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方达失落轨迹:刘晓艳治下风控存严重纰漏

2013-12-26 05:34:24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创业元老兼分管投资副总陈志民的离职,再次将易方达基金推入漩涡之中。

日前,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原副总陈志民离职。这是易方达功成名就以来除江作良(2008年入股未上市公司在舆论压力下离职)外又一位离职的创业元老。未经证实的消息称,陈志民下一站是平安保险。

这并不是易方达今年来第一次处于漩涡之中,比如今年钱荒事件时易方达货基遭遇大量赎回,再比如旗下固定收益部前副总马喜德涉嫌刑事犯罪侵害持有人利益,公司居然不知情。

“易方达已经不在嘉实、南方等竞争对手的考虑范围了。年底排名估计天弘、嘉实、南方之间竞争比较激烈。”多位渠道人士告诉记者。而在去年末,易方达以200多亿的领先规模牢牢占据第二的位置,今年三季度末跌至第四。

人们不禁要问:后叶俊英时代的易方达究竟怎么了?

如果说天弘基金上演了屌丝逆袭的剧本值得认真总结,那么曾经的高富帅易方达基金今年凸显的问题同样值得深思,这也是易方达第二任总裁刘晓艳将直面的问题。

排名下跌:“帮忙资金”对价未兑现?

“今年某银行系基金公司的目标就是干掉上海风头最劲的汇添富基金。”一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尽管今年底资金要比往年紧张得多—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利率破8,但是并不妨碍部分基金公司腾腾升起的冲规模之心。

这几乎是个惯例。每到年底,总有基金公司主动或者被动,通过各种对价寻找机构资金申购旗下的货币基金,迅速扩大公司的资产管理规模,从而获得较好的排名。新年之后,这些来自各种机构的资金带着“好处”如数散尽。

这些资金也被称之为“帮忙资金”。但对易方达基金而言,今年通过“帮忙资金”重新跨入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前三,或将遇到更大的阻碍。

“他们去年冲得比较激进。但是最后承诺给‘帮忙资金’的东西没有兑现到位。”数位来自排名前十的基金公司渠道销售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位排名前列、总部位于南方的基金公司渠道人士说:“不是说不能冲,要的话先要把钱还上。”

“我听到的说法是,一笔来自浙江约50亿的资金最后没有兑现承诺的对价。”某大型基金华东区域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去年在全国都冲得比较猛,据说最后有三成没有完全兑现。”

上述说法遭到了易方达基金的否认。按照证监会的相关规定,基金公司严禁用货币基金冲规模来提升公司排名。

可查资料显示,去年是刘晓艳接任易方达基金总裁以来的第一个完整年度。之前的2011年10月份,创业元老之一刘晓艳从公司灵魂人物叶俊英手中接过权杖之时,市场亦留下疑问—在公募基金整体低迷的境遇下,刘晓艳是否能够安抚好已经增长乏力的易方达基金。

回过头来看,2012年上半年当其他基金公司创新产品专注于短期理财基金之时,易方达基金明显落后其他基金公司,直到2012年11月份,易方达才发行旗下首只短期理财基金“易方达月月利”。

易方达规模的下滑也在预料之中。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9月末,易方达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为1416亿元,与华夏基金相差近600亿元,同样落后于嘉实基金和南方基金,排名第四位。

但是在随后的四季度,易方达基金规模提高了近500亿元,至1908.28亿元,与华夏基金的差距仅有260亿元,同时远远超过1661亿元的嘉实基金和1483亿元的南方基金,牢牢占据第二的位置。

细心者还会发现,在上述500亿元总体增长规模中,其中货币基金输送了470亿元左右。而根据易方达最新披露的数据,其货币基金的规模仅为250亿元,仅为去年末690亿元的三分之一强。

“这是刘晓艳上任的第一年,总归不希望结果很难看啊。”沪上某基金公司副总说。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时下货基资金争夺战中,某媒体以《易方达打造最豪华货基阵容》从“专”“新”“好”“强”四个方面对其进行了介绍。截至今年9月末,易方达规模滑落至1404亿元,排名第四。

风控漏洞:持有人利益何在?

