这么长时间,会受到很多现实因素的制约。”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