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平度“3·21”事件有纵火嫌疑 村民称一直受“痞子”威胁

2014-03-23 07:31:00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守地因不满征地补偿 失火现场发现疑似爆炸物 

村民被逼装摄像头随身带偷拍摄像机 

当地要建区域性中心城市房地产开发剧增

3月22日凌晨2点40分,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田地里寒气逼人。银灰色棺材在昏暗的灯光中,显得诡异。一天前,守地村民耿福林被烧死在帐篷里,还有3人受伤。

  据当地村民描述,200多名“特警”拿着盾牌和警棍,突然从东西两侧包抄过来,将30多名“守尸”村民挤进地里并团团围住。随后,七八名便衣男子迅速将棺材抬走——整个过程,仅几分钟。

  对此,平度官方则称,系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抢尸”消息不实。

  村民称,在此之前半个小时,死者耿福林的妻子表示,已和官方沟通好,同意火化。

  昨日中午,平度官方发布消息称,“3·21”火灾事件经公安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中。

  昨日,因耿福林的尸体被火化,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民的“抗争同盟”出现间隙。许多村民不清楚以后怎么办,还有些维权的村民称,受不明人士“控制”,陷入深深的恐惧。

  有的维权村民遭“痞子”(当地村民称那些是被开发商等雇佣的流氓)砍伤,上访被关“学习班”,他们不得不准备铁铲、狼牙棒、礼花弹等防卫武器,甚至出门,都要戴上安全帽。

昨日,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村民在被烧毁的帐篷处围观。 王嘉宁 图

3月21日下午3点多,3名伤者之一的李德连精神恍惚,说话一直打颤。

此前,脸颊被烧烂、伤势最轻的李德连,被送进平度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由警察把守。村民称,起初家属都不让见,没办法他们找来记者,李德连才得以回家。

“(在医院)怕被人害了。”67岁的李德连打着哆嗦说。

李德连回忆,21日凌晨1点50分左右,在杜家疃村村民为防止田地被非法施工搭的帐篷里“值班”的他、耿福林、杜永军、李崇楠四人睡得正香。

“火一下子着起来,帆布烧化后带着火苗的油往下落。”睡在唯一一张双层床下铺的李德连,比其他人幸运,他一边往外跑,一边扑打衣服上的火。

“我看见他们仨身上也着了火,在往外爬。不过,当时谁也顾不了谁了。”李德连嘟囔着说。

最终,62岁的耿福林倒在帐篷口,怀里紧紧抱着一根铁棍。4人1死3伤。

  

“有人发现破碎玻璃瓶”

死里逃生的李德连感叹,多亏自己当过兵,手脚利落,“否则肯定也没命了”。受到惊吓的他,忘了耿福林年轻时,也当过3年兵。

死里逃生后,李德连跑回家,喊醒老婆敲锣、报警。随后,他和杜永军、李崇楠被送到平度市人民医院。民警、村民纷纷赶到现场。

村里威望较高的老者现场演讲,要求村民们不要做出格的事。

村民拍摄的视频显示,他们将耿福林的遗体装进棺材,有民警表示将依法处理。一个插曲是,一名当地宣传官员,因劝离记者,被村民围住,后蹲在地上抱头大哭。

当晚11点多,事发农田里寒气逼人,帐篷只剩铁架,旁边摆着一口棺材。

耿福林的家属正在烧纸,谈起当天平度官方通稿中“耿曾患中风,行动不便”的表述,家属情绪激动。“我父亲曾经中过风,但现在身体不错。”耿的儿子几乎吼起来,“行动不便就该被烧死?”

现场,30多名村民“守尸”。其中一名10多岁的小姑娘,手拿铁棍。

村民称,有人在现场发现了破碎的玻璃瓶,怀疑有人半夜向帐篷浇汽油纵火。另有媒体报道,李崇楠的弟弟表示,他发现了一个疑似爆炸物,但被消防(部门)带走。

李德连对早报记者说,火是从四周燃烧起来的,非常快,不清楚是否有人纵火。

早报记者注意到,地上有一台疑似被烧毁的电热扇。村民称,电是从十多米外的农村灌溉设施接过来的,当晚开没开电热扇不清楚。

“如果是电热扇引起的,不可能四面起火。”有村民分析说。

昨日中午,平度官方发布消息称,“3·21”火灾事件经公安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中。平度市委、市政府责成公安机关加大侦破力度,迅速查明真相,依法严惩。

耿福林的弟弟耿福春透露,事发当天,其侄子在警方的刑事立案通知书上签了字。

曾在现场晕倒两次的耿福春,按着太阳穴、斜倚在沙发上说,“太惨了,唉。”

  

征地“恩怨”已有半年

在杜家疃村,村民和开发商、当地政府间的征地“恩怨”,已有半年多,但始终未获妥善解决。

据早报记者调查,杜家疃村200多户,人均4分地。事涉的138亩地(苏州路以西、厦门路以南),其中84亩涉及69户,其余的54亩,是全村的菜地,每户都有一小块。

国土资源部官网资料显示,去年10月,上述84亩地经过招拍挂,被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竞得,用途为城镇住宅、商服,成交价1.0315亿元,平均每亩124万元。

山东省政府2006年一份《关于平度市2006年第十四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显示,上述84亩地块就在其中。

为何“每亩一季能产千斤小麦的优良基本农田”,却被作为建设用地招拍挂?