如果说规模排名是每家公司高管每年必须面对的考核压力,那么公司的风控则是关系公司名誉乃至生存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很不理解,居然一个涉嫌刑事犯罪和侵害公司、持有人利益的员工能够在媒体披露前,在易方达正常工作,很难想象啊—如果不是易方达公司存在隐瞒的情况,那么另一种解释便是易方达的公司制度在风控上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上海某基金公司稽查长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说。

上述所称的员工即为涉及倒卖债券输送利益的易方达固定收益部前副总兼4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马喜德。今年4月份,监管层联手的“债市稽查风暴”公开,易方达基金经理马喜德涉案被湖南宁乡县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提起公诉。

但易方达4月19日晚公告表示:“截至4月19日媒体披露此事,马喜德本人从未向公司报告其涉案情况。2013年3月11-13日马喜德以亲属病重为由请了事假,因此3月11日出庭公司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易方达还表示,马喜德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并且暂停了马喜德基金经理职务。

根据宁乡县人民检察院公诉书,马喜德涉嫌损害易方达旗下基金利益的交易有1笔—易方达稳健收益基金买入080010国债,之后将该国债卖给马喜德相关利益公司,该公司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

时代周报记者从宁乡县人民法院获悉,该案目前还在审理之中。同时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马喜德目前处于离职状态。换言之马喜德已经从易方达基金离职。

“一般来说,刑事犯罪一般都是自动解除合同。被批捕实际上已经是涉嫌刑事犯罪了,按照正常的程序早就应该解除基金经理职务。”前述稽查长说。

实际上,易方达并非全然不知。刘晓艳在随后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表示,早在2011年就有调查机构开始向易方达调查了马喜德的相关交易记录。“基金公司的正常工作程序是,对于调查的内容和结果公司会保持关注,如果和公司相关方无关才会放弃关注。”上述稽查长说。

同样,易方达对马喜德的“不知情”亦让司法人士感到“不可能”和“不可思议”。

“如果是涉嫌职务侵占罪,那么公司就是受害人,公司就有追回损失的权利。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每一个行动,比如批捕、开庭等应该都会通知到公司。”一位办理多起证券大案的经侦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由于基金的资产来自于持有人,换言之最终损害的是持有人利益。对于这一点,易方达基金至今为止尚无正式的说明和处理意见。

而根据媒体报道,在就马喜德事件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刘晓艳表示如果法院最终认定易方达需要赔偿,公司肯定会承担起来,给持有人一个交代的。但这句话在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看来是一句套话,“法院肯定不会判得这么细,持有人利益最终的确保需要持有人提起民事赔偿,或者易方达基金代持有人提出民事赔偿的请求。”

核心投研:人员离职加速

在公司制度风控彰显漏洞的同时,一向以稳定著称的易方达人员离职也迎来一个小高潮。

“以前大家说起易方达都很羡慕。”多位基金业内人士说,比如在食品安全问题爆出后,易方达承包土地为易方达食堂提供绿色蔬菜;因为员工工作劳累,还聘用了专业按摩师为员工舒缓疲劳;诸如此类充满人情味的管理故事已在基金业内传为美谈。

“但刘晓艳上台这两年感觉比较混乱,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前述业内人士补充说,这家最稳定的公司感觉也没有那么稳定了。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易方达创业元老、分管投资的副总经理陈志民近日从易方达基金离职。12月17日,易方达发布公告称,公司原副总经理陈志民因个人健康原因提出辞职,并于12月16日离任,在“转任本公司其他工作岗位的说明”一栏中并无相关内容。

目前市场流传的说法是,陈志民的下一站或是平安保险。但这一说法目前尚未获得相关方的证实。

此前的2011年7月份,时任首席投资官的陈志民接受笔者采访时踌躇满志,彼时他正肩负着易方达的1000多亿资金的投资重任,在彼时公募转私潮起时本报记者曾经问他是否会转私,他明确表示不会,他说叶总(俊英)有很大的个人魅力。

公开资料可以看出,陈志民在15年的公募从业生涯中,除了在南方基金服役两年,其后的13年都奉献给了易方达基金。但在这个时点陈志民却令人意外地选择离开这家曾经口碑最好、人员流失率最低的公司。

实际上,易方达投研团队核心人员离职早有迹象。今年初易方达基金即发布公告称,旗下易方达量化衍伸股票基金经理、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刘震辞职。

刘震于1995年开始其在华尔街的职业生涯,先后在华尔街最著名的定量对冲基金公司D.E. Shaw & Co、美国银行、Sagamore Hill、UBS 以及 Brevan Howard等知名公司、金融机构担任要职,在2009年12月加入易方达基金,负责指数与量化投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2年低迷的市场环境下,笔者同易方达基金交流时获悉,其旗下的对冲专户产品获得了不错的绝对收益。

如果再往前回溯一两个月,2012年11月底,易方达公告旗下易方达消费行业基金经理刘芳洁和易方达资源行业基金经理朱龙洋均因个人原因离职。目前刘芳洁在万家基金任职,而朱龙洋则在嘉实基金任职。

屈指算来,近一年来易方达共有4位投研核心人员离职。

黄向军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打造“婴儿肌”逆龄10岁超简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