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读《学习与批判》的那些年

2014-01-12 08:00:12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虽然如今各地书评多多,公众微信上也文评不断,我还是偏爱东早的《上海书评》。感谢友人月月邮寄日本至今,令我羞愧有加但又不忍割舍。今天收到的一期中,有篇《〈学习与批判〉里的海上学人》(12月22日四版“特稿”),作者是我不熟悉的虞云国先生,但从文中提及“笔者当年无书可读,继创刊号后,大多购读过”来看,当是与我年龄相近的同代人。我也是从创刊第一期开始每期购读的,那是1973年,我刚从中学毕业进了工厂。

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当年复旦中文系刘大杰先生的那套《中国文学发展史》。我至今仍记得这套书在批林批孔高潮中上架的情景,当时我父亲所在的华东师大中文系的老先生都大有远远落后于革命形势的惭愧和不安(记得华师大除中文系的王绍玺在写作组任职之外,好像只有历史系的陈旭麓先生被召入写作组担当笔杆)。我还记得刘书中对各朝文艺一律以儒与非儒界定褒贬,好像对唐李白、对明李贽都颇有赞许。但今天,这篇文章里提及的一段当时刘大杰写给毛泽东的信,我却是第一次知道,当时不仅批孔孟,将韩愈也作为大儒一并批判,对此,刘在给毛上书中直言韩愈“他的散文技巧、语法合符规范,文字通畅流利,为柳宗元、刘禹锡所推许。对这些如果全盘加以否定,似非所宜”。次年2月12日,毛泽东覆信道:“我同意你对韩愈的意见,一分为二为宜。”记得批孔中,不但朱维铮、徐辑熙等一代复旦的青年教师十分活跃,蔡尚思、郭绍虞、王运熙、顾易生、谭其骧等老先生也都踊跃上阵,但如刘这般直接上书毛本人并指出偏颇的,实在未曾听说。而且刘“保韩”的理由也很到位,说他散文好、语法好、文字好,且又用批孔时被划分到反儒革命阵营里的柳宗元和刘禹锡做挡箭牌。结果令毛也不得不又开出“一分为二”的变通处方。如今,尽可以批评刘在运动中的风派立场,但我知道,当时未参与的并非风骨坚贞,只是未获青睐而已,若被召唤,不但无有不去且一定都感激涕零。因此,刘的斗胆谏言当属不易,既说明刘在那样情势下,仍难舍对韩文钟爱,觉得扬柳抑韩实在说不过去,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相信毛会有同感。我不想以毛的诗文修养论定毛的政治生涯,但话说回来,当时不仅毛泽东,从文中提及当时姚文元读了北大对南宋词人洪皓《江梅引》的注释后指名让复旦谭其骧审读一事,也可看出彼时执掌宣传大权者的古典修养。所以记得批孔时,一下子重印了许多种好的注本。记得我伯伯叶葱奇的《李贺诗集》和《李商隐诗集疏注》也是在那时突然出了“内部发行”的大字本,现在还记得他对我父亲说“听说是最上头亲自点的”时的音容,那种又惊惧惶恐又喜出望外的表情恍如昨日。

前不久,在东京BS11电视台上有学者与我谈及中国国内学界近来唯上文章不少,我正思索如何回答是好,一旁的前每日新闻驻北京支局长金子先生笑着用劝慰口吻说:“不用深想,至多是主管方的文化水准问题”。其语毕,我汗颜。今日,读刘与毛就韩愈的通信,念及当下,那句“文化水准问题”,久久挥之不去。

叶千荣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荒岛变发达国家,新加坡做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