有律师指出,根据《土地管理法》,征收基本农田,需由国务院批准。此外,有村民称,省里的批复,也是村里瞒着村民伪造材料,配合市里骗来的。

他们还质疑,经过招拍挂的84亩地块,手续是否齐全?其余的54亩非建设用地,为何也被圈占?

村民不满的根源,在征地补偿。

村民们称,去年村里要求签字领青苗费,每亩2.5万元。“69户都签字领了钱,村里骗我们说,这是统计地面附属物,和征地的补偿无关。”有村民解释说。

后来,村里开出征地补偿条件:每亩每年补贴400元。有村民称,该标准“严重缩水”。

有村民抱怨,按照承包制,地还有17年合同,“一亩地一年400元,一天才合1元多,连瓶水都不够买”。最终的结果,是多数村民未领这笔钱。

“村民并不靠种地挣钱,但有地就有口粮,不用吃什么都去买。”耿福春指着桌上的馒头说。

据村民李先生介绍,去年84亩地被招拍挂前的8月9日,也就是平度籍拆迁维权记者陈宝成被抓当晚,138亩田地里的庄稼、樱桃树,一夜之间被铲车毁掉。

当时玉米马上要成熟。庄稼被毁1个月后,在20多名“痞子”的护卫下,有工人给田地装围挡,村民报警后,民警制止。很快,“痞子”们卷土重来,民警出警,“却不管事了”。

最终,田地被3米高的铁皮围住,铁皮被贴上“开元城(住宅小区)”的海报。

上述村民李先生称,今年3月5日,村民到市政府上访未果,开始驻守田地。

他透露,3月15日,市公安局和街道办、村委领导,与村民代表谈判,一位干部跟村民说,不愿给村民补偿太多,是担心村民拿到钱后买好车,好吃懒做。

也就在当晚8点,30多名“痞子”跑来欲闹事,但被拿着铁锹、木棒赶来的近200名村民吓走——这,或许是“3·21”惨事发生的一个预警。

  

从“齐心协力”到有裂痕

3月5日开始,有村民开始自发地看守田地,后因天寒,有人自发买来帐篷。

村民们还发起了捐款,底限是20元,但不少村民一百、两百的捐。耿福林生前就分两次共捐款120元,虽然,他的田地并不在84亩地块里。

“大家心很齐。征别人的地,你帮忙,回头征你的地,人家也帮你。”有村民这样说。

只是,这种齐心协力维权的境况,因耿福林的尸体被“抢”,出现裂痕。

根据村民描述,昨日凌晨2点40分,30多名“守尸”村民,突然看到200多名“特警”,拿着盾牌和警棍,从东西两侧包抄过来。还没反应过来,村民们即被“特警”挤进地里拦住。随后,七八名便装男子迅速将棺材抬走——整个过程,前后不到10分钟。

据媒体报道,死者耿福林的妻子称,已和官方沟通好,同意火化,对守尸村民表示抱歉。这也成为昨日平度官方否认“抢尸”的原因。官方称,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按照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对尸体检验后由亲属火化。

对此,耿福林的弟弟耿福春表示,“哥哥在北京的大舅子”是公务人员,负责和政府沟通,具体谁赔钱,赔多少钱他不清楚。此外,早在事发当晚8点,耿福春就接到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表示已经和平度市委沟通过。

“事情我们通过个人关系已经解决……至于村里的问题我管不了……我只是个农民,想过平静的生活。”耿福春在电话中表示。

有网友质疑,平度公安初步确定有纵火嫌疑,刑事案件怎么能够私了?也有网友提出,警方已经刑事立案,可能私了的只是民事部分。

在耿福林的尸体被火化前,原本有村民计划,将尸体抬到政府门前闹事,而在耿家妥协后,有村民觉得“被出卖了”。

一位村民在电话中反复向伤者李德连的家属说,要他向媒体讲述当晚真实发生的情况。“耿福林家的问题已经解决,如果伤者再啥也不说或者改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这名村民担忧地说。

一些维权积极的村民,陷入深深的恐惧。

昨晚7点45分,上述李姓村民在电话中说,为自身安全,他在家外装了监控,他经常看到附近有不明身份人员转悠,“我现在行动不太自由,真的很担心。”

此外,昨日下午4点,早报记者采访另一名村民,很快有民警找他询问当晚火灾。而事发当晚,这个村民并不在帐篷“值班”。记者离开后,民警也很快离去。曾表示“24小时不会关机”的这个村民,昨晚电话却一直关机。

往村民家扔礼花弹的痞子

让涉征地拆迁维权村民恐惧的,是他们口中的“痞子”。

不过,这些“痞子”是谁请的,村民们也说不清楚。“他们可能不是黑社会,但太吓人。”一位村民接受采访后,央求不要提他的名字,“真的,我很可能被报复,妻子儿女都不安全。”

这种恐惧,在平度很多维权村民身上,都能清晰感受到——许多维权村民,都在家里备有武器,在院外装监控,会玩微博,甚至还带着几百块的偷拍摄像机。

昨日中午,早报记者走进东阁街道办事处北姜家庄村,满目拆迁后的废墟中,偶尔立着几间房。

村民姜增森家楼外,装着两个显眼的摄像头,院内还有俩。

据姜增森介绍,2011年8月31日,在全村拆迁动员大会上,村支书姜某讲完话,作为党员,他提出也要讲几句,没想到,村支书的儿子和亲戚就开始殴打他。

司法鉴定书显示,其“右内踝骨折”,为伤残十级,构成轻伤。姜增森说,后来,村支书的大儿子被抓1个月,但很快被取保候审,“直到现在案子也没审”。

此后,经常有“痞子”在村里晃悠,“示威”。去年,担惊受怕中,他花2000多元装了监控。

他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去年年底一天中午,他和儿子在院外拔完萝卜,突然从附近冲出七八名手持砍刀和棍棒的青年。见此,姜提起铁锹,和儿子发起反击。

混战中,姜肋骨被打断两根,头部受伤,其儿子头部中刀,不过,对方头目头部也受了伤。

姜增森说,这群“痞子”中,有两名初中毕业未成年的。警方目前抓了一个,“头目”因受了伤,案件还未审理。而自那场战斗后,“痞子”们再没来过他们村。

“问开发商,开发商说不清楚,问村里、街道办事处,也说不清楚。”姜增森很恼怒。

据悉,这些“痞子”的主要手段,是用铁丝缠住门,然后往院里扔礼花弹,或敲碎玻璃往屋里扔。“都是半夜搞。”他提供的一张照片显示,一户人家门外被烧。

姜的儿子说,村里的拆迁条件是一比一补偿,他很不满意,“我原本生活非常安逸,养鸡养猪,你把我家平静的生活打乱了,还打人,这算什么?”

姜的儿子讲述说,同村一名村民,因不同意拆迁补偿方案,在蛋糕房上班时,被几个“痞子”骗出来塞进面包车,拉到几十里外的荒地,揍了一顿。

姜的儿子还表示,因不断上访,父亲还被关进平度市的“学习班”学习过六天。

昨日中午,早报记者采访完,姜家后面突然开过一辆黑色汽车,里面坐着四五个青年,面相不善。姜增森父子迅速从屋内拿出铁锹、狼牙棒,追出去,但轿车已经驶离。

姜增森的妹妹说,平日只要出门,就会戴上摩托车头盔。“我真怕,只好护着头,你不经历,是不会明白的。”她面色沉重地说。

“多数地块手续不全”

有平度市民对早报记者说,如果从飞机上看平度,会感觉“像地震过一样”。

知情者提供的一份该市内部情况通报称,该市杨钊贤市长在去年7月29日的讲话中表示,该市“城市改造步伐加快”。

“上半年,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31.9亿元,是去年同期的3.2倍,在建面积439万平方米,是去年同期的3.2倍,新开工面积248万平方米,是去年同期的24.2倍。”不过,杨市长随即强调,对一个拥有近140万人口的大市来说,“248万平方米这个绝对数并不高”。

当时,杨市长在讲话中表示,平度市旧城改造的场面和效果,获得了青岛市长张新起的高度评价。“让他联想到青岛市区5万户的棚户区改造,在改造代价高、难度大的情况下,我市片区改造如火如荼,实属不易……特别是老百姓的观念也在加快转变,我们外部、内部的氛围越来越好,只要我们坚持解放思想、凝聚合力、加压苦干、大干快上,相信通过三五年的努力,实现建设区域性中心城市的目标大有希望。”

早报记者在平度市区看到不少被拆迁的地块,许多钉子户在楼上插着国旗。

据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在明、刘勇进介绍,去年,他们针对平度涉拆迁征地维权村民,开展法律援助和咨询,目前已援助300多位村民,涉及十几个地块。

针对这些地块,他们均向平度市城建、国土等相关部门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地块的规划用地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等相关手续,“发现问题很大”。

像北姜家庄村拆迁,东阁街道办事处回复称是“农村自主改造”,街道办只是指导。对此,有村民向平度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要求确认东阁街道办事处答复意见书违法,但平度市政府称,答复意见书不属于《行政复议法》的受理范围,不予受理。

“还有一些地块,要么手续不全,要么少批多占,要么就没有手续。”杨在明律师说。

他举例说,有杜家疃村民申请公开事涉惨案的84亩地块的相关手续,但平度市相关部门回复的材料,却是附近另一地块的手续。

多名杜家疃村民说,去年年底,他们陆续起诉了平度市国土资源局,目前有十几家获立案。

昨日,在事故现场,有许多从附近村庄赶来的涉拆迁征地维权村民,有的村民在现场演讲,还有的趁机找记者申诉,希望媒体报道后,有人来关注他们的处境。

录入编辑:周子静